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299章 牛头马面5

第二百九十九章 牛头马面5

nbsp;nbsp;nbsp;nbsp;别看是幻影,但剑却是冰剑,虽不是真剑,可也是锋利无比!

nbsp;nbsp;nbsp;nbsp;四大妖精围成一个圈,将玉霄逼在垓心,兵器齐下,正中幻影,但打中了,就见幻影化作一道青烟消失不见!

nbsp;nbsp;nbsp;nbsp;四大妖精抬头再看,只见玉霄正在他们头上空三丈远的地方看着,好像看耍猴一样reads;。(閱讀最新章節首发щщщ.xinbiqι.com) .xs]

nbsp;nbsp;nbsp;nbsp;玉霄生性顽皮淘气,觉得一死一伤,起到了震慑作用,能不杀就不杀,他们怕了就成,所以,故意施展手段,让他们见识一下。

nbsp;nbsp;nbsp;nbsp;玉霄鼓掌哈哈笑道:“好玩好玩,喂,你们继续呀,玩够了没,我再给你找四个对手?”

nbsp;nbsp;nbsp;nbsp;四大妖精恼羞成怒,马极指着玉霄,厉声道:“凌玉霄!你杀了我们,我们不怪你,但你羞辱我们,我骂你的八辈祖宗!”

nbsp;nbsp;nbsp;nbsp;玉霄收起了笑容,脸上又露出了杀机,冷笑道:“我再劝你们几句,不想死的,不要拦阻我,假如不听,我可都将你们结果了!”

nbsp;nbsp;nbsp;nbsp;“放你的屁!跟他拼了!”四大魔头那听这些,一起又奔玉霄杀来!

nbsp;nbsp;nbsp;nbsp;玉霄剑眉倒竖,厉声道:“好良言难劝该死的鬼,让你们知道本少爷厉害,你们就要死了,一身的功力浪费了岂不可惜,我都收下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罢,将双剑归鞘,双手对着四个魔头劈开就是一掌!

nbsp;nbsp;nbsp;nbsp;这四大魔头离着玉霄只有三丈多远,一见玉霄收起了神剑,却双手推出了一掌,觉得是好气又好笑,居然有人有兵器不用,要用双掌的,真是脑袋被驴踢了。

nbsp;nbsp;nbsp;nbsp;但他们哪里知道,玉霄那是跟他们打,而是要吸他们的功力,玉霄知道,要想打败天魔,必须功力比天魔高,这六个杀了与其浪费,不如将其修为和功力一起收为己用得了,所以,玉霄用自己的傲天真决,将四个妖魔吸走罢了!

nbsp;nbsp;nbsp;nbsp;四个妖魔刚要抵挡,猛然间就见玉霄双掌发出的气流瞬间成了一个金色的漩涡,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越转越大,玉霄正在漩涡中,随着漩涡这一旋转,立刻,四妖就觉得,一股巨大的吸力,将他们吸住,不由自己的奔玉霄就飞去!

nbsp;nbsp;nbsp;nbsp;“这……这是什么邪术!”

nbsp;nbsp;nbsp;nbsp;四大魔头拼命的抵御着,但吸力太大,根本抵御不住,马面和猪大宽大吼一声,随着吸力奔玉霄飞去,想跟玉霄拼了!

nbsp;nbsp;nbsp;nbsp;谁知道,刚刚飞到漩涡边,离着玉霄还有一丈多远,就被漩涡牢牢地吸住,随着巨大的漩涡身不由己的极速的旋转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花四姑和羊山也不例外,根本逃不掉!

nbsp;nbsp;nbsp;nbsp;玉霄的傲天真决虽然只修炼到了第五层境界上,但他的功力和修为大增,而且,傲天真决修炼到第五层境界就已经很厉害了,方圆十丈的距离内,一切东西的精华都能被吸走!

nbsp;nbsp;nbsp;nbsp;当然,这是指的比玉霄功力弱的对手来说,假如这用来对付天魔,玉霄是吸不走天魔的功力的,因为必须要高于对方的功力才行。

nbsp;nbsp;nbsp;nbsp;不但四大妖精被玉霄吸走了,就连倒在地上的苟全也身不由己的被吸走了,那两半的牛精尸体也一样,都随着玉霄的漩涡转开了圈子,在转圈中,一股股的真气和功力都化作了一道道的白光流失,都奔玉霄的体内飞去!

nbsp;nbsp;nbsp;nbsp;别说这六个妖精,就连离着近的厉鬼、幽魂和小妖,都被吸走,无数的冥兵纷纷躲得远远的,有的抱住了大柱子,有的躲在了山内……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就见漫天的妖魔鬼怪,牛鬼蛇神围着玉霄的漩涡转开了圈子!

nbsp;nbsp;nbsp;nbsp;玉霄盘膝坐在空中,在他的上下左右,都是纷飞乱舞的冥界妖魔,就这样,转了好一阵,玉霄才收了功。

nbsp;nbsp;nbsp;nbsp;立刻,漫天的金光不见了,这些牛鬼蛇神也纷纷落在了地上,一个个虚脱的都爬不起来了。

nbsp;nbsp;nbsp;nbsp;那些鬼魂早就魂飞魄散了,只有那五个妖精还活着,不过也已经奄奄一息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跳下了地,用脚踩着哮天犬的头,冷笑道:“畜生,你再骂我一句试试,信不信我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nbsp;nbsp;nbsp;nbsp;苟全少气无力,但却知道玉霄的本事,知道再若是得罪这小祖宗,那玉霄真的能将他彻底的消灭,连魂魄都没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真有这本事,因为他会鬼道之术,虽然这些妖精死了,但在他们魂魄没走之前,将其魂魄取出,将其毁灭,这个本事玉霄是有的,一点都不是吹牛。

nbsp;nbsp;nbsp;nbsp;苟全知道死了还有魂,假如连魂魄都让玉霄收了,那可真完蛋了。

nbsp;nbsp;nbsp;nbsp;苟全讨饶道:“上仙饶了我吧,小人知道错了,饶命啊……”

nbsp;nbsp;nbsp;nbsp;马面有气无力的骂道:“呸,无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呸了一口,道:“你这种畜生,杀你脏了本少爷的手,也罢,就让你的魂魄留着吧,借你的魂魄给阎王送个信,就说,趁早出来迎接我,若是惹恼了少爷我,我杀到阎王殿,取他的狗头!”

nbsp;nbsp;nbsp;nbsp;苟全连连答应道:“是是是,小人遵命,求求上仙给我个痛快吧,谢谢了,求求你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叹了口气,因为苟全四肢具断,自杀都不能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脚踢出,踢在了苟全的死穴上,苟全惨叫一声,绝气而亡,一道灵魂归地府去了。

nbsp;nbsp;nbsp;nbsp;后来,这苟全由于是死在玉霄的手中,也算是死的光荣,加上它也是为了保卫冥界阵亡的,不过,由于它没有骨气,所以,死后让其投胎继续做狗,做天下第一狗,二郎神的哮天犬。

nbsp;nbsp;nbsp;nbsp;而其余的五个就比它强的多了,它虽然来世是神狗,但毕竟是狗,不是正神,而牛头和马面做了四大鬼差,成了冥界神职,羊做了二十八星宿的神位,也成了正神,猪做了佛门的净坛使者猪八戒,鸡精更牛,来世做了佛门的女菩萨,都比哮天犬地位高的多,这个道理告诉世人,没有骨气的人或者是动物,永远都要矮一头。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冷笑道:“你们四个如何?求求我,可饶你们不死。”

nbsp;nbsp;nbsp;nbsp;马面有气无力的道:“你要杀就杀,誓死不辱!”

nbsp;nbsp;nbsp;nbsp;花四姑道:“不错,士可杀不可辱!”

nbsp;nbsp;nbsp;nbsp;羊山道:“杀吧,要我们求你,休想!”

nbsp;nbsp;nbsp;nbsp;猪大宽喝道:“凌玉霄,你这什么妖法?我们死也不服!”

nbsp;nbsp;nbsp;nbsp;玉霄点点头,道:“很好,我就喜欢有骨气的,虽然你们不是人,但有骨气,也是动物中的英雄,放心我不会侮辱你们的。”

nbsp;nbsp;nbsp;nbsp;马面道:“凌玉霄,你逆天而行,会有报应的!”

nbsp;nbsp;nbsp;nbsp;花四姑道:“不错,会将你打入十八层地狱!”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冷笑道:“报应?你们错了,天就是我,我就是天,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

nbsp;nbsp;nbsp;nbsp;羊山喘着气道:“你……你好大的口气!”

nbsp;nbsp;nbsp;nbsp;玉霄幽幽道:“你们爱信不信,算了,饶你们一命,你们重新修炼吧。”

nbsp;nbsp;nbsp;nbsp;花四姑怒道:“我呸!谁用你可怜,宁死不辱,二哥,三哥,咱们同生共死,一起做鬼去!”

nbsp;nbsp;nbsp;nbsp;花四姑说罢,挣扎着爬起来,捡起自己的兵刃自刎而亡!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三个妖精,纷纷效仿,也都自尽而亡!

nbsp;nbsp;nbsp;nbsp;立刻,六道魂魄直奔冥界飞去,消失不见。

nbsp;nbsp;nbsp;nbsp;玉霄长叹一声,感慨万千,喃喃道:“这六畜除了那只狗之外没骨气,其余的还挺有骨气的,日后必有一番作为,说不定可成正神。”

nbsp;nbsp;nbsp;nbsp;正如玉霄所说,这六畜,只有狗的地位最低,就因为没有骨气,丢了尊严,但在狗界却是地位不低,那是天下第一狗,这只是因为,这只狗是为了冥界而死的,加上玉霄是圣人身份,亲手杀了它,死在玉霄手中,都是一种光荣,所以,地位列为第一神狗,哮天神犬,而这哮天犬的结拜弟兄们,则都成了正神。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叹了口气,缓缓道:“小鬼听真,将你们主将的尸体好好的埋葬,不得吃掉,谁若是吃了他们的肉,让我得知了,定斩不饶,还有,他们的兵器,日后投胎也许还用的上,将其好好的收起,以后物归原主。”

nbsp;nbsp;nbsp;nbsp;“是……遵法旨……”

nbsp;nbsp;nbsp;nbsp;“圣仙饶命啊……”群鬼不听的哀嚎,纷纷叩头不止。

nbsp;nbsp;nbsp;nbsp;玉霄骑着龙鱼到了城中,喝道:“都起来吧,我说过,只要不惹我,不会杀你们的,你们几个,将他们装殓起来,现在将他们埋葬了,我要看着你们做完我再走。”

nbsp;nbsp;nbsp;nbsp;“是是是……”这些小鬼不敢怠慢,赶紧一起动手忙活着,将六畜神君先装殓了起来,然后刨坑都给埋葬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坐在城楼上的太师椅上,有两个漂亮的女鬼在给玉霄捶着腿,有两个漂亮的女鬼给玉霄捶着肩,伺候的极其的殷勤。

nbsp;nbsp;nbsp;nbsp;有几个小鬼端上了茶水,有的拿来了糕点,有的拿来了附近的野果,纷纷来孝敬玉霄。

nbsp;nbsp;nbsp;nbsp;玉霄哈哈大笑,捏捏一个女鬼的脸蛋,嘻嘻笑道:“喂,你们没在茶水里下yankuai汤吧。”

nbsp;nbsp;nbsp;nbsp;“啊……不敢,吓死小人们也不敢啊……”

nbsp;nbsp;nbsp;nbsp;玉霄摆摆手,让这些冥兵都起来,让给他按摩和捶腿的四个貌美如花的女鬼也起来,故意的捏捏她们的胸,微笑道:“你们四个还挺漂亮的,为何不去投胎呢?”

nbsp;nbsp;nbsp;nbsp;一个女鬼赶紧施礼道:“回圣仙的话,小女子乃是冤死鬼,暂时还不能去投胎。”

nbsp;nbsp;nbsp;nbsp;“小女子是黄国的女子,死于洪水中,而且,最近鬼魂太多太多,而人却太少,故此,就算投胎,也不知要等多少年才轮到我们。”

nbsp;nbsp;nbsp;nbsp;“我们姐妹是炎国的女子,也是死于这次的天劫中。”

nbsp;nbsp;nbsp;nbsp;“由于这一次死的魂灵太多,所以,一时半刻都安排不下了,故此,我们都分散在四周……”

nbsp;nbsp;nbsp;nbsp;玉霄什么都明白了,长叹一声,因为这一次死的人真的是太多了,死的动物也太多了,动物就被烧死了几百万,人就被杀了好几十万,被淹死了百万多,可以说,阴间几乎都装不下了,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灵魂,怎么安排,所以,各处的鬼神将一些漂亮的先留下自己享用,让这些魂灵伺候他们。

nbsp;nbsp;nbsp;nbsp;玉霄泪流满面,叹道:“唉,各位姐姐,都是我无能,累你们丧命……”

nbsp;nbsp;nbsp;nbsp;四个女子赶紧施礼道:“少爷,您不要说这种话,这事不怪您,这都是天意,我们都知道,少爷已经尽了力了,奈何妖魔太厉害。”

nbsp;nbsp;nbsp;nbsp;“是呀,我们也听他们说,三派全部覆灭,只有少爷活着逃出。”

nbsp;nbsp;nbsp;nbsp;“少爷,您怎么到这里来啦?”

nbsp;nbsp;nbsp;nbsp;四个姑娘怯意减去,跟玉霄聊起天来,玉霄叹道:“正是由于这样,我的恩人都死光了,我这才找阎王要回灵魂,救他们还阳,几位姐姐,见到过我师傅他们吗?”

nbsp;nbsp;nbsp;nbsp;一个姑娘摇摇头道:“没有,我们都是孤魂野鬼,地位太低,而仙长门就算死了,也有专职鬼差护送,我们也见不到。”

nbsp;nbsp;nbsp;nbsp;“不过,不保证其余的姐妹们见不到,少爷不妨打听打听。”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大喜,点头道:“这个主意不错,喂,谁他娘的是这里的管事的,给老子出来回话。”

nbsp;nbsp;nbsp;nbsp;随着玉霄话音一落,立刻跪倒了六个师爷打扮的鬼,纷纷道:“请圣仙吩咐,我们就是这里的副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很满意,道:“喂,你们几个,将附近关押的最近刚死的灵魂都给我叫出来,我要问他们话。”

nbsp;nbsp;nbsp;nbsp;“啊……圣仙,都……都叫出来啊?”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拍桌子,道:“废话,让你们去办立刻去办!”

nbsp;nbsp;nbsp;nbsp;“是是是,小人遵命就是。”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动物鬼差纷纷答应一声,赶紧去办了。

nbsp;nbsp;nbsp;nbsp;时间不大,再看城楼下方密密麻麻的跪满了鬼,城楼上也跪满了鬼,数不清的鬼,足有两三千,有男鬼,也有女鬼,多数是这次洪水中遇难的孤魂野鬼,被关押在此处一些。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失声道:“我的天啊,这么多啊?”

nbsp;nbsp;nbsp;nbsp;一个牛头师爷躬身道:“是,这还没都出来呢,如今,冥界鬼满为患,先死的鬼在酆都城附近徘徊,后死的鬼则都在外围,暂时的关押在各处,等好好的梳理一下,再想办法处理。”

nbsp;nbsp;nbsp;nbsp;先死的鬼魂,多是战死的,还有被火烧死的动物鬼魂,这些都将酆都城挤满了,已经装不下了,所以,后来被淹死的几百万的难民则只能在外围徘徊,根本到不了酆都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