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09章 仙缘6

第三百零九章 仙缘6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问道:“喂,咱们不荡秋千了,我要跟你比比拳脚功夫,接招!”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恼了,说打就打,就跟廉圣帝拳来脚往的斗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二人没少交手比试,拳脚功夫都甚是了得,可是,从没分出谁胜谁败就会被彼此的男女侍卫给拉开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也一样,二人斗了三十多招,就惊动了那十八个贴身侍卫。

nbsp;nbsp;nbsp;nbsp;九个女侍卫赶紧拉住了龙女,九个男侍卫赶紧拦住了廉圣帝,龙洁儿皱眉道:“喂,公主,怎么好好的又比武了?比不好吗?”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嗔道:“我愿意,我们都是习武之人,为何不比武?”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道:“这多不雅啊,比比诗词歌赋了,吹箫抚琴了,这多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直皱眉,因为,龙女太要强了,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刚才没有说是她的生日,这令她恼了,廉圣帝暗暗的叹息,因为龙逸儿那里都好,就是开不起玩笑,这明明就是跟她开个玩笑,但她却不懂。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道:“那就比道术吧,我最近研究了怎么飞剑,你敢比比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来了气,他是黄帝的后代,也是贵族,也是高高在上的,本身也傲气,如何能让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冷笑道:“龙妹既然有雅兴,那比比就是了,小兄正好也研究会了飞剑,也正要请教请教。”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嗔道:“好!”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说罢,看了看前面的一株小树,抽出佩剑,将剑柄对准了那株小树,喝道:“!”

nbsp;nbsp;nbsp;nbsp;随着一声轻喝,龙逸儿将右手在剑鞘上一挥,就见那把宝剑,一道银光好似蛟龙一般,出鞘弹出,直奔那株小树电射而去!

nbsp;nbsp;nbsp;nbsp;“砰”一声响,再看那棵手腕粗的小树被一剑洞穿,断成了两截!

nbsp;nbsp;nbsp;nbsp;九女吓的吐出了舌头,九子吓的心就是一蹦!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掐动着法决,喝道:“归鞘!”

nbsp;nbsp;nbsp;nbsp;再看那把剑,一道银光盘旋而回,自动飞回到了鞘!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的这把剑,取名叫做闭月羞光剑,乃是精心铸造的一把剑,十分的精致,也是上好的一把剑,后来,她死后,这把剑赐给了玉洁使用。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洋洋得意,这是她最近才研究出来的御剑之术,刚才她不跟廉圣帝比这个,就是不想令廉圣帝难堪,现在,这臭小子居然连自己的生日都不记得,当然要收拾他一下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的一笑,因为他也将飞剑术研究会了,只是还没来得及跟她分享,一见龙女这般的傲气,廉圣帝也不客气。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背后背着一把剑,剑身是红色的,是一把赤红色的赤剑,名唤赤霄燚炎剑,乃是上好的一把仙剑,后来,圣帝祖师死后,这把剑赐给了二徒弟熊天燚了,熊天燚用的就是赤霄燚炎剑,就是师傅赐给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龙妹果然道术精奇,不过,最近小兄也将飞剑术创出,也请龙妹赐教。”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并没有拔出剑来,左手剑指掐动法决,喝道:“出鞘!”

nbsp;nbsp;nbsp;nbsp;随着一声轻喝,一声龙吟,赤霄燚炎剑自动弹出剑鞘,一道红光空转了两圈,奔另外一株小树射去!

nbsp;nbsp;nbsp;nbsp;就见那把赤霄剑盘旋飞舞,恰如游龙一般,咔嚓,咔嚓不断的削出,将那小树上杂乱不齐的树枝斩断,给修整的整整齐齐。

nbsp;nbsp;nbsp;nbsp;再看龙女的脸色变了,因为她仅是斩断小树,就将剑召回,而廉圣帝则将树枝给修理了一番,让剑自由的飞,这一点,已经比她高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汗流下,但心却很佩服,可是,却不服气,暗暗的道:“哼,你能做的到,我也能做到,我回去好好的练练,不信不如你!”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见差不多了,剑指一指,喝道:“归鞘!”

nbsp;nbsp;nbsp;nbsp;再看赤霄燚炎剑,一道红光闪电一般的飞回,自动飞回了廉圣帝背后的剑鞘内。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笑道:“龙妹,小树好好的又没得罪你,你斩断它做什么?我给它修理一些乱枝,总比毁了它好吧。”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气的哼了一声,龙青儿赶紧过来解围,鼓掌赞道:“殿下和公主飞剑之术都是妙到毫巅,这一局,不分胜负,打和了。”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几个姑娘纷纷道:“对对对,又打和了。”

nbsp;nbsp;nbsp;nbsp;陶喜嘀咕道:“明明是殿……”

nbsp;nbsp;nbsp;nbsp;没等他说完,龙霞儿在他背后狠狠的就掐了一把,陶喜赶紧道:“对对对,打和了,妙妙妙,妙妙妙,喵……”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被逗得扑哧一笑,陶喜讨人喜欢的一点,就是不那么古板,十分的顽皮,他居然学起了猫叫。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微笑道:“在飞剑术上打和了,可是公主在棋艺上赢了,还是公主胜!”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心好笑,一见龙逸儿自大的模样,就有心让她知道厉害。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笑道:“是呀,不过,比三局嘛,还有一局,看我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说罢,双手推出,手发出了一股吸力,再看几丈远的落叶,断枝落叶立刻飞了起来,就好似一只只蝴蝶一般,都飞了起来,落下时,形成了一个太极图的样子!

nbsp;nbsp;nbsp;nbsp;九女和九子惊呼失声!

nbsp;nbsp;nbsp;nbsp;这一招道术,可谓是太难了,靠着吸力将树叶吸过来,还要摆成太极图的样子,的确是难以做到。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气的跺跺脚,道:“好,这局算你赢了!”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苦苦一笑,道:“现在又打成了平手啦!”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这个气,心暗暗的埋怨,心道:“廉哥哥呀,廉哥哥,我是女人呀,你就不能让我赢你一回吗?为什么每次,非要跟我斗下去,为什么不让我赢你,这个臭小子,真是可恶死了。”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红着脸,气的跺跺脚,嗔道:“走,回家!”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甩头就走,廉圣帝赶紧喊道:“龙妹,再玩一会吧,吃了饭再走吧。”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气的堵住了耳朵,根本不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气的白了廉圣帝一眼,轻轻的埋怨道:“殿下,你真是太不懂事了,就让我们公主赢一回不行吗?让她高兴高兴。”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嗔道:“你呀,就看公主好几天辛苦给你绣的香囊份上,你也该让让她啊。”

nbsp;nbsp;nbsp;nbsp;“喂,你们这九个死丫头,还在那做什么?还不快走?”

nbsp;nbsp;nbsp;nbsp;九个姑娘都轻轻的叹了口气,苦笑着摇摇头,随着龙女去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心里也叹了口气,在后相送。

nbsp;nbsp;nbsp;nbsp;也并非他不想让她,只是龙女太过好强了,赢了一次就沾沾自喜,这样不但不能进步,而且还会渐渐的骄傲了,而且,黄国的人讲究的就是不扯谎,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假如输给了龙女,那以后,定然被人笑男人不如女人,黄国不如炎国了,所以,廉圣帝真的很为难,因为他的身份不能输。

nbsp;nbsp;nbsp;nbsp;但不能输,还不能赢,因为一旦赢了龙女,还会令龙女的脸面上挂不住,毕竟,她是一个姑娘,所以,廉圣帝只好总跟她打成平手,造成不输不赢的局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在后道:“龙妹,有时间来玩啊。”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气呼呼的堵着耳朵,嗔道:“我听不见,听不见!”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赶紧劝道:“公主,这不是打成平手了嘛,干嘛这么生气呢。”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这次生气,只因为这次打成平手,明显输的太惨了,明显在道术上不及廉圣帝,差的太多了,所以,虽说是又成了平手,可是,心不高兴。

nbsp;nbsp;nbsp;nbsp;她是一心要赢的,可是总赢不了,这才心跟他较上了劲。

nbsp;nbsp;nbsp;nbsp;不过,也正由于这个原因,这两人才如此的出色,因为,这就相当于彼此的在鞭策对方一样,时时刻刻都有个对手,所以不能松懈,不能自满,要时时刻刻的超越自己,这样才不被对方赢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二人进步之所以这么快,日后,都成了人类有史以来的第一个修道门派,这跟二人的暗较量是大有关系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这次在飞剑道术上输给了廉圣帝,那她回去后,就会在这上面下苦功了,无形,就会进步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都是在摸索阶段,虽然都在创道术,都是修气炼气,但也仅是初学者,还没有登堂入室,可是,二人的悟性都太高了,加上又在一起研究,所以,虽然是自创道术,但二人却都创出了属于自己的道术,只要假以时日,就会不可限量。

nbsp;nbsp;nbsp;nbsp;龙女由于是女子,所以,就在阴寒的道术上下了苦功,最后,修炼出了玉女玄冰真气,创出了以风、雪、雨、雾、霜、露、冰、等为主的这种奇异的道术。

nbsp;nbsp;nbsp;nbsp;而廉圣帝,却是阴阳同修,创出了清虚和紫府两大先天真气,一手神龙御剑术,打遍天下无有对手,斩妖除魔,成为圣帝祖师。

nbsp;nbsp;nbsp;nbsp;这一男一女,乃是道门的始祖,跟鸿钧老祖是平起平坐的,而那时的鸿钧老祖,不过就是炼气士,至于比武过招,征战厮杀,那远不及这二人。

nbsp;nbsp;nbsp;nbsp;这就叫会教的不一定杀人的本事就大,鸿钧老祖就这样,虽然后来教出了三清这种道祖,但他自己真实的本事,不见得就比三清高,因为他只是在修炼内功真气方面在行,至于真正的斗法打斗,那就差了,甚至一生都没跟别人打过架。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名师虽然出高徒,但名师不见得就比徒弟高的缘故。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并非学师于鸿钧老祖,所以,他跟鸿钧老祖师兄弟四个是平起平坐的,廉圣帝日后也见过鸿钧老祖四个师兄弟,也都成了好友。

nbsp;nbsp;nbsp;nbsp;龙女走了,九女也走了,这十个男人都有一点失落。

nbsp;nbsp;nbsp;nbsp;但毕竟离着近,没少见面,日后自然还会相见的。

nbsp;nbsp;nbsp;nbsp;曲赋提醒道:“殿下,还有九天,就是公主的生日了,您别忘啦。”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我哪能忘了呢,自从我十岁的时候认识了她,现在都七八年了,那一次的生日我忘记过,唉,她开不起玩笑,我不过是跟她开个玩笑罢了。”

nbsp;nbsp;nbsp;nbsp;楚祥道:“既然公主不会开玩笑,那殿下以后就别跟她玩笑了,就让让她得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苦一笑,也许,他不是黄帝的后代,身份不这么尊贵,他定然会让她,可是,他是黄帝的孙子,这公主又是炎国的公主,假如输给她,那就给黄国丢脸,也给男人丢脸了,所以,这就是廉圣帝不能输的原因,因为,他不能输。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弹了口气,在怀掏出了满是幽香的香囊,不仅又是感慨万千。

nbsp;nbsp;nbsp;nbsp;他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他们第一次相识的时候,那是在水里,龙逸儿在小河洗衣服,不小心掉进了河里,差点淹死了,廉圣帝正来小河玩,一见一个小姑娘掉进河里了,哪能不救。

nbsp;nbsp;nbsp;nbsp;于是,廉圣帝虽然不会游泳,可是依旧想都没想跳了进去,但进去就蒙了,自己根本不会游泳,加上龙逸儿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人,哪能放手。

nbsp;nbsp;nbsp;nbsp;溺水之人是最可怕的,不会救人的人假如被溺水的人抓住,有时候甚至连自己都害死,因为溺水之人没有理智,是乱抓,会水的人都能被拖累的害死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廉圣帝被龙逸儿这一乱抓,弄的手忙脚乱,一起差点淹死。

nbsp;nbsp;nbsp;nbsp;幸好,龙逸儿落水的地方不远,就两三步的距离就能到了浅水处,廉圣帝抓着龙逸儿,拼命的扑通了几下,终于到了浅水处,总算是没淹死,但也喝了好几口水。

nbsp;nbsp;nbsp;nbsp;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救了龙逸儿了,龙逸儿醒来,如何能不感激,自此后,二人算是相识了,也就成了好朋友了。

nbsp;nbsp;nbsp;nbsp;自此后,两个人都知道学游泳的重要性了,于是,都在浅水处自学,渐渐的,都学了一身的水功,水的本事谁也不及这俩人。

nbsp;nbsp;nbsp;nbsp;所以,龙逸儿将这件事时时刻刻记在心,也深深的爱上了他。

nbsp;nbsp;nbsp;nbsp;所以,没事的时候,没有话题的时候,她就提提这件事,她的婢女说她讲了八十遍了,那一点都不差,甚至不止八十遍,总会挂在嘴边,一说起那件事,她就会很开心,心很甜蜜。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的叹了口气,时光如水,眨眼间,都这么大了。

nbsp;nbsp;nbsp;nbsp;日后,究竟跟她是什么结果?

nbsp;nbsp;nbsp;nbsp;未来,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nbsp;nbsp;nbsp;nbsp;谁也无法预料,只有两个字,随缘了。

nbsp;nbsp;nbsp;nbsp;未来,谁又会知道未来会如何呢?

nbsp;nbsp;nbsp;nbsp;假如都知道未来会如何,人生又怎会有这么多的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