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0章 寿辰1

第三百一十章 寿辰1

nbsp;nbsp;nbsp;nbsp;没有对手的人生也是寂寞的,更是没有动力的,有时候,对手,正是奋进的源泉,正是激励你永不松懈的动力。如您已阅读到此章节,请移步到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逸儿就是如此,二人正是一对永远的对手。

nbsp;nbsp;nbsp;nbsp;但他们却是一对不要对方命的对手,而且还是彼此在一起开心的对手,惺惺相惜、彼此爱慕的对手,有这种对手,他们不会寂寞。

nbsp;nbsp;nbsp;nbsp;虽然他们都是好朋友,在彼此的内心也深爱对方,但却永远都在斗着,什么都在比,几乎这一生都没有停止过。

nbsp;nbsp;nbsp;nbsp;不可否认,两个人都太要强了,不管做什么,都喜欢做第一,喜欢比别人要高,就算是彼此倾慕的异性伴侣,都不想输给对方。

nbsp;nbsp;nbsp;nbsp;但这一来,相反的倒是令这一男一女的本事越来越大,因为他们总是在不断的学习,不断的切磋,不断的比试着,在无形,就渐渐的进步了。

nbsp;nbsp;nbsp;nbsp;但这一男一女似乎都成为了一种习惯,总是打成平手,有时候,是廉圣帝高一些,但他一旦赢了一局,就会让她一局,有时候,是龙逸儿高一些,但她也一样,也不想让他面子上难堪,所以,有时候也会让他,尤其是在人多的时候,他们永远都会是平手。

nbsp;nbsp;nbsp;nbsp;还有九天,就是龙逸儿的生日了,虽然龙逸儿送来了礼物,但这礼物却是挑衅的礼物,可是,不管怎么样,她到底是来给他庆祝生日了,毕竟没有忘记。

nbsp;nbsp;nbsp;nbsp;可是,他却忘记了,所以,龙女很生气,其实,这正是龙女不解温柔之处,明明是对方开了个玩笑,她却以为是真的。

nbsp;nbsp;nbsp;nbsp;这种女人是最难以相处的,尤其是龙女,生性孤傲,总爱逞强,还喜欢压倒对方,哪怕是自己的丈夫,她也喜欢制服丈夫,所以,这种女人最难以相处,相爱也是最痛苦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就是如此的心情,虽然她有倾国倾城之美,又是那么的优秀,但给他的感觉,却总是不自在,在她面前他会自卑,就连自尊心都要受到严重的冲撞,娶妻谁喜欢娶这种女人呢?

nbsp;nbsp;nbsp;nbsp;娶了个妻子,你的妻子总想压住你一头,踩在她的脚下,样样都比你强,锋头盖过你,而且,不解柔情,不苟言笑,又是如此的傲气,像这种女人,就算再美再优秀,也是难嫁出去的。

nbsp;nbsp;nbsp;nbsp;尤其是廉圣帝,他可是黄帝之后,那也是贵族,骨子里有一种傲气,他如何愿意自己的女人总压着自己?让自己的女人骑在自己的头上呢?

nbsp;nbsp;nbsp;nbsp;也许,他可以宠她一时,却不能宠她一世,总不能永远的这么让着她,自卑的活着,没有自尊的活在她的阴影下,就算是普通的男人都难以做到,更何况他这么高贵而又优秀的男人了。

nbsp;nbsp;nbsp;nbsp;尤其是那时候,虽然说的是男女平等,但男人毕竟还是在女人之上,一旦男人不及女人,那定然会被笑话的。

nbsp;nbsp;nbsp;nbsp;所以,龙女越是逞强,廉圣帝本来喜欢她的心,就越来越逐渐的冷淡,这只因为,她实在不适合做妻子,就算是做朋友,都不是一个好朋友。

nbsp;nbsp;nbsp;nbsp;假如龙女收敛她的性子,学学女人的温柔、贤淑、可爱、温情、小鸟依人、善解人意、恐怕廉圣帝早就跟她的父亲提亲了,可是,她始终没变,虽然有时候很可爱,但毕竟可爱的时候不多。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气呼呼的回去了,回到家后,就开始砸东西,摔盆子、摔碗、骂鸡、打鸭,撒开了脾气。

nbsp;nbsp;nbsp;nbsp;她毕竟爱着他,也知道不能跟他耍脾气,生气了,只有回家发发脾气,出出气。

nbsp;nbsp;nbsp;nbsp;她的九个亲如姐妹的侍女,一个个真不知道说公主什么好,这公主脾气大,性情孤傲,而且对于男女那种爱情,还那么的愚笨。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大着胆子问道:“公主,你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究竟谁又惹你了?你们不是谈的挺开心的吗,还在下棋,还在说笑着,他今天生日,就算是言语有什么不对之处,你也应该担待点呀。”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劝道:“公主,不要生气了,这是何苦的呢?怎么突然又翻脸打起来了,真是莫名其妙。”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呜呜的哭道:“他简直混蛋,人家从没刺绣过,为了他,辛辛苦苦的绣了好几天,他却一点都不在乎,还有,人家想着他的生日,他却忘记我的了,你说,他讨不讨厌?我不打他,不解气。”

nbsp;nbsp;nbsp;nbsp;九个姑娘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龙霞儿道:“公主,不对啊,照理说,他不该忘记的,你们就差九天呀,而且,每年他不是都记着吗?七年了,七年他也没忘记过一次啊。”

nbsp;nbsp;nbsp;nbsp;龙娇儿轻轻的问道:“那你当时是怎么问的他呀?”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红着脸道:“我问他,再过几天是什么日子,还记不记得,他说不知道,我能不生气?”

nbsp;nbsp;nbsp;nbsp;九个姑娘真是啼笑皆非,龙扬儿道:“公主,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逗你玩罢了,你就当真了,你就跟人家翻脸比拳脚,你也太过分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道:“不但过分,简直蠢,简直是笨蛋一个。”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嗔道:“你个死丫头,你说谁笨呢?说谁蠢呢?找打?”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可不管这个,龙霞儿咯咯笑道:“说的就是你,不是你笨还是我呀,人家是跟你开个玩笑,故意的逗逗你,你呢,不解温情,两个人在一起,开开玩笑的事是常有的,你这么大了,怎么这么笨呢。”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心好多了,轻轻道:“是真的呀?”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道:“废话,你们的生日就彼此的差九天,人家这七年来,那一次忘记过?当然是逗你开心的了,结果呢,你这笨丫头就翻脸了,呸呸呸,我真没见过这么愚蠢的女人。”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被气的嘤咛一声,跳起来就去胳肢龙霞儿,嗔道:“你个死丫头,你越来越没规矩了,竟敢骂我,你是不是皮紧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最可爱之处就是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龙逸儿虽然有时候被她抢白几句,但还真喜欢她这种性格,因为她自己就是这种性格,不善于玩笑的性格。

nbsp;nbsp;nbsp;nbsp;其他的几个姑娘,都没有龙霞儿那样的可爱,那样的有什么说什么。

nbsp;nbsp;nbsp;nbsp;这里面,龙静儿沉默寡言,不爱言语,龙洁儿这丫头心思细密,换句话说,这丫头心眼多,龙贞儿,为人厚道,不爱多嘴,龙扬儿活泼一些,办事稳重,龙娇儿性格开朗,最为豪爽,龙青儿是最聪明的,龙冰儿是最冷的,最不容易相处的那种,龙韵儿是最不突出的那种,只会附和。

nbsp;nbsp;nbsp;nbsp;所以,龙女最喜欢的是龙霞儿、龙扬儿、龙青儿这三个姑娘,这三个姑娘,也就是后来的,秦扬、朱青和姚霞的前世。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跟公主嬉闹在了一起,龙逸儿心情好多了,暗暗的埋怨自己的笨。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轻轻的问道:“是真的吗?”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道:“这个最简单不过了,到时候,不去告诉他,假如他来了,那就是记得你的生日,假如他不来,那就是忘了呗。”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道:“他要是真忘了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吃吃笑道:“这还不简单?打的他满地找牙,这不是公主一贯的作风吗?”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骂道:“滚蛋,胡说八道。”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道:“忘不了的,假如他天黑了都没来,我去提醒他。”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红着脸道:“不要,那……那多难为情呀。”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微笑道:“我又不说你叫我来的,我是偷偷的背着你去的,这有什么。”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低下了头,心又开心埋怨自己的笨,埋怨自己真的是太不解风情了。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道:“公主,不是青儿说你,你呀,总这样跟他争,这那行,你就让让他,假装不如他,你比他强,你什么都要压过他的风头,你叫他的脸面往哪里放?人家是男人呀,还是黄国的第一勇士,你怎么能总压着他呢?”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道:“就是呀,咱们女人,始终都是要嫁人的,殿下这种又英俊又博学的优秀男人真的是太少了,公主,您可要好好的珍惜,不要再跟他争什么了,就让他比你强,那又怎么样,咱们女人这么强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轻轻的叹了口气,道:“你们说的不对,假如我不如他,他会看不起我的,而且,咱们女人凭什么要比男人差?咱们女人凭什么要矮男人一头呢?我凭什么让着他?他凭什么不让着我呢?我定然要好好的学,什么都比男人强,以后我要教出一大批的女徒弟,让男人知道,女人不比男人差!”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可以说是志向很大,但可惜,男人却不喜欢这种女人,试问,有多少男人喜欢武则天这种类型的女人呢?假如男人喜欢这种类型的女人,那脑袋不是被驴踢了,就是下雨天进水了。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以手加额,摇摇头,叹道:“唉,没治了,没救了,难怪人家始终没跟你提亲,换做我是男人,恐怕我都不会选你,公主啊,就算是为了你以后的幸福着想,你也该让让人家啊。”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叱道:“呸,什么都要人让的男人这么没出息,我还不喜欢呢,谁稀罕他来提亲,他来提亲,我嫁不嫁他,还要看本姑娘的心情呢,哼!你们这几个臭丫头,真是一点骨气都没有……”

nbsp;nbsp;nbsp;nbsp;九个姑娘纷纷摇头,叹息不已,龙青儿道:“好好好,女人就你最能行了吧,你给我们女人争光露脸,扬眉吐气了,这行了吧,我们都是笨蛋,都是饭桶行了吧。”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白了她一眼,气呼呼的哼了一声,睡觉去了。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喃喃道:“唉,公主的脾气真的是太坏了,我看,也只有廉大哥能忍受的了她,但也不可能总让着她啊,唉,她怎么一点都不变呢,还是这么样。”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道:“算了,算了,她就这么个脾气,谁也没办法。”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道:“我只是担心,担心她嫁不出去了。”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咯咯笑道:“得了吧,还是担心你自己吧,你的陶喜整天没个正经的……”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嘤咛一声,嗔道:“就你的楚祥最好行了吧,成天在那里之乎者也的,呕……”

nbsp;nbsp;nbsp;nbsp;几个姑娘嘻嘻哈哈的嬉闹在了一起,就听龙女在房间里骂道:“死丫头,这么晚了不睡觉,闹什么闹,赶紧睡觉去。”

nbsp;nbsp;nbsp;nbsp;几个姑娘吐吐舌头,不再玩笑,一个个回到自己的房间内去聊她们喜欢的对象去了。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还真要强,自从觉得不如廉圣帝之后,九天一直就没出门,一直在刻苦的研究着道术,修炼着自己的玉女玄冰决,这九天,真是进步奇,很快的,就能做的廉圣帝的飞剑功夫了,手上也能练出吸力来了,但还是不及廉圣帝的巧妙。

nbsp;nbsp;nbsp;nbsp;眨眼就到了龙女的生日了,这一天,前来给她过生日的人不少,不过,一般过生日,都是在晚上过,所以,廉圣帝一大早就来了,他并没有忘记龙女的生日。

nbsp;nbsp;nbsp;nbsp;龙女暗自惭愧,知道真的误会了他,人家真的是开个玩笑,自己却翻脸了,真的是太不应该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送来的礼物不像龙女那样的简单,他买了一件衣裙,还送来了一挂珍珠项链,作为龙女的礼物。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很开心,心里甜丝丝的,知道是自己多心了,是自己太笨了。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高高兴兴的接受了礼物,将廉圣帝让进了家,摆上酒宴,跟廉圣帝吃喝起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内心是真喜欢龙逸儿,虽然龙逸儿的脾气是差了一点,但毕竟他们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若是没有感情,那是不可能的。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和廉圣帝坐下吃喝,他们的九个侍女和九女侍卫也都一同落座,因为,他们一向是待这九男九女不当外人的,就跟兄弟姐妹一样。

nbsp;nbsp;nbsp;nbsp;而且,那时候,公主和王子,也没有那么尊贵的身份,并非你走到哪里,哪里就跪倒一片,你坐着,下人只有站着,那时候,公主和王子,没有这么大的特权,就连国王,都没那么横行霸道的。

nbsp;nbsp;nbsp;nbsp;因为,那时候的国王都是百姓推举的,择贤而用,一般都是圣贤人,所以,对子女的管教很严厉,绝不会允许子女为非作歹的,所以,黄帝等人的后代,都挺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