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02章 道破天机5

第三百零二章 道破天机5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低头不语,不知道说玉霄什么好了,因为,他很知道玉霄的脾气,玉霄是说得出做的到,现在的玉霄,拿人类的死活做要挟,神佛真拿他没办法,因为除了他真的没有谁有这个本事了,这个世界需要他去救。(閱讀最新章節首发щщщ.xinbiqι.com)

nbsp;nbsp;nbsp;nbsp;但他非要这么硬跟神佛对着干,那的确是有危险,保不住就会翻脸,那时候,说不定就大乱了,但又劝不了玉霄,不过,作为朋友的立场,还是要尽量的劝劝才对。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叹道:“霄大哥,你虽然非是女娲娘娘的后人,但是,你乃是天地所生的灵物,跟女娲娘娘一样的尊贵,论理讲,你跟女娲娘娘等人还应该是兄弟,因为你们都是天地生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失笑道:“哈哈,难道我出身还这么高贵呀。”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笑道:“何止高贵,贵不可言呢,你已经知道了吧,你是万年人参修成的精灵,然后吃了神果做了人的,换句话说,玉帝是吃了珍珠果和不死果培育的果实成了最高的神的,你呢,你也一样,所以,你跟玉帝都是兄弟呢,你说你的身份尊不尊贵?”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失声道:“啊!难道天魔说的都是真的?”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含笑点点头道:“一点假的都没有啊,你的生死薄我都看过了,你的出生地是在离着昆仑山一千三百里地,东北方向的一处山中,那山中,有一样宝贝,唤作人参果,而你,乃是人参果树的一根旁支,就慢慢的成长了,最后,过了九千九百九十九年,你修成了婴儿的样子了,又过了一千多年,你就可以四处行走如飞了,已经具有了法力了,由于你的道行最深,跟玉帝同时代所孕育而生的,加上,你比玉帝的出身都高贵,乃是人世间最高贵的果子生的,所以,只有你才有那个能力去铲除天魔,所以,鸿钧老祖和玉帝、女娲娘娘经过研究,让你入世,尽快的修炼,好除掉天魔这个大魔头,因为以女娲娘娘他们的法力都不是天魔的对手,唯有将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霄大哥,你要以大局为重啊,人都已经死了,何必非要逆天而行呢,假如发生什么不睦,岂不是让天魔得逞了?所以,你一定要以大局为重,因为,你跟玉帝、跟鸿钧、甚至跟圣帝真君,三皇五帝,都一样的出身,都是至高无上的圣灵,所以你们说是兄弟,说是亲戚,这一点都不过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摆摆手,制止住了毛毳毳的劝解,微笑道:“毳毳,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劝我不要管死去的灵魂了,要顺应天意,以大局为重,不可逆天而行,否则,万一闹僵,会两败俱伤,那就没法对付天魔了,那人类就真的完了。”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道:“正是如此。”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冷笑道:“我凌玉霄没这么伟大,我也不管我以前是谁,跟他们有什么关系,反正我知道,九子、九女等人待我不薄,我就要报答,至于其他人类的死活,既然都是没有骨气的畜生投胎的,是死是生,我不在乎,反正咱们傲人族都灭亡了,也不差那些没骨气的人,一起死了,又有什么不可。”

nbsp;nbsp;nbsp;nbsp;玉霄轻轻的抬起头,幽幽道:“若我连自己的亲朋好友都救不了,又何谈什么拯救人类?所以,我意已决,除非答应救活我的师兄弟们,我的亲朋好友,否则,我宁愿跟他们这些神仙拼个两败俱伤,让人类都去死,我也不会出手救,所以,要想我拯救没有骨气的人类,可以,就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答应我的条件,否则,免谈,否则,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人类灭绝,我也不救一人!”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苦笑着只好不住的叹息,叹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因为,我这人就这么自私,假如连自己的亲朋好友都救不了,我为何去管别人?我没有如来说自己说的那么伟大,不像他一样的跟傻瓜一样,为了什么所谓的佛学,自己的族出现了危险,被人家灭国了,他都不知道反抗!他连自己的国家和民族都救不了,谈什么普度众生?我承认我自私,我就是这么自私,要救,必须先救自己的亲朋好友,假如连自己最亲最近最爱的人都救不了,我却大仁大义的去救不认识的人,去***,我没这么伟大,谁这么伟大谁去救,反正我就这个条件,要我救人类可以,必须,我的人永生于这个世界,谁的奴才都不做,这就是我必然的条件,假如不答应我的条件,别说玉帝跟我是一种出身的兄弟,就算玉帝是我儿子,如来佛是我孙子,我都不会改变主意,就算将我毁灭,我都不会改变主意!”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只有苦笑,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也就只有玉霄敢说,他敢说玉帝是他儿子,如来是他孙子,也就只有他这么大胆。

nbsp;nbsp;nbsp;nbsp;但毛毳毳并不觉得玉霄自私,诚然,玉霄自私是自私了一点,他的眼中没有众生,只有一部分人,那就是他最亲、最近、最爱的人,他可以为了这些亲朋好友付出生命,可以不顾一切,哪怕逆天而行,换句话说,谁若是他的朋友,亲人,爱人,那真的很幸福了,他的自私,是亲情的自私,爱情的自私,友情的自私,绝不是个人的自私,所以说,他的自私是那么的真,那么的可爱。

nbsp;nbsp;nbsp;nbsp;试问,这个世界上谁人不自私呢?就算是如来,难道就不自私?

nbsp;nbsp;nbsp;nbsp;如来传经,从不白手传经,换句话说,是要收钱的,佛家索取世人的钱财,从来只见索取,不见付出,这就不是自私吗?嘴上说什么普度众生,但做到了吗?

nbsp;nbsp;nbsp;nbsp;无非是成了个宗教,美其名曰普度众生,其实,根本就是寄生虫,什么都不做,为了混口饭吃,用的一种手段才对。

nbsp;nbsp;nbsp;nbsp;所以,佛也自私,佛的徒弟徒孙更自私,这个世界上谁人不自私?

nbsp;nbsp;nbsp;nbsp;但佛的虚伪就在这里,自私,却要伪装成伟大!

nbsp;nbsp;nbsp;nbsp;可是玉霄不同,玉霄就这么真,就这么实在,就敢于承认自己的自私,不像某些人,某些神佛一样,表面上伟大,但骨子里比谁都自私和虚伪!

nbsp;nbsp;nbsp;nbsp;正如他自己说的,连自己的亲朋好友都救不了,为何要去伟大的救别人?这可能吗?

nbsp;nbsp;nbsp;nbsp;换句话说,打个比方,你的亲朋好友都掉进河里了,谁不先去救自己的亲人朋友和爱人,让他伟大的先救别人,淹死自己的老婆孩子、岳父岳母、爸爸妈妈、亲友知己,来一个舍己为人,先去救别人,然后淹死自己的人,有这个可能吗?谁能这么伟大?若不先救自己人,那才是神经病、白痴和傻瓜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不是傻瓜,不是白痴,不是神经病,也不是伪善者,从不虚伪做作,他说的就是真心话。

nbsp;nbsp;nbsp;nbsp;眼看着自己的妻子、朋友、岳父岳母、恩人都死了,灵魂去给神佛做奴才去,但他却伟大的还要替神佛卖命,为了保住他们的地位而卖命,这可能吗?他有能力救回他们的灵魂,却不去救,眼睁睁的,人鬼殊途,永远的别离,却去伟大的救别人的灵魂,有能力救,有机会救,能不去先去救亲朋好友,而先去伟大的救素不相识没有骨气的人吗?这根本不可能!

nbsp;nbsp;nbsp;nbsp;所以,玉霄早就打定了主意,就算能灭了天魔,若不能救自己的亲朋好友,那管他娘的人类灭绝不灭绝,管他娘的三界不三界,去他娘的,都死了才好!

nbsp;nbsp;nbsp;nbsp;玉霄自私的就这么可爱,他做的才是最真实的,他才是最真实的人!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知道再劝玉霄也不会听,他也不再解劝,因为他很明白玉霄的心情,这种事,换做是任何人,有机会救亲朋好友,当然会提出条件先救自己人了,这根本没什么错。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叹了口气,微笑道:“霄大哥,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朋友,这才是真正的朋友!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认为玉霄做的没有错,因为,谁想自己的亲朋好友死呢?眼睁睁的有希望能救,谁不想救?不救自己人,却去伟大的救别人,玉霄没这么伟大,这么伟大的神,只有佛,不过,没见到佛来拯救人类,只见到玉霄的亲人和恩人战死。

nbsp;nbsp;nbsp;nbsp;所以,于情于理,毛毳毳理解玉霄这么做,虽然有什么天意不天意,这又有什么关系?天意本是神定的,难道就不能改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很感动,不需要朋友为他做什么,只要朋友的一句温暖而又鼓励的话,那他就觉得已经足够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紧紧握住毳毳的手,流泪道:“我就知道,不管我要做什么,你永远都会站在我这边的。”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紧握玉霄的手,微笑道:“谁让我是你的朋友呢,为朋友两肋插刀,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不,这件事只准我去做,就让逆天而行所有的大罪让我一个人承担吧,毳毳,记住,有你的这一句话,我已经有了跟天斗的勇气了,咱们干杯!”

nbsp;nbsp;nbsp;nbsp;一人一鬼碰了碰杯子,又一饮而尽!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笑道:“我不管什么天意不天意,天机不天机,霄大哥,但凡有用到小弟之处,赴汤蹈火,魂飞魄散都在所不辞,有什么不懂的事,尽管问我!”

nbsp;nbsp;nbsp;nbsp;这是毳毳的心里话,而且,毛毳毳也真的这么做,因为,在他的心中,玉霄就是傲人族的骄傲,只要他不是为非作歹去做坏事,他就绝对会站在玉霄这一边!

nbsp;nbsp;nbsp;nbsp;玉霄要去救他的恩人,朋友和妻子,这绝不是做坏事,虽然,这有违天意,但谁说命运不可改变呢?谁说天意不可违?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微笑道:“我正有此意,毳毳,至于我的身世,我已经大概明白了,不过,四僧的身世如何?廉政和魏晓晨真的是圣帝真君和龙女投胎的吗?”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笑道:“你是一点假都没有,先说说四僧吧,这两男两女,乃是夫妻,其实,梵音和梵仁只是在如来临死前遇到的,二人听说如来是为了悟道活活饿死的,又听如来的说教,故此,才拜如来为师,抛妻弃子了,不过,梵音阁的功夫并非是佛门的,而是道门的,因为如来死后,如来的师傅混鲲祖师找到了两个和尚,传授给了两个和尚各种炼气真决,故此,佛家的法术,其实是咱们道家所传,你学的他们的法术,不属于佛门,属于道门中四大真气中的一种,你可随便的用,不必觉得学佛家的法术为耻,因为,那本就是道教的东西。”

nbsp;nbsp;nbsp;nbsp;玉霄点头道:“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微笑道:“莫忘记我是你的知己,你厌恶佛的迂腐和虚伪,所以,你根本就不想学佛门的任何东西。”

nbsp;nbsp;nbsp;nbsp;玉霄长叹道:“唉,常言道知己难觅,你果然是我的知己,当时,四个和尚给我跪下,求我拜他们为师,我若不学,他们宁愿长跪不起,他们说,要我学这个,好对付天魔的,为了人类,我也看这四个和尚真可怜,所以,心一软答应他们学了,其实,我学了这么多了,学不学他们的本事,又有什么用,只是,他们这么大的年纪,跪在我脚下,我真的是不忍心了,不过,我们虽然是名义上的师徒,但他们给我磕头,可不是我给他们磕头。”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哈哈大笑道:“其实,他们给你磕头,这就等于拜你为师,这世上师傅给徒弟磕头求着拜师的,除了你凌玉霄,再也无有第二人了,恐怕那如来佛知道了,都能活活的被气的放响屁,哈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玉霄也大笑道:“说的好,再干一杯!”

nbsp;nbsp;nbsp;nbsp;二人又一饮而尽,毛毳毳笑道:“霄大哥,你也跟四僧断绝了师徒关系了,你不再是佛门弟子了,而且,在俗礼上讲,只要没磕头,就不算拜师,你谁都没磕头,其实,就算是九子都不算你师傅,换句话说,这根本就是一场利益的交易罢了,他们求你学道术,只是为了他们自己!所以,你大可不必感激他们,而且,这次你为了救他们下九泉,也算对得起他们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点头道:“不错,虽然他们不算我的师傅,可是,毕竟对我还不错,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