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3章 末日1

第二百九十三章 末日1

nbsp;nbsp;nbsp;nbsp;但所有人都想错了,没有任何人、任何亲情和爱情能改变天魔的伟大决定,因为伟大的天魔已经有了洞察宇宙的本领了,他已经有了上知两千年,下知两千年的法力,因为他看到了未来的可怕,不将人类斩尽诛绝的可怕。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以前的天魔是为了报复,为了私仇,但现在的天魔,却是为了普天下的动物谋福。

nbsp;nbsp;nbsp;nbsp;正如天魔自己说的,将人类一种动物灭种,却能换得普天下数百种动物不被灭种,这何尝不是一种功德?

nbsp;nbsp;nbsp;nbsp;难道这个大地是你人类的不成?

nbsp;nbsp;nbsp;nbsp;为何世间如此的不公平,为何让你人类拥有这般的智慧,比动物聪明百倍呢?

nbsp;nbsp;nbsp;nbsp;你人类比动物聪明百倍,那你叫动物们怎么活?

nbsp;nbsp;nbsp;nbsp;答案是,当然不公平了。

nbsp;nbsp;nbsp;nbsp;就算我是人,我也会说不公平,是真不公平。

nbsp;nbsp;nbsp;nbsp;难道猪、狗、牛、羊、马、驴……世间万物生下来就应该做人类的奴隶吗?

nbsp;nbsp;nbsp;nbsp;要说公平的话,真的不公平!

nbsp;nbsp;nbsp;nbsp;但上天就这么做了,偏偏要人类的智慧高于动物几百倍,偏偏生出了人类这种既聪明,又凶残的动物,让动物在人类的面前毫无反击之力,天魔出于此考虑,才下决心,让这种智慧比动物高几百倍的人类除掉,留下来的动物,智慧相等,就不会产生灭种的事件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矛盾,任何生命都需要吃东西,不吃东西就活不下去,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残酷之处!

nbsp;nbsp;nbsp;nbsp;所以说,不管是人杀万物,还是万物杀人,都无可厚非,这就叫强者为霸,适者生存,这个世界就这么残忍!

nbsp;nbsp;nbsp;nbsp;繁衍、生存,生存、繁衍,你杀我,我杀你,每一条生命活下去,注定要伤害别的生命,这就是这个世界残酷的面目!

nbsp;nbsp;nbsp;nbsp;神,真的就很神吗?

nbsp;nbsp;nbsp;nbsp;佛,真的能普度众生?

nbsp;nbsp;nbsp;nbsp;人,又何苦为了信奉神佛而丧失了自己?

nbsp;nbsp;nbsp;nbsp;只有自由和尊严,才是一个人正确的信仰!

nbsp;nbsp;nbsp;nbsp;世上如傲人族一般只追求自由和平等的民族能有几个?

nbsp;nbsp;nbsp;nbsp;为世上的人都成了神佛的奴才而叹息!

nbsp;nbsp;nbsp;nbsp;为世上的人都成了礼教的奴才而叹息!

nbsp;nbsp;nbsp;nbsp;天魔跟自己的孙女聊起了天,是那么的慈祥,那么的和蔼,真像一个慈祥的祖父一样,这就叫隔辈亲。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也感觉到了亲情的温暖,亲昵的挽着爷爷的手臂,跟爷爷坐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魔头都要靠边站,因为跟主人再亲再近,也没有人家一家人亲近。

nbsp;nbsp;nbsp;nbsp;这也就是凤翙翙倒戈相向,跟他们作对,但没有魔头敢伤害凤翙翙的原因了,因为人家是天魔的亲孙女,你若杀了主人的孙女,天魔能放过谁?

nbsp;nbsp;nbsp;nbsp;所以,跟凤翙翙打,但却不能伤害,关键时候要留情。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咯咯笑道:“凤哥,翙翙真的好可爱呀。”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白了狐媚儿一眼,心里骂道:“马屁精,哼!”

nbsp;nbsp;nbsp;nbsp;天魔微笑道:“翙翙长得像她娘多一些,唉……只可惜……”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道:“只可惜,没再多给你生个孙子是不是?”

nbsp;nbsp;nbsp;nbsp;天魔哈哈大笑,道:“你呀,真知我心。”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笑道:“这还不简单吗?虽然阎王不叫灵魂到凤凰族投胎,等大哥将冥界灭了后,看那个灵魂好,就改改生死薄,想生几个,那不是自己说的算吗?”

nbsp;nbsp;nbsp;nbsp;天魔哈哈笑道:“妙,妙极了!”

nbsp;nbsp;nbsp;nbsp;其实,若没有灵魂投胎,生出来的孩子也是白痴,阎王其实是要凤凰族灭种,自从生下凤翙翙后,就不允许灵魂再去到凤翙翙她母亲的肚子里投胎了,因为天魔实在是太可恨了,除了这个办法能报复之外,再也没办法报复了。

nbsp;nbsp;nbsp;nbsp;至于生了凤翙翙,那也是看在凤凰圣母秉正无私,帮着圣帝真君跟她表哥作对的功劳上,这才有了凤翙翙。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轻轻道:“爷爷,翙翙求你件事好吗?”

nbsp;nbsp;nbsp;nbsp;天魔淡淡的一笑,道:“我知道你要求我什么事,等会再说吧,放心,我的乖孙女求我什么事,我能不答允吗?对了,叫你的宝贝过来,爷爷看看,对了,还有玉蝶,都过来,我好好的看看你们。”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迟疑着,嗫嚅道:“您……您不会伤害他们吧?”

nbsp;nbsp;nbsp;nbsp;天魔大笑道:“笑话!我要杀谁,都是易如反掌的,何必暗算呢?我凤天圣堂堂正正,从不暗算人,还有,你们都是晚辈,我能伤你们吗?我只是喜欢你们,玉蝶是鸣儿的宝贝徒弟,是你的师妹,皛皛是你的丈夫,爷爷能伤他们吗?快把他们叫来,放心,我若伤害他们,就叫我魂飞魄散行了吗?”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脸一红,急忙捂住了爷爷的嘴,红着脸轻轻道:“翙翙知道了,我这就叫玉蝶姐姐和皛皛来见过爷爷。”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很开心,一蹦一跳的回去了,对着玉蝶和皛皛说了几句,玉蝶和皛皛都不仅愣了愣,他们倒不是怕,因为以天魔的身份绝对做不出卑鄙无耻的事,而且,人家这么高的本事,也犯不上做那丢人的事。

nbsp;nbsp;nbsp;nbsp;不过,毕竟天魔是敌人,究竟过去好,还是不过去好呢?

nbsp;nbsp;nbsp;nbsp;玉蝶和皛皛不约而同的看了看玉霄,玉霄淡淡的一笑,道:“去吧,跟他好好的谈谈。”

nbsp;nbsp;nbsp;nbsp;玉蝶和皛皛答应一声,凤翙翙一手拉着一个,一蹦一跳的到了天魔的近前。

nbsp;nbsp;nbsp;nbsp;这二人都是她最要好的朋友了,皛皛是她的丈夫,玉蝶却是她自幼一起长大的师妹,都是最要好的知己。

nbsp;nbsp;nbsp;nbsp;玉蝶飘飘万福,盈盈道:“晚辈冷玉蝶,见过前辈。”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也躬身一揖,抱拳道:“见过爷爷。”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叫一声爷爷是理所应当的,虽然天魔是魔王,但人家辈分在哪里摆着,他娶了天魔的亲孙女,叫一声爷爷,那是礼数,丝毫不过分。

nbsp;nbsp;nbsp;nbsp;“哈哈哈哈……免礼……免礼……来,让爷爷好好的看看……”天魔站起身来,一手拉着玉蝶,一手拉着皛皛,十分的亲热。

nbsp;nbsp;nbsp;nbsp;不过,拉着玉蝶的手很快的天魔就松开了,因为玉蝶毕竟是个女孩子,抓着手不放,那太无礼。

nbsp;nbsp;nbsp;nbsp;他也就是热情的好似爷爷见到孙女一般的亲切表示一下,随机就松手了,毕竟,人家玉蝶不是他的孙女。

nbsp;nbsp;nbsp;nbsp;可是抓着白皛皛的手,天魔就不松手了,拉着白皛皛让皛皛坐在了身边,一手拉着皛皛,一手拉着孙女,凤翙翙拉着玉蝶,三人欢欢喜喜的都坐在了天魔的身边。

nbsp;nbsp;nbsp;nbsp;天魔左看右看,真是赞不绝口,因为白皛皛实在是太英俊了,的确跟他的孙女是绝配。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坐在天魔身边,但却恼了一人,哦,不对,是一狼,因为他不是人,虽然是人的模样,但却是狼精,那当然就是天狼了。

nbsp;nbsp;nbsp;nbsp;因为天狼被白皛皛射瞎了一只眼,对白皛皛可以说是恨之入骨了,白皛皛就坐在前面,离着不过五六丈远的距离,这岂不是报复的好机会?

nbsp;nbsp;nbsp;nbsp;天狼一咬牙,暗暗的道:“我突然一狼牙棒砸死他,等砸死他后,就算主人怪罪也没用了,否则,难出这口恶气!”

nbsp;nbsp;nbsp;nbsp;天狼想罢,猛然间跳起,将手一抖,就将狼牙棒祭出,直砸白皛皛的头!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其实早有防范,天狼跳起来,白皛皛就发觉了。

nbsp;nbsp;nbsp;nbsp;但没等白皛皛躲避,就见天魔轻轻的一挥手,再看那裁决獠牙棒遇到了一股强大的阻力,倒转奔着天狼飞去,正中天狼,将天狼打了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

nbsp;nbsp;nbsp;nbsp;就见那獠牙棒,直直的插在了石头里,兀自颤个不停!

nbsp;nbsp;nbsp;nbsp;天狼傻了!白皛皛也傻了!全场几乎都傻了眼了!

nbsp;nbsp;nbsp;nbsp;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天魔只是一挥手,祭出去的兵器就倒飞回去不受控制,这多大的法力?

nbsp;nbsp;nbsp;nbsp;要知道,天狼那也不是饭桶,白皛皛打了半个时辰才将他打败,可是天魔挥手间就将天狼打败,这还不是想要他的命,若要他的命,砸在他头上,那里还有命在!

nbsp;nbsp;nbsp;nbsp;这法力也太深不可测了,谁又能不吃惊?

nbsp;nbsp;nbsp;nbsp;蒙明赶紧将天狼拉了起来,怒道:“畜生!还不快跟教主赔罪!”

nbsp;nbsp;nbsp;nbsp;天狼吓的连连讨饶道:“主人,属下罪该万死……”

nbsp;nbsp;nbsp;nbsp;蒙明给徒弟求情道:“大哥,他不消事,请您莫要生气。”

nbsp;nbsp;nbsp;nbsp;天魔哈哈一笑,摆摆手道:“无妨,狼儿,以后不可造次,你若偷袭杀了他,先不说他的身份,就算是普通人,你这般的杀了他,也有辱我的名声,你懂吗?唉……算了,下不为例,而且,我也知道你是因为皛儿射瞎了你的一只眼睛,你才耿耿于怀,这也有情可原,狼儿,你的眼睛没事,瞎了能治好,你莫忘记,神医就在那,而且,我也可以给你换一双眼睛,那都是很简单的,你不必记恨了,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天狼喜道:“真的?”

nbsp;nbsp;nbsp;nbsp;蒙明照着天狼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骂道:“废话,我大哥能骗你吗?”

nbsp;nbsp;nbsp;nbsp;天魔微笑道:“日后,你若喜欢人眼,我给你找只人眼换上都行,都是很简单的,记住,皛儿是我的孙女婿,你若伤害他,那就是等于伤害我,若是再有下次,定当重罚,退下吧。”

nbsp;nbsp;nbsp;nbsp;天狼急忙低声道:“是,属下不敢。”

nbsp;nbsp;nbsp;nbsp;天狼这一次见识到了教主的厉害了,因为挥手间,就能杀了他,可以说是毫不费力,哪敢不听。

nbsp;nbsp;nbsp;nbsp;玉霄在对面也看傻了眼了,因为天魔太厉害了,简直就是神佛的境界了,恐怕就是天界的神佛下来都不见得能打的过他!

nbsp;nbsp;nbsp;nbsp;这可如何是好?难道今日真的是末日吗?

nbsp;nbsp;nbsp;nbsp;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心刹那间都凉透了!

nbsp;nbsp;nbsp;nbsp;天魔依旧含着微笑,拉着白皛皛的手,聊起了家常,一会跟玉蝶说几句,一会跟孙女说几句,哪像什么魔头,倒像是慈祥的老人。

nbsp;nbsp;nbsp;nbsp;不过,他这老人跟外貌可不符合,因为天魔看上去不过就二十岁的年纪,哪像千多岁的模样。

nbsp;nbsp;nbsp;nbsp;这也不奇怪,因为天魔是用凤凰的涅槃之术再生的**,当然很年轻了。

nbsp;nbsp;nbsp;nbsp;闲聊了几句,玉蝶这才道:“前辈,蝶儿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nbsp;nbsp;nbsp;nbsp;天魔多聪明,就知道玉蝶想说什么,但假装不知,问道:“有话就说吧。”

nbsp;nbsp;nbsp;nbsp;玉蝶轻轻道:“前辈,晚辈乃是人类,实在不想看到人类被灭绝,就算人类有不对之处,如今,也收到惩罚了,几百万百姓死于非命,我看,惩罚也够了,前辈何必非要斩尽杀绝呢?前辈,我看前辈也不是凶恶,还请前辈好好的想想。”

nbsp;nbsp;nbsp;nbsp;凤翙翙道:“是呀,爷爷,就算了吧,饶了人类吧。”

nbsp;nbsp;nbsp;nbsp;天魔轻轻的捏捏孙女的脸蛋,悠悠叹道:“唉……你们还小,不懂人类这种动物的可怕,人类这种动物,忘恩负义,欺软怕硬,都能自相残杀,本性极其的恶劣,生性凶残、贪婪、暴戾,假如不将人类毁灭,不用过两千年,我们动物就没有立足之地,就都成了人类的奴隶了,再若两千多年,人类,都能将脚下的大地毁灭了,你们明白了吗?有了人类,不见得是这个世界的福气,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而是一种灾难,所以,这种高智慧的动物只有灭绝,动物才能好好的活下去,那这个大地也能长久一些,否则,什么都能被人类毁灭了。”

nbsp;nbsp;nbsp;nbsp;玉蝶幽幽叹道:“前辈,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但毕竟这世上也有好人,如何都杀了呢?”

nbsp;nbsp;nbsp;nbsp;天魔冷笑道:“你错了,所谓的好人,那是指你们人类的妇孺来说的,那我问你,你们人类的女人孩子,难道就没吃过动物的肉吗?当动物被残杀的时候,妇孺和孩子也正在笑,而且,妇孺和孩子在,人类就不会灭绝,所以,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要想让人类这种可耻的动物灭种,就要一概不问,全都杀光,如此,才能令这个世界公平!”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剑眉倒竖,因为天魔实在是太残忍了,依旧是执迷不悟!

nbsp;nbsp;nbsp;nbsp;白皛皛豁然站起道:“你若杀我们的同胞,那我们就是敌人!因为我是人类,我绝不允许你乱杀我们的同胞!”

nbsp;nbsp;nbsp;nbsp;天魔微笑道:“自私啊,自私,那我问你,人类杀动物可以,动物为什么不能杀人?我问你,你们人类屠戮动物的时候,可曾想过什么叫做残忍吗?你倒是说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