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04章 圣皇圣帝5

第三百零四章 圣皇圣帝5

nbsp;nbsp;nbsp;nbsp;这酆都大帝赶紧叩响头,哭道:“是……是小官不对……我……我知错了,求圣皇圣帝开恩,饶小的一命吧。敬请记住我们的网址:匕匕奇小說Ыqι.com。 .”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也解劝道:“霄大哥,事情过去了那么久了,而且,也不都是他的错,他也是按照生死薄办事的,而且,那也是玉帝的要求,因为,妖魔就要到了,假如不这么做,你都逃不掉,事出有因,故此,才让外公他老人家猝死,让你去找山海爷爷,这才避开了那场天劫的,否则,你也难逃命呀,这都是迫不得已的,你就别生气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气稍微平和了一下,指着酆都大帝的鼻子,骂道:“本来,就以我们傲人族被灭的血海深仇,我都能废了你,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别看你是伏羲和女娲娘娘的儿子,我也饶不了你,但你毕竟是女娲娘娘的儿子,而且,伏羲皇创八卦太极,对我们修道者也有帮助,不看鱼面看水面,而且,这两年,你待我朋友不薄,看在我兄弟的份上,这笔账我就不跟你算了,不过,你给我记住,以后,这里的事都交给十殿阎王来治理,你糊里糊涂的,以后做你的酆都大帝去吧,少参与正事,滚起来吧!”

nbsp;nbsp;nbsp;nbsp;酆都大帝吓的脸惨白,五官都挪位了,冷汗湿透了全身,但心里还庆幸,庆幸自己当时棋高一着,一见毛毳毳下了阴界,没有亏待毛毳毳,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否则,这一次真小命难保了。

nbsp;nbsp;nbsp;nbsp;酆都大帝连声感谢,不住的谢恩,毛毳毳赶紧将义兄搀扶起来。

nbsp;nbsp;nbsp;nbsp;毛毳毳心中真是感慨万千,因为玉霄真的是太厉害了,而且还是翻脸无情,心狠手辣,这若不是自小的朋友,毛毳毳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玉霄,就是曾经那最顽皮可爱的孩子。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冷笑道:“阎王,你别以为我是夺你的权,你的破阴界我还没看上眼,我一个活人,我要你这阴间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是是是,小的不敢这么想。”阎王那还敢顶嘴,这祖宗太可怕了,真是说翻脸就翻脸,说杀鬼就杀鬼,真的是太渗人了,比鬼都可怕。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冷冷的道:“我这么做,是要将你的阴界治理的井井有条,不信,你就看看这十殿阎王的表现吧,这十人,你不要以为都是我的心腹,就没什么本事,我这是量才而用,他们都是一族之长,一国之主,治理国家都绰绰有余,治理一族都井井有条,真的是很有能力,这才是我任用他们的原因,还有,你一个人独揽大权,你有那个能力也行,你又没有那个能力,又抓权不放,你看看你治理的阴界,差一点就酿成了大祸,假如我不来,你的小命还在吗?”

nbsp;nbsp;nbsp;nbsp;酆都大帝流着泪,哽咽道:“小的知错,这一次多亏了圣皇到此。”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酆都大帝还不是完全作戏,因为玉霄说的一点都不假,假如玉霄没来,没用无上的道术镇住这些鬼,那这千万的鬼魂作乱,酆都城不过就几十万的鬼兵,眨眼间就给你荡平了,等抓到你阎王爷,不将你碎尸万段,投入十八层地狱那才是怪事呢。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一来,虽然夺了权,但也给他解决了难题,至少,酆都城没有沦陷。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语重心长的道:“以后,要多召鬼兵,好好的治理阴界,要让阴界像炎黄二国治理的那样井井有条,安定繁荣,你也应该知道,人间浩劫,活下来的人不多了,一个灵魂去投胎一个肚子的话,那这里的鬼要想全部投胎完,没有个几百年都轮不过来,所以,大部分时间,这些鬼就只有在阴界过日子了,所以,假如治理不好,定然会有鬼作乱了,我分派十阎王,就是帮你治理阴界,等我一走,这里还是你们的天下,不过,绝不许你收回兵权,假如你再要夺权,恐怕,被毁的不是他们,而是你的阴界,他们顶多不做阎王,而你呢,谁来保你?你自己可要好好的想想,我话就这么多了,至于以后如何,都看你自己的了。”

nbsp;nbsp;nbsp;nbsp;酆都大帝连连称是,内心中真怕了玉霄了,而且,不但怕,还敬佩,因为玉霄真的是治理的井井有条,虽然时间不长,但从玉霄的处理事情上的果断和魄力,在分封官职的时候,虽然第一次到酆都城,但就好像对这里了如指掌一般,的确是将才。

nbsp;nbsp;nbsp;nbsp;玉霄幽幽的叹了口气,恨恨的道:“你这个死阎王,我白白的到了阴间一趟,结果,我师傅他们一个不见,你也不给我留住。”

nbsp;nbsp;nbsp;nbsp;酆都大帝苦着脸道:“是小人不对,不过,玉帝的法旨,我无法违背,而且,听说天上也很危险,故此,宣召他们赶紧上天,好保卫天界的安全。”

nbsp;nbsp;nbsp;nbsp;玉霄摆摆手道:“算了,算了,埋怨你也没用了,对了,我的生死薄呢?天帝山、龙女派们的生死薄呢,拿来我看。”

nbsp;nbsp;nbsp;nbsp;“哎……”酆都大帝赶紧答应一声,亲自在找出了关于天帝山、龙女派和梵音阁的生死薄,其实,那时的生死薄,都是一卷一卷的,就好似卷起来的一副画一样,因为,那时没发明纸张,就连阴界也用布。

nbsp;nbsp;nbsp;nbsp;虽然生死薄不能乱看,但玉霄现在就等于这阴界的主人,谁敢不听。

nbsp;nbsp;nbsp;nbsp;玉霄解开了带子,展开了卷宗,正是天帝山众多修道者的生死薄,名唤天卷。

nbsp;nbsp;nbsp;nbsp;那淡黄色的布外竖着写了一行字,天帝山玉清教。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将生死薄展开,只见头上第一个,写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只见上面写道:凌玉霄,前生:人参娃娃精灵,原寿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岁九月九天九时九刻整,后吃了神果转世为人,在天帝山学道,本寿三千三百三十三岁,但由于改天命,逆天行,致使折寿三千三百一十三岁,寿二十岁而亡,死因:跟天魔同归于尽……

nbsp;nbsp;nbsp;nbsp;玉霄这个气,啪的一声,拍案怒道:“他娘的,这他妈就叫卸磨杀驴,利用我除掉天魔,等老子没用了,就连我的命都勾去了,我才活二十岁,今年就是我的死期!艹***!”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不生气才怪,他二十岁死,换句话说,他今年二十岁,也就是在跟天魔决斗完,不出几个月的时间就死,换句话说,他也就两个来月的阳寿了,他看到这个,那能不生气?

nbsp;nbsp;nbsp;nbsp;借助他的力量除掉了天魔,却又顺便除掉了他,这简直就是卸了磨杀驴,换谁都恨。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改天命,逆天行,将自身的寿命都折算给了那七人了,故而,仅仅活到二十岁就死。

nbsp;nbsp;nbsp;nbsp;酆都大帝冷汗直流,就知道玉霄看了后,定然会大怒,因为任谁都会生气,给他规定的死因是跟天魔同归于尽,这根本就是利用他消灭了天魔,顺便消灭了他,这就叫一举两得、一箭双雕。

nbsp;nbsp;nbsp;nbsp;酆都大帝颤声道:“圣皇圣帝,这……这些都是天卷,乃是……乃是玉帝规定的,小的无权更改,不过……圣皇若是喜欢,大可以自己改,但,至于命运能不能改变,估计也难……”

nbsp;nbsp;nbsp;nbsp;玉霄平静了一下心,冷笑道:“我何必改,我死了后,你们谁还敢拿我得灵魂不成?不就是黑白无常,我怕他们?谁敢来抓我?”

nbsp;nbsp;nbsp;nbsp;“不……不敢,而且,圣皇死……呸呸呸,圣皇不会死……的。”酆都大帝简直不知怎么说好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微微一笑道:“说死就死,又有什么忌讳的,我死后,灵魂是圣洁的,不就是上天做星星吗?这又有什么不好,算了,不关你事,我命在我,不在天!”

nbsp;nbsp;nbsp;nbsp;“是是是,圣皇自主就可,小的都听圣皇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接着往下看,只见后面是玉蝶的名字,上面道:冷玉蝶,女,傲人族人,父,凌云翔、母冷柔柔……前生乃是女娲娘娘亲手做出的灵魂,圣洁无比,生于傲人族,嫁于凌玉霄,日后生两子,寿三百八十岁,善终……

nbsp;nbsp;nbsp;nbsp;玉霄哈哈笑道:“我蝶儿的命真不错呀。”

nbsp;nbsp;nbsp;nbsp;玉霄来了兴趣,这生死薄的天机可不是一般人有机会看到的,玉霄接着往下看,只见下一个是卓悠悠的,上面写道:卓悠悠……凌玉霄之妻,傲人族人,本该早夭,但凌玉霄追日,违背天命,故而,凌玉霄违抗天命,将三百三十三岁的寿命,折算给卓悠悠三百一十三岁,故此卓悠悠,寿高三百二十八岁而亡,善终,婚后有两子……

nbsp;nbsp;nbsp;nbsp;玉霄哈哈大笑道:“哈哈哈,看来我的阳寿是都折算给了悠悠了,这也不错,而且,我还有俩儿子,很好,很好。”

nbsp;nbsp;nbsp;nbsp;玉霄接着往下看,后面就是雪紫儿了,上面道:雪紫儿,女,女娲娘娘所做的精灵,前生,因为得到凌玉霄的人参须,欠下凌玉霄的债,故今生,嫁给凌玉霄为妻,二十六岁,夭亡在天魔之手,死后,封为九天玄女之首。

nbsp;nbsp;nbsp;nbsp;玉霄幽幽叹道:“唉,可叹紫儿命苦,为何这般的短命。”

nbsp;nbsp;nbsp;nbsp;玉霄接着往下看,下面是曲仙儿的,上面道:曲仙儿,今生乃是曲天赋和秦扬之女,本是女娲娘娘的所做的灵魂,炎国公主,身份高贵无比,但也因为吃了人参娃娃凌玉霄的人参须,根基颇深,福寿俱全,本该二十岁天折,但凌玉霄逆天而行,故而躲过天劫,寿高三百二十岁,嫁凌玉霄为妻,婚后一子一女,善终……

nbsp;nbsp;nbsp;nbsp;玉霄苦笑不已,现在他算是明白了,自己逆天而行救了七个人,这笔账都自己一人承担了,寿命都折算给这些人了,他逆天而行救的七个人是,醉乾坤、叶方士、谈天笑、卓悠悠、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玉蝶不在劫上,因为天魔根本不会杀玉蝶,所以,玉霄算是逆天命救了七人,寿命折算给了这七个人。

nbsp;nbsp;nbsp;nbsp;这七人其实一个都难活,都在天劫上,但是,被玉霄收在了葫芦中六个,亲自救出了一个,故此,这几人都善终,唯独玉霄逆天行,故而折寿,仅能活到二十岁,跟天魔同归于尽而亡。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无怨无悔,若再给他一个选择,他依旧会选择这么做。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不住的点头,因为曲仙儿的命很好,再看洪袖儿,上面道:洪袖儿,乃炎国二公主……婚后生一子一女,本在十八岁一天劫,但凌玉霄逆天命而行,故而,改天换命,寿三百一十二岁,善终……

nbsp;nbsp;nbsp;nbsp;再看楚桂儿:楚桂儿乃是女娲娘娘做的精灵,本为炎国三公主,聪明伶俐,多才多艺……嫁于凌玉霄为妻,婚后生两子,本在十八岁也必死,但凌玉霄逆天而行,改天换命,故而,过了天劫,寿高三百七十七岁,善终……

nbsp;nbsp;nbsp;nbsp;再往下就是朝鲜族的翡翠了,上面道:翡翠,朝鲜族人,前生乃是黄国三公主的贴身女侍卫,也吃过人参娃娃的一根灵须,福泽深厚,托生在朝鲜,嫁于凌玉霄,婚后生三子,三胞胎,皆是凌玉霄之后,这三子,日后均为朝鲜国的国王,朝鲜国世世代代投胎转世的国王,皆是此三子轮回所做,故而,朝鲜属于炎黄国的一支,日后,是炎黄国的附属国,跟炎黄国世世代代交好,携手对抗异族的侵略,乃为炎黄二国东方的门户,但因福禄寿均被儿子所夺去,故而,翡翠寿短促,三子十岁后,一命而亡……

nbsp;nbsp;nbsp;nbsp;玉霄看了看翡翠的命运,幽幽长叹一声,因为虽然自己的儿子如此的富贵,但自己的妻子翡翠却是如此的短命,仅有九年的命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这生死薄现在在玉霄的手中,玉霄想怎么改,那就是他的事了,更何况,谁敢去招惹玉霄的家人?就算翡翠寿命到了,都没鬼敢去勾魂……

nbsp;nbsp;nbsp;nbsp;再往下看,就是美人鱼蓝莹的了,上面道:蓝莹,女娲娘娘亲手所捏出的第一百一十一个精灵,圣洁无比,爱恋凌玉霄,但始终无有结果,寿二十七岁……

nbsp;nbsp;nbsp;nbsp;再往下就没写什么了,也不知下面是什么事,但可以肯定的是,不过九年蓝莹必亡。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不仅恨得直咬牙,怒道:“为何蓝莹的命运也这般的不济?”

nbsp;nbsp;nbsp;nbsp;酆都大帝道:“圣主,小的也不知,这美人鱼定在九年后都灭绝的,具体为什么,我也不清楚,生死薄上也无记载,据说,美人鱼有九世,如今,九世已经到了,就要魂归离恨天,回到女娲娘娘的身边做仙女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