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05章 西方死神5

第三百零五章 西方死神5

nbsp;nbsp;nbsp;nbsp;守城的鬼不明白玉霄做这个做什么,但也不敢问,只好呆呆的看着。

nbsp;nbsp;nbsp;nbsp;玉霄的气泡是见风就长,想多大就多大,玉霄将整个的酆都城用气泡罩住了,这才将奈何桥下的河水都调动起来,往气泡的上面撒去。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水撒在气泡上,就被冻结成了冰,时间不大,十八里方圆的酆都外城,整个的被一层圆圆的薄冰给冻结住了!

nbsp;nbsp;nbsp;nbsp;群鬼看的出奇,这都冻住了,还守什么城?

nbsp;nbsp;nbsp;nbsp;就见玉霄,将冰层有冻厚了一些,然后刷刷点点,在冰层上画了好多的符咒,有了这道符咒,任何鬼都不敢靠近酆都城,因为,一旦碰到符咒,就会被符咒灼伤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做好了酆都城的防御,然后又做了无数的金光气剑,分别装进了气泡内,隐藏在了黑暗,就见玉霄,在这里做一些,在那里做一些,在这里画画,在哪里画画,戳戳点点,比比划划的,也不知在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玉霄整整忙活了一个时辰,才将酆都城四面八方的埋伏做好了。

nbsp;nbsp;nbsp;nbsp;他刚做好,在这一个时辰内,就发生了大变故!

nbsp;nbsp;nbsp;nbsp;西方死神兵分三路杀来,两边是蚩尤和刑天这俩战神率领,间是死神,一路势如破竹一般,直接杀进了三善道,遇到了豆腐渣一般的抵抗。

nbsp;nbsp;nbsp;nbsp;正如毛毳毳所说,你让那些十八层地狱的鬼去迎敌,这些鬼,又奸又猾,又阴又损,凶残、暴戾、毫无鬼性,什么民族大义,什么忠孝仁义,根本不顾,到了三善道的天道关隘,刚一打,一见西方死神的声势浩大,立刻就叛变了。

nbsp;nbsp;nbsp;nbsp;不但不守城,反而倒戈相向,加入了侵略的队伍,因为他们被关在十八层地狱,真恨透了阎王了,而且,这些鬼是有钱就是爹,有奶就是娘,管你什么东方鬼,西方鬼,只要能在阴界活得好,跟谁都一样。

nbsp;nbsp;nbsp;nbsp;这群东西,就跟人世间的人是一个道理,那些一旦遇到侵略者就倒戈相向投降的叛徒,就跟这些鬼一样,根本没有民族大义,国家的荣辱观。

nbsp;nbsp;nbsp;nbsp;不过,玉霄并非不知道这些鬼的本性恶劣,这是他故意的。

nbsp;nbsp;nbsp;nbsp;死神三路合兵到了三善道内的第一路关口,天道关隘,一见遇到了这种东西,你说收不收呢,不收,这么多厉鬼,那也是力量,收下,又怕这是阎王的一计。

nbsp;nbsp;nbsp;nbsp;但想来想去,还是收下,结果一问,发现这些都是十八层地狱的鬼。

nbsp;nbsp;nbsp;nbsp;死神不仅就迟疑了,心道:“这阎王脑袋进水了?居然用这些货来守城?神经病啊。”

nbsp;nbsp;nbsp;nbsp;死神找了十八层地狱的鬼问问酆都城的情况吧,结果,什么都问不出来,这也不奇怪,因为,这些鬼都刚从十八层地狱被释放出来的,如何能知道现在是玉霄掌管了阴界,甚至玉霄在阴界,大展神威的事都不知道,所以,根本问不出什么情况了。

nbsp;nbsp;nbsp;nbsp;死神赶紧召集了鬼将商量军情,实在搞不清阎王葫芦内卖的什么药,因为,这也太奇怪了。

nbsp;nbsp;nbsp;nbsp;结果,决定,先派鬼去探探路,看看前面的关隘有没有埋伏,结果,往人间道的关隘一探查,根本就是空城,都空了,一个鬼也找不到!

nbsp;nbsp;nbsp;nbsp;这更把西方鬼给搞蒙了,这怎么回事?人间道乃是酆都城最后一道关口了,人间道一破,直接就到了修罗道内的酆都城了,这么重要的关口为何不设防呢?

nbsp;nbsp;nbsp;nbsp;人就是这么回事,假如人间的带兵元帅遇到这种空城,也会有疑问,鬼当然也不例外了。

nbsp;nbsp;nbsp;nbsp;但研究了半天,最后,终于下了个结论,不用问,这是阎王调集大兵,准备在酆都城下决一死战,知道守不住城,故此保存实力罢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这次率领了这么多的鬼兵鬼将,约有七百多万的鬼,浩浩荡荡的,就算遇到埋伏,又怕什么呢?

nbsp;nbsp;nbsp;nbsp;于是,西方鬼接着进兵了,到了人间道,四面查探,结果,一个鬼兵也没发现。

nbsp;nbsp;nbsp;nbsp;玉霄早就撤走了附近所有的鬼兵,连关押的鬼兵都没了,完全成了一个空城了。

nbsp;nbsp;nbsp;nbsp;西方群鬼真被搞蒙了,这究竟怎么了?

nbsp;nbsp;nbsp;nbsp;但来都来了,那能不进兵呢?

nbsp;nbsp;nbsp;nbsp;只好留下一部分兵镇守关隘,接着进兵,但到了修罗道的最后一道关隘,又是空的,甚至修罗道的关隘大门都打开了,直接就能看到二十里外的酆都城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系列的遭遇,把个西方群鬼给弄的彻底的迷糊了,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nbsp;nbsp;nbsp;nbsp;于是,西方鬼停在修罗道关口,一个多时辰都没敢进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暗暗的好笑,就躲在暗处看着呢,一见红毛群鬼彻底的被搞晕了,知道这是怕了埋伏。

nbsp;nbsp;nbsp;nbsp;一连三关,根本没遇到抵抗,轻轻松松的进了酆都城边上了,这换谁都会奇怪,都会猜疑有埋伏。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个多时辰就布置好了法阵了,又等了一个多时辰,这群西方鬼才杀到。

nbsp;nbsp;nbsp;nbsp;西方的鬼们生的都十分的高大,基本上都是高鼻子、大白脸、蓝眼睛,头发都基本上不是黑的,看上去五花八门。

nbsp;nbsp;nbsp;nbsp;就见西方的鬼在关口徘徊了半天,竟然没敢进来,玉霄这个笑,因为,这些西方鬼见到酆都城这么安静,连个鬼兵都看不见,定然以为是有埋伏,所以,正在研究对策。

nbsp;nbsp;nbsp;nbsp;玉霄心道:“看来,我要引他们进来才行,否则,他们不知道还要考虑到什么时候。”

nbsp;nbsp;nbsp;nbsp;玉霄想罢,将一把碎冰撒在了坎位上,然后在坎位上吹了一口气,立刻,出现了一队队鬼兵,约有一千多。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道门的道术,撒豆成兵的道术,不过,那时候道门只有玉霄先研究了出来,其余的修道者根本就不会,就算是楚天祥一家三口,都要幻化幻影,也不可能吹一口气,撒出一把冰就能变出兵来,这个,根本做不到。

nbsp;nbsp;nbsp;nbsp;但玉霄却已经研究到了,比他们高了不知多少倍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也没骑鱼,就步行着,率领着一队冰做的幻影鬼兵迎着西方百万群鬼而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到了关口,大喝道:“喂,西方的鬼听着,让你们的主帅三大神和三大王前来搭话,就说,三界兵马大元帅到此!”

nbsp;nbsp;nbsp;nbsp;西方鬼正在怀疑,正在研究怎么办,听说来了一队鬼兵,反而高兴了,因为,这种事就这样,假如什么都看不见的话,反而心不安,越是埋伏明显了,倒是安下心了。

nbsp;nbsp;nbsp;nbsp;三神和三王立刻来到了关口前来见玉霄,只见玉霄身后,约有千余鬼,跟自己的人马这一对比,简直少的可怜。

nbsp;nbsp;nbsp;nbsp;战神刑天脾气最爆,一见玉霄,厉声喝道:“喂,小子,你就带这点人马来?”

nbsp;nbsp;nbsp;nbsp;玉霄故作愤怒,厉声道:“喂,你们这群鬼讲不讲道义?我们酆都城发生了叛乱,刚将叛兵剿灭,你们就乘虚而入?做人要讲仁义,做鬼要讲道义,焉能趁火打劫,不顾道义呢?”

nbsp;nbsp;nbsp;nbsp;西方鬼闻听哈哈一阵狂笑,趁火打劫的无耻勾当,正是西方鬼最善于的手段,像八国联军,不就是乘虚而入的吗?那跟你讲什么仁义道德。

nbsp;nbsp;nbsp;nbsp;死神哈哈大笑道:“喂,常言道,兵不厌诈,战场之上如何能有仁义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喝道:“喂,我们东方人最讲究的就是道义,别人病的时候不打,别人内乱的时候不打,别人没准备好的时候不打,也从不侵略别人,不偷袭别人,这就叫仁、义、礼、智、信,为五德,怎么你们西方人都他妈这么混蛋呢?你们不是信佛吗?怎么还这么不是东西?”

nbsp;nbsp;nbsp;nbsp;死神等西方鬼被逗得简直要笑破了肚皮,死神大笑道:“喂,所以说你们东方人都是傻瓜,告诉你,别看是我们西方人创出的佛教,但我们西方人从不信那垃圾东西,这种东西,也就只有你们愚昧的东方人才信,战场上是没有仁义可讲的,正应了那句话,趁你病要你命,这才是生存的根本。”

nbsp;nbsp;nbsp;nbsp;当时,东西方的人基本上都说炎黄族的语言,这乃是通用的语言,也是人类最初的语言,所以,西方鬼也曾经学过国话,尤其是当蚩尤一族到了西方后,这明的语言就成了通用语言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冷笑道:“我觉得,作为真英雄,就该讲什么仁义诚信,那能在别人虚弱的时候打人家呢?这样吧,你们若是英雄,就该先退回西方阴间去,等我们鬼多了,兵多了,双方的实力差不多了,然后约个时间,咱们再来决斗,这样才是英雄所做的事嘛,否则,那岂不是小人所为吗?”

nbsp;nbsp;nbsp;nbsp;西方鬼这个笑,这种言语,简直就跟小孩子言语一样,人家都打到家门口了,玉霄却去跟敌人讲,喂,我们还没准备好呢,请你回去吧,咱们约个日子再决斗,这谁听着不好笑?

nbsp;nbsp;nbsp;nbsp;别人就是趁乱来打你,趁着你病,来要你命的,那会跟你讲这些?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不是不懂,而是玉霄就这么一种人,就是喜欢开开玩笑,他这不过是故意的逗逗这些西方鬼罢了。

nbsp;nbsp;nbsp;nbsp;死神朗声大笑,捻着虬髯点点头道:“喂,你这鬼很有意思,这样吧,投降我们吧,本神封你为西方元帅之职,绝不会比你们哪里低的,如何?”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冷笑道:“放屁!我岂能投降?你们是何人,我要跟你们的主帅三神和三王说话,你们在这做什么?滚回去,把他们六个叫过来,你们不配跟我说话,快滚回去!”

nbsp;nbsp;nbsp;nbsp;刑天厉声喝道:“臭小子,瞎了你的狗眼!我们六个正在此处,你看不出来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猜这六个是主帅,也没料到就是这六个主,因为,百万鬼兵,想见主帅谈何容易?

nbsp;nbsp;nbsp;nbsp;玉霄哈哈笑道:“是呀,那你们报个名字吧,因为本帅从不杀无名之辈。”

nbsp;nbsp;nbsp;nbsp;刑天一拍满是肌肉的胸口,喝道:“老子我就是战神刑天!

nbsp;nbsp;nbsp;nbsp;玉霄仔细的打量了一下刑天,就见这刑天,身高一丈多,浑身筋骨盘错,赤着上半身,手拿两把巨大的板斧,生的是靛脸朱眉,阔口裂腮,一张大嘴,嘴里獠牙呲出唇外,当真是好凶恶、好狰狞的一员猛将!

nbsp;nbsp;nbsp;nbsp;玉霄连连点头,道:“原来你就是刑天呀,我听闻你曾经战黄帝,被黄帝斩杀,不过,你的勇气可嘉,本帅很爱惜你是个人才,这样吧,投降于我,我封你为酆都三十六将之首,横勇无敌大将军,如何?”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的还真是心里话,因为他很欣赏这种有骨气的好汉,这刑天不愧为一条好汉!

nbsp;nbsp;nbsp;nbsp;刑天大怒,喝道:“放屁!我跟你们炎黄二国势不两立!”

nbsp;nbsp;nbsp;nbsp;玉霄长长叹了口气,道:“算了,这件事等会再谈吧,其余的是谁呢?”

nbsp;nbsp;nbsp;nbsp;蚩尤冷笑道:“本王乃是龙帅蚩尤,你听说过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再一看蚩尤,只见蚩尤生的是三头六臂,身穿火红色的战甲,手使用三种兵器,刀、斧和戈,长发披肩,黝黑的一张大脸,也是凶恶无比,赤着一双足,身高过丈,一见就是一副英雄气概!

nbsp;nbsp;nbsp;nbsp;玉霄暗暗的点头,他曾经听说过蚩尤的传说,这蚩尤,曾经打败过炎帝族,炎帝不是蚩尤的对手,被打的惨败,就去投靠黄帝,这才迫使了炎黄二族联手,才让炎黄二族融合在一起,因为,以前,炎黄二族也经常打仗,但现在,同仇敌忾,成了一家人了。

nbsp;nbsp;nbsp;nbsp;因为蚩尤太凶恶了,来势汹汹,武艺高强,假如不联合炎族共同对付蚩尤,那炎黄二族就只有被灭族了,所以,黄帝不顾炎黄二国的矛盾,以大局为重,跟炎族和解,出重兵,跟蚩尤一族展开了血战,最终,二帝联手,才将蚩尤族打败,将蚩尤击毙。

nbsp;nbsp;nbsp;nbsp;但即便是二帝联手,打败蚩尤,依旧是废了不知多少事,打的也很艰难,可见这蚩尤的本事了。

nbsp;nbsp;nbsp;nbsp;这蚩尤,其实就是如今苗族的祖先,虽然蚩尤在炎黄族的心,乃是负面形象,但在苗族人心,这就是英雄。

nbsp;nbsp;nbsp;nbsp;其实,那时候的族跟族之间的争斗,根本很难说谁对谁错,都是一种利益罢了,因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谁不想自己的族壮大呢?所以,族跟族之间,就等于国跟国之间在斗,都是为了争国土,争地盘,争利益,谁对谁错,这个根本没有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