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01章 魑魅魍魉6

第三百零一章 魑魅魍魉6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毛毳毳别看死了,在人间有玉霄等朋友给他祭奠,烧很多阴间用的东西给他,他什么都不缺,可以说享福了,毛毳毳城府极深,为人谨慎,很有谋略,更会来事,若不然,如何能卧底魔窟这么久都没事。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匕匕奇小說Ыqι.com。 .

nbsp;nbsp;nbsp;nbsp;在傲人族中,这些小朋友都以玉霄为主,最要好的几个男孩子朋友有,白皛皛、牛犇犇、毛毳毳、龙龘龘、鱼鱻鱻,其中,最憨厚耿直的是牛犇犇,小牛天生力大无穷,为人耿直直率,城府最深的是毛毳毳,性情最温和是白皛皛,水性最好的是鱼鱻鱻,宁折不弯的是龙龘龘。

nbsp;nbsp;nbsp;nbsp;一般,玉霄都叫他们小龙、小鱼、小白、小牛和小毛,这五个男孩子,那都是玉霄的死党,小时候最好的玩伴。

nbsp;nbsp;nbsp;nbsp;虽然这五个孩子都很优秀,但最聪明、最伶俐、最英俊、最淘气、最幽默、最坏的还要说是玉霄,玉霄可以说,不但聪明,而且还坏,坏的是那么的可爱,而且,还极其的重义气,还有,玉霄还爱出风头,不管什么事,都要听他的才行,否则,他不跟你玩。

nbsp;nbsp;nbsp;nbsp;所以,玉霄的臭脾气这五个孩子都知道,但也都服气他,所以,一直以来,甘心以玉霄为主,他喜欢做孩子王就让他做,没人跟他争。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也真够义气、够朋友,一次遇到恶狼,所有的孩子都吓坏了,吓的撒腿就逃,是玉霄第一个冲上去跟狼厮打在一起,保护着这些孩子快逃。

nbsp;nbsp;nbsp;nbsp;这件事,这些孩子可谓是记忆最深,自此之后,就更对玉霄敬重了,真把玉霄当作了大哥来看待。

nbsp;nbsp;nbsp;nbsp;虽然,在年纪上讲,玉霄是最小的,但别人都叫他大哥。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死后,玉霄虽然一直在忙着到处追杀妖魔,没时间给朋友烧钱烧衣服什么的,可是还有玉蝶、卓悠悠、白皛皛等人,所以,他们一直以来都没忘了朋友。

nbsp;nbsp;nbsp;nbsp;这一来,毛毳毳可算是鬼里面的富翁了,因为,所有的钱和东西,有的是烧给玉霄父亲的,有的是烧给傲人族其他人的,可是,在这冥界中,傲人族的人一个都不在,只有毛毳毳在冥界,其余的傲人族人的鬼魂不归冥界管,但这东西呢,只能是毛毳毳收下了,所以,毛毳毳在阴间就成了富翁了。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聪明之处就是会来事,于是毛毳毳很大方,送这个鬼东西,送那个鬼棉衣,就算是判官、鬼差都没少得毛毳毳的好处,加上毛毳毳是为除魔而死的,为朋友而死的,本身还会道术,所以,阎王爷很器重,不过在阴间才两年的时间,毛毳毳现在就已经成了六道轮回中三善道中的兵马大元帅了。

nbsp;nbsp;nbsp;nbsp;只要进入三善道,就没有一个活的东西了,包括阎王都是死后做的阎王,也是魂灵,三恶道外还有妖精,可是进了三善道,就只能是死的,只能是魂灵。

nbsp;nbsp;nbsp;nbsp;所以,现在的毛毳毳,已经是阴间的兵马大元帅了,一切的生杀大权都在他的手中。

nbsp;nbsp;nbsp;nbsp;玉霄私闯冥界,斩杀冥将数十名,这么大的事情毛毳毳如何能不知道,但毛毳毳是谁,那是玉霄的好朋友,生死之交,毛毳毳也很想念玉霄,知道玉霄要来,不但不拦着,而且还命鬼一早去采摘鲜花,夹道欢迎玉霄,这就是以往的经过。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大喜,是又痛心又欢喜,痛心的是,自己的朋友变成了鬼,欢喜的是,在冥界能见到朋友!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下了龙鱼,奔着朋友就迎了上去,毛毳毳也一样,张开双臂哭着奔着玉霄就扑来!

nbsp;nbsp;nbsp;nbsp;眼看着离着还有两丈多远了,玉霄猛地清醒,忽然大喝道:“慢着!你别过来!”

nbsp;nbsp;nbsp;nbsp;玉霄刹那间想起来了,心道:“万一这是鬼变的毳毳的模样,趁着我不加提防,制住我,要我的命,若是那样的话,他娘的,我不就完了吗,玉霄呀玉霄,这时候,万万不能感情用事,一定要多加小心,不能相信任何人,哦,是任何鬼,谁知道来的这毛毳毳是真是假,我要试试才行。”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就是一愣,赶紧站住了,流着泪道:“霄大哥,你……你不认识小弟了吗?我是……我毛毳毳呀……”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冷笑一声,拔出了九子凝冰剑,用剑指着毛毳毳,喝道:“你是什么妖魔,从实讲来,为何变作我朋友的模样来哄骗于我?你以为我是傻瓜?说,你究竟有什么目的?若是敢欺骗我,小心我让你魂飞魄散,死无葬身之地!”

nbsp;nbsp;nbsp;nbsp;对面身穿红袍的鬼元帅毛毳毳噗嗤一声笑了,幽幽叹道:“唉,我以为你不认识我了呢,原来,你是怕我是假的呀,哈哈,很好,霄大哥,你还是那么的谨慎,那么的聪明,这一点很好,我很高兴,喂,你可以试试我是真是假呀。”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正是,我问你,你是怎么死的?”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微笑道:“咱们攻打骷髅洞的时候,狈魔要逃走,我抱住了他,被他打死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暗骂自己糊涂,问这种没水准的问题,毛毳毳的死,当然阴间有记载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想了想,又问道:“那我问你,我是喜欢吃西瓜,还是喜欢吃雪梨呢?”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哈哈一笑,道:“你呀,还这么多疑,你喜欢吃西瓜,最不喜欢吃的就是梨,你外公死的时候,就是要到田里去摘西瓜,忽然心口疼跌在地上死了,紧接着,你就去山上找山海爷爷,后来,妖魔就到了,而且,你是最讨厌梨的,你说过,你讨厌别离,而梨这种水果名字不吉利,所以,从不吃梨。”

nbsp;nbsp;nbsp;nbsp;玉霄的心一震,这种事,除了好朋友知道之外,谁能知道,毛毳毳一点都没说错,难道他真的是毛毳毳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颤声道:“你……你真的是毳毳吗?”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微笑道:“你若不信,还可以考考我,我又没喝**汤,对于以前的事,我记在心中,一点都没忘。”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那好,我再问你,你手臂上的那道刀疤是怎么来的?”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将右手一伸,将衣袖撩起,再看,在毛毳毳的右臂上,还有一刀疤。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笑道:“这道伤疤是悠悠给我砍伤的,当时,我们几个去山上砍草喂猪的,有一条小蛇窜了出来,正好在悠悠的身边,悠悠吓的妈呀一声,把镰刀丢了,正好砍在了我的右臂上,于是,就留下了这条伤疤……”

nbsp;nbsp;nbsp;nbsp;玉霄惊呆了,这种隐蔽的事,除了本人是谁也不会知道的,毛毳毳都答对了!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流着泪,幽幽的唱道:“风吹过,雨飘过,白云脚下是我家。我家住在这宁静的村落,这里没有苦恼和烦闷,只有欢笑和快乐。花开过,鸟飞过,翠竹湖畔是我家。我家就在傲人族,这里没有束缚和不公,只有自由和平等。我像一颗划过夜幕的流星,自由的遨游宇宙苍穹!我好似翩翩起舞的蝶儿,快乐的飞翔在花海中!这就是我们的家,这就是傲人族,这就是我可爱的故乡……霄大哥,还记得这首儿歌吗?这是咱们傲人族的歌……”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浑身又是一震,手中的剑‘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而那把剑落在了地上,又立刻自动飞起,回到了剑鞘中。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中的情感了,因为他可以肯定,这个鬼一定是自己的好朋友毛毳毳!

nbsp;nbsp;nbsp;nbsp;因为,这首歌除了傲人族的人没有人会,这首歌是傲人族的儿歌,是玉蝶的母亲编的,教他们唱的,除了毛毳毳之外,谁又会这首歌?就算鬼要假扮,都不可能知道这首歌,因为毛毳毳绝不会将这首歌的秘密泄露给鬼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大哭道:“毳毳!真的是你啊!”

nbsp;nbsp;nbsp;nbsp;玉霄痛哭着抢上几步紧紧的抱住了来的这个身穿红袍的鬼帅!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也痛哭,跟玉霄拥抱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还有什么比故友重逢更高兴的?

nbsp;nbsp;nbsp;nbsp;而且,他们阴阳两隔,一个是人,一个是鬼,这样能见上一面,该有多不容易?

nbsp;nbsp;nbsp;nbsp;这俩人都是重情重义的人,别看一个是人,一个是鬼,但在他们的心中,友情依旧不会变!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没有喝**汤,以前的往事,他是记在心中,虽然身在冥界,成了魂灵,可是对玉霄等朋友的想念之情一点都没变!

nbsp;nbsp;nbsp;nbsp;一人一鬼相拥而泣,都哭成了一团,就这样,一人一鬼抱在一起哭了一阵,这才都稳住了情绪。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流着泪握着鬼的手,道:“哎呀,毳毳,没想到,我们还能相见,我真是太高兴了,找到了你,你跟我走吧,咱们弟兄,再也不分开了。”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轻轻的一笑,道:“霄大哥,你成亲的喜事,我没法去参加,真的很抱歉,不过,你烧来的喜糖我都收到了,小弟多蒙霄大哥的照顾,在阴间简直成了富翁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拉着毛毳毳的手,毳毳的手冰冷,玉霄的心不仅又是一痛,他已经是鬼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问道:“毳毳,其他的人呢?咱们傲人族其他的人呢?怎么只有你呢?”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叹了口气,道:“这件事说来话长,我慢慢跟你解释,霄大哥,咱们先进去,好好的聊聊。”

nbsp;nbsp;nbsp;nbsp;玉霄问道:“这关口是你把守的吗?”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笑道:“是呀,我是鬼界的兵马大元帅,这三善道都我说了算,怎么,霄大哥,对小弟还怀疑呀。”

nbsp;nbsp;nbsp;nbsp;玉霄笑道:“哪里的话,你是我的好兄弟,谁害我你也不能害我,你是这里的守将,那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有鬼假扮你,诱我上当,暗算我呢,这才加了小心。”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笑道:“你这样做就对了,不过,后面的路都不用你打了,因为都是我的人,保你畅通无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微笑道:“我可是逆天而行,你帮我的忙,你不怕吗?”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哈哈笑道:“霄大哥,你呀,也太不拿我当兄弟了,自小到大,你说的话就是命令,你要逆天办事,那我就帮你,我毛毳毳一向站在你这边!”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大笑道:“好兄弟!这次来,我不但要救你出去,咱们傲人族的灵魂,我师傅他们,我都救走,谁他娘的不听话,就三个字,杀无赦!”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苦笑道:“恐怕,霄大哥你是救不走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救不走?我才不信呢,这里谁能是我的对手?除非他们都不怕死。”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叹道:“我不是说你的本事不够,而是因为……唉,这件事说来太长了,咱们还是慢慢的聊,我慢慢跟你说说,走吧。”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和玉霄携手往关内走去,玉霄看了看毳毳的战马,哈哈笑道:“喂,我还以为你这马是真的呢,怎么是布糊的呢?怎么不找匹真马来骑呢?”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微笑道:“霄大哥,你可别忘了,我现在不是人,是鬼呀,在这冥界内,是没有活人进来的,你是第一个,这战马也是你烧给我的,还有吃喝住行,金银什么的,都是你们烧给我的,现在兄弟我可是百万富翁啦,在酆都城,我都有自己的大将军府,那大将军府都是你烧给我的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失声道:“啊!真的啊?烧的东西真能收到呀?”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笑道:“那当然了,你不懂,因为你不是鬼,这件事以后我慢慢解释,走吧……”

nbsp;nbsp;nbsp;nbsp;于是,玉霄跟鬼朋友手拉手进了天道关口。

nbsp;nbsp;nbsp;nbsp;虽然毛毳毳是鬼,但玉霄却知道,他是自己的朋友,不管自己的朋友是鬼还是人,都不会害自己!

nbsp;nbsp;nbsp;nbsp;不管这朋友是鬼还是人,他都是自己的朋友!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下地狱,他的目地就是来解救自己的亲朋好友!

nbsp;nbsp;nbsp;nbsp;不管是谁,阻挡他救人,他都不会客气!

nbsp;nbsp;nbsp;nbsp;不管是谁,阻挠他救人,他绝不会留情!

nbsp;nbsp;nbsp;nbsp;顺我者生,逆我者亡,他就要逆天而行!

nbsp;nbsp;nbsp;nbsp;逆天而行,那又如何?

nbsp;nbsp;nbsp;nbsp;这个世界,谁的本事大,就听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