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09章 仙缘4

第三百零九章 仙缘4

nbsp;nbsp;nbsp;nbsp;这龙霞儿就是日后的玉龙九女中的八女纯真仙子姚霞,也就是陶天喜地妻子,姚霞在九女中,是最平易近人的,也是最爱说话的,这个轮回转世后,本性还是不变。

nbsp;nbsp;nbsp;nbsp;“多嘴!”龙逸儿轻声叱道,白净的脸上升起两朵红云。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在针线女红上根本不行,要是说抡刀拿枪什么的,那可是她的本事。

nbsp;nbsp;nbsp;nbsp;她已经十六岁了,十六岁的少女情窦初开,春心已经动了,但纵观整个炎黄二国令她能怦然心动的就只有一人,那就是廉圣帝。

nbsp;nbsp;nbsp;nbsp;二人可谓是青梅竹马一起玩大的,也是一起斗大的,不过,廉圣帝始终没赢她,二人总是平手。

nbsp;nbsp;nbsp;nbsp;其实,一开始的时候,廉圣帝完全是让她,因为知道她好强,要是赢了她,那她脸面上就挂不住了,可是,要是输给她,那就会令她瞧不起,所以,跟她做朋友,不管是比试什么,廉圣帝都尽量跟她打平,这样谁的脸面上都好看。

nbsp;nbsp;nbsp;nbsp;这龙女绣的香囊也奇怪,本来,人家她的九个好姐妹,也就是她的九个女侍卫,让她绣比翼双飞燕的,或者绣并蒂连理花的,等于表明心迹,因为他们的年纪都不小了,已经到了成婚的年纪了,九个姑娘,当然也看得出龙女的心思其实是很喜欢廉圣帝的。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鸳鸯和比翼鸟还没有象征着爱情,所以,多数的恋人将比翼双飞的燕子视作是最恩爱的爱情。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双燕齐飞的典故了,这应该是在上古时期的典故,因为,以后,就会以比翼鸟和鸳鸯比作是最伟大的爱情了。

nbsp;nbsp;nbsp;nbsp;就算是不绣什么花儿,燕子了,九女建议她将香囊做成心的形状,然后绣上她的芳名和廉圣帝的名字,这也足矣说明她的心迹。

nbsp;nbsp;nbsp;nbsp;但这龙女就是这么好强,本来是一个好机会,但她偏偏就不这么做,虽然绣了个香囊,但就偏偏不听九个侍女的建议,偏偏一不绣花,二不绣燕子,三也不做成心形的,而是将香囊做成了圆形的,而且,在香囊上绣的是太极八卦图,这么是太极图,那么是八卦图,还在上绣了一行小字:廉圣帝,早晚有一天,我会打败你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手下的九个侍女简直气的啼笑皆非,这那是表白,简直就是挑战了,这哪像是什么恋人,简直就成了对头了。

nbsp;nbsp;nbsp;nbsp;但龙女最固执不过,根本就不听,于是就这么做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接过香囊,一看龙女这边绣的是太极图,在太极图上,绣了那行字,右边呢是八卦图,绣的八卦的乾三连、坤六断等,在外面还有八卦的乾坤坎离等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是老大的不高兴,因为,这女人太过要强了,什么都要强,非要跟他争,其实,要是龙女送香囊的时候,稍微温柔一些,在香囊上绣朵花,绣个双飞燕什么的,那廉圣帝也就有勇气跟她相爱了,但她总是这么样,总是以挑战者的姿态来跟廉圣帝争,廉圣帝也是一个骄傲的人,若是低声下气的去追求她,那脸面往哪里放?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原本很高兴,她能送礼物给自己,足见她是喜欢自己的,但一见这种话,心中真是老大的不高兴。( 800)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道:“喂,送你这个香囊的,我是要提醒你,我正在修炼玉女玄真气,你也不要懒惰,好好研究你的清虚和紫府两大真气,等你有所作为了,咱们好好的比试一番,看看是你研究的道术高,还是我研究的道术妙。”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冷笑道:“好呀,龙妹,我随时欢迎。”

nbsp;nbsp;nbsp;nbsp;十八个男女侍卫看到这一切,都不仅暗中的苦笑,这二人,明明是青梅竹马一起玩大的朋友,但偏偏又是彼此的对手,彼此谁都不让步。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道:“喂,你这人好没礼貌,我来了,也不请我坐坐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笑道:“那请吧。”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跟廉圣帝并肩走入,边走边道:“喂,廉大哥,今日,咱们再比比……”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低声道:“公主,咱们是来给殿下过生日来的,不是来比武的。”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嗔道:“闭嘴,关你什么事,再要多嘴,罚你今天不许吃饭。”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也就是后来玉龙九女中的玲珑仙子朱青的前世,这朱青性情开朗,聪明伶俐,而且是博学多艺,尤其是一手的丹青妙笔,比龙女都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的叹了口气,道:“龙妹,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什么非要跟我争个上下呢?”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道:“你是黄国男人第一勇士,我是炎国女子中的第一,咱们切磋切磋,这又有什么不可?”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暗暗的道:“切磋是可以,但非要分出胜负来,这就没意思了,你打败了我,让我们黄国的人脸面往哪里放?我败给你可以,但我不能给黄国丢脸,我假如败给你,我黄国第一勇士岂不是徒有虚名?我若赢了你,那你的脸面又能好看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曾经跟龙女说过,但龙女就是这么固执,好像这些年来一直没赢过廉圣帝,心中就憋着一口气,虽然交情深厚,但势必要赢他才算是出气。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好呀,既然龙妹这么有雅兴,那小兄还是奉陪就是,但不只是比兵器呢,还是比拳脚,比箭法呢,还是比别的,请小妹决定。”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廉圣帝的大度之处,不管比什么,他总是让龙女决定。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抿嘴笑道:“今日你生日,我怎么能跟你比那些呢,这样吧,今日咱们比下棋,三局两胜,这行吧?”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笑道:“好呀,正要请教,咱们花园坐。”

nbsp;nbsp;nbsp;nbsp;跟在龙女身后的九个姑娘嘴上不说,心中却道:“真是吃饱的撑的,你来一趟,不说跟人家说几句贴心的话,大家喝酒聊天,好好的走走,来了就比,唉,这公主真是太要强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是来者不拒,因为他是样样精通,这其实也是被龙女这些年来给逼的,龙女总找他比,他若输了,就丢脸了,所以,廉圣帝就什么都学,什么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刀枪剑戟、太极八卦、医卜星相、耕种纺织等等,他几乎都涉猎过,都认真的学过,也是廉圣帝聪明,一学就会,一会就通,一通就精。

nbsp;nbsp;nbsp;nbsp;所以,不管比什么,龙女都赢不了他,就算跟他比刺绣,廉圣帝都不会比一般的姑娘差。

nbsp;nbsp;nbsp;nbsp;也正是由于这样,龙女才在心中做了劲,暗暗的道:“我就不信一样都赢不了你,就不信这个邪!”

nbsp;nbsp;nbsp;nbsp;一听比下棋,廉圣帝暗暗的好笑,心道:“你的棋艺不如我,其实,你的棋艺还不如你的侍女龙青儿高,唉,不过,我的棋术也不见得比龙青儿高,也许,只有龙祥能赢的了龙青儿吧。

nbsp;nbsp;nbsp;nbsp;这龙祥就是日后的楚天祥,也就是日后朱青的丈夫,这二人在琴棋书画方面的造诣上那是比师傅都优秀的。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也就刚发明了围棋,这围棋据说乃是伏羲氏发明的,伏羲创出了太极八卦,也研究出了围棋的下法。

nbsp;nbsp;nbsp;nbsp;龙女最近才学会了围棋,觉得这玩意很好玩,其实,那时候的围棋高手不多,很多套路都是慢慢的摸索的,包括廉圣帝和龙女,都是在慢慢的研究阶段。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棋术的确比龙女高一筹,但廉圣帝就可爱在这个地方,永远都会给龙女留个面子,总跟她打成平手。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很喜欢下棋,也觉得自己棋艺挺好的,不过,一般人她才不理,她只跟喜欢的人下,几个侍女陪她下棋,那敢赢她,故意的让她,这也是她的确厉害,九女中,除了龙青儿和龙扬儿能有本事在棋艺上赢了龙女之外,其余的女侍卫赢不了龙女。

nbsp;nbsp;nbsp;nbsp;这龙扬儿,就是日后曲天赋的妻子秦扬,她的前生就是龙扬儿。

nbsp;nbsp;nbsp;nbsp;这两姑娘是这九女中才艺最高的,对于琴棋书画都是很精通的,龙扬儿对于抚琴精通,朱青对于丹青和棋术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逸儿到了花园中,如今,正是百花盛开的季节,两个人在八角小亭中对坐,有侍女摆出了茶水和水果,当然也摆开了棋。

nbsp;nbsp;nbsp;nbsp;九个女侍卫和九个男侍卫心中好笑,彼此坐在了石凳上,一边坐着九个,观看彼此的公主和殿下下棋比试。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微笑道:“咱们下棋,不可无伴奏的,否则,多乏味呀,喂,扬儿,你就抚琴一曲,等会再让廉大哥的兄弟吹箫一曲,作为伴奏,看看你俩谁的音乐高。”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心中暗暗的道:“我们家公主真有意思,不但自己比,还非要我们跟他的人比,不过,我们才不像你这么固执,谁高谁低,那又有什么关系,何必这么在乎。”

nbsp;nbsp;nbsp;nbsp;在九个男侍卫中,就数曲赋和楚祥的才艺高,曲赋最爱音律,楚祥对于丹青绘画做精通,这两人,跟龙扬儿和龙青儿可以说是彼此惺惺相惜,都有了爱慕之意。

nbsp;nbsp;nbsp;nbsp;小的时候,他们还不觉得,但自从渐渐的长大后,这九男九女就彼此的动了情。

nbsp;nbsp;nbsp;nbsp;他们都已经不小了,基本上都十六七了,那个时候,十六七成亲的很正常,因为,那时候人的寿命短,平均也就四五十岁的年纪,这也不奇怪,因为生存环境的差,医术也不行,吃的喝的当然也不不及现代,而且还要跟天斗,跟地斗,跟野兽斗,实在太疲惫,所以,早成亲当然是必须的了。

nbsp;nbsp;nbsp;nbsp;这九男九女就跟龙女和圣帝一样,都是自幼相识,因为,他们的公主和殿下经常在一起玩,故而,他们也就经常在一起了,久而久之,日久生情,这根本也不意外。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没少跟曲赋比试音乐方面的东西,但也都是不分胜负,而且是不想分胜负令彼此难堪。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轻轻笑道:“遵命,曲兄,那就请指教了。”

nbsp;nbsp;nbsp;nbsp;曲赋脸色微红,赶忙道:“不敢,还请师妹指教。”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不耐烦的道:“行啦行啦,每次比试,你们就爱这些客套,烦不烦呀,我都知道你们要说什么了,赶紧抚琴吧。”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背着一把精致的瑶琴,这可不是一般的瑶琴,那可是伏羲琴,当年伏羲亲手做的琴reads;!

nbsp;nbsp;nbsp;nbsp;这伏羲琴就是十大神器中后来的龙吟伏羲琴,本来叫凤鸣伏羲琴的,原本,这琴是龙女的,后来,给了廉圣帝了,而廉圣帝的龙吟翡翠笛给了龙逸儿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这两件宝贝,廉圣帝和龙逸儿自己不带着,经常给自己的侍卫带着,所以,这伏羲琴是龙扬儿背着的,这伏羲琴也不重,其实,其中的秘密,这伏羲琴还可以运用玄真气,能令这琴变成一把剑,现在,龙女和廉圣帝却还不知道这把琴的奥妙之处。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面带微笑,端坐在一张石桌前,将伏羲琴摆在一张石桌上,纤纤玉手轻轻拨动,立刻,悠扬柔美的琴声响起,恰如泉水叮咚,更似灵鸟鸣叫,好一手琴技,好优美的旋律。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轻轻的点点头,道:“嗯,这丫头的琴技又进步了,快要比过我去了。”

nbsp;nbsp;nbsp;nbsp;九女也不敢笑,因为人家龙扬儿早就比过龙女去了,但龙女就这么好强,非要什么都要争个第一,就连跟手下,也要比手下要高,这九女是她的侍卫,跟她情同姐妹,当然知道龙女的性格了,所以,根本都让着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赞道:“果然不错,龙妹,你先请下子吧。”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道:“你先下吧,我才不占你的便宜,我先下,你会输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笑道:“那我就先下了,但你是客人,我怎么能先手呢。”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嗔道:“得啦,别废话了,你不先下,那我先下了,输了可别不认输。”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咯咯笑道:“我倒有个好主意,这样吧,这局公主先手,下局殿下先手。”

nbsp;nbsp;nbsp;nbsp;陶喜哈哈笑道:“那第三局呢?第三局是不是该一起下了?”

nbsp;nbsp;nbsp;nbsp;陶喜生性活泼,比较胡闹顽皮一些,这是陶天喜的前世,陶天喜为人就是如此,本性始终没变。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叱道:“闭嘴!就你爱说话,再胡闹,拉出去,打二十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