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09章 仙缘5

第三百零九章 仙缘5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也是生性活泼的姑娘,就喜欢跟陶喜开玩笑,一见到陶喜就笑到了脸上,甜到了心里,早就爱上了陶喜了。

nbsp;nbsp;nbsp;nbsp;陶喜道:“喂,我说的是事实呀,万一下两局,一胜一负,不还是难分胜负吗?第三局怎么下呢?谁先手呢?”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气道:“第三局你和霞儿下,行了吧?”

nbsp;nbsp;nbsp;nbsp;陶喜赶紧摇头,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道:“不不不,我才不下呢,这玩意,闷死人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也一样,赶紧摇头,道:“我也不下,不好玩。”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白了二人一眼,道:“再要胡闹,就让你俩下棋,闷死你们,哼!”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吐吐舌头,道:“那我们不说话了,不过,陶大哥也是好意呀,这的确是个问题。”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微笑道:“先下完两局再说吧,到了第三局,到时候再研究也不迟呀。”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道:“嗯,就这么办,廉大哥,我就不客气了,我先下子了。”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说罢,轻轻的拈起了一枚白玉一般的棋子,投入了天元位置上了。

nbsp;nbsp;nbsp;nbsp;陶喜连连摇头道:“臭臭臭,这叫高手?我不会下的,都知道这手臭死了。”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这个气,喝道:“霞儿,给我踢他两脚,让他滚蛋,真讨厌。”

nbsp;nbsp;nbsp;nbsp;其实,龙逸儿早就知道龙霞儿是喜欢陶喜的,而且,这俩人,都是不爱动脑子的人,还都是好动不好静的,让他们坐在这里下棋他们坐不下去,让他们看下棋的,更坐立不安,定然会捣乱,顺便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自己玩去。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正闷,巴不得去玩,装作嗔怒的样子,上去就掐了陶喜两把,嗔道:“赶紧滚蛋,别在这捣乱。”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说完,轻轻道:“喂,咱们去玩呀。”

nbsp;nbsp;nbsp;nbsp;陶喜嘻嘻笑着,道:“那你们下棋,我就不陪你们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和陶喜一蹦一跳的到花园玩去了,二人去打鸟、捉鱼、斗蛐蛐,叽叽喳喳的聊天去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逸儿均哭笑不得,但这俩人还就这种人,根本改变不了。

nbsp;nbsp;nbsp;nbsp;这俩爱捣乱的人走了,倒是清净了,悠扬的琴声没有人打乱了,也没人多说话了,廉圣帝和龙逸儿正式全神贯注的开始下棋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的棋艺基本上差不多,谁高谁低,还是廉圣帝要高一点点。

nbsp;nbsp;nbsp;nbsp;不过,龙逸儿也并非是来跟他下棋比试的,她这乃是一种亲近他的一种办法,否则,她实在找不出借口跟他亲近。

nbsp;nbsp;nbsp;nbsp;但龙女就这么好强,而廉圣帝又这么古板,故而,虽然感情深厚,谁都不善于表达。

nbsp;nbsp;nbsp;nbsp;二人下了三十多手,龙女边下棋边跟廉圣帝聊天了。

nbsp;nbsp;nbsp;nbsp;“喂,廉大哥,还记得小时候我洗衣服掉进了河里,是你救我的事吗?”龙逸儿一边下棋,一边轻轻的跟他聊着天。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笑道:“当然记得了,那时候,我们都不会游水的,自从那次后,我们就开始努力的学习游泳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八个情同姐妹的姑娘也很有趣,一见公主又提起了这件事,一个个都吃吃直笑,龙青儿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左手的食指和拇指展开,其余的手指握起来,做了个八字形,而右手攥着拳头,两只手比划着。

nbsp;nbsp;nbsp;nbsp;对面八个男侍卫再也忍不住了,一个个哈哈的都笑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瞪了这十六个人一眼,嗔道:“下棋不准说笑!”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咯咯笑道:“楚哥哥,还记得我洗衣服掉进河里的事吗?”

nbsp;nbsp;nbsp;nbsp;楚祥忍住笑,喜欢的女孩子问自己,那能不答,赶紧道:“记得,那时候,我们都不会游泳,所以,自从那次后,我们就开始努力的学习游泳了。”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羞的粉面通红,跳起来就胳肢龙青儿,嗔道:“死丫头,就你最淘气了,一个你,一个霞儿,都不是好东西。”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一边躲着,一边咯咯笑道:“你都说了八十遍了,换个新话题好不好。”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叱道:“行啦行啦,下个棋都有你们这几个讨厌鬼捣乱,你们都下去吧,自己玩去吧。”

nbsp;nbsp;nbsp;nbsp;八女巴不得龙女有这个话,正好跟心上人说说话。

nbsp;nbsp;nbsp;nbsp;但接着龙女道:“你们下去玩吧,让他们这八个臭小子伺候着。”

nbsp;nbsp;nbsp;nbsp;八女都噘起了嘴,龙逸儿吃吃的这个笑,道:“喂,还敢不敢笑了。”

nbsp;nbsp;nbsp;nbsp;八女一起摇摇头,立刻毕恭毕敬的一起道:“我们不下去,我们要伺候公主。”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嗔道:“谁让你们伺候,多嘴的臭丫头,一个比一个烦人,都下去吧。”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嘻嘻问道:“那我呢,我不是要给公主抚琴吗?”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道:“不用了,弹得真难听,听够了,去吧。”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鼓着嘴,气呼呼的道:“喂,公主,你说话别昧着良心行不行呀,人家哪里弹的不好啦?”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吃吃笑道:“那好,你弹的好,你就在这弹吧,让她们去玩。”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吐吐舌头,苦笑道:“好吧,我自然比不上公主啦,我承认,公主真是高明,公主是最棒的,这总行了吧。”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就喜欢别人称赞,一听这话,微笑道:“嗯,这话还是实话,好了,你也去玩吧,你们都下去玩去吧。”

nbsp;nbsp;nbsp;nbsp;八女低着头,齐声道:“是。”

nbsp;nbsp;nbsp;nbsp;八个姑娘一边悄悄的退了下去,一边跟那八个男子悄悄的比划着,指了指前面的花园。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微一笑,道:“行了,你们也都退下去吧。”

nbsp;nbsp;nbsp;nbsp;“是!”八个侍卫巴不得廉圣帝这话,也知道,殿下必然有这个话,因为,廉圣帝待他们都亲如兄弟。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嗔道:“回来,不准走,你们都走了,谁来伺候着?”

nbsp;nbsp;nbsp;nbsp;楚祥赔笑道:“我们是怕打扰了公主的雅兴,我们就在远处,你们一叫,我们就到,否则,公主和殿下下棋都不安心。”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点点头道:“嗯,这还差不多,去吧,喂,别欺负我的姐妹。”

nbsp;nbsp;nbsp;nbsp;八个男子答应一声,纷纷去找自己喜欢的姑娘谈心去了。

nbsp;nbsp;nbsp;nbsp;这九个男子和九个姑娘都找到了心仪的对象,其实,都跟后来一样,结婚的那几对是没变的,只是,九女有三女是不嫁人的,这倒不是她们不想嫁,而是背负着发扬龙女派的重任。

nbsp;nbsp;nbsp;nbsp;其实,熊天燚跟苏冰前世是一对,彼此很喜欢对方,但是,后来熊天燚没有跟苏冰走在一起,并非是苏冰不喜欢熊天燚,而是苏冰背负着发扬龙女派的重担,情愿孤独,否则,九女都嫁人了,龙女就算是死,都难以瞑目。

nbsp;nbsp;nbsp;nbsp;所以,苏冰、宣静和罗贞都没有嫁人,就是为了发扬龙女派,等龙女派走上正途,将龙女派传给徒弟,就打算找心爱的对象归隐了。

nbsp;nbsp;nbsp;nbsp;苏冰喜欢的是熊天燚,宣静喜欢的是齐天寿,罗贞喜欢的是龙天罡,在前世,他们也是这样的关系。

nbsp;nbsp;nbsp;nbsp;由于龙女和廉圣帝都是博学,故此,他们手下的这九个男女侍卫,几乎都跟他们一样的博学,有的醉心于音乐的研究,有的醉心于水功夫的研究,有的醉心于医学,有的醉心于战争的阵法,有的醉心于舞蹈,有的醉心于丹青,有的喜欢刺绣,有的就是爱玩,每人一种嗜好,各自找彼此心仪的对象,就开始将研究的心得跟对方彼此的分享了。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这些东西都是刚刚初窥门径,都是刚发明出来的,像什么音乐的五音,宫商角徵羽,舞蹈和音乐的配合,笔墨丹青,刺绣,纺织,耕种,医术等等,这都是人类那时候刚开始研究的。

nbsp;nbsp;nbsp;nbsp;而这九人就各自喜欢几种东西,也常常跟着廉圣帝和龙女,到各族各个部落将炎黄二族所发明创造的明,广为的传播,让所有的人类受益。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的人,很多连织布都不会,耕种也不会,刺绣当然不会,多数是打猎为生的。

nbsp;nbsp;nbsp;nbsp;没有衣服穿,身上有的裹着树叶,有的裹着兽皮,就连女人,有的甚至都不穿衣服,只是用块兽皮遮住下半身,可见那时候还没有明,不过,炎黄二国是最先创造明的,可以说,其余的各个族,都是在炎黄国学的。

nbsp;nbsp;nbsp;nbsp;神农氏创出了五谷耕种,当然要大力的推行,让所有的人类都能学会耕种,这样,就算打不到猎物的时候,也不至于饿死了。

nbsp;nbsp;nbsp;nbsp;尤其是纺织,这关系到女人的美观和尊严,否则,女性的一切都展露无疑,很容易引发不好的事发生,男人当然也不例外了。

nbsp;nbsp;nbsp;nbsp;还有刺绣,这种刺绣,就是怎么缝制衣服,还有医学,神农尝百草,开始学医,用医术救病,这样人类遇到什么风吹感冒了,不至于无药可治,乃至于病死,这对人类的寿命有帮助,还有种种,其余的各族都没有发明,而炎黄二国却将这些明的东西创造了出来,更难得可贵的是,尽量的推广,让广大人类都受益,可以说,没有炎黄二族,也就没有华夏明的今天,这就是国人都尊敬炎黄二帝的原因,说三皇五帝伟大的原因,就在于此了。

nbsp;nbsp;nbsp;nbsp;而廉圣帝和龙女,就经常到各族去传播这些东西,让各族的人类学会耕种、织布、采药、字等等等,这当然也有危险了,因为,那时候的人几乎都是野蛮族,没有什么明,你进入别的族,那就是侵犯别族,被杀被吃都是常有的事。

nbsp;nbsp;nbsp;nbsp;而且,一开始,人类并不接受,这还需要动员和鼓励,亲手去教,所以,这九男和九女,经常带廉圣帝和龙女传授,故而,这十八人,正是最得力的助手,不好好的研究这些东西那怎么能行呢。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九男九女惺惺相惜,这也就是人家最后能修仙的原因,因为,人家对人类是有功德的。

nbsp;nbsp;nbsp;nbsp;没有了十八对眼睛的注视,龙女的尊严放下了不少,不再显得那么高贵和不可一世了,而是平添了许多的柔情。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轻轻的跟廉圣帝说笑着,一会谈到医学,一会谈到道术,一会谈到琴棋书画,很快的,一盘棋就下完了,结果,这一局,龙逸儿赢了。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咯咯笑道:“哈哈,你输啦。”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其实是故意让她赢一局,让她高兴高兴的,微笑道:“龙妹果然棋艺不凡,佩服佩服。”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吃吃笑道:“好了,咱们不下了,下棋无聊死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愕然道:“啊?不是说三局两胜的吗?”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嘻嘻笑道:“这一局你输给了我,就算再下你不还是输吗?所以,你还是输一局的好,不管怎么样,我赢了就是赢了,赢一局也是赢,现在,咱们改为一局定胜负,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挠挠头,这才知道,龙女是故意想坏主意赢他的。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吃吃笑道:“现在我宣布,在棋艺上我比你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好吧,你高兴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就在不远处,悄悄的看着呢,一见公主赢了,咯咯笑道:“公主,我这个主意不错吧,我就说了,他一定会输给你的。”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赶紧竖起一根手指道:“嘘,死丫头,玩你的去吧。”

nbsp;nbsp;nbsp;nbsp;这是龙青儿给出的坏主意,因为她发现,廉圣帝总会先让龙女赢一次,后面就不让了,所以,要想赢他,那就是三局两胜的时候,就来一局,下面的不来了,那就赢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个主意的确够无赖,但女人就这样,只要能赢,什么无赖的主意都没事,因为,在女人的心,女人是可以不讲道理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暗暗的苦笑,心道:“下次,我要先赢她才行,否则,被她这么耍赖,大庭广众之下的赢我,叫我的脸面哪里放,先赢了她,然后再让她赢,这才行。”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终于赢了心上人,十分的开心,兴奋的道:“廉大哥,走呀,咱们去荡秋千,我要荡秋千。”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点头,二人并肩说说笑笑的到后院去了,龙女边走边道:“喂,还有九天,是什么日子?你记得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故意道:“不记得,什么日子?”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气的嘤咛一声,嗔道:“不记得就不记得,没良心的,没事啦。”

nbsp;nbsp;nbsp;nbsp;其实,还有九天是龙逸儿的生日,他们的生日彼此相差九天,廉圣帝其实是记得的,故意这么说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