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4章 死别2

第二百九十四章 死别2

“不错,懦夫们快逃命吧!”

“你有龙鱼,我们追不上你的,将他们都装进乾坤袋内,让他们做懦夫吧……”

无数的妖魔纷纷嘲笑着,大笑着,讥讽着……

众人无不咬牙切齿,士可杀不可辱,其实,众人早就有必死的决心,若是逃命的话,早就都逃了,那会等到现在。

不过,这些魔头是怕‘玉’霄这么做,故此才出言嘲笑,这就叫‘激’将法,让这些人没有脸逃命,只能为了尊严死在这里。

雪紫儿怒吼道:“放你的狗臭屁!”

‘玉’霄将尸体装进了乾坤袋内,流着泪道:“各位师兄,不必管他们,你们都进来吧,咱们一起走!”

“不……宁死不辱!”

“死也不逃,跟他们拼了!”

无数的人振臂高呼,根本毫无惧‘色’!

‘玉’霄长叹一声,知道这些人是怀着必死的心,是不会逃命的。

因为逃走,等于是一种耻辱!

这里活着的每一个人,都是有骨气的英雄,绝不做那种耻辱的事!

其实,‘玉’霄也一样,但他不能不这么做,因为他要忍受屈辱,将这些人装进去,也好救他们走。

但这些人宁死不屈,他也无可奈何了。

‘玉’霄叹了口气,将乾坤袋收起。

天魔冷笑道:“你们都是一些晚辈,我可以不杀你们,只要你们现在投降,我饶你们不死!”

“放你的狗臭屁,大魔头,我跟你拼了!”雪紫儿一咬银牙,第一个冲了上去!

“看刀!”雪紫儿大吼一声,抡起紫芒‘玉’龙斩对着天魔就是一刀!

刹那间,淡紫‘色’的光芒长达十余丈,一道刀芒劈落!

天魔赞道:“看不出,你的本事还真不错,难怪我听说你打败了好多的对手。”

天魔嘴上说着话,只是轻轻的一挥手,再看,一股伞状的火红真气发出,雪紫儿一紫芒刃劈在了那股真气上,立刻就劈不下去了!

雪紫儿咬着牙,拼尽所有的功力跟天魔僵持在空中!

天魔幽幽叹了口气,反手一掌,再看,一道猛烈的罡气,化作巴掌模样,正中雪紫儿‘胸’口!

雪紫儿的修为和本事那该有多高,根本不在七大魔圣之下,但一招就被天魔击败,这魔头究竟有多厉害?

众人都傻了眼,知道,今日真的是天劫,谁也活不了!

“砰!”再看雪紫儿,好似断了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口喷鲜血,人事不省!

“紫儿!”‘玉’霄痛叫一声,飞身而起,抱住了雪紫儿!

‘玉’霄摇晃着雪紫儿,哭道:“紫儿,你醒一醒,你醒醒!”

雪紫儿睁开了眼睛,张口就是一口血,刚才一掌,已经将她的奇经八脉给震断了!

雪紫儿惨然一笑道:“霄哥哥,我……我不行了,紫儿能跟你做夫妻,我已经很知足了,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是我一生最开心的时候……”

“紫儿,你会没事的,快,吃‘药’……”‘玉’霄颤抖着手,掏出了‘药’,雪紫儿凄然一笑,摇摇头,她自己知道自己的伤有多重,奇经八脉被震断,根本活不了了。热‘门’小说Remenxs.

雪紫儿摇摇头,一只手握住‘玉’霄的手,一只手抚‘摸’着‘玉’霄完美无缺英俊的脸,喃喃道:“霄哥哥,若有来生,紫儿依旧要做你的妻子……你不必恋战,你自己保重,所有的一切,都要看你了,替……替我们报仇……”

雪紫儿说罢,握住‘玉’霄的手一松,绝气而亡!

“紫儿……”‘玉’霄抱着妻子的尸体,又哭成了泪人!

“大师姐!”岳盈和秋离也痛哭失声!

雪紫儿是她们最敬重的大师姐,大师姐和师傅眨眼间都死在这大魔头的手中,这笔血债,如何能算了,明知是死,也跟他拼了!

岳盈和秋离一咬牙,知道冲上去就是死,但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

“跟这魔头拼了!”岳盈和秋离大吼一声,御剑飞起,奔天魔杀去!

天魔凌空两掌正中二人,立刻,岳盈和秋离也被打的口喷热血,跌落尘埃……

应刑哭着抱住了岳盈,岳盈也仅剩下一口气了,岳盈嘴里流着血,喘息着道:“应大哥……你……你快逃命去吧……”岳盈说罢,一歪头,绝气而亡。

秋离被人接住就断了气,早就死了。

应刑狂吼一声,擦了擦泪水,腾空而起,奔天魔杀去!

应刑一抖幽冥生死簿一道黑气‘射’出,将五更催命笔也一起祭出,连同自己,奔天魔‘射’去!

父母就死在这魔头手下,妻子也死在这魔头手中,这血海深仇,明知道不是对手,也绝不妥协,明知是死,也要拼了!

天魔只是挥挥手,再看五更催命笔和幽冥生死薄倒卷而回,奔应刑撞去,五更催命笔正惯透应刑的心口,幽冥生死薄正拍在应刑的身上,将应刑打落尘埃!

“小师弟!”廉政痛叫一声,飞身扑向了应刑!

廉政将应刑抱在怀中,应刑挣扎着推开了廉政,往妻子身边爬去,抱着妻子的尸体,闭上了眼睛。

廉政眼中已经没有泪了,只有怒火,复仇的怒火!

应刑刚死,原信智痛断肝肠,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他跟应刑都是九子的儿子,那真是亲如弟兄,眼看着应刑死去,如何能干!

原信智大吼一声,御剑飞起,奔天魔一剑就劈了下去!

天魔只是凌空一掌,没等到他近前,原信智中了一掌,跌落尘埃!

跟天魔过招,他们这些人的修为,根本不堪一击,就算是雪紫儿,都架不住天魔一掌!

原信智口喷鲜血,半空中被妻子抱住!

“师弟!”蒋谋也扑了上来!

原信智已经不行了,抓着妻子谢雨霏的手,道:“你……你不必替我报仇,快……快逃命去吧……”

谢雨霏的泪珠滴滴答答的落了原信智一脸,紧紧的将丈夫抱在怀中,哭道:“你等等我,咱们一起去死,我不走!”

谢雨霏擦了擦泪水,御剑飞起,到了六丈来高的空中,二话不说,抡剑就劈!

天魔长叹一声,一掌拍出,将谢雨霏打飞,谢雨霏跌落尘埃,正好落在了原信智的身边。

天魔也是心存怜悯,敬重这些人不怕死的英雄气概,所以,都给他们留一个全尸,还故意将谢雨霏打到了他丈夫的身边,让他们死在一起。

谢雨霏不是一个爱拼命的‘女’子,一向打仗的时候,最为‘奸’猾,总是用道术‘弄’的‘迷’离朦胧,如此来保命。

但今日,丈夫惨死,心上人死了,师傅死了,什么都失去了,活着,也只是痛苦的活着,所以,谢雨霏也不要命了,冲上去明知是死,也要拼了!

谢雨霏跌落原信智的身边,两个人抱在了一起,原信智痛声道:“你……你这又是何苦……”

谢雨霏柔声道:“咱们同生共死,黄泉路上也不寂寞……”

“霏妹……”

“原哥哥……”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相拥而泣,原信智跟妻子深情的‘吻’在了一起,拥抱着,一起断了气!

“跟这畜生拼了!”蒋谋大吼一声,飞身扑了上去!

谢雨霏的师妹倪梨姗一抖梨‘花’枪,也冲了上去!

冷凝、刘畅、郑爽、楚烟寒、荆淼儿、邵七玄、冷秋月、史徵、佟羽、蒲游、海‘潮’、石力、童山、黄矗共十六名修道弟子一起扑了上去!

天魔这一次不敢大意了,别看这些弟子,但一个个修为都不低。

天魔双手一伸,屠神天命剑和弑仙天劫刀现出!

蒋谋‘阴’阳双爪奔天魔面‘门’抓来!

倪梨姗抖动梨‘花’枪,一枪狠狠的刺向了天魔的心窝!

这二人上去的最早,但也注定死的最早。

天魔双剑凌空一劈,正中蒋谋和倪梨姗,两道血红的剑气将二人透‘胸’而过!

二人没等到天魔近前,就被一股刀气和剑气给撞飞,落下地时,已经绝气而亡!

冷凝、刘畅、郑爽、楚烟寒、荆淼儿、邵七玄、冷秋月一起将手中的兵器祭出,奔天魔就打!

无数道金光闪电一般奔天魔砸来,天魔不躲不避,双剑一画,两股圆柱形的金光‘射’出,将无数祭来的兵器都给撞飞,那被撞飞的兵器纷纷反弹而出,正中祭出兵刃人自己!

冷凝被自己的凝碧剑穿透了心窝,被一股真气撞飞,落在了地上,绝气而亡!

卓悠悠哭着扑上去,抱住了师姐……

楚烟寒被自己雌雄冷寒钩‘插’在了肚腹上,摔落尘埃,倒在了血泊中,黄国的公主就此身亡。

荆淼儿被自己的凤鸣剑穿透了心窝,炎国的公主也死了!

刘畅、郑爽也被自己的兵器‘射’中,也绝气身亡!

邵七玄和冷秋月兄妹,双双被兵器惯透了‘胸’,也绝气而亡!

天魔刚将这些人击毙,石力第一个已经冲了上来,抡起霹雳斧当头就剁!

咔嚓!石力一斧头剁下,将天魔切成了两半!

再看两半的天魔,瞬间变成了两个天魔,其中一个天魔,一刀刺出,正穿透了石力的‘胸’膛,顺势一脚将石力踢飞!

石力惨叫一声,跌落尘埃,绝气而亡!

蒲游、海‘潮’就是一愣,平白的多了一个,该打那个好?

这就是天魔的分身之术,他有九个头,可分身九个自己,这就是九九元神变化之功的妙处,这些修道弟子比起他来,差的太多了,哪能是他的对手。

二人一个奔左,一个奔右,蒲游晃龙须双股叉刺向了左边的天魔!

海‘潮’抡起破‘浪’飞鱼桨,照着天魔的头就砸!

左边的那个天魔,双剑一左一右,劈了下来!

咔嚓一声,将两股叉给劈成了两半,蒲游被一剑刺中,也被剑气‘荡’飞,跌落尘埃,惨死于当场!

右边的天魔忽然不见了,海‘潮’一飞鱼桨砸空,没等还手之间,天魔一剑正中他的后心,一掌将他打飞,海‘潮’也绝气身亡!

童山和黄矗双战左边的那一个天魔,史徵和佟羽奔右边的去了!

童山一神龟铁背楸铲落,再看天魔,又成了俩!

黄矗照着其中一个就砸!

再看刚刚幻化出来的两个天魔,一左一右,一刀一剑,将二人又刺死在当场,兵器被刀给断成了两截!

这天魔依旧是如此的够意思,虽然一下子对付几十个高手,但依旧没忘了给他们留全尸,刀不去砍他们的头,不劈他们,否则,这些人都成了血淋淋的两截了。

天魔敬重他们是英雄,故此,只用剑刺死他们,却不用刀毁坏他们的尸体,这已经算是很够意思了。

童山和黄矗纷纷惨叫一声,也被剑气撞飞,跌落尘埃……

史徵大吼一声,将星罗‘玉’盘拆开,化作了无数点墨‘玉’流星,奔天魔‘射’去!

天魔将衣袖一卷,再看漫天的流星被卷入了衣袖中,然后一挥袖,无数点算盘珠奔史徵和佟羽砸去!

史徵被无数点算盘珠砸在了全身上下数百个‘穴’道上,砰砰砰,一阵‘乱’响,将血脉击碎,惨叫着,跌落尘埃……

佟羽急忙将自己的盾牌一挡,抡起其中一块铁板狠狠的拍了下去!

“啪!”这一铁板正砸了个正着!

再看天魔纹丝不动,但这一块铁板就好似砸在了刚铁上一样,佟羽右手都震出了血!

天魔轻叹一声,迎面一掌,正拍在佟羽的浮云铁板上,这厚厚的浮云铁板,竟然被天魔一掌拍穿,正中佟羽的心口,将佟羽打飞,佟羽惨叫一声,也落在了地上!

一刹那间,十六名弟子冲了上去,十六具尸体倒了下来!

立刻,众人将这十六人都抢了回去,都放在了一起。

这十六人都已经奄奄一息了,有的都已经死了。

这些人的最亲的朋友纷纷抱住最亲的尸体,都哭成了一团!

卓悠悠抱着师姐,痛哭失声,冷凝是她的大师姐,自幼没少帮着卓悠悠练功,但眨眼间就死于非命!

冷凝缓缓道:“好妹妹,不要哭……快……快逃命去吧……打不过他的……快……逃……”

冷凝说罢,绝气而亡!

其余的时间不大,都绝气而亡!

柳红、翠绿哭着抱着彼此的丈夫史徵和佟羽,哭成了泪人!

史徵喘着气,紧紧握着妻子柳红的手,道:“快,快逃命,到乾坤袋里去,只有小师弟能救你出去,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