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2章 食人族2

第三百一十二章 食人族2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有的举着火把,有的提着竹枪,直奔廉圣帝和龙女这般闯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早就恨得柳眉都立了起来,自己国家的百姓男人被活活的给吃了,女人被这般的侮辱,如何能不恨!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大吼一声,直接杀了进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本想拉着她快走,但一见龙女杀了上去,只好也冲了上去!

nbsp;nbsp;nbsp;nbsp;二人这一冲了上去,就被野人们看到了,野人们一窝蜂的就冲了上来!

nbsp;nbsp;nbsp;nbsp;没等到近前,嗖嗖嗖,嗖嗖嗖,有无数的野人先将竹枪投来,奔廉圣帝和龙女射来!

nbsp;nbsp;nbsp;nbsp;野人们看的清清楚楚,不过眨眼间,自己的族人就被人斩杀了五六个,早就激怒了野人们!

nbsp;nbsp;nbsp;nbsp;但想要射中二人谈何容易,龙女闭月羞光剑左右横扫,拨开竹枪。 新比奇中文网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一样,用手中剑拨开了竹枪,也杀进了野人群中。

nbsp;nbsp;nbsp;nbsp;野人已经冲了上来了,一个凶悍的野人提起竹枪奔着龙女就刺!

nbsp;nbsp;nbsp;nbsp;龙女别看年纪不大,那可是一身的好功夫,龙女身子一转,那竹枪贴着她的腰肢滑了过去,在一转身剑,手中剑一招秋风扫败叶,一道寒光,奔那野人就削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闭月羞光剑乃是一把仙剑,削铁如泥,这一剑,正好斜斜的在野人的腰部划了过去,就好像砍在豆腐上一样。

nbsp;nbsp;nbsp;nbsp;噗!的一声,那野人一身惨叫,身子被削成了血淋淋的两截,手中还握着竹枪惨嚎着滚落山坡!

nbsp;nbsp;nbsp;nbsp;刚砍死一个野人,龙女双剑一招拨草寻蛇,两剑,正斩在两个野人的头上!

nbsp;nbsp;nbsp;nbsp;两颗血淋淋的人头就被剁了下来,顺着山坡滚了下去,死尸也栽倒在血泊中!

nbsp;nbsp;nbsp;nbsp;不过眨眼间,三个野人一个照面,就被龙女给解决!

nbsp;nbsp;nbsp;nbsp;再看龙女,一脸一身,全都是血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就在龙女侧面,一个野人刚要刺龙女的后心,廉圣帝左手抓住了竹枪,右手顺势一招顺水推舟,就将那野人平着就给削成了两半!

nbsp;nbsp;nbsp;nbsp;又有两个野人抡着竹枪就砸,廉圣帝在空隙中窜了出去,抖手就是两剑,劈在了两个野人的头上!

nbsp;nbsp;nbsp;nbsp;咔咔两声,那俩野人的头,就好似西瓜一般就被劈成了两半!

nbsp;nbsp;nbsp;nbsp;不过,由于没有斩断脖颈,故此,还连在身体上。

nbsp;nbsp;nbsp;nbsp;那俩野人一声没哼,就滚落了山坡!

nbsp;nbsp;nbsp;nbsp;但野人太多了,杀了这几个,立刻又围上来一群,纷纷用长竹枪乱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一阵冲杀,好似砍瓜切菜一样,杀了十几个,但却被野人给围住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劈死了两个野人,杀到龙女身边,大叫道:“龙妹,走,不要恋战!”

nbsp;nbsp;nbsp;nbsp;龙女眼睛都红了,但一见眼前全都是野人了,知道不好,假如被野人紧紧的包围住,来一个死缠死打,那就危险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咱们的人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剑劈死一个野人,道:“没法救,走,不要让他们围住咱们,且战且走,快!”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把龙女,两个人飞身而起,脚踏着树枝在野人的头上飞了过去,飞出了重围!

nbsp;nbsp;nbsp;nbsp;“巴嘎啦吥冬……”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的酋长拄着法杖不住的叫着。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刚飞起来,忽然,无数的野人就将手中的竹枪掷向了二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一手舞动着剑,将射来的竹枪劈开,一边彼此的双脚一碰,用出了比翼双飞燕的那一招,凭空中又飞起来了一丈,无数的竹枪射了个空!

nbsp;nbsp;nbsp;nbsp;二人脚踩着树冠,手拉着手,一起施展着轻功,一边往山下飞奔而去!

nbsp;nbsp;nbsp;nbsp;野人们嗷嗷直叫,在后紧紧的追赶!

nbsp;nbsp;nbsp;nbsp;野人群几乎全体出动了,在后举着火把,拿着竹枪在后就追!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不愧为野人,速度当真快的很,二人这么高的轻功,居然甩不掉这些野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沉声道:“龙妹,将这些人引开,一点一点的解决。”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嗯,野人虽多,但咱们可以一点一点的杀。”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落到了地上,这时,已经到了密林中了。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野人简直都疯了,一交手,死了这么多人,竟然还没杀了这俩人,如何能不愤怒。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三转两转,躲在了暗处,野人群慢了一步,不见了二人的踪迹,立刻,分开来四处搜索起来了,三个一伙,五个一群,有的举着火把,有的手持竹枪,在林中寻找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这大山实在是太大了,加上天又黑,要找两个人谈何容易。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藏在黑暗处,这时,有五个野人往他们这边来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低声道:“龙妹,你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到后面结果他们!”

nbsp;nbsp;nbsp;nbsp;龙女笑道:“好计。”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多加小心!”

nbsp;nbsp;nbsp;nbsp;龙女点点头道:“放心吧!”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说完,手提赤霄燚炎剑,离开了龙女,绕过了大树,转到了六七个野人的背后。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悄悄的对着龙女做了个手势,龙女噌的一声跳了出来,飞身而来,一剑先将走在最前面的一个野人劈成了两半!

nbsp;nbsp;nbsp;nbsp;另外的四五个,一见龙女,嗷嗷叫着,奔龙女杀来!

nbsp;nbsp;nbsp;nbsp;但离着龙女还有一丈多远,廉圣帝在野人的背后突然转了出来,大喝一声,手中剑左右开弓,噗噗噗噗,一连四剑,将四个野人的头给斩落!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大喝一声,也杀了上来,两人一前一后,夹攻野人,眨眼间,将六个野人给斩杀干净!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死了,都没明白是怎么死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咯咯笑道:“廉哥哥,你真是太聪明了,这招真好用。”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笑道:“逢强智取,不要硬拼,一点一点的解决他们。”

nbsp;nbsp;nbsp;nbsp;“库拉啪巴……”无数的野人发现了二人,又围了上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沉声道:“走,引他们分散开,老样子收拾他们!”

nbsp;nbsp;nbsp;nbsp;龙女点头,二人手拉手,也不走远,始终跟这些野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引诱那些野人来追杀,一旦野人杀上来,二人就躲在了黑暗中,等野人疏散了,再趁机收拾。

nbsp;nbsp;nbsp;nbsp;这山高林密,天又黑,这一来,变成了他们在暗处,野人在明处了,这一来,野人可吃了亏!

nbsp;nbsp;nbsp;nbsp;不过才追出来了几百米,就被二人联手斩杀了十余个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这一招可真够高的,也真够损的,先将野人引逗来追,然后钻进密林中,躲在暗处,等野人分散了,然后,一个去吸引野人的注意力,一个绕到野人的后面,出其不意的施杀手!

nbsp;nbsp;nbsp;nbsp;这一招就叫做分而化之,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前后夹击,诱杀野人,这就是文明人跟野人的不同之处,文明人懂得用智谋。

nbsp;nbsp;nbsp;nbsp;这一招真是百试百灵,而且,二人的武功本来就比这些野人高,被围攻,也许打起来吃力,这样分散开,二人联手对付四五个,那就轻而易举了。

nbsp;nbsp;nbsp;nbsp;渐渐的,野人也学精了,小心翼翼的,尽量的聚在一起,不再分散开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且战且走,二人躲在暗处喘了一会气,廉圣帝道:“咱们已经杀了大约有二十多个了,这些野人足有一百多,龙妹,咱们是不是有点心狠手辣?是不是杀人杀的太多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这个气,嗔道:“你真是糊涂,你不杀他们,他们要杀咱们的,我们的人,有十几个都死在他们手上,你没见到啊,都被他们吃啦!对他们还客气什么?有本事你不杀,你去给他们讲道理去吧。”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可也是,咱们语言不通,也没法跟他们讲道理。”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你就算跟他们讲理,人家能听你的?你呀,就是太妇人之仁啦!”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心中长叹,难道真的要将野人们都给杀光吗?

nbsp;nbsp;nbsp;nbsp;人生真的是太矛盾了,你不杀他,他就杀你,为何人生是这样子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心中不是滋味,若不杀野人,野人杀他们是毫不留情的,而且,众寡悬殊,如何能讲什么仁义呢?

nbsp;nbsp;nbsp;nbsp;但廉圣帝跟日后的廉政性情是一样的,都是心太善,因为,他们俩本就是一个灵魂投胎的,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这妇人之仁正是他们的通病。

nbsp;nbsp;nbsp;nbsp;当然,也是所有炎黄子孙的通病,尤其是廉圣帝,自幼就受那种仁义的教导,所以,他这种性格并不奇怪。

nbsp;nbsp;nbsp;nbsp;但那时候弱肉强食,生存环境的恶劣,谁若是讲什么仁慈,那就会在这个世界永远的消失。

nbsp;nbsp;nbsp;nbsp;为了生存,每一个人都是那么的凶残,每一条生命,也都在丧心病狂。

nbsp;nbsp;nbsp;nbsp;这种人吃人的现象,就是那时候生存残酷的真实写照。

nbsp;nbsp;nbsp;nbsp;一个族跟一个族之间,假如靠的近了,不是被征服,就是被消灭,期间,根本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nbsp;nbsp;nbsp;nbsp;当然,还有一种现象,那就是互不侵犯,就像炎黄二族一样,由于势力相对均匀一些,若是水火不容,那就会两败俱伤,所以,才达到了和平共处的地步。

nbsp;nbsp;nbsp;nbsp;但其余的小族,想要在炎黄二国的国威下能置身事外,甚至互不侵犯,那简直不可能的,只有归顺,假如炎黄族,这才有生路。

nbsp;nbsp;nbsp;nbsp;你没有本事,根本就不够资格跟对方谈判,只有被征服。

nbsp;nbsp;nbsp;nbsp;猛虎塌下,岂容兔子生存?

nbsp;nbsp;nbsp;nbsp;所以,炎黄二国所在的陕西黄河上游,和湖北的长江下游这一地区,都是炎黄二国的势力范围。

nbsp;nbsp;nbsp;nbsp;现在,山中的野人群居然敢惹事,这简直就是自取灭亡。

nbsp;nbsp;nbsp;nbsp;因为不管是在国家尊严上来讲,还是在保护国家内的百姓来说,炎黄二国也绝不允许受别的族的欺辱。

nbsp;nbsp;nbsp;nbsp;但言语不通,又无法谈判,更何况,野人太过野蛮,连人肉都吃,这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战争,血淋淋的战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争!

nbsp;nbsp;nbsp;nbsp;二人躲在暗处悄悄的等待着上钩的野人,但发现,这一次野人学乖了,不追来了,甚至连手中的火把都熄灭了。

nbsp;nbsp;nbsp;nbsp;别看野人没有文明,但并不是傻瓜,他们吃了这么大的亏,就是因为敌暗我明,才吃了大亏,所以,野人连手中的火把都给熄灭了。

nbsp;nbsp;nbsp;nbsp;等了一会,廉圣帝和龙女不仅对视了一眼,龙女悄悄的道:“怎么没人追了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看来,他们已经学精了,想要让他们上当,就难了,龙妹,咱们回去吧,以你我之力,实在是难以应付,不如回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回去?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咱们一身的本领,难道怕了他们不成?就算他们人多,咱们的武功不会比他们差,难道连这些野人都对付不了?回去调人,再死伤若干人,那是何苦?要走你自己走,反正我不走。”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不但性情刚烈,而且还十分的固执,这一点正是龙女最大的缺点,也正是他们无法在一起最大的原因。

nbsp;nbsp;nbsp;nbsp;就因为她太好胜,也太要强了,简直不像是女人,刚才那种温柔,那是龙女一生以来都少见的柔情,若不是太爱他,她也绝不会允许他吻自己、对自己毛手毛脚的侵犯自己。

nbsp;nbsp;nbsp;nbsp;这也就是他,除了他之外,也没有男人敢去碰龙女的一根头发。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叹道:“好吧,那咱们就跟他们周旋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转怒为喜,抱着廉圣帝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咯咯笑道:“廉哥哥,你真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的摸着脸颊,苦苦一笑,他知道龙女要强、好斗,越是困难的事,她越是喜欢去做,这种刺激的事,她遇到了,如何能不做到底。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道:“龙妹,可要多加小心,一旦不敌,不要勉强,先逃出去,找机会分开对付,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知道啦,你呀,胆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小了,走吧,他们不来找咱们,咱们不会去找他们啊?”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皱眉道:“也许,这些人在暗处已经设下了埋伏,回去找他们,岂不是中了埋伏?”

nbsp;nbsp;nbsp;nbsp;龙女傲然道:“埋伏?埋伏怕什么?不就是躲在暗处投掷竹枪,还能有什么埋伏?”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暗自叹息,心道:“你真是不怕死的主,难怪人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呢,真不知深浅。”

nbsp;nbsp;nbsp;nbsp;但让她去冒险,廉圣帝做不到,廉圣帝道:“这样吧,咱们俩不能一起回去,我呢,先回去,先去探路,你离着我一点距离,一旦中了埋伏,你离着远,就能看清形势了,这样再来帮我,咱们不至于如此的被动,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