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1章 故纵4

第三百一十一章 故纵4

nbsp;nbsp;nbsp;nbsp;龙女却轻声问道:“当时你不会水,为何还要傻的去救我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逗她道:“救人还要理由吗?其实,你也不用一直都耿耿于怀呀,其实呢,就算是掉进个小狗小猫,我都会去救的。 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nbsp;nbsp;nbsp;nbsp;龙女嘤咛一声,轻轻的捶打着他的胸口,嗔道:“你坏死啦,你说人家是小狗,你才是小狗呢,咬死你。”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低下头淘气的真的咬了他一口,不过,咬的是那么的温柔。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心中感慨万千,温柔的抚摸着她的青丝秀发,一只手轻轻的揽着她的纤腰,柔声道:“你呀,就是这般的要强,假如你永远都这么温柔,那该多好。”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人家就这脾气,你是不是嫌我脾气不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赶忙道:“哪能呢,我喜欢的就是你这脾气。”

nbsp;nbsp;nbsp;nbsp;龙女抬起头,注视着他,眨着眼睛道:“真的?你不嫌我老是跟你作对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柔声道:“你跟我作对,咱们互相的切磋比试,这样才能共同进步。”

nbsp;nbsp;nbsp;nbsp;龙女含笑点点头,其实,她也一直这么认为的,因为,假如不这么做,她真的没有动力,有他跟自己比着,每一天,她都觉得浑身都是劲,所以,她才这么优秀。

nbsp;nbsp;nbsp;nbsp;而且,他们总会打成平手,其实也是故意的打成平手,有时候,她赢了一局,就算能赢了他,也会输给他,他也一样,也总是这样做,二人已经是心有灵犀了,虽然明着切磋较量,但暗地里都在用这种方式关心对方,也借此鼓励对方,接近对方,并非外人看到的那样见面不是打就是打的。

nbsp;nbsp;nbsp;nbsp;假如真那样的话,二人早就分手了,也不会维持了这么久的友谊和感情。

nbsp;nbsp;nbsp;nbsp;龙女含情脉脉的注视着廉圣帝,一句话也不说,只是脸颊上飞起了两朵彩云,廉圣帝也在望着她,良久良久,龙女轻轻的阖上了美丽的凤眼,却将下颏微微的抬起,踮起了脚尖。

nbsp;nbsp;nbsp;nbsp;女人若是做出这个动作,那其实就是在邀请,邀请男人去吻她,去非礼她,去冒犯她,假如男人傻的不明白什么意思,那种男人简直就不是一般的傻瓜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不是傻瓜,他若是傻瓜,焉能这么优秀,优秀的人永远也不会是傻瓜。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虽然没有跟女人这么做过,但一见龙女这样,也能明白龙女的意思,就知道她这是在等待,等待着他的吻,他的爱抚。

nbsp;nbsp;nbsp;nbsp;假如不去吻她,那她的自尊心一定会受到伤害,更何况,廉圣帝又何尝不想一偿美人之芳泽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的靠近了龙女,慢慢的将她揽在怀中,然后慢慢的捏着她的下颏,靠近了她柔软的香唇,渐渐的,二人的鼻子尖先轻轻的碰在了一起,然后终于两片带有温度的嘴唇也贴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这是他们第一次接吻,以前的时候,仅是拉手一起玩,如今,他们都长大了,廉圣帝已经十八岁了,龙女也过了十六岁生日了,所以,他们已经成熟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就觉得芳心一阵乱蹦,浑身好似被闪电击中一般,双手猛地抱住了他,忍不住轻轻的喘着气。

nbsp;nbsp;nbsp;nbsp;她这一喘气,就张开了樱桃小口,廉圣帝就吸在了她的嘴唇上,舌头也彼此的缠在了一起,打起了‘架’。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一样,双手抱着龙女的娇躯,轻轻的闭着眼睛,享受着她带有香气的樱口中传来的香味,享受着那种甜蜜的恋爱滋味,一双手在她后背轻轻的游走着,抚摸着她的肩头,抚摸着她的平滑的后背……

nbsp;nbsp;nbsp;nbsp;二人一旦亲吻上了,就谁也控制不住迸发的情绪了,开始时很温柔、很浪漫,后来,渐渐的越来越热情。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将她抱在怀中,一只手慢慢的探到了她最柔软的地方,开始轻抚着她最美、最软的地方,龙女浑身就是一震,全身更如电击一般,心几乎都要跳了出来了。

nbsp;nbsp;nbsp;nbsp;自己这禁区,十六年来,都不曾被人碰过,就算是自己,都不曾这么抚摸过自己,如今,第一次被心上人轻轻的抚弄,心中真是说不出的什么滋味,那种滋味,既消魂,又渴望,浑身还燥热难当,真是百味俱有。

nbsp;nbsp;nbsp;nbsp;但她没有动,也没有去制止他的不规矩,因为她不想这浪漫的气氛被打破,更何况,他是个男人,是男人,又有几个不喜欢自己没有过的东西呢?当然会对女人身上的特殊东西有好感了,这根本不足为怪。

nbsp;nbsp;nbsp;nbsp;更何况,他是那么的温柔,她当然也喜欢那浪漫而又心跳的感觉,又如何能去拒绝。

nbsp;nbsp;nbsp;nbsp;二人拥抱在一起,坐在一块青石上,浪漫的接吻,爱抚着对方,廉圣帝从来没有这么对龙女过,龙女也从来没这么温柔过,因为她知道,这一次去探险,其实很危险,两个人能不能活着都说不定,所以,在活着时,能快乐的在一起,那何尝不是一见好事。

nbsp;nbsp;nbsp;nbsp;二人抱在一起亲吻缠眠足有半柱香的时间,廉圣帝的手穿过了她的衣襟,握住了那温软的玉峰,龙女脸通红,轻轻的嘤咛一声,拿开了他的手,嗔道:“你坏死啦,这样对人家,再也不理你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柔声道:“龙妹,你好美,我控制不了自己,真是对不起。”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轻的一笑,道:“傻瓜,你真是个傻瓜。”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将她抱紧了,又开始了享受,一只手,直接伸进了她的怀中,穿过了她丝滑的肚兜,轻轻的捏着她的胸,龙女幸福的靠在他的怀中,不再拒绝,而是柔声道:“廉哥哥,不准你再过分了,等你娶了我,咱们再洞房……现在是不行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柔声道:“我知道,这样我已经很幸福了,也很满足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娇羞的拿出他不规矩的手,照着他的手打了一巴掌,嗔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就专门占便宜,毛手毛脚的。”

nbsp;nbsp;nbsp;nbsp;她虽然装着嗔怒,但却幸福的靠在了他的怀中,假如廉圣帝今夜没有对她这般的无礼,也许,她早就羞恼的甩头走了。

nbsp;nbsp;nbsp;nbsp;毕竟廉圣帝还不笨,知道女人需要什么,也喜欢什么,所以,给了她一个最美丽的浪漫和温馨,她心中甜甜的。

nbsp;nbsp;nbsp;nbsp;二人相拥,轻轻的诉说着情话,觉得今夜真是好美好美。

nbsp;nbsp;nbsp;nbsp;龙女觉得今天真的很开心,这是她生日的最好礼物,这礼物简直比任何珍贵的物品都要令她开心。

nbsp;nbsp;nbsp;nbsp;当然,以龙女自己是想不到这种办法的,刚才那含情脉脉的注视着情郎,然后踮起脚尖轻轻的闭上眼睛,将下颏轻轻的扬起这一招,乃是她的九个女侍女中,龙青儿传授给她的。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曾经问过龙女,问他有没有吻过她,龙女虽然娇羞,但依旧摇摇头,于是,龙青儿就这么说了一遍,说只要这么做,那爱你的男人就一定会吻你的,只要那男人不是傻瓜,只要他爱你,他就会吻你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假装羞臊,去胳肢龙青儿,嘴上说真是不像话,但心中却记住了龙青儿的话,刚才,她想起了龙青儿的这句话,所以,就这么试试,没曾想,还真灵。

nbsp;nbsp;nbsp;nbsp;龙女暗暗的感激龙青儿,因为这真是个好主意,不但女人不必说话,而且,男人也不必问女人同不同意这么做,这就不那么害羞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招,基本上都是女人想主动让男人亲她们的一招,这就叫以静制动,还别说,古往今来,可以说千百万的恋爱中的女人,一旦用上这招,一般都不会失灵,真是百试百灵,万试万爽,绝对有效的一招。

nbsp;nbsp;nbsp;nbsp;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那个男人是不是爱你,或者,那男人看是不是白痴,假如那男人不爱你,这一招就不好使了,假如那男人是白痴,那这招当然也无效了。

nbsp;nbsp;nbsp;nbsp;除了这俩客观原因之外,这一招轻轻的女人先用含情脉脉的秋波撩拨,然后挺起高耸的胸,轻轻的踮起脚尖,慢慢的扬起下颏,闭上美丽的眼睛,然后静静的等待着,绝对是爱情不用言语就能表达的最妙一招。

nbsp;nbsp;nbsp;nbsp;所以,恋爱中的女人若想让你的男人去爱抚一下你的**,和你亲吻享受一下浪漫,若是按以上所说的去实行,绝对会有效,失效就来找我。

nbsp;nbsp;nbsp;nbsp;龙女暗暗的好笑,心中甜丝丝的,这是她认识廉圣帝七年以来第一次被他吻,刚才那心跳的浪漫感觉,真的是好美好美。

nbsp;nbsp;nbsp;nbsp;龙女吃吃的笑道:“廉哥哥,你说,我的那九个姐妹,不知道有没有跟你的那九个弟兄这……这样过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我想,他们早就这样过了,你没看他们那么亲热,而且,你的九个姐妹,可不像你这样的厉害,我那九个弟兄,更不像我这样的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你讨厌,你骂我厉害,厉害的话,你这么轻薄我,我就该斩了你的爪子。”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笑道:“那你斩吧,我送给你,就怕你舍不得。”

nbsp;nbsp;nbsp;nbsp;龙女嘤咛一声,幸福的靠在他的怀中,柔声道:“假如,你永远都这么爱我,那我该多么幸福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柔声道:“放心吧,我会一直这样爱你,永远不会变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柔的咬着他的手,轻轻道:“假如你变了心,我就咬死你。”

nbsp;nbsp;nbsp;nbsp;二人在一起相拥,享受着爱情的浪漫,可他们手下的那九个男人和九个姑娘也没闲着,早就各找房间也拥抱在一起亲吻去了,虽然还没有做出那事,可早就像廉圣帝和龙女这般过了。

nbsp;nbsp;nbsp;nbsp;但九人也知道今夜不是胡闹的时候,要守着山村,以防野人部落万一前来打村,而且,主人都要去冒险了,他们也没有那个心情乱搞。

nbsp;nbsp;nbsp;nbsp;不过,他们却是依偎在一起,透过窗户的缝隙偷偷的看着,静静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nbsp;nbsp;nbsp;nbsp;夜深人静,只有风声,假如关押野人的窗户一响,或者门一响,他们都能听的见。

nbsp;nbsp;nbsp;nbsp;一直等了好久好久,大约三更左右,就听到窗户嘎吱吱的响了一声,藏在附近暗中观察的九子和九女,立刻来了精神,赶紧顺着缝隙偷看。

nbsp;nbsp;nbsp;nbsp;果不其然,只见那野人蹑手蹑脚的从窗户内钻了出来,悄悄的往村外摸去。

nbsp;nbsp;nbsp;nbsp;原来,正如廉圣帝等人所料,这野人的确状如牛一般,假如没有人看护他,他定然能磨断了捆绑的绳子,自己能逃出来。

nbsp;nbsp;nbsp;nbsp;但这野人也不是傻瓜,白天他不敢动,因为一旦动了,就会被发觉,那就没机会逃命了,天刚黑,他还不敢动,因为天刚黑,所有人都没睡觉,一旦来查看一番,那就前功尽弃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野人装作被折磨的精疲力尽,昏昏的睡着了,其实,这么揍他,他也没有内伤,因为他的身体实在是太强壮了,挨打挨揍,还能扛得住。

nbsp;nbsp;nbsp;nbsp;直到很晚了,守夜的兵按照吩咐的那样,进去查看了一番,抽了他几鞭子,然后打着哈欠出去了,接着就锁住了房门。

nbsp;nbsp;nbsp;nbsp;这野人一见人都走了,立刻精神了起来,知道要想活命,就只有看今晚的了。

nbsp;nbsp;nbsp;nbsp;这野人赶紧用力的在柱子上磨着绳子,两只手使劲的撑着绳子,大约磨了半柱香的功夫,拇指粗的绳索被他磨坏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他用力的一挣,就给弄断了。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又赶紧解开了困着的双腿,先蹲在地上揉了揉站麻木的双腿,喘了一口气,静静的听了一下外面的动静。

nbsp;nbsp;nbsp;nbsp;外面是鸦雀无声,除了风声,就是虫子在叫的声音,其余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心中一阵狂喜,谁想死?谁又不想活?能有机会逃命,当然高兴了。

nbsp;nbsp;nbsp;nbsp;这野人在地上找了一根木棍,然后轻轻的推了推窗户。

nbsp;nbsp;nbsp;nbsp;门虽然被锁住了,可是窗户却没锁住,而且,虽然里面插着了,但是,在里面自己就能弄开。

nbsp;nbsp;nbsp;nbsp;这野人一听依旧没动静,轻手轻脚的推开了窗户,在窗户里跳了出来,再看四周,真是夜籁无声,连月光都黯淡的很,这野人这个高兴,赶紧隐身到了黑暗中,蹑手蹑脚的,沿着黑暗的角落里往山那边的方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