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04章 圣皇圣帝3

第三百零四章 圣皇圣帝3

nbsp;nbsp;nbsp;nbsp;玉霄替朋友找想,毛毳毳这么聪明,焉能不明白玉霄的良苦用心。 Ш Ш Ш .xinЫ

.

nbsp;nbsp;nbsp;nbsp;玉霄看了看原先的阎王,微笑道:“阎王,你以后就不必做阎王了,怎么样,你觉得我这么做对不对?”

nbsp;nbsp;nbsp;nbsp;阎王爷气的,气的差点都吐血了,自己所有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他居然还问别人满不满意,这简直是岂有此理,欺人太甚了。

nbsp;nbsp;nbsp;nbsp;阎王爷真想跳起来骂玉霄道:“傻瓜才愿意,白痴才满意!”

nbsp;nbsp;nbsp;nbsp;但小不忍则乱大谋,如今,还是保命要紧,要不然,这魔王说宰鬼就宰鬼,阎王爷他也毫不在乎。

nbsp;nbsp;nbsp;nbsp;阎王冷汗直流,不住的道:“圣皇英明,小臣满意,满意。”

nbsp;nbsp;nbsp;nbsp;玉霄哈哈大笑,多年来对阎王的气总算是出了,假如这阎王敢有半点不满意,或者骂他,那玉霄就找到借口对付他了,就算不杀他,也要好好的收拾他,教训他一顿,出出气。

nbsp;nbsp;nbsp;nbsp;但杀人不过头点地,人家阎王什么都听,你还能怎么地,所以,玉霄气也出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微笑道:“你也不用不满意,我当然不会忘了你了,阎王听封!”

nbsp;nbsp;nbsp;nbsp;“小臣在……”阎王刚要站起来跪倒听封,玉霄也按住了阎王,微笑道:“你既然是毳毳的大哥,也就是我的朋友,本来我的确对你很不满,但看你表现还不错,过去你对不起我的事就算了吧,你也不用磕头了。”

nbsp;nbsp;nbsp;nbsp;阎王真相跟玉霄分辨几句,因为,他还真没得罪过玉霄,怎么对不起你了,你来我阴界大闹,这究竟谁对不起谁?但还是那句话,不管玉霄说什么,只有听从和服从,这样绝对没亏吃。

nbsp;nbsp;nbsp;nbsp;阎王赶紧躬身道:“谢圣皇的恩典。”

nbsp;nbsp;nbsp;nbsp;玉霄笑道:“你做了好多年的阎王了,也很累了,所以,也该好好的休息休息,让这些年轻人做了,这酆都大帝呢,要有两个才行,一阴一阳,一一武,天地分阴阳,所以,任何事都要有阴阳,我加封你为酆都大帝,自此之后,跟毳毳并称武双帝,钦此。”

nbsp;nbsp;nbsp;nbsp;“谢圣皇圣帝……”阎王爷赶紧躬身站起谢恩。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这酆都大帝,完全是个空号了,既没有兵权,也没有让你管事,美其名曰是酆都大帝,实际上都被十殿阎王夺权了,权利都在十个阎王那里了。

nbsp;nbsp;nbsp;nbsp;换句话说,你就去做太上皇吧,吃饱了没事,你就玩女鬼,吃喝玩乐去吧,至于阴界的事,你就别管了,其实就这么回事。

nbsp;nbsp;nbsp;nbsp;这一招呢,就叫做架空夺权了,古往今来,这种手段多得是。

nbsp;nbsp;nbsp;nbsp;像曹操,架空汉献帝,最后夺了汉朝的江山。

nbsp;nbsp;nbsp;nbsp;像司马懿,一直都在架空曹魏,最后夺权了。

nbsp;nbsp;nbsp;nbsp;像宋太祖杯酒释兵权,说的好听,封你大官,让你享福去,不错,官是大,也的确享福,但是,兵权都没了,你要是不服,想怎么收拾你,就怎么收拾你,你不过就是个空架子了。

nbsp;nbsp;nbsp;nbsp;还有宋江,一旦有事,总说,大哥是梁山之主,不可轻出,慢慢的,将梁山的兵权都夺了,最后,害死了晁盖,他就成了梁山之主了。

nbsp;nbsp;nbsp;nbsp;这就叫明升暗降,架空夺权,这招非常的厉害。

nbsp;nbsp;nbsp;nbsp;玉霄用的这手段根本就是这招,十殿阎王分了酆都大帝的权,再让毛毳毳掌握兵权,做武冥帝,跟酆都大帝一样高贵,其实,就是监视你,不服,就弄死你。

nbsp;nbsp;nbsp;nbsp;但不管怎样,阎王爷,也就是酆都大帝也很高兴,最起码,命保住了,而且,这封号比以前大了,身份也高了,不过就是没实权罢了,但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太上皇的位子,就算不操心阴界的事,只管吃喝玩乐的玩女鬼,那也真不错。

nbsp;nbsp;nbsp;nbsp;所以,酆都大帝也赶紧谢恩,心的一块石头落下了,因为,不但命保住了,还有了地位,最起码不是一无是处,任人欺辱,这他就已经很满足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看了看生死薄,沉声道:“容国的国王邵纮林听封。”

nbsp;nbsp;nbsp;nbsp;容国其实也灭国了,本来容国在昆仑山脚下的,受梵音阁的保护,后来迁移到了炎黄二国,但最后依旧灭国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容国邵纮林的儿子和女儿,乃是梵音阁的弟子,乃是三大护法的两个,跟玉霄的好朋友牛犇犇同是护法,关系都很不错,不过,这兄妹俩上了天庭做了神将去了,因为他们是佛门弟子,所以,有资格上天。

nbsp;nbsp;nbsp;nbsp;玉霄当然不会亏待容国王了,就算是看在牛犇犇和白莲的面子上,那也要封他一个王做做。

nbsp;nbsp;nbsp;nbsp;邵纮林赶紧跪在地上,施礼道:“小臣在。”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我封你为,卞城阎王,负责管理东南方向的事务,要好好的治理,不得有误,接旨。”

nbsp;nbsp;nbsp;nbsp;“谢圣皇圣帝恩赏!”容国王赶紧谢恩,真是高高兴兴,因为做了阎王,那就是有地位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其实并非封的是卞城王,而是贬成王,意思是说,我将原先阎王的权利都夺走了,将他贬了,而且成功了,这么一个贬城阎王,不过,这么写的话,不好看,所以,玉霄才写了卞字,改成卞城阎王,这就是这个阎王爷的来历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一般人看不懂其的玄机,因为这是玉霄童心起来随口封的,只是改改字罢了。

nbsp;nbsp;nbsp;nbsp;容国的国王封完了,玉霄看了看下面,一眼看到了女儿国的国王了,又看看公孙寅,心道:“哈哈,有趣,我来的目地就是救我的岳父老泰山的,听说,这女儿国跟轩辕国和白民族经常联姻,哈哈,就封个泰山阎王吧。”

nbsp;nbsp;nbsp;nbsp;玉霄想罢,差点笑了,赶紧忍住笑,一本正经的道:“公孙寅听封。”

nbsp;nbsp;nbsp;nbsp;公孙寅是轩辕国的王子,乃是轩辕国国王公孙祖的儿子,玉霄曾经到过轩辕国,跟公孙寅的关系还是不错的。

nbsp;nbsp;nbsp;nbsp;公孙寅赶紧跪倒听封,玉霄道:“我封你为泰山阎王之职,负责管理酆都城东北方的事务,不得有误,要好好的治理。”

nbsp;nbsp;nbsp;nbsp;“臣遵旨,谢圣皇圣帝大恩。”公孙寅高高兴兴的也做了阎王了,泰山王就这么诞生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心好笑,心道:“哥们,好好的做你的老泰山吧,看什么女鬼,你就娶,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封完了公孙寅,看了看白皛皛的结拜弟兄白鹭,笑道:“白鹭上前听封。”

nbsp;nbsp;nbsp;nbsp;玉霄的好朋友白皛皛就是白鹭的父亲白净的义子,小时候落难到了白民族,多亏了白民族的人收留,还送白皛皛到昆仑学艺,所以,玉霄当然替白皛皛还个人情了,将这父子都封为了阎王,这就叫活着报恩,死了还人情,而且,这父子俩治理的白民族很不错,也有这个能力。

nbsp;nbsp;nbsp;nbsp;玉霄笑道:“我封你为,都市阎王之职,负责管理酆都城西北方的职务,不得有误。”

nbsp;nbsp;nbsp;nbsp;在西北方,是水最多的地方了,这都市阎王掌管的正是海附近,这就是都市王的来历。

nbsp;nbsp;nbsp;nbsp;不过,玉霄封的本意本不是都市王,而是都死王,因为玉霄心里好笑,心道,你们不听我的话,那就都去死吧,不听我的话,不尊我为帝,那都去死吧,人都死死绝,阴界灭亡,天界灭亡,三界都完蛋,所以,不听我的话,那就都死吧,所以,他才封都死王。

nbsp;nbsp;nbsp;nbsp;但是,若封为都死王,让人一下子就明白怎么回事了,而且也不好听,也太没水准了,所以,玉霄才将死字,改成了谐音字,市字,城市的市字了,取得是谐音罢了。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都市阎王这封号的来历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看了看女儿国的国王,那女儿国的国王玉霄虽然没见过,但他传来的都是国王,这女儿国国王也正是其的一个,也是唯一的女人。

nbsp;nbsp;nbsp;nbsp;玉霄觉得有愧于女儿国,因为他没救了女儿国,还将女儿国所有女子的尸体弄没了,所以,玉霄真的觉得对不起女儿国的女人的。

nbsp;nbsp;nbsp;nbsp;如今,正是补报的机会,玉霄微笑道:“女儿国国王,叶儿妹姐姐听封。”

nbsp;nbsp;nbsp;nbsp;他还叫了一声姐姐,可见对女儿国的尊敬了。

nbsp;nbsp;nbsp;nbsp;女儿国的国王芳名叫做叶儿妹,而且,女儿国的两个姑娘柳红和翠绿,还是被玉霄救的,救上了天帝山了,拜在师娘秦扬的门下,做了女徒弟,而且,还是玉霄做的媒,将这两姑娘嫁给了两个师兄,史徵和佟羽了,虽然这两对夫妻做的时间不长就死了,但感情却在。

nbsp;nbsp;nbsp;nbsp;看在史徵和佟羽的份上,看在柳红和翠绿的份上,也要好好的加封一下这女儿国的国王。

nbsp;nbsp;nbsp;nbsp;不过,柳红和翠绿也上天了,并不在阴界。

nbsp;nbsp;nbsp;nbsp;叶儿妹赶紧跪倒施礼道:“女儿国国王叶儿妹参见圣皇圣帝。”

nbsp;nbsp;nbsp;nbsp;玉霄柔声道:“叶姐姐,我封你为平等阎王,专门负责女鬼,封地在酆都城西南方,不要让男鬼总欺负女鬼,让男女平等,你就为平等阎王!”

nbsp;nbsp;nbsp;nbsp;叶儿妹泪流满面,赶紧磕头谢恩道:“感谢圣皇圣帝的大恩大德,我替所有的女鬼多谢圣皇的大恩!”

nbsp;nbsp;nbsp;nbsp;叶儿妹是真感动,因为,女人在阳间没地位,女鬼在阴间也是男鬼欺辱的对象,玉霄能封她为平等女阎王,可见,希望能做到男女平等,并没有歧视女鬼,她如何能不感动!

nbsp;nbsp;nbsp;nbsp;玉霄柔声道:“平等王,但有什么不平等之事,尽管找五殿阎王、酆都武冥王解决倾诉,他会帮你的。”

nbsp;nbsp;nbsp;nbsp;叶儿妹流着泪道:“多谢圣皇圣帝!”

nbsp;nbsp;nbsp;nbsp;叶儿妹真的很感动,因为玉霄实在是想的很周到,居然还封她为女阎王,提高女人的地位,这乃是所有女鬼之福!

nbsp;nbsp;nbsp;nbsp;本来,这十殿阎王的平等阎王,的确是女阎王的,因为听听这名字,平等,平等,目地就是男女平等,众生平等,尤其是男女平等的问题上最严重,所以,这平等王本是女阎王,应该是没错的。

nbsp;nbsp;nbsp;nbsp;但是,后来怎么换成了男阎王,这就不得而知了,其实很简单,那就是男权的世界里是不允许女王存在的。

nbsp;nbsp;nbsp;nbsp;这女儿国的女阎王,不过就做了约有千年吧,那一段时间,还真的是男女平等,因为,那时候正是炎黄国,尧舜禹汤的年代,讲究的就是平等。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封完了女儿国的国王,沉声道:“血族族长赤绝听封!”

nbsp;nbsp;nbsp;nbsp;赤绝乃是魔域的弟子,曾经跟玉霄做对过,但这次,赤绝却没有作乱,自从做了鬼之后,赤绝再也不想作乱了,因为,他做了鬼后,算是明白了,自己毕竟是人,何必非要将人类毁灭呢。

nbsp;nbsp;nbsp;nbsp;而且,毛毳毳一见赤绝是个人才,也属于人类的一族,就特殊在地狱提了出来,打算好好的规劝规劝,一个人做了鬼后,往往就大彻大悟了。

nbsp;nbsp;nbsp;nbsp;如今的赤绝,只有最后一股魂魄了,再若是反抗,那就永世不得超生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赤绝没有叛乱,因为他没被关在地狱,而在酆都城内关押着,除了他之外,还有一目族的典鼎、三首族的扁通,其余的那些魔域的人类弟子,依旧是死不悔改,宁死不屈,所以,被关押在地狱,只有这三个有点开窍了。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一些少数族的族长,也就是魔域人类的那些亲传弟子,像什么聂耳族的聂戎,两面族的贾册等等,刚才在跟玉霄打的时候,都已经魂飞魄散了。

nbsp;nbsp;nbsp;nbsp;赤绝本事挺大,修为挺高,甚至在毛毳毳之上,而且,跟扁通和典鼎还是好友,玉霄本想斩草除根,又一想,何必这么凶残,只要他们能改过,应该放他们一马才对。

nbsp;nbsp;nbsp;nbsp;所以,玉霄将这最后一个阎王的位置打算封给赤绝。

nbsp;nbsp;nbsp;nbsp;赤绝赶紧跪在了地上,流着泪道:“小人有罪,不敢奢求圣皇圣帝的封赏。”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微笑道:“以前是以前,以前的你,已经被杀了,我希望你能重新做人,毕竟,你是人类,咱们都是人类,都是一家人,我加封你为转轮阎王之职,专门管理地狱十八层,另外,扁通、典鼎,听封。”

nbsp;nbsp;nbsp;nbsp;扁通和典鼎赶紧跪倒施礼,先是认错,后是哭,感恩不尽。

nbsp;nbsp;nbsp;nbsp;玉霄道:“你三人本是好友,我就不分开你们了,你们俩我加封你们为左右护法,负责帮助你们的兄长赤绝管理地狱,不得有误,记住,将地狱分为阴阳两面,一面是管理动物的,一面是管理人类的,千万千万,不得懈怠,万万不要再起纷争了,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