仙疆魔域

第292章 天魔2

第二百九十二章 天魔2

nbsp;nbsp;nbsp;nbsp;凤凰圣母漠然长叹,表哥的志向远大,的确是令人敬佩,但以一凤之力,要对抗全世界的不公平,那不是自取灭亡吗?

nbsp;nbsp;nbsp;nbsp;天魔苦苦一笑,轻轻的坐下,喝了一口茶,苦笑道:“我又让你生气了,对吗?也许,我这人就是太过自大,不过,我敢于反抗,我就看那些神佛不顺眼,我就看这个世界不公平,所以,我就要改变这个世界,不过,表妹,你放心,我不需要你们帮我,只要你们不插手我的事就行,就算天诛地灭,就让我一个承担吧。[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新^^匕匕^^奇^^中^^文^^网+ .”

nbsp;nbsp;nbsp;nbsp;凤鸣流着泪道:“父亲,你这么做,我们也不过问,不过,翙翙到天帝山去了,请你不要伤害翙翙好吗?”

nbsp;nbsp;nbsp;nbsp;天魔淡淡一笑,道:“怎么会,翙翙是我的孙女,我如何能伤害她呢?你就放心吧,谁也不会伤害她的,她会平安无事的。”

nbsp;nbsp;nbsp;nbsp;凤鸣道:“还有,儿媳求爹爹一件事。”

nbsp;nbsp;nbsp;nbsp;天魔道:“说吧。”

nbsp;nbsp;nbsp;nbsp;凤鸣道:“儿媳收了一个女徒弟,她是傲人族的冷玉蝶,请爹爹看在儿媳的份上,就饶玉蝶一条性命吧。”

nbsp;nbsp;nbsp;nbsp;天魔笑道:“这个没问题,玉蝶这孩子的事,我也听他们说过,我的几个弟兄都夸赞玉蝶的善良,既然她是你的徒弟,我定然不会伤她,让她陪着翙翙一起回来就是了。”

nbsp;nbsp;nbsp;nbsp;凤鸣道:“如此多谢爹爹成全。”

nbsp;nbsp;nbsp;nbsp;凤仙人道:“父亲,儿也有一个徒弟,也是傲人族人,名叫白皛皛,也……也是翙翙的未婚夫,请父亲……”

nbsp;nbsp;nbsp;nbsp;天魔笑道:“我已经知晓了,既然白皛皛是你的徒弟,又是我的孙女婿,我也可饶他一命。”

nbsp;nbsp;nbsp;nbsp;凤仙人道:“那就多谢父亲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微笑道:“还有凌玉霄、卓悠悠、牛犇犇,都是傲人族的对不对,其实,傲人族的事我已经知晓了,虽然凌玉霄罪不容赦,但只要他肯归降,我可饶他不死。”

nbsp;nbsp;nbsp;nbsp;凤仙人长叹道:“就怕玉霄不会投降的,这孩子,一身的骨气,而且,父亲,听说玉霄是你命的克星,爹爹还是……”

nbsp;nbsp;nbsp;nbsp;天魔冷笑道:“哎……哪里的话,就连神佛都对我无可奈何,更何况一个小小的凌玉霄,不错,他两把神剑是可以灭掉我的元神,但是,以他的功力,就算再修炼一百年都不是我的对手,我已经练成了最高的境界,神佛都不是我的对手,更别说他了。”

nbsp;nbsp;nbsp;nbsp;凤凰圣母叹道:“表哥,你不要小看了凌玉霄才好,此人深不可测,而且,依我之见,你还是跟他们讲和吧,只要表哥……”

nbsp;nbsp;nbsp;nbsp;天魔一摆手道:“你不用说了,我是不会讲和的,只要九子九女肯归顺,我可以饶他们不死,但若是胆敢反抗我,阻止我,我定然杀无赦!好了,告辞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站起身来,微笑道:“表妹,你要多加保重。”

nbsp;nbsp;nbsp;nbsp;凤凰圣母流着泪道:“表哥,你……你也一样,我……我不能帮你,假如你……唉……”

nbsp;nbsp;nbsp;nbsp;天魔傲然道:“宁愿玉碎,不为瓦全,就让我做这世上第一个反抗神佛和不公平世界的魔王吧,不管是生是死,我已经不在乎,我已经活了一千多岁了,生于死,对我来说,还有什么不同?好了,我要走了。”

nbsp;nbsp;nbsp;nbsp;凤仙人流着泪道:“父亲……保重!”

nbsp;nbsp;nbsp;nbsp;天魔摸摸儿子的头,微笑道:“好孩子,父亲是魔王,不管我是生是死,你也不必管我,也不必为我报仇,就让我做一个魔王吧,就当你爹我早就死了,好孩子,保重,爹爹走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深情的看了一眼儿子,看了一眼心爱的女人和儿媳妇,然后一转身,一道光就不见了。

nbsp;nbsp;nbsp;nbsp;“爹爹……您保重啊……”凤仙人哭着跑到了外面,但天魔已经踪迹不见。

nbsp;nbsp;nbsp;nbsp;凤凰圣母惊骇异常,喃喃道:“唉……表哥已经修成了九九元神变化之功,唉……他现在真的已经无敌了……”

nbsp;nbsp;nbsp;nbsp;凤鸣依偎在丈夫身边,如今,他们已经和好如初了。

nbsp;nbsp;nbsp;nbsp;凤鸣柔声道:“你就不要担心了,应该担心的是九子他们了。”

nbsp;nbsp;nbsp;nbsp;凤仙人流着泪道:“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是这样的,唉……”

nbsp;nbsp;nbsp;nbsp;凤鸣道:“我们已经尽力了,也许,爹爹他不是不对,就看天意吧,幸好他来见咱们一面,咱们还能替蝶儿和皛儿求下情。”

nbsp;nbsp;nbsp;nbsp;凤仙人苦笑道:“难道这世上的人真的要都死绝了吗?难道真的只剩下蝶儿和皛儿能活下去?”

nbsp;nbsp;nbsp;nbsp;“这也许就是天意,蝶儿和皛儿遇到我们,也许就是上天让他们活下去吧……”两个凤凰感慨万千,但无可奈何,只好听天由命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上天下地第一魔头终于出世了,他的出世正式宣布人类的末日到来。

nbsp;nbsp;nbsp;nbsp;人类,该为你们凶残贪婪的无耻行为付出代价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一道光消失了,他的好友们正在等待着他的来临。

nbsp;nbsp;nbsp;nbsp;天魔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昆仑山脚下的百姓全都杀个干干净净!

nbsp;nbsp;nbsp;nbsp;有人说,老弱妇孺不该杀,至少凤凰圣母是这么认为的。

nbsp;nbsp;nbsp;nbsp;但天魔却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老弱妇孺更该杀,尤其是妇人和孩子,因为,妇人就好像生育的机器一样,若不将女人彻底的杀光,那就算杀光了男人,那她们肚子里的孩子长大,又是一个可耻的人类!

nbsp;nbsp;nbsp;nbsp;所以,斩草必须除根,否则,杀之不净,所以,必须将妇人都杀光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个世界杀戮还少吗?

nbsp;nbsp;nbsp;nbsp;就算没有天魔来杀人,人照样自己杀自己!

nbsp;nbsp;nbsp;nbsp;人类就是这么一种喜欢自相残杀畜生不如的东西!

nbsp;nbsp;nbsp;nbsp;天魔,只是来替天行道!

nbsp;nbsp;nbsp;nbsp;不是替天行道,而是替动物行道!

nbsp;nbsp;nbsp;nbsp;天,在天魔的眼狗屁不是!

nbsp;nbsp;nbsp;nbsp;神,在天魔的眼就是狗屁!

nbsp;nbsp;nbsp;nbsp;佛,在天魔的眼乃是狗屎!

nbsp;nbsp;nbsp;nbsp;天上地下,没有天魔放在眼的,包括神佛!

nbsp;nbsp;nbsp;nbsp;元真等妖魔正在屠杀昆仑山脚下还没有逃走的百姓,一阵的砍杀,将昆仑山千里附近的百姓都斩尽杀绝了!

nbsp;nbsp;nbsp;nbsp;下一步,天魔计划东进,将东边大陆的人类都斩尽杀绝,然后,再西进,再将昆仑山西的那一面大陆上的人类再诛灭,然后再好好巡视一番,看看这世界上究竟哪里还有人的踪迹,发现就杀,杀光为止,灭绝为止!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我们伟大的天魔,伟大的宏伟大志!

nbsp;nbsp;nbsp;nbsp;将人类彻底灭种后,就开始进攻冥界,打开冥界的大门,将冥界攻陷,然后再找到打开天界的钥匙,将天界的大门打开,将天界内的什么黄帝、炎帝、玉帝,鸿钧祖师、如来佛祖,统统一概的灭掉,一个不剩的灭掉!

nbsp;nbsp;nbsp;nbsp;天魔的伟大,这世上的魔王谁能比的上?

nbsp;nbsp;nbsp;nbsp;天魔率领着二十多个魔头开始出发了,目地只有一个,那就是天帝山,因为只有天帝山才是他们唯一除掉的目标,只要除掉了天帝山的修道者,才真正能横扫大陆没有对手!

nbsp;nbsp;nbsp;nbsp;天阴沉沉的,这几日的天始终是阴沉着,玉霄觉得心血**,不仅掐指一算,已经算出了大祸临头了。

nbsp;nbsp;nbsp;nbsp;如今的玉霄,已经比任何一个修道者高了,九子不是他的对手,九女靠边站,四僧更完蛋,只要假以时日,玉霄定然能更上一层楼。

nbsp;nbsp;nbsp;nbsp;玉霄自创的傲天真决已经初具规模了,将数派的心法都融会贯通后,配合自己的傲天心法,就足矣练成最高境界的道术,那就是九九玄功!

nbsp;nbsp;nbsp;nbsp;但是,他已经没有时间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正在闭关,就知道不好,玉霄推开了闭关的房门,正要召集大家商议,众人纷纷前来找玉霄了。

nbsp;nbsp;nbsp;nbsp;原来,叶方士也感觉到了大祸临头,掐指一算,觉得今日是所有人的末日,而且乃是最凶最凶的一卦!

nbsp;nbsp;nbsp;nbsp;那就是坤坤坤坤坤坤坤坤坤卦!

nbsp;nbsp;nbsp;nbsp;九枚铜钱,卜算一卦,居然是九个坤卦!

nbsp;nbsp;nbsp;nbsp;坤者大地也,坤者也是死亡也!

nbsp;nbsp;nbsp;nbsp;魂归大地,坤,代表的就是死亡!

nbsp;nbsp;nbsp;nbsp;一见玉霄出来了,叶方士叫道:“霄儿,大事不好了,今日乃是天劫,谁也逃不掉这一场劫难,怎么办!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很镇静,缓缓道:“我已经知道了,我也算出来大祸临头了。”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咬着牙道:“既然难逃一命,那就跟天魔拼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黯然道:“就算拼,也打不过,叶伯伯,你算没算过谁能活下去?”

nbsp;nbsp;nbsp;nbsp;叶方士用手一指玉霄,道:“只有你!只有你自己能活下去,我算过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惨然一笑,道:“你算错了,除了我之外,我想让谁活下去,谁就能活下去!”

nbsp;nbsp;nbsp;nbsp;叶方士挠挠头道:“什么?你……你有什么办法?”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微笑道:“办法很简单,那就是将你们都关起来!”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罢,一扬自己的小葫芦,微笑道:“我只要将你们关进葫芦内,谁也杀不了你们,因为没有我的口诀,就算是天魔,也打不开这个葫芦!”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撇撇嘴道:“切,谁进去,那还不如死了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嘻嘻笑道:“我让谁进去谁就进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罢,猛然间一扬手,啪啪啪,在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穴道上点了几点,将三个妻子制住!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失声道:“你……你干什么?”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嗔道:“你放开我们,不是说好了,生死与共的?”

nbsp;nbsp;nbsp;nbsp;洪袖儿怒道:“你快点放开我们,我们就算死,都不进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微笑道:“这一次你们说的不算了,因为,桂儿已经怀孕了,你肚腹有我凌家的骨肉,所以,你必须活下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制住了三个姑娘,但其余的却制不住了,玉蝶、悠悠和雪紫儿赶紧跳到了一边,因为她们已经猜到玉霄要做什么了!

nbsp;nbsp;nbsp;nbsp;傻瓜都猜到了,玉霄用意很明显,那就是让她们活下去,将她们关在葫芦内!

nbsp;nbsp;nbsp;nbsp;若是关在葫芦内没有自由的活下去,对她们来说,还不如死了的干净!

nbsp;nbsp;nbsp;nbsp;而且,她们早就决定跟玉霄同生共死了,如何能独自活命呢?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失声道:“你……你说我怀孕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微笑道:“不错,我给你号过脉,你已经怀了一个多月了,你是不是最近总是呕吐?”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红着脸点点头,曲仙儿轻声骂道:“臭丫头,不是做完那……”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也脸红了,她想说,不是做完那个事就运功把遗留在体内的可令怀孕的东西逼出体内嘛,但这也太羞人了,所以,曲仙儿住了口。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心委屈,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因为玉霄经常跟她做那夫妻间的事,这说不定是玉霄在她睡着的时候种下的一颗种子都说不定。

nbsp;nbsp;nbsp;nbsp;齐天寿给楚桂儿号了一下脉,不仅连连点头道:“不错,是喜脉,桂儿,你真的怀孕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笑道:“所以,你必须活下去,为了我的骨肉也要活下去,而且,仙儿也有了,不信再号号脉。”

nbsp;nbsp;nbsp;nbsp;齐天寿又给曲仙儿号了一下脉,不仅喜道:“是啊,仙儿也身怀有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笑道:“还有袖儿呢,也一样,也怀孕了。”

nbsp;nbsp;nbsp;nbsp;齐天寿又给洪袖儿诊脉,不仅眉飞色舞道:“哇,真的呀!”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都红了脸,其实,她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怀孕的,这种事,就算防备都不见得多么有用,因为玉霄跟她们之间的夫妻生活太多了,而且有时候,玉霄不是找一个姑娘,而是好几个,最后将那玩意在别的姑娘身上弄出来,但在其余姑娘身体内有时候遗留下,她们也不知道,故此,这三个姑娘怀孕了,也是玉霄故意让她们怀孕的。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骂道:“死玉霄,你混蛋,什么时候……”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脸都红透了,玉霄洋洋得意道:“你们三个就这么粗心,自小到大都一样,唉,你们还算争气,比她们三个强,她们三个都是不下蛋的母鸡。”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等三个姑娘一听,羞的嘤的一声,狠狠呸了一口。

nbsp;nbsp;nbsp;nbsp;玉霄笑道:“魏晓晨、白莲、你们这些女人都进去吧,还有原信智、应刑,大家都进去吧,只留下我自己就行了,我说过,没有人能改变天命,可是我却能。”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道:“呸,我才不进去呢!”

nbsp;nbsp;nbsp;nbsp;曲天赋叹道:“霄儿,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我们是不会进去的,与其屈辱的活着,不如死的轰轰烈烈!”

nbsp;nbsp;nbsp;nbsp;玉霄漠然叹道:“师傅,你们这是何苦呢?”

nbsp;nbsp;nbsp;nbsp;曲天赋沉声道:“霄儿,你和信智、刑儿他们进去吧,只有你才能打的过天魔,你不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