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0章 寿辰2

第三百一十章 寿辰2

nbsp;nbsp;nbsp;nbsp;还有那时候的府邸,其实也没多大,更没那么豪华,虽然比一般的百姓住的好,但也不可能像后来的各种公主王子的王府一样的豪华。

nbsp;nbsp;nbsp;nbsp;正在吃喝之间,忽然有人咯咯笑道:“哈哈,姐姐和姐夫在呢,小妹们来迟啦。”

nbsp;nbsp;nbsp;nbsp;就见厅外走进来几个姑娘,七八个姑娘,三个穿的花枝招展的小姑娘,身后还各自追随着三个丫头,不过,那三个丫头却一个比一个秀丽,丝毫不在那三个姑娘之下。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赶紧起来迎接,因为,这是她的妹妹们到了,炎帝家族是个大家族,那时候的炎帝都一百多岁了,子子孙孙太多太多了,有许许多多的支,来的这三个姑娘,就是龙女未出五福的姐妹,都是叔叔大爷家的姐妹。

nbsp;nbsp;nbsp;nbsp;这三个姑娘,都是以鱼做姓的,那时候的姓基本还没固定,有的姓这种,有的姓那种,就连儿子和父亲的姓都不一样,有的甚至还没姓。

nbsp;nbsp;nbsp;nbsp;间的一个姑娘,身穿粉红色的衣裙,叫做鱼莉儿,这个姑娘,其实就是凌玉霄的妻子曲仙儿的前世。

nbsp;nbsp;nbsp;nbsp;在鱼莉儿的身后,跟着一个侍女,这个侍女,简直比鱼莉儿都要艳丽,不过,眼角眉梢一股子杀气和傲气,这个姑娘乃是鱼莉儿最贴心的姐妹,名唤雪儿,这个雪儿不是别人,正是玉霄的日后的妻子雪紫儿的前几世。

nbsp;nbsp;nbsp;nbsp;在鱼莉儿左边,是个穿水绿衣裙的姑娘,也是那么的美貌,这个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洪袖儿的前世,名唤鱼秀儿,在鱼秀儿的身后,有一个斯斯,但却最美最纯洁的姑娘,这个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日后玉霄的妻子,玉蝶的前世,这个姑娘名字就唤作蝶儿。

nbsp;nbsp;nbsp;nbsp;在右侧是一个穿鹅黄色衣裙的姑娘,这个女子,生的是玲珑剔透,一股子机灵劲,也是十分的美貌,更十分的可爱,这个姑娘也不是别人,乃是楚桂儿的前生,名唤鱼鹅儿,在鱼鹅儿的背后,也跟着一个贴身的侍女,这个侍女也是那么的美丽,这个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卓悠悠的前世,她叫做卓儿。

nbsp;nbsp;nbsp;nbsp;这六个姑娘就是玉霄日后的妻子,就是曲仙儿、洪袖儿、楚桂儿、冷玉蝶、卓悠悠和雪紫儿,曲仙儿等三姐妹,在前世的时候就是公主的身份,不过却是同父异母的姐妹。

nbsp;nbsp;nbsp;nbsp;来的这三姐妹,都是同父异母的姐妹,年龄是一边大,不过就是生日不同罢了,鱼莉儿最大,鱼秀儿第二,鱼鹅儿最小,就跟后世的曲仙儿三姐妹一样。

nbsp;nbsp;nbsp;nbsp;虽然是同父异母的姐妹,但这三姐妹关系却是那么的好,十分的要好,那时候,男人三妻四妾,最平常不过,她们的父亲好几个妻子,根本不足为怪。

nbsp;nbsp;nbsp;nbsp;这三姐妹跟龙逸儿的关系不错,都是女人,也都是一个家族的人,都是好姐妹。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最淘气,刚才叫姐姐和姐夫,就是她叫的。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脸通红,嗔道:“喂,怎么你们来了?”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怪声怪气的道:“唉,龙姐姐是有了情郎就忘了姐妹了,这就叫重色轻友吧,怎么,我们姐妹就不能来吗?”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嘤咛一声,上去胳肢鱼鹅儿,嗔道:“死丫头,胡说什么,敢不敢了,敢不敢了……”

nbsp;nbsp;nbsp;nbsp;“好姐姐,不敢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鱼鹅儿吃吃直笑的讨饶。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起身相迎,抱拳道:“几位妹妹,快请坐。”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十分的有趣,赶紧飘身一个万福,咯咯笑道:“姐夫,小妹见过姐夫。”

nbsp;nbsp;nbsp;nbsp;鱼莉儿和鱼秀儿也来凑趣,也给廉圣帝作揖道:“姐夫你好啊。”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羞臊无比,在后就胳肢三个姑娘,四个公主嬉闹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脸也微微一红,这几个姑娘太淘气了。

nbsp;nbsp;nbsp;nbsp;四个姑娘嬉闹了一会,三个姑娘让侍女将准备的礼物给龙女,三个姑娘送给龙女的是几件首饰,有的送的是一对耳环,有的送的是一对翡翠镯子,有的送的是头饰,都是女子喜欢的东西。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也不客气一一收下,请三个好姐妹入坐,于是,又加了六个座位,因为,还有她们的三个贴身丫头。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的丫头也没这么低下的地位,更何况,那三个丫头,都是跟她们一起长大的,都是她们的父母收养的孤儿,名义上是丫头,但实际上,就是她们的姐妹。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坐下不久,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说开了,问道:“龙姐姐,姐夫送你的是什么礼物呀?”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嗔道:“胡说,你叫谁姐夫?胡说八道的。”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吃吃笑道:“我又没说是在你这边论的姐夫,说不定,秀儿姐姐和莉儿姐姐嫁给廉大哥呢,在她们这边论,我叫声姐夫有什么不对?”

nbsp;nbsp;nbsp;nbsp;鱼莉儿和鱼秀儿羞的嘤咛一声,纷纷就去收拾鱼鹅儿。

nbsp;nbsp;nbsp;nbsp;这个骂道:“死丫头,皮痒痒了?”

nbsp;nbsp;nbsp;nbsp;那个道:“再胡说,撕烂你的嘴。”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咯咯笑道:“好了好了,你们都不嫁给他行了吧,那好,你们不嫁给廉大哥,我嫁给他,那你们管他叫妹夫吧。”

nbsp;nbsp;nbsp;nbsp;在坐的姑娘们都纷纷笑成了一团,那十二个侍女这个笑,这么胡闹的玩笑话,也就只有鱼鹅儿能说的出口。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手下的九个侍卫也被逗得笑成了一团。

nbsp;nbsp;nbsp;nbsp;只有廉圣帝是坐立不安,他并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这玩笑开的也太过分了。

nbsp;nbsp;nbsp;nbsp;鱼莉儿骂道:“死丫头,你还要不要脸了。”

nbsp;nbsp;nbsp;nbsp;鱼秀儿骂道:“我都替你脸红,羞死人了,不知羞的臭丫头。”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吃吃笑道:“你的脸皮比我脚后跟都要厚呢。”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嘻嘻笑道:“这有什么啊,爱情嘛,**,男娶女嫁,天经地义的呀,我也这么大了,还没个如意郎君呢,廉哥哥这么英俊的美男子,又这么优秀,你们都不要,我要,廉哥哥,明日就到我家给我下聘吧,我的要求不高,三只猪,三只牛,就像她们三个这样大的猪牛,那就成了……”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等三个姑娘被气的哭笑不得,她们也听出来了,这是骂她们是三只笨猪,三只笨牛呢,有这么好的男人都不珍惜。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赶紧捂住了鱼鹅儿的嘴,嗔道:“你不说话,没人将你当哑巴卖啦,真不害臊。”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吃吃笑道:“怎么,几位姐姐舍不得呀,干脆这样吧,咱们姐妹四个一起都嫁给廉哥哥得了,大英雄理应该三妻四妾吗,这个提议不错吧。”

nbsp;nbsp;nbsp;nbsp;三个姑娘羞的粉面通红,纷纷嘤咛一声,鱼秀儿抓起一个鸡腿就塞进了鱼鹅儿的嘴里,嗔道:“堵住你的臭嘴。”

nbsp;nbsp;nbsp;nbsp;鱼莉儿就去胳肢她,嗔道:“见过不要脸的,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呸呸呸,不知羞……”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甚是尴尬,赶紧起身离座道:“咳咳咳,对不起,我还有点事要办,几位妹妹,我先走了。”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瞪了鱼鹅儿一眼,心骂道:“这死丫头,廉大哥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就来胡说八道,把人家吓跑了。”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咯咯笑着,张开双臂就拦住了廉圣帝,笑道:“喂,你不准走,你走了,她们三个非要收拾我不可了,廉哥哥,你就算给我们姐妹下聘礼,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皱眉道:“鹅妹,你真是的……”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咯咯笑着,不容分说,拉着廉圣帝的手就给拽回到座位上了,笑道:“行啦,不跟你玩了行了吧,大家好不容易聚聚,别着急走呀。”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道:“是呀,廉大哥,别听她胡说八道的。”

nbsp;nbsp;nbsp;nbsp;鱼莉儿道:“这死丫头就这么淘气。”

nbsp;nbsp;nbsp;nbsp;鱼秀儿道:“多玩一会吧,吃完饭再走不迟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没有办法,只好又坐下来,这一次,鱼鹅儿不这么开玩笑了,知道这么开玩笑,廉圣帝脸面上是挂不住的,因为他虽然很优秀,可是脸皮薄,不善于玩笑。

nbsp;nbsp;nbsp;nbsp;不过,鱼鹅儿也并非完全开玩笑,若说对廉圣帝没有爱慕之意,那是不可能的,这三个姑娘都在花季,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而廉圣帝又是如此的英俊和优秀,身世又是如此的高贵,那个女孩子不喜欢这种男人,那才是怪事了。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举起酒杯,道:“祝龙姐姐生日快乐,早日嫁出去,早点生个大胖娃娃。”

nbsp;nbsp;nbsp;nbsp;众人又是一阵笑,这种玩笑,也就只有她才开,别人开,龙女早就翻脸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的嘤咛一声,捏了捏鹅儿的脸蛋,嗔道:“你这丫头越来越没羞没臊了,就会胡说八道。”

nbsp;nbsp;nbsp;nbsp;众人说说笑笑、吃吃喝喝,吃饱了喝足了,廉圣帝要告辞走了,鱼鹅儿却拦住道:“慢来,慢来,常闻廉哥哥是管弦丝竹样样精通,咱们也吃饱了,不如我们跳跳舞玩,廉哥哥就吹一曲如何呀?”

nbsp;nbsp;nbsp;nbsp;鱼莉儿笑道:“对对对,我们姐妹最喜欢跳舞了,就麻烦廉哥哥伴奏伴奏。”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淡然一笑,这种要求,他如何能不满足,当先拿出了腰插着的那支碧绿色的玉笛,这根玉笛两尺二寸长,通身都是碧绿色的,完全是翡翠做的,十分的珍贵,这支玉笛名唤龙吟翡翠笛,后来,廉圣帝死后,将这个笛子赐给了大徒弟曲天赋了,而曲天赋跟秦扬成亲后,跟妻子笛箫交换了。

nbsp;nbsp;nbsp;nbsp;其实,不管是龙吟翡翠笛,还是曲仙儿用的凤鸣碧玉箫,追本寻源,都是龙女和廉圣帝的东西,凤鸣碧玉箫是龙女的,龙吟翡翠笛是廉圣帝的。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拉着龙女的手,道:“龙姐姐,一起跳舞玩啊。”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不善于在别人面前显露自己,其实,她并非不会跳舞,只是不喜欢表演给别人看,龙女赶紧摇头,笑道:“不了,几位妹妹玩吧,我好好的观赏就可。”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微笑道:“这多没意思,对了,这样吧,龙姐姐就和廉哥哥一起吹首曲子吧,就合奏一曲,他吹笛,你吹箫,我听说你们曾经合奏过一曲叫什么龙吟凤鸣曲的曲子,煞是好听,我们还没听过呢,好姐姐,吹给我们听听,我们跳舞也跳得有心情啊。”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确跟廉圣帝共同创作了一曲,这就是那龙吟凤鸣曲,其实,这首曲子本是廉圣帝和龙女创作的,后来,曲天赋和秦扬又加以改良,使这首曲子更悠扬动听。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轻轻一笑,也拿出了怀的翡翠玉箫,这碧绿色的玉箫就是后来曲仙儿用的那支玉箫,凤鸣碧玉箫。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微笑道:“廉大哥,合奏一曲如何?”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含笑点头,今天是她的生日,当然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而且,她这要求也不过分,如何能不答应她。

nbsp;nbsp;nbsp;nbsp;鱼鹅儿嘻嘻直笑,挽着龙逸儿的手臂,摇晃着道:“好姐姐,借你的飘带我玩玩吧,玩完了再给你,我好喜欢你的飘带呀。”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白色的衣裙上系着一根七彩飘带,这就是后来楚桂儿最喜欢的飘带,后来她娘也送给了她,这就是那根名唤七色彩虹桥的飘带。

nbsp;nbsp;nbsp;nbsp;这根飘带,有七种颜色,乃是金丝织就而成,十分的珍贵,是龙女最心爱之物。

nbsp;nbsp;nbsp;nbsp;鱼莉儿嘻嘻笑着,道:“好姐姐,借你的那件斗篷我穿穿好不好?我好喜欢你那件斗篷呀。”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掩嘴而笑,道:“你们这三个臭丫头,我就知道,你们早就对我的三宝垂涎三尺了,喂,秀儿,你是不是要借我的两条红袖玩玩呢?”

nbsp;nbsp;nbsp;nbsp;鱼秀儿吃吃笑道:“哇,龙姐姐好聪明呀,嘿嘿,借我耍耍,我跳舞的时候玩玩,玩过了后,再还给姐姐,绝不夺人所爱的。”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一向很大方,但大方当然是指别的东西,这些宝贝,是她的心爱之物,她如何能舍得给别人,假如这姐妹三个问她要,那她肯定不给,但问她借着玩玩,她没有理由拒绝。

nbsp;nbsp;nbsp;nbsp;龙逸儿笑道:“好吧,喂,韵儿,静儿,去取我的红袖和栖霞披来。”

nbsp;nbsp;nbsp;nbsp;龙韵儿和龙静儿答应一声,去取去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有好几件宝贝,但女人的宝贝有三件,第一件,就是那条束腰的七彩飘带,七色彩虹桥,后来,龙女死后,给了徒弟朱青了,朱青就给了自己的女儿楚桂儿了,也就是现在要问龙女借七色彩虹桥飘带的公主鱼鹅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