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08章 傲冲九霄5

第三百零八章 傲冲九霄5

nbsp;nbsp;nbsp;nbsp;玉霄喝道:“龙龙,快,冲进那个漩涡内,冲进去!冲啊!”

nbsp;nbsp;nbsp;nbsp;随着玉霄话音没落,龙鱼早就做好了准备,一声龙啸,一道金光就奔那漩涡正心位置冲去!

nbsp;nbsp;nbsp;nbsp;不过眨眼间,玉霄就觉得眼前一黑,就冲进了漩涡内!

nbsp;nbsp;nbsp;nbsp;等玉霄冲进了漩涡,那道漩涡都挺长,也足有半里地那么远,不过,玉霄骑着龙鱼闪电一般,眨眼就过了漩涡了,在漩涡没消失之前进入了时光隧道!

nbsp;nbsp;nbsp;nbsp;玉霄再看周围,到处都是星光,一颗颗的星星就在四周,也不知有多少,闪着淡蓝色的星光。

nbsp;nbsp;nbsp;nbsp;而旋转着有一扇门,闪着亮光的门,极的旋转着,就跟走马灯那样的旋转着,在璀璨的星空转着!

nbsp;nbsp;nbsp;nbsp;“哇!好美呀!”玉霄惊呼!

nbsp;nbsp;nbsp;nbsp;但时间太紧急了,玉霄没时间看景了,赶紧道:“看到那个旋转的门没有,冲进去!”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罢,赶紧掐动五行遁术的口诀,龙鱼连犹豫都没犹豫,一听主人下令了,前面就算是火海,龙鱼也会冲进去!

nbsp;nbsp;nbsp;nbsp;龙鱼一声龙啸,随着那道光极的旋转了起来,开始追那道转着圈子的亮点,不过眨眼间,就已经超越了那道光!

nbsp;nbsp;nbsp;nbsp;龙鱼超越了那道光一段路,这才做好了冲进去的准备,不过眨眼间,那道光就又转了过来,龙鱼毫不犹豫,嗖的一声,冲进了光!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将眼睛一闭,暗暗的道:“唉,能不能成功,就看这一举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就觉得似乎穿过了一件东西,没等睁眼,就觉得后脑勺被什么东西打了一巴掌!

nbsp;nbsp;nbsp;nbsp;玉霄急忙睁开眼再看,只见周围什么都没有,但世界完全变了!

nbsp;nbsp;nbsp;nbsp;再放眼看四周,到处都是白雾,到处都是白云,仿佛置身于梦,在身后,就是一道门,再看那道门,大门关着,白玉做的门,足有六丈高,三丈宽,在大门间,有一块金匾,上面有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西天门!

nbsp;nbsp;nbsp;nbsp;“哇!我终于到了天界啦,哈哈哈哈……”玉霄兴奋的手舞足蹈,简直高兴坏了!

nbsp;nbsp;nbsp;nbsp;就在这时,玉霄就觉得头上被人弹了个重重的脑瓜崩,邦的一声,疼的要命!

nbsp;nbsp;nbsp;nbsp;“不好!”玉霄暗自惊呼!

nbsp;nbsp;nbsp;nbsp;这定然是天界有神暗算他,其实,这神,就跟鬼是一样的,都是魂灵,不过,神可以见光,鬼却不可见光,这就是区别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急忙四处观看,再看周围除了白雾就是白云,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nbsp;nbsp;nbsp;nbsp;玉霄大骂道:“何方鼠辈,竟敢暗算我?”

nbsp;nbsp;nbsp;nbsp;玉霄说罢,咬破指,在眉心一点,然后开了天眼,念动法决,以金光护体!

nbsp;nbsp;nbsp;nbsp;“哈哈哈哈……”一阵阵银铃一般的笑声在白雾响起,紧接着,就见雾气出现了两道身影,一个秀丽的少女,身穿雪白的衣裙,一个少年,身穿黑色的道袍!

nbsp;nbsp;nbsp;nbsp;“喂,臭玉霄,你终于来了,我们等你半天啦。”那少女抿嘴微笑,笑的是那么甜。

nbsp;nbsp;nbsp;nbsp;玉霄揉揉眼睛仔细的观看,只见那少女和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魏晓晨和廉政!

nbsp;nbsp;nbsp;nbsp;“啊……是你们……”玉霄惊呆了!

nbsp;nbsp;nbsp;nbsp;这二人都死了,显见,见到的是二人的灵魂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抿嘴笑道:“不是我又是谁呀。”

nbsp;nbsp;nbsp;nbsp;廉政笑道:“小师弟,别来无恙吧,你已经到了天界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道:“我们是来接你的。”

nbsp;nbsp;nbsp;nbsp;玉霄忽然泪流满面,痛声道:“是廉师兄,魏嫂嫂,你们可好?”

nbsp;nbsp;nbsp;nbsp;玉霄跳下了鱼,迎了上去,紧紧的抱住了廉政!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容貌依旧,不过,不穿黑衣了,改穿白裙了,其实,魏晓晨前生就是龙女祖师,龙女最喜欢穿白,不过,投胎后,魏晓晨喜欢穿黑的。

nbsp;nbsp;nbsp;nbsp;廉政也没什么变化,跟以前一样,不过,却比以前更成熟了,他正是圣帝祖师转世的。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咯咯笑道:“臭玉霄,你也会哭呀,嘻嘻嘻……”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流着泪,上去抱住了魏晓晨,本来,这礼数实在不该,但毕竟是阴阳两隔,魏晓晨也不好拒绝,微笑道:“行啦,臭玉霄,别哭了,我们等你半天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松开了魏晓晨,哽咽道:“你们是……是人还是鬼?”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咯咯笑道:“废话,当然是鬼魂了,我们的**已经死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苦笑道:“我糊涂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抿嘴笑道:“唉,看不出,你还真够意思,居然能闯天界和地界来救我们,臭小子,你真是越来越可爱了,难怪我的好妹妹都这么喜欢你呢。”

nbsp;nbsp;nbsp;nbsp;玉霄叹了口气,嘿嘿笑道:“那是当然了,假如我追你,那有廉大哥这木头疙瘩的份,你魏晓晨早就做我老婆了,不过嘛,我嫌你生的太丑,而且,我看见你就讨厌,我不要你,除了廉大哥要你这既野蛮又丑的丑八怪之外,你是没人要的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一席话又将魏晓晨给气着了,魏晓晨气的嘤咛一声,跺脚就要打,没等打,玉霄比她的动作快多了。

nbsp;nbsp;nbsp;nbsp;玉霄也毫不客气,迅的伸手照着魏晓晨的鼓鼓的胸就抓了一把,然后转身就跑,哈哈笑道:“大嫂,你都成了女鬼了,怎么跟人是一样的,那里还是那么大呀,都没什么区别呢,真是奇怪呀。”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不提防,被玉霄又侵犯了禁区,羞的粉面通红,跺脚嗔道:“你个臭无赖,↓流!”

nbsp;nbsp;nbsp;nbsp;玉霄嘿嘿笑道:“谁叫你刚才打我一巴掌,又弹了我一下的,别忘了,我可是有仇必报的,这叫报复,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气呼呼的骂道:“早知道,多揍你几下了。”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娇嗔的气呼呼的追打玉霄,玉霄哈哈笑着,就围着廉政转开了圈子。

nbsp;nbsp;nbsp;nbsp;廉政笑着摇摇头,微笑道:“行了,别跟他闹了,他就这么个德行,你越跟他闹,他越是玩的开心。”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嗔道:“这死小子,狗改不了吃屎,还是那么坏。”

nbsp;nbsp;nbsp;nbsp;廉政淡淡的一笑,他是一向不跟玉霄胡闹的,因为他知道,假如跟玉霄玩笑,那玉霄就玩的更没边了,他是一个稳重的人,不像玉霄那样的没个正经。

nbsp;nbsp;nbsp;nbsp;不过,玉霄虽然开玩笑有点过分,连他妻子的禁区都敢乱碰,不过,廉政却并不怪他。

nbsp;nbsp;nbsp;nbsp;因为他知道,玉霄只是顽皮罢了,其实,他又不是没摸过女人的那个,他有六个妻子,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谁又能拒绝他,所以,魏晓晨就算再漂亮,玉霄有这么多妻子,哪一个都不比她差,玉霄那能对魏晓晨有什么非分之想,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nbsp;nbsp;nbsp;nbsp;所以,他这不过是胡闹顽皮的开玩笑罢了,既然是玩笑,廉政也不是没有度量的人,所以,他从不会跟玉霄生气。

nbsp;nbsp;nbsp;nbsp;玉霄戏耍了一下魏晓晨,然后将乾坤袋打开,将五个姑娘都给放了出来。

nbsp;nbsp;nbsp;nbsp;五个姑娘揉揉眼睛,再看这里,除了雾就是云,头上是白云,周围是云朵,脚下是白雾和白云,就好似踩着棉花上一样的舒服。

nbsp;nbsp;nbsp;nbsp;她们也不知到了什么地方,但她们却能猜的到,这么好的地方,除了天界还能有什么地方?

nbsp;nbsp;nbsp;nbsp;五个姑娘纷纷惊呼道:“哇!好美啊,这什么地方啊?”

nbsp;nbsp;nbsp;nbsp;“几位妹妹,别来无恙乎?”魏晓晨笑嘻嘻的打着招呼。

nbsp;nbsp;nbsp;nbsp;五个姑娘一见是魏晓晨,都失声惊呼!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抿嘴笑道:“喂,不认识我了?我是魏晓晨呀?”

nbsp;nbsp;nbsp;nbsp;“啊……魏姐姐……”

nbsp;nbsp;nbsp;nbsp;“真是魏姐姐啊!”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三姐妹呜呜的哭着,就扑向了魏晓晨,就觉得魏晓晨浑身冰冷,虽然可以触摸到,但就好似一块冰似的。

nbsp;nbsp;nbsp;nbsp;玉蝶和卓悠悠也围住了魏晓晨,前来跟魏晓晨打招呼。

nbsp;nbsp;nbsp;nbsp;其实,这是魏晓晨的魂灵,成神后的魂罢了,根本不是肉身,当然冰冷没有体温了。

nbsp;nbsp;nbsp;nbsp;楚桂儿拉着魏晓晨的手道:“魏姐姐,你不是死了吗?”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微笑道:“是呀,我是死了,这不过是我的鬼魂罢了。”

nbsp;nbsp;nbsp;nbsp;“啊……鬼呀……”三个姑娘纷纷跳了出去,失声惊叫。

nbsp;nbsp;nbsp;nbsp;逗得魏晓晨和廉政哈哈的笑成了一团。

nbsp;nbsp;nbsp;nbsp;玉霄也哈哈笑道:“废话,当然是鬼魂了,肉身在下面你们也看到了,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咱们上天,就是来找他们的鬼魂的,你们怕什么呀,他们又不会害你。”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纷纷看了一眼,都苦苦一笑,是呀,本来就是来找鬼的,还怕什么鬼。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微笑道:“喂,你们都瘦了好多啊。”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流着泪道:“我们……我们好伤心,所以,吃不下饭……”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笑道:“好了,不要伤心了,走吧,你们的父母,和各位师兄弟都在宫门外等着你们呢,跟我来。”

nbsp;nbsp;nbsp;nbsp;原来,这里是不能随便到的,天门是禁区,不过,廉政和魏晓晨是圣帝祖师和龙女,龙女跟西王母是结拜姐妹,那关系不一般,所以,二人可以随便到处去。

nbsp;nbsp;nbsp;nbsp;魏晓晨亲热的拉着三个姑娘的手,沿着一道无边无际的彩虹往前走,几个姑娘跟魏晓晨关系都很好,叽叽喳喳的一路走,一路聊着天。

nbsp;nbsp;nbsp;nbsp;玉霄跟廉政走在一起,也在说着话,二人也是好兄弟,关系也不一般。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廉政活着时,最好的朋友就是玉霄了,虽然玉霄很顽皮,但廉政最佩服的就是玉霄。

nbsp;nbsp;nbsp;nbsp;一直在彩虹上走了一会,几个人都飞了起来,因为走着太慢了,这些人都急坏了,都想见见死去亲人们的灵魂。

nbsp;nbsp;nbsp;nbsp;几个姑娘各自御剑飞行,魏晓晨和廉政在前面引路,走了约有一百多里地,这才见到前面一处富丽堂皇的宫殿,就好似水晶宫一般!

nbsp;nbsp;nbsp;nbsp;在宫殿口,有好多好多的天兵天将们等待着,在众天兵天将的前面,正是九子、九女等死去的人!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这些已经不是人了,是神了,是魂灵了!

nbsp;nbsp;nbsp;nbsp;几个姑娘看到了亲人,不仅失声痛叫道:“啊……爹……娘……”

nbsp;nbsp;nbsp;nbsp;立刻,天宫门前的神们哭成了一团,纷纷飞奔过来,跟玉霄等人拥抱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这时候别说是神,就算是厉鬼,他们都不怕,因为就算是鬼,也没有鬼害自己最亲的人的!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也在其,就见雪紫儿,依旧是一袭淡紫色的衣裙,飘飘好似仙子一般,更加美丽了。

nbsp;nbsp;nbsp;nbsp;雪紫儿哭着就扑进了玉霄的怀,抱着玉霄痛哭!

nbsp;nbsp;nbsp;nbsp;玉霄紧紧的抱着爱妻,也是哭泣不已,柔声道:“紫儿,我找的你好苦啊,终于让我找到你了。”

nbsp;nbsp;nbsp;nbsp;“霄哥哥……你没事就好了,我好想你啊……呜呜呜……”

nbsp;nbsp;nbsp;nbsp;这些鬼和这六个人哭了一阵,这才都不哭了。

nbsp;nbsp;nbsp;nbsp;曲仙儿幸福的母亲的怀,握着父亲的手,虽然父母已经是鬼魂了,但就算是鬼,能在一起,那也是一件幸福的事。

nbsp;nbsp;nbsp;nbsp;洪袖儿和楚桂儿也不例外,都幸福的在父母的怀,享受着父母的爱抚。

nbsp;nbsp;nbsp;nbsp;卓悠悠见过了恩师苏冰,苏冰也满脸泪痕,抱着爱徒。

nbsp;nbsp;nbsp;nbsp;秦扬等姐妹也拉住了玉霄的手,左看右看,亲不够,秦扬眼含泪,道:“霄儿,你也瘦了。”

nbsp;nbsp;nbsp;nbsp;朱青幽幽叹了口气,道:“唉,傻孩子,我们都死了,你又何必冒这么大的险。”

nbsp;nbsp;nbsp;nbsp;玉霄泪水滚落,哽咽道:“师娘,霄儿无能,不能救师娘,不过,霄儿绝不会不管师娘的,只要能有一线生机,我就要试试。”

nbsp;nbsp;nbsp;nbsp;九女,秦扬跟玉霄的感情是最深厚的,因为玉霄在囚牛峰,经常见到的就是秦扬,其次,跟玉霄感情最好的九女,要数阳娇、朱青、玉洁和舒韵了。

nbsp;nbsp;nbsp;nbsp;再就是姚霞,别看姚霞认识玉霄时间短,可是感情一点都不比其余的人浅,因为玉霄对她是有恩情的,是玉霄给她陶天喜的机会,陶天喜又这么喜欢玉霄,所以,感情真是非同一般。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见到玉霄也亲热的不得了,拉着玉霄的手左看右看,就跟活着的时候一样,一样的还是那么诙谐活泼。

nbsp;nbsp;nbsp;nbsp;陶天喜哈哈笑道:“行了,行了,霄儿他们来了,这是喜事呀,大家别哭了,喂,霄儿,想小师傅吗?”

nbsp;nbsp;nbsp;nbsp;玉霄流着泪,拉着陶天喜的手,道:“小师傅,霄儿好想你,霄儿为救你们,到阴界去找你们。”

nbsp;nbsp;nbsp;nbsp;姚霞依偎在陶天喜的身边,微笑道:“我们都已经知道了,霄儿,你真是好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