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1章 故纵5

第三百一十一章 故纵5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虽然拥抱在一起温存,但也没忘了正事。 .

nbsp;nbsp;nbsp;nbsp;这野人刚出来,九子和九女就立刻发出了暗号,就见他们所在房间内的红灯笼,换成了一个白灯笼,不过,这灯笼是纱布做的,可不是纸糊的,因为,那时候还没发明纸。

nbsp;nbsp;nbsp;nbsp;白灯笼一挑了起来,这么黑,当然看的清楚的很了,廉圣帝和龙女就在山坡上,地势比下面的村子高一些,当然看的清楚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立刻松开了娇滴滴的美人,沉声道:“龙妹,这野人逃出来了,咱们小心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拉龙女,指了指参天大树,二人腾身而起,飞身上了一棵大树,躲在树杈上,往村口附近观望。

nbsp;nbsp;nbsp;nbsp;只见一条黑影迅速的往山这边移动,离着二人有二百多丈,就往山上爬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看清了位置,手拉手纵身而起,窜蹦跳跃,几个箭步,就追上了那野人,借着黯淡的星光,就见那野人在山上如飞一般,翻山越岭,如履平地一样的亡命而逃!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手拉手脚下加紧,施展轻功,紧紧追随着,始终保持着十余丈的距离不离不弃的追踪着。

nbsp;nbsp;nbsp;nbsp;二人轻功都很高,否则,虽然没有练成御剑飞行的本事,但陆地上的轻功,那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这野人虽然矫健,但毕竟不及二人的轻功高,而且,这野人也没想到会有人暗中追踪,更何况,黑乌乌的大山中,根本视线就不好,如何能不小心的攀山。

nbsp;nbsp;nbsp;nbsp;就见那野人,翻山越岭、攀山跳涧,简直如走平地一般,真不愧为野人,这一份腿上的功夫,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nbsp;nbsp;nbsp;nbsp;尤其是,这野人根本是没穿鞋的,根本就是光着一双脚,光着脚在荆棘的山中到处乱窜,不怕石头,不怕蒺藜,不怕枯枝,这简直令人震惊。

nbsp;nbsp;nbsp;nbsp;但你还别不信,在上古年间没有鞋的时候,人就是这样光着脚在山林里的,我们的老祖宗就有这种本事。

nbsp;nbsp;nbsp;nbsp;那时人就跟猴子没区别,而且,人也本是猿猴慢慢的演化变的,只不过,自从发明了文明,有了织布、针线等,发明了衣服、鞋子,等穿上后,久而久之,本身那种野性的功能就慢慢的消失了。

nbsp;nbsp;nbsp;nbsp;如今的廉圣帝和龙女就是如此,别看这俩人的功夫这么高,还会一点道术,但你要他们俩光着一双脚在山林里到处跑,他们做不到了,因为,他们的脚上根本就没有厚厚的茧子,功夫再高,也不行。

nbsp;nbsp;nbsp;nbsp;自从伏羲氏和神农氏治理了约有一千多年后,才到了黄帝和炎帝时代,所以,这么多年的文明发展,炎黄二国已经完全脱离了野蛮,而走上了文明的道路,人人都穿衣服鞋袜,也会打造兵器,又研究了文字、医学、冶炼、耕种、缝制等先进的东西,已经完全脱离了那种原始的野蛮社会。

nbsp;nbsp;nbsp;nbsp;所以,廉圣帝和龙女自幼没有那样的野过,当然做不到野人那样了。

nbsp;nbsp;nbsp;nbsp;但炎黄二族的文明开始的早,可是,其余的少数族类,那有炎黄二国的人这么聪明,还是等于在过野人般的生活,依旧不知道五谷是什么东西,依旧只能靠打猎、捕鱼来生存下去。

nbsp;nbsp;nbsp;nbsp;别说上古年间这样,就算到了汉朝、隋朝等朝代,苗族等山林中的人,几乎还是如此的原始,过着这种没有文明的生活,甚至到了清朝或者现代,都先进不了那去,更别说那时候的人类文明才刚开始了,当然更不行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暗暗的苦笑,本来,他们以为自己的轻功是举世无双的,在整个炎黄二国,都没有人能超越他们俩,但现在看来,这没练过轻功的野人,这奔跑的速度并不比他们差多少。

nbsp;nbsp;nbsp;nbsp;这也就是廉圣帝和龙女,换个别人,根本追不上他,就算换作他们的九个侍女和九个侍男,都不能超越这野人的速度。

nbsp;nbsp;nbsp;nbsp;二人携手紧紧的追赶,始终不离不弃,总算是没有追丢。

nbsp;nbsp;nbsp;nbsp;渐渐的,翻过了几座大山,又经过了一片野树林,那野人往山上又攀去,廉圣帝和龙女在这野人的侧面跟着,也随着上了山,到了半山腰,是一片大一些的空地,正是山坳之处,居然出现了火光。

nbsp;nbsp;nbsp;nbsp;点点火光,就好似鬼火一般!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停下来喘了口气,廉圣帝和龙女也赶紧停下,躲在了一株大树后,谨慎的四周观望着,只见那野人,跟手拿火把巡视的野人打了招呼,叽里咕噜的也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就回到了队伍中。

nbsp;nbsp;nbsp;nbsp;又等了一会,龙女轻轻道:“廉大哥,过去看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头,二人小心翼翼的摸到了那块山坳前,这一看,不仅倒吸一口冷气!

nbsp;nbsp;nbsp;nbsp;只见那山坳中最少有一百多这种野人!

nbsp;nbsp;nbsp;nbsp;有男有女,都围坐在篝火前。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已经会用火了,不过,像什么钻木取火了,石头碰撞打出火星了,难度还是有点大,还是不易弄到火,但野人有野人的办法,那就是在山洞中生着一些火,始终不让其熄灭,用动物身上提炼出的油做灯,而且,还专门有人负责看火的,保证火的不熄灭,否则,一旦灭了,想要再找火,都不容易。

nbsp;nbsp;nbsp;nbsp;所以,看着火不灭,也是野人部落里的一件重要的任务,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有人轮着班看火,所以,想要火的时候,拿着带油的木头就去火源处取火,尤其是到了晚上,只有火,才能吓退猛兽,否则,会受到动物的攻击了,火是很重要的。

nbsp;nbsp;nbsp;nbsp;那些男女野人,打扮都差不多,都是下半身裹着兽皮,下半身有的女人用树叶挡着那禁区,有的则根本就不挡,就跟男人似的露着上半身,那两又大又白的球,就这么露着,但却不以为然。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轻的呸了一口,心中骂道:“真是成何体统。”

nbsp;nbsp;nbsp;nbsp;但她却忘记了,炎黄二国在没有文明之前,女人也这个样子的,不过,现在发明了织布,学会了缝制衣服,这才用那遮羞布遮住了一览无余的地方。

nbsp;nbsp;nbsp;nbsp;但在原始社会,女人露着上半身,根本无可厚非,甚至有的下半身都不穿兽皮,都是常见的。

nbsp;nbsp;nbsp;nbsp;别说原始社会,就算如今的非洲,这种不穿上衣的非洲妇女都有的是,更别说上古年间了,那时候这样,根本就是正常不过的现象。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男人若是喜欢女人,上去就问,你喜不喜欢我,女人一点头,立刻抱进了山洞内,就开始做夫妻,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直接,你不信都不行。

nbsp;nbsp;nbsp;nbsp;所以说,就连后羿见到嫦娥第一面,说了几句话,就做了夫妻了。

nbsp;nbsp;nbsp;nbsp;据估计,不过就是,后羿问,你喜欢我吗,嫦娥说,你好强壮,是个勇士,我喜欢你,后羿就说,你这么漂亮,我也喜欢你,你既然也喜欢我,愿意做我的妻子吗,嫦娥说,当然愿意了,后羿就说,那好,既然愿意,咱们洞房吧,于是就做了夫妻了,说起来好笑,甚至荒唐的很,但这就是真的,不但后羿和嫦娥这样,又有几个不这样的。

nbsp;nbsp;nbsp;nbsp;也有人觉得这也太随便了,其实,那正是上古年的一种现象。

nbsp;nbsp;nbsp;nbsp;也许,这种办法也没什么不对,至少比现在找不到老婆要强的多,至少比现在找个老婆要给女人下跪,还要三金三银、房子汽车要好的多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虽然女人没穿什么,但男人是不准随意的侵犯妇女的,没经过女人的同意,是不能侵犯的,当然,那女人自己愿意,这就无可厚非了。

nbsp;nbsp;nbsp;nbsp;规定,不准摸女人的胸,更不准摸女人的禁区,一旦违反了,按照族规,轻者,比方说,袭胸者,打上几板子以示警告,利如想硬来寻爱者,说的不好听的,就是强x妇女者,假如真的做出这种事,那是要被阉割的,这乃是最重的处罚,甚至会处死都说不定。

nbsp;nbsp;nbsp;nbsp;所以,就算女人穿成这样,一般的野男人也不会轻易的没规矩犯错的,这就规矩,野人中,这种规矩也是存在的。

nbsp;nbsp;nbsp;nbsp;但没衣服穿也不要紧,女人有办法,那些女人喜欢在没穿衣服的胸口上画一些花纹来遮羞,用来遮住那两点羞处,龙女真是哭笑不得,用红色的花纹盖着女人的禁区,也亏得这些野人能想的出来。

nbsp;nbsp;nbsp;nbsp;不过到了冬天,野人们就受苦了,那就必须想办法穿上兽皮,取暖了,不过,野人抗冻的能力也强。

nbsp;nbsp;nbsp;nbsp;而在南方,冬天也不那么冷,炎黄二国就这样,这也是原始人选择先居住在南方的原因了,这样,可以避开寒冷的冬天,如今,炎黄二国正是阳春四月间,春暖花开,所以,野人们穿的很少。

nbsp;nbsp;nbsp;nbsp;龙女红着脸看了一眼廉圣帝,淘气的遮住了廉圣帝的眼睛,咬着廉圣帝的耳朵道:“不准你看,非礼勿视,你懂不懂。”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道:“那你找块布给我遮住眼睛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只准你看我,不准你看别的女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声道:“嘘,别闹了龙妹,这里太危险,不要闹。”

nbsp;nbsp;nbsp;nbsp;龙女红着脸松开了手,她也知道,不能怪廉圣帝看,因为,这些女人都这样,你能让人家闭眼,万一有了危险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龙女忍住笑,吃吃道:“廉哥哥,你说,这些女人穿成这样,这不是引诱你们男人犯罪吗?你们男人能受的了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受不了,不过,你别忘记,咱们的祖先没发明织布和衣服前,也都这样子的,受不了,那就找女人解决呗。”

nbsp;nbsp;nbsp;nbsp;龙女娇羞的轻声嗔道:“你讨厌,坏死啦。”

nbsp;nbsp;nbsp;nbsp;两个轻轻的咬着耳朵嘀咕着,就见零零星星的篝火旁,还真有一些青年的男女在一起相拥相依,男人和女人正在跟刚才他们俩那样的拥抱亲吻,男人对着女人不住的**着,当然,离不开那一对球状的东西了。

nbsp;nbsp;nbsp;nbsp;那受了伤的野人现在正坐在篝火旁,一个没穿上衣的姑娘,戴着好大的耳环,脖子上挂着一颗一颗的贝壳,腰中围着一块叶子做的裙子,露着一双诱人的大腿,在给那野人擦着身上的血渍。

nbsp;nbsp;nbsp;nbsp;看来,这女人也许就是那被揍野人的妻子吧。

nbsp;nbsp;nbsp;nbsp;那女人还挺端庄,还真有点姿色,不过就是皮肤黑点罢了,风吹日晒的,皮肤不黑才怪。

nbsp;nbsp;nbsp;nbsp;在东面的角落里,有那么七八对男女正在做夫妻的那种事,彼此隔着并不远,有的在火把旁,铺着一张兽皮,有的铺着干草,女人身上最后的一块兽皮也被解开了,男人也脱掉了腰中的兽皮,就跟女人开始了一进一出的快乐游戏,有的甚至没脱兽皮,直接就掀起兽皮就开始做。

nbsp;nbsp;nbsp;nbsp;真是姿势繁多,有的女人躺着,男人在上面,有的女人在上面,男人躺着,有的女人趴着,男人在女人身上,有的女人站着,男人在后,一双手还不住的揉着那俩软的东西,女人不时的还伴随着喘息和叫声……

nbsp;nbsp;nbsp;nbsp;龙女羞臊无比,等看清了有这种事的时候,不仅羞臊的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小声的骂道:“真不要脸,这么多人就做这事,咦,恶心死了,不准你看,不准你看……”

nbsp;nbsp;nbsp;nbsp;龙女娇羞的伸出白玉一般的手去遮廉圣帝的眼睛,廉圣帝早就看的热血沸腾了,而且,刚才抱着美人好一阵亲吻,只是没有做这种夫妻间的事,他已经很难受了,如今,亲眼见到这种场面,如何能不动心。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将龙女的手握住,将龙女抱在怀中,一双手就去探索女人最神秘的部位……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轻的喘息了一声,赶紧拿开他的手,嗔道:“不准你这么侵犯我,只准你吻我,不成亲,不准你碰我,真坏死了,这么危险的地方,你还有心情胡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苦一笑,非是他有心情胡闹,而是眼前的场景让男人的确热血沸腾,难以自制,尤其是他正在少年,刚十八岁,还未尝到人事的快乐,心中的渴望,就好似久旱的庄稼一样。

nbsp;nbsp;nbsp;nbsp;所以有人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这一点都不假,女人能自制,男人自制却比女人要难的多了,一有了想法,明显的部位就会有了变化了,根本压制不住。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不能怪男人,只能怪这个世界太荒唐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柔声道:“廉哥哥,等咱们回去,我答应你,找个没人的地方,咱们……咱们也……也做……”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点头,道:“那咱们早点成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