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3章 末日6

第二百九十三章 末日6

nbsp;nbsp;nbsp;nbsp;楚天祥沉声道:“霄儿,我喊一二三,我们就发功,你立刻用你的傲天真决,将我们十六人的功力全都吸走,大家做好准备,一……二……三……”

nbsp;nbsp;nbsp;nbsp;随着楚天祥三喊罢,立刻将全身的功力源源不断的往玉霄身上注入!

nbsp;nbsp;nbsp;nbsp;秦扬也不例外,也是将全身的功力都给了玉霄!

nbsp;nbsp;nbsp;nbsp;立刻如浪潮一般的功力涌来,奔玉霄体内注入!

nbsp;nbsp;nbsp;nbsp;这也就是玉霄,换个别人,根本受不住这么多人的功力,要不是玉霄已经修成了傲天真决,也架不住这么多人功力的冲击!

nbsp;nbsp;nbsp;nbsp;玉霄知道就算不接受这些人的功力,他们也无法活了,而且,他们还会死不瞑目!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万般无奈只好忍痛答应,玉霄沉下心来,运自己的神功,开始吸收十六人的功力!

nbsp;nbsp;nbsp;nbsp;再看玉霄全身上下,被一团火红的烈火包围,红光万丈,无数的真气源源不断的被他吸走……

nbsp;nbsp;nbsp;nbsp;天魔在云中静静的看着,不仅也倒吸一口冷气,因为这种奇怪的功夫,他也没见过,这算什么功夫?

nbsp;nbsp;nbsp;nbsp;而且,天魔这么高的修为和法力,当然看的出来,这不单单是八子和八女将真气注入玉霄体内,而是这些人的真气和功力主动被玉霄吸走了!

nbsp;nbsp;nbsp;nbsp;这种怪异的功夫,就连天魔都没见过。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新匕匕奇中文小說??ШШШ.xinЫ阅读最新章节

nbsp;nbsp;nbsp;nbsp;他哪里知道,这是玉霄自己研究的一种神功,取名叫傲天真决,这就是一种专门吸收外界精华的神功,别说一个人的真气和修为,就算是花草树木都能被吸走精华!

nbsp;nbsp;nbsp;nbsp;玉霄盘膝而坐,开始吸收十六人的真气精华,不过刹那间的功夫,就将十六人的功力和修为吸收干净!

nbsp;nbsp;nbsp;nbsp;玉霄收住了神功,还给这十六人留了一点真气。

nbsp;nbsp;nbsp;nbsp;十六人百分之九十的功力和修为被吸收走了,都不仅瘫软在地上!

nbsp;nbsp;nbsp;nbsp;楚天祥喘着气,惨然笑道:“好……好,霄儿,你真行,师傅算是服了你了……”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勉强哈哈笑道:“确实厉害,你不用练功,这一招足矣傲视宇宙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哭道:“师傅……师娘……”

nbsp;nbsp;nbsp;nbsp;楚天祥挣扎着爬向了妻子朱青,紧紧的握住了朱青的手,惨然笑道:“青妹,咱们可以一起走了。”

nbsp;nbsp;nbsp;nbsp;朱青也凄惨的笑道:“能跟你一起死,也是我的幸福,霄儿,拜托你好好照顾桂儿,桂儿……就……就交给你了……”

nbsp;nbsp;nbsp;nbsp;朱青说罢,头一歪,死在了丈夫的怀中。

nbsp;nbsp;nbsp;nbsp;楚天祥摸着妻子的秀发,凄惨的笑着,亲了亲妻子的嘴唇,紧紧的抱住妻子,也断了气!

nbsp;nbsp;nbsp;nbsp;玉霄愣呆呆的看着,他已经傻了……

nbsp;nbsp;nbsp;nbsp;洪天福抱着阳娇,柔声道:“娇妹,我一个大老粗,你能不嫌弃我,我这一辈子都知足了……”

nbsp;nbsp;nbsp;nbsp;阳娇甜蜜的靠在丈夫怀中,柔声道:“傻瓜,能跟你做这么久的夫妻,我……我已经知足了……霄儿,袖儿……袖儿就拜托你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已经傻住了,一言不发,愣呆呆的坐着,痴痴的望着这些对自己有恩的师傅们……

nbsp;nbsp;nbsp;nbsp;阳娇说罢,惨然笑道:“洪大哥,我……我先去了……你……你能再吻我一下吗……”

nbsp;nbsp;nbsp;nbsp;洪天福温柔的吻了吻阳娇,阳娇合上了眼睛,一命呜呼。

nbsp;nbsp;nbsp;nbsp;洪天福深情的吻了吻妻子,也趴在妻子的尸体上,两个人抱在一起,都绝气而亡……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也好不到哪里去,龙天罡和齐天寿,早就死了。

nbsp;nbsp;nbsp;nbsp;应天生抱着妻子舒韵,应刑在父母身边,已经哭成了泪人。

nbsp;nbsp;nbsp;nbsp;舒韵拉着儿子的手,放在了岳盈的手上,叮嘱道:“你俩……一定要活下去,不必……不必为我们报仇……”

nbsp;nbsp;nbsp;nbsp;应刑心都要碎了,只是抱着母亲和父亲哭,应天生叹道:“刑儿,记住,坚强的活下去!政儿……政儿……”

nbsp;nbsp;nbsp;nbsp;廉政赶紧到了师傅和师娘身边,哭道:“师傅,师娘,政儿在……”

nbsp;nbsp;nbsp;nbsp;应天生惨然笑道:“政儿,哦……不对,是师傅才对,没想到,你是师傅的转世投胎,这些年来,真委屈了师傅……”

nbsp;nbsp;nbsp;nbsp;廉政流着泪道:“师傅,就算我上辈子是你的师傅,但这辈子你老人家永远是我的师傅!”

nbsp;nbsp;nbsp;nbsp;应天生拉着廉政的手,叹道:“唉……真像师傅年轻的时候,真像,唉……师傅……你……你不要拼命,逃出去,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廉政苦苦一笑,现在的称呼他都搞不清了,究竟谁是谁的师傅,他真不明白了,也许,前生来世,真的这么荒唐。

nbsp;nbsp;nbsp;nbsp;廉政痛声道:“师傅放心……”

nbsp;nbsp;nbsp;nbsp;舒韵道:“保护……保护着你小师弟逃出去……拜托你了……”

nbsp;nbsp;nbsp;nbsp;“我明白……”廉政答应着,应天生紧紧的拉着妻子的手,两个人相视一笑,将眼睛一闭,也一命而亡……

nbsp;nbsp;nbsp;nbsp;原天宁和玉洁也靠在一起,原信智也到了父母身边,也哭成了泪人。

nbsp;nbsp;nbsp;nbsp;玉洁叮嘱了几句,跟丈夫也一命而亡,原信智附尸痛哭……

nbsp;nbsp;nbsp;nbsp;熊天燚拉着玉霄的手,叮嘱了几句,也断了气。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看到众师兄一个个的死去,抱着姚霞嘻嘻哈哈的笑道:“哈哈哈,还是我的命长,我早说过,我会死的最晚的,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姚霞扑哧一笑,一口鲜血又吐了出来,柔声道:“你呀,这时候,你还忘不了玩……”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收住了笑声,紧紧的抱住了姚霞,柔声道:“霞妹,我只恨为什么没早点跟你在一起,你这么好,这些日子一来,跟你在一起最快乐……”

nbsp;nbsp;nbsp;nbsp;姚霞将头靠在陶天喜的怀中,柔声道:“谁说不是,不过,这一生能在死前,跟你做一年的夫妻,我已经很满足了,陶哥哥,咱们能死在一起,我……我好开心……”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深情的吻了吻姚霞,柔声道:“我也一样,霞妹,咱们一起到阴间去赛乌龟去……”

nbsp;nbsp;nbsp;nbsp;姚霞轻轻的一笑,满脸的甜蜜,陶天喜拉着玉霄的手,道:“霄儿,记住,不要拼命,快逃,等修炼好了,再来替我们报仇,我跟你小师娘去阴间赛乌龟去了,这次,可不能带你去了,我希望,永远也见不到你来,哈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抱着妻子,跟姚霞紧紧的抱在一起,一起闭上了眼睛……

nbsp;nbsp;nbsp;nbsp;玉霄泪如雨下,只是呆呆的坐在这些人的中间,这些死尸的中间……

nbsp;nbsp;nbsp;nbsp;秦扬拉着玉霄的手,道:“霄儿,仙儿就交给你了,好好的照顾她……”

nbsp;nbsp;nbsp;nbsp;秦扬说罢,挣扎着爬到了丈夫的身边,安静的躺在了丈夫身畔,嘴角边满是甜蜜的笑容,抱着丈夫,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nbsp;nbsp;nbsp;nbsp;罗贞将徒弟魏晓晨叫到身边,拉着宝贝徒弟的手就不松开了。

nbsp;nbsp;nbsp;nbsp;罗贞叹道:“晨儿,不……是……是师傅……唉……真没想到,你居然是我师傅投胎转世……”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心中也是苦涩,她也搞不清了,但上辈子她就算是九女的师傅,但这辈子,却是她们的徒弟。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拉着师傅的手,不住的哭着。

nbsp;nbsp;nbsp;nbsp;罗贞叮嘱道:“晨儿,记住,不要拼命,你和廉政、玉霄一起逃出去,记住,你俩联手,乃是心灵相通,可将功力增加数倍,记住,一定要逃出去,帮着玉霄杀了这魔头……”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现在才懂,为什么跟廉政联手时候的威力会那么大,原来,他们上辈子本是龙女祖师和圣帝真君,本就心领相通。

nbsp;nbsp;nbsp;nbsp;罗贞叮嘱完毕,头一歪,也断了气。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抱着师傅的尸体也哭成了泪人。

nbsp;nbsp;nbsp;nbsp;苏冰将几个徒弟都叫到身边,尤其是卓悠悠,拉着卓悠悠的手就不松开了,叮嘱道:“悠悠,记住,不要为我报仇,一定要杀出去,记住……你们几个,保护着你师妹杀出去……”

nbsp;nbsp;nbsp;nbsp;“是……师傅……”其余的弟子纷纷答应着。

nbsp;nbsp;nbsp;nbsp;苏冰看着玉霄,道:“玉霄,你要好好的照顾悠悠,知道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愣呆呆的点点头,苏冰凄然一笑,缓缓道:“我去了,你们都要保重,能逃出去,就逃吧……”

nbsp;nbsp;nbsp;nbsp;苏冰说罢,手一松,眼闭上了,最后一个也断了气!

nbsp;nbsp;nbsp;nbsp;一时间,哭成震天动地!

nbsp;nbsp;nbsp;nbsp;叱诧风云的天帝九子和玉龙九女就这么死在此处!

nbsp;nbsp;nbsp;nbsp;从此,天帝山完了,梵音阁完了,龙女派也完了!

nbsp;nbsp;nbsp;nbsp;洪荒三大门派彻底的毁灭!

nbsp;nbsp;nbsp;nbsp;十八人联手竟然没打败天魔,反而死在天魔之手,这天魔究竟有多厉害?

nbsp;nbsp;nbsp;nbsp;难道,真的是末日来临了吗?

nbsp;nbsp;nbsp;nbsp;难道,人类真的到了灭绝的时候了吗?

nbsp;nbsp;nbsp;nbsp;他们都死了,还有谁能对付的了这大魔头?

nbsp;nbsp;nbsp;nbsp;变幻莫测人生路,人生常在别离中,为何人生常在别离中?

nbsp;nbsp;nbsp;nbsp;这个世界最伤痛的就是别离,尤其是死别,因为一旦别离,就再也见不到了。

nbsp;nbsp;nbsp;nbsp;比之更痛苦的是,那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至亲至爱的亲朋好友一个一个的死别,但却无能为力。

nbsp;nbsp;nbsp;nbsp;玉霄现在就这么痛苦,他本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但却忍不住哭泣。

nbsp;nbsp;nbsp;nbsp;这么多对他有恩,待他情深意重的人都在眼前死去,这究竟是为什么?

nbsp;nbsp;nbsp;nbsp;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是杀戮不止?

nbsp;nbsp;nbsp;nbsp;为何这个世界这么残酷?

nbsp;nbsp;nbsp;nbsp;为什么这个世界要有别离?

nbsp;nbsp;nbsp;nbsp;假如世上真的有神佛存在,那神佛坐视不理,那也是麻木不仁,畜生不如的畜生!

nbsp;nbsp;nbsp;nbsp;假如世上没有神佛存在,那人为何要去求神拜佛?

nbsp;nbsp;nbsp;nbsp;求神拜佛,真的有用吗?

nbsp;nbsp;nbsp;nbsp;无非,就是自己骗自己罢了!

nbsp;nbsp;nbsp;nbsp;九子对他的恩情可以说比海深!

nbsp;nbsp;nbsp;nbsp;九女对他的恩情可以说比地厚!

nbsp;nbsp;nbsp;nbsp;四僧虽然认识不久,但对他也是有恩的。

nbsp;nbsp;nbsp;nbsp;尤其是九子和九女,玉霄跟他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情!

nbsp;nbsp;nbsp;nbsp;九子和九女的女儿都嫁给了他,他乃是九子和九女的女婿!

nbsp;nbsp;nbsp;nbsp;他自幼来天帝山学道,他是跟九个师傅一起学的,那一个师傅,对他都关怀备至。

nbsp;nbsp;nbsp;nbsp;他是九子一起教导出来的徒弟,每一个师傅对他都是那么的好。

nbsp;nbsp;nbsp;nbsp;他学道拜师,不曾给师傅磕过一个头,不曾在山中做过任何粗活,他只是学、玩,九子和九女都宠着他,那些师兄弟也都让着他,他可以说是自古以来做徒弟的第一人了,那简直不是做徒弟,简直是给众位师傅做大爷去了。

nbsp;nbsp;nbsp;nbsp;但九子和九女就这么宠爱着他,他真的是一点委屈都没受,当然,这也是因为他太聪明,太可爱,但也不排除九子和九女的关爱和包容。

nbsp;nbsp;nbsp;nbsp;九女其中有六个嫁给了九子,作为他的师娘,对他自幼照顾的无微不至,可以说,让他感到了母爱的温暖。

nbsp;nbsp;nbsp;nbsp;尤其是秦扬、阳娇和朱青三姐妹,那几乎是自幼照顾他长大的,对待他,就像宠爱自己的女儿一样,虽是师娘,但跟母子又有什么区别?

nbsp;nbsp;nbsp;nbsp;他在天帝山十年了,可以说,离开傲人族后,天帝山就是他的家,九子九女就等于他的父母,眼睁睁的看着九子和九女都横死,他是什么心情?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流着泪,抱着曲天赋的尸体哭,想起了大师傅的好,真是伤心欲绝。

nbsp;nbsp;nbsp;nbsp;哭着哭着,一眼又看到了二师傅的尸体,想起熊天燚的待他的好,又是痛心疾首。

nbsp;nbsp;nbsp;nbsp;见到陶天喜的尸体,他哭的更伤心,这个小师傅,不但是他的师傅,而且还是他的朋友,自幼陪着他们一起玩大的!

nbsp;nbsp;nbsp;nbsp;见到秦扬的尸体,玉霄心如刀割一般,秦扬跟他最近,因为他多数住在囚牛峰,秦扬就是囚牛峰的女主人,每日里,给他们四个做饭、洗衣,缝缝补补,教他们写字、画画、下棋、抚琴……

nbsp;nbsp;nbsp;nbsp;而且,秦扬脾气温柔,从不训斥他们,就算他们惹祸,秦扬也总是护着他们四个。

nbsp;nbsp;nbsp;nbsp;秦扬真真正正的像玉霄母亲一样的慈祥。

nbsp;nbsp;nbsp;nbsp;还有阳娇和朱青,这两个女子,乃是洪袖儿和楚桂儿的母亲,她们俩的宝贝女儿多数在囚牛峰,而这俩女子没事也来囚牛峰住,因为她们的宝贝女儿在囚牛峰学艺,她们做母亲的想女儿,所以,经常来看望。

nbsp;nbsp;nbsp;nbsp;这两女子一来,总是给他们四个带来各种好吃的糕点……

nbsp;nbsp;nbsp;nbsp;玉霄泪如雨下,一想到这些人的好,心都要碎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都不知道该哭谁好了,因为遍地都是他最亲最近人的尸体!

nbsp;nbsp;nbsp;nbsp;玉霄抱着这个哭一阵,抱着那个哭一阵,哭着哭着,顿时不省人事!

nbsp;nbsp;nbsp;nbsp;他实在是太悲痛了,也因为他吸收了这么多人的功力和修为,还没将真气调和,如今,一悲痛,情绪一激动,所以,气血攻心,就昏死过去了。

nbsp;nbsp;nbsp;nbsp;“小师弟!”无数的弟子不由得纷纷大叫,都扶住了玉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