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1章 故纵6

第三百一十一章 故纵6

nbsp;nbsp;nbsp;nbsp;龙女羞涩的道:“嗯,我都听你的,人家都跟你这样了,已经是你的人了。新·匕匕·奇·中·文·网·首·发ШШШ. .”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一阵沉默,躲在树后虽然在看,但不往那‘可怕’的地方看了,因为看的多了,真的会控制不住,虽然不看,但还好奇,还忍不住去看。

nbsp;nbsp;nbsp;nbsp;这俩人,一个十八岁的少男,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正是好奇的时候,眼前就有活人在表演那个,当然会好奇的观摩研究一下了,这不足为奇,不看才是有毛病。

nbsp;nbsp;nbsp;nbsp;龙女看不下去了,心里痒痒的,也想男人了,也不能不想,眼前有这么种情景,她是正常的女人,如何能不想,女人也是人,女人也是有想法的,千万不要以为女人就不会想那种事,有时候,女人的**上来,比男人都要可怕。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形容女人的需求,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原因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红着脸,握紧了剑,道:“咱们杀出去吧?”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的摇摇头,道:“不,势单力孤,你看那些长竹子,那就是野人的兵器,咱们俩不见得能对付的了这么多人,最好不要打,先看看再说。”

nbsp;nbsp;nbsp;nbsp;围着篝火处,有好多好多插在地上的竹枪,那些竹子都有手臂那么粗,削的尖尖的,锋利无比,乃是这些野人自卫和打猎的工具,别小看这些竹枪,那可是要命的东西。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最善于掷枪了,可以说是百发百,因为,他们经常要打猎,当然需要练习投掷了,久而久之,真的是百发百,这就是野人们的可怕之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之所以不敢贸然行动,就是因为,这些野人很不简单,又这么多,万一投掷飞枪,一个不慎,甚至都有被穿胸的危险,如今,势单力孤,当然要小心点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点点头,也知道不能硬拼,于是两个人悄悄的在阴暗的树后观看着。

nbsp;nbsp;nbsp;nbsp;只见野人还挺有秩序,东边和西面是男女专门做那夫妻之事的地方,四周有火把照亮,驱赶着野兽。

nbsp;nbsp;nbsp;nbsp;在南面,是一伙野人叽里咕噜的在聊天,也不知说的是什么。

nbsp;nbsp;nbsp;nbsp;在北,则有一个黑乎乎闪着火光的山洞,显见,这约有一百的野人都住在这个山洞里的。

nbsp;nbsp;nbsp;nbsp;二人看了一会,忽然山洞内火把一闪,在洞内走出队野人来,约有十几个,抬着七八个一律不挂的女子,那些女人有点奇怪,不像这些野人这么黑,浑身白如玉,一对白玉一般的胸脯就露着,不过,双手被绑着。

nbsp;nbsp;nbsp;nbsp;龙女几乎失声惊叫,因为,那七八个女子,正是失踪的女子,有几个龙女还认识,虽然没说过话,但却知道是骊村的女人!

nbsp;nbsp;nbsp;nbsp;那几个野人将七个被绑着双手的女人抬了出来,那些女人眼都是惊惧,被野人扔在了一张兽皮上,蜷缩在那里惊恐的看着。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咬银牙,眼睛都红了,一按闭月羞光剑,这就要杀出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性情刚烈,尤其是见到自己管辖内的姐妹受到这种非人的侮辱,那如何能受的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赶紧按住了龙女,轻轻的摇摇头,低声道:“你这么做,会害死姐妹们的,不要去,先看看情况。”

nbsp;nbsp;nbsp;nbsp;龙女知道廉圣帝说的不错,只好强自忍住了气。

nbsp;nbsp;nbsp;nbsp;这时,从山洞内走出一个身穿虎皮群的老者,留着长胡须,手还拄着一个木杖,那老者一出来,野人们立刻都站了起来,就连正在爱爱的男女们都停了下来,一起前来聚会。

nbsp;nbsp;nbsp;nbsp;那老者站在洞口前面,脖颈上的贝壳项链十分的诡异,再配合那老者狰狞的面孔,更加令人毛骨悚然!

nbsp;nbsp;nbsp;nbsp;“哇啦咕嘟卡巴……”那野人的酋长也不知说了什么,然后将手权杖往空一举。

nbsp;nbsp;nbsp;nbsp;再看那些野人们,立刻振臂高呼:瓦哒咔嘎西乎呐……

nbsp;nbsp;nbsp;nbsp;所有的野人,包括那个老者,一起拜倒在地,真是五体投地,也就是说,全身都趴在地上,连着用五体投地的礼节拜谢了神,这才都站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其实,那老者是说:感谢真神赐给我们的礼物,今晚上,大家可以依次享受这七件礼物,勇士们先开始,这些女人就是咱们的奴隶了!”

nbsp;nbsp;nbsp;nbsp;这酋长说的是捉住的那七个可怜的姑娘,这七个可怜的姑娘被捉住,这些野人如何能放过,本来野人部落里,女人就少一些,来了七个姑娘,可以解决一大批找不到伴侣的寂寞野男们,所以,野人认为,这是他们的神恩赐的。

nbsp;nbsp;nbsp;nbsp;这老者刚才是到山洞跟他手下的勇士们先享受去了,等他们这些头子享受完后,再赐给大家一起享用。

nbsp;nbsp;nbsp;nbsp;野人的世界里也是有规矩的,有女人,必须头头先享受,就跟狼一样,有好的母狼,总是头狼先得到,其他的靠边站。

nbsp;nbsp;nbsp;nbsp;别说是外来的女人,就算是本族的女人第一夜,女人的**也是先由酋长和祭司们先品尝,再让其结婚,其余的男人再碰。

nbsp;nbsp;nbsp;nbsp;不要以为这是荒唐的事,这种事,是真实存在的。

nbsp;nbsp;nbsp;nbsp;国在夏朝后,基本上这种自己的妻子结婚,先让当权者开处的规矩没有了,因为,国大,统治者要想享用女人,可以随便的找,根本不必用这种方式,加上国明走在最前面,所以,这种万恶的陋习先破除了,到了封建社会,这种事是没有的了。

nbsp;nbsp;nbsp;nbsp;但西方社会,这种丑恶的现象,娶妻,先奉献给当权者,德高望重的和尚、教徒等等的事还寻在,一直到十八世纪才算是结束。

nbsp;nbsp;nbsp;nbsp;可见国的明超越世界明多少年吧,若不是因为满清那帮杂种,国也不至于这么落后。

nbsp;nbsp;nbsp;nbsp;但远古时期,这种现象是比比皆是,野人部落里,女人一旦要成亲了,必须先跟酋长过一夜,否则,你无权嫁人。

nbsp;nbsp;nbsp;nbsp;女人,在古代究竟受过多少血泪和摧残?

nbsp;nbsp;nbsp;nbsp;自由的可贵,谁又能懂?

nbsp;nbsp;nbsp;nbsp;不过,现在的女人也太自由了,由于太自由了,实在是男人的不幸。

nbsp;nbsp;nbsp;nbsp;因为女人是得寸进尺、登鼻子上脸的动物,一旦让其太自由了,就会成为了武则天,就想一手遮天了,所以,哪有男人的好。

nbsp;nbsp;nbsp;nbsp;所以说,适当的约束一下爱忘乎所以的女人,并没有什么不对。

nbsp;nbsp;nbsp;nbsp;这些酋长和祭司法老们,就享受这种特权,山洞他们住在最好的地方,这七个抢来的女人,他们玩够了,再赐给臣民们。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权力了,不管是人的世界,还是动物的世界,权力,永远都是最重要的。

nbsp;nbsp;nbsp;nbsp;那酋长说完,然后又高举法杖大叫道:“瓦吧奇尕嘛啦咖咖……”

nbsp;nbsp;nbsp;nbsp;龙女骂道:“说的什么鸟语……”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道:“在野人的眼,听不懂我们的话,也认为咱们说的是鸟语。”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反正我听不懂的就是鸟语,不说炎黄二国语言的话,就是鸟语。”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一笑,他发现,有时候龙女也并非那么的傲气,也有少女可爱的一面。

nbsp;nbsp;nbsp;nbsp;二人嘀咕着,一边静静的观看着。

nbsp;nbsp;nbsp;nbsp;只见那野人酋长说完,再看那群野人欢呼一声,立刻手拿起了插在地上的削的尖尖的竹子,围着篝火跳起来怪异的舞来。

nbsp;nbsp;nbsp;nbsp;女野人和老野人退了下去,年轻力壮的野人围在了一起,赤着脚,还很有节奏的蹦着,手举着竹枪做着刺杀的动作,跳着那种诡异又令人毛骨悚然的舞蹈……

nbsp;nbsp;nbsp;nbsp;年轻力壮的野人蹦跶了一阵,下去了一些,接着,一些袒胸露乳年轻的女野人,各找情郎,围着篝火又乱蹦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周围的野人有的一起在外围蹦跶,有的鼓掌打着节拍。

nbsp;nbsp;nbsp;nbsp;“喔!喔喔!喔……”野人们唱着一种属于自己族的歌,也不知唱的什么东西。

nbsp;nbsp;nbsp;nbsp;还别说,这些野人的动作还真有点节奏性,看习惯了,还真挺顺眼。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静静的观看着,但这诡异的景象,令二人触目惊心!

nbsp;nbsp;nbsp;nbsp;究竟如何搭救那些遇难的百姓呢?

nbsp;nbsp;nbsp;nbsp;究竟该对付这些野人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都犯了难,一个两个,十个八个,那他们就对付了,可是,这么多,足有一百个,这股力量太大了,就算回去调动人,也要有三百多人,才能铲除这些祸害,势必就是一场血战!

nbsp;nbsp;nbsp;nbsp;野人们依旧在围着篝火蹦着跳着,似乎每天夜里,他们都会聚在一起这么快乐的跳舞……

nbsp;nbsp;nbsp;nbsp;生命就是如此的残酷,他们虽然很快乐,但却将痛苦建立在炎黄二族百姓的身上了。

nbsp;nbsp;nbsp;nbsp;生命就是如此的矛盾,一个生命活下去,就必须要伤害其余的生命!

nbsp;nbsp;nbsp;nbsp;可以说,一个生命活下去,也不知杀了多少生命,才将他自己养大。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残酷!

nbsp;nbsp;nbsp;nbsp;血淋淋的世界,就是如此的残酷无情!

nbsp;nbsp;nbsp;nbsp;只有适者生存、强者为霸,弱者永远都是强者的奴隶!

nbsp;nbsp;nbsp;nbsp;熊熊篝火,照亮了小小的山坳,这一群野蛮的野人,正玩的开心,跳的起劲……

nbsp;nbsp;nbsp;nbsp;但他们却不知道,危险有时候就是在你最快乐的时候出现!

nbsp;nbsp;nbsp;nbsp;有两个强敌,正在等待着机会,要他们的命!

nbsp;nbsp;nbsp;nbsp;诡异的野人部落里的舞蹈依旧在继续着,这种舞蹈看到令人毛骨悚然,再加上他们脸上、身上,用血画的那些花纹,简直就好似群魔乱舞一般!

nbsp;nbsp;nbsp;nbsp;远古野人跟明人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没有明,不会织布,不会耕种,而且,生吃活嚼,成天奔跑于山林,为了生活追逐野兽。

nbsp;nbsp;nbsp;nbsp;不过,明人跟野人的区别就在于,野人有了性的**,就会正大光明的去找异性,绝不会藏着盖着。

nbsp;nbsp;nbsp;nbsp;但明人呢,由于多了那层遮羞布,所以,总会偷偷摸摸的做见不得人的事,到时候提上裤子,穿上衣服,将遮羞布遮住肮脏和丑陋之处,谁又能知道这些衣冠禽兽们做过不明的事呢?

nbsp;nbsp;nbsp;nbsp;明人所谓的明就这样,这就叫做婊子都要立牌坊。

nbsp;nbsp;nbsp;nbsp;其实,明人就是多了一层遮羞布罢了,但做的肮脏事不见得比野人少,这就叫衣冠禽兽,假如扒下了那层衣冠,就只剩下禽兽了,甚至比野蛮人更肮脏!

nbsp;nbsp;nbsp;nbsp;是人皆可杀,这就是魔域英雄们的名言,有时候,这句话不见得不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看的是触目惊心,但不可否认,这野人部落的舞蹈,还真有那么一点味道,并不能说不好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直跟龙女在拉着手,龙女甚至是依偎在他的怀,二人偷偷的观看着,她的手轻轻的在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有点胆怯,还是在为那些被扒的像玉米棒子似的女同胞们感到难过。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贴着龙女的耳朵道:“咱们回去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失声道:“回去?那……那这些姐妹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道:“以你我二人之力,是无法救她们的,就算救她们出来,隔着一片密林和好几座大山,咱们都无法带她们走,回去调兵才可。”

nbsp;nbsp;nbsp;nbsp;龙女咬着樱唇,道:“等回来的时候,她们都要被折磨死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叹道:“那你想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咬牙,道:“不如,咱们杀进去,跟他们拼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性情就是如此的刚烈,这也是她的可爱之处,因为她正是那种嫉恶如仇的女子,一股子豪气和侠气!

nbsp;nbsp;nbsp;nbsp;人和人虽然都是一种构造,都是两个肩膀扛着个脑袋,外加躯干、四肢,都是这么简单,但每个人却不相同。

nbsp;nbsp;nbsp;nbsp;有的人,就这么可恶、可恨、可怜、可笑、可耻、可悲,可有的人却令人可敬、可叹、可赞、可爱,龙女无疑就是令人可敬的一种!

nbsp;nbsp;nbsp;nbsp;而且,还是女人的一种,一种女人的极品,女人的英雄!

nbsp;nbsp;nbsp;nbsp;但有勇气和侠气是不够的,还要有智谋,人跟人的不同之处,就是每一个人的头脑不同,明人之所以明,就是比野蛮人聪明,会利用聪明的智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想了一下,轻轻道:“这样吧,再观察一会,等野人都要去睡觉了,咱们有机会了,再想办法。”

nbsp;nbsp;nbsp;nbsp;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两个人去应付一百多野人,还要保护那些女子,根本就做不到,而且,二人虽然本领很高,但毕竟道术修炼的还不行,还没有那种祭出飞剑能将这些野人轻易斩杀干净的本事,也不会飞。

nbsp;nbsp;nbsp;nbsp;于是,两个人躲在山坳的下面,离着上面有十余丈的距离,偷偷的观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