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2章 食人族4

第三百一十二章 食人族4

nbsp;nbsp;nbsp;nbsp;就算是杀了对方,那也是需要力气的,尤其是刚才,二人可谓是将平生最大的本事全部施展出来,都是一击必杀的剑法,不是砍头,就是劈头,不是剁头,就是刺心,招招狠辣,招招凌厉异常,这当然需要力气了。(閱讀最新章節首发щщщ.xinbiqι.com) .

nbsp;nbsp;nbsp;nbsp;二人可真累的不清,跟踪那野人翻山越岭,一连翻了两座大山,又过了一片密林,足足奔跑了一个多时辰,还没等好好的休息,就被野人发觉了,又开始逃命,引诱野人追杀,一路上斗智斗力,又跑出来了几里地,简直累坏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警惕的注意着四周的动静,再看四周,再也没有了动静,除了一地的血淋淋的尸体之外,就是满地的竹枪和狰狞可怖的人头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望着心上人,吃吃的笑了,挑起了大拇指,赞道:“廉哥哥,我真是服了你了,果然不出你所料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喘着气道:“这也没什么,咱们的祖先在狩猎的时候,也是这样设埋伏的,都是大同小异的。”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彼此看着对方,都不仅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人就这样,生命也是如此,人的快乐,始终都是建立在别的生命的痛苦之上,生命的存在,也始终建立在别的生命的死亡之上。

nbsp;nbsp;nbsp;nbsp;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残酷,如此的可怕。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小声道:“不能大意,不知道还有没有躲在暗处的野人,走,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再好好的研究对策。”

nbsp;nbsp;nbsp;nbsp;龙女点头,二人背靠着背,一步步的离开了这个埋伏点。

nbsp;nbsp;nbsp;nbsp;还有三个野人并没有死,那就是负责在其余三个方向瞭望的野人,但这三个没死的野人,亲眼目睹了二人的厉害,知道不敌,就没有出来,悄悄的躲在了灌木丛中。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刚一走,这三个野人撒脚如飞,就回去送信去了!

nbsp;nbsp;nbsp;nbsp;出了这么大的事,当然要回去送信了,而且,要回去送信,让大家做好准备,告诉大家敌人的狡猾和利害,万一这俩人杀进老巢中,那就有灭族之危了!

nbsp;nbsp;nbsp;nbsp;这并非这三个野人怕死,而是这三野人有大局的观念。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前来追杀二人的野人,几乎是野人群的所有精锐!

nbsp;nbsp;nbsp;nbsp;在埋伏中,被这二人斩杀了四十个,还有追杀他们的时候,二人用计,一个诱敌,一个暗处偷袭,又被他们俩杀了大约有二十个左右,再加上在山坡下,二人又杀了几个,所以,这半个多时辰的功夫,野人部落的精锐,足有七十多个野人被二人斩杀干净!

nbsp;nbsp;nbsp;nbsp;这七十多个野人死的这个冤,非是败在了二人的武力之下,完全是败在了智谋之下。

nbsp;nbsp;nbsp;nbsp;假如二人死战的话,恐怕现在就算不死,也累个精疲力尽,不死也伤了,可是,二人用计,这一番用计,可谓是次次都设想在野人的前面,野人被动挨打,中了二人的埋伏,所以,才吃了个暴亏!

nbsp;nbsp;nbsp;nbsp;但这世上没有后悔药,一旦一步错了,就步步走错,一旦败了,下场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

nbsp;nbsp;nbsp;nbsp;野人部落的野人男女老幼加起来,足有一百四五十多个,死了几乎一半的壮丁,可以说,野人部落的势力已经被瓦解了。

nbsp;nbsp;nbsp;nbsp;活下来的,就只剩下没追来的妇孺和老弱野人了。

nbsp;nbsp;nbsp;nbsp;女野人还有四十多个,老人和孩子,当然也有一部分,这些野人没有追来,在山洞那里等候着消息,也在痛哭死去的亲人,因为,二人在他们的家门口就杀了十余个之多,当然,死去的野人,也有亲人,亲人那能不哭的。

nbsp;nbsp;nbsp;nbsp;这就叫有笑的,就有哭的,人的快乐总是建立在别的生命的痛苦之上。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胜了,取得了大胜,但他们胜了,可是野人败了,败了就是死,所以他们取胜了高兴,但野人可就痛苦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这也不能怪二人心狠手辣,因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残酷!

nbsp;nbsp;nbsp;nbsp;假如他们败了,下场就是死,就像那些被野人吃掉的人一样,被活生生的开膛破肚,然后被分尸给吃掉,只剩下一堆骨头,然后身上的血肉变成野人的大便,最后被排出体外。

nbsp;nbsp;nbsp;nbsp;他们若是败了,下场就是这个下场。

nbsp;nbsp;nbsp;nbsp;除非是傻瓜才会选择自己败,让敌人赢,让敌人吃了自己。

nbsp;nbsp;nbsp;nbsp;所以,不管是谁死在谁手,都没有什么对错之说,因为,要想生存下去,就只要去杀生害命,这就是生存的残酷。

nbsp;nbsp;nbsp;nbsp;败,就只有死,适者生存,永远是这个世界铁的定律,其中,绝没有任何仁义可言。

nbsp;nbsp;nbsp;nbsp;为了生存下去,不被别人吃掉,谁又不是心狠手辣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又失踪了,二人找了一块大石头,先坐在一起喘了半天气,休息了一阵。

nbsp;nbsp;nbsp;nbsp;以二对比自己多出数倍的强敌,说起来容易,但要对付起来却难的很。

nbsp;nbsp;nbsp;nbsp;那不单需要聪明的头脑,高人一等的智慧,还需要勇气和武功,没有勇往直前的必胜信念,视死如归的精神,是不敢的,没有一身的武功,是做不到的。

nbsp;nbsp;nbsp;nbsp;二人就具备这种勇往直前视死如归的勇气,也具备武功,更具备聪明的头脑,所以,二人这才取胜。

nbsp;nbsp;nbsp;nbsp;他们是炎黄二国最优秀的儿女,也是最勇敢的斗士,他们就是炎黄二族的骄傲。

nbsp;nbsp;nbsp;nbsp;在炎黄二族的比试决斗中,龙女艺压炎国,不管是刀枪剑戟,还是弓箭暗器,她都是佼佼者,没有人能打的过她,当然了,要是比蛮力,那她就不是对手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一样,他是黄帝的玄孙,乃是最正统的黄族人,自幼就被父亲训练成一个英勇的斗士,为的就是随时为黄族而战!

nbsp;nbsp;nbsp;nbsp;在黄国的勇士中,也没有一个能是廉圣帝的对手,跟他比试的勇士,不管比什么,都会败给他。

nbsp;nbsp;nbsp;nbsp;这一男一女的年纪虽然不大,但却是炎黄二族最优秀的人。

nbsp;nbsp;nbsp;nbsp;若不这么优秀,这二人焉能以少胜多。

nbsp;nbsp;nbsp;nbsp;但二人却有显著的差别,可以说性格上格格不入,简直判若两人。

nbsp;nbsp;nbsp;nbsp;龙女,性情刚烈、孤傲,为人急躁,比较执拗,好面子,争强好胜,实在是一个女人中的极品,极品中的女人,这种女人,就属于武则天那种类型的女人,绝对是女强人的类型,这种女人,就连做朋友,都不适合,更别说做妻子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恰恰相反,廉圣帝为人刚正不阿,但性情沉稳、老练,虽然这样,但他也是要面子的人,因为他的面子,就代表着黄族的尊严,因为他是黄帝的玄孙,所以,廉圣帝自幼外柔内刚,表面上显得并非那种锋芒外露之人,但骨子里却有不服输的个性。

nbsp;nbsp;nbsp;nbsp;二人这种脾气在一起,一个恰似一团火,很容易就会将对方灼伤,一个却恰似一潭水,不是水将火熄灭,就是火将水烧开,除非一方能妥协对方,否则,这种人是很难在一起的,就算彼此间感情再深厚也是无济于事。

nbsp;nbsp;nbsp;nbsp;这二人感情不可谓不深厚,自从廉圣帝十岁时救了龙女后,一直到现在的廉圣帝十九岁,龙女十七岁,正好是七年了。

nbsp;nbsp;nbsp;nbsp;但这七年中,这二人做了些什么?

nbsp;nbsp;nbsp;nbsp;不是情意绵绵的谈情说爱,也不是如胶似漆的在一起,而是在斗,不停的比试着,总想超过对方,尤其是龙女,自幼的梦想,就是想让女人比男人强,让女人凌驾于男人的头上,臣服在女人的石榴裙下!

nbsp;nbsp;nbsp;nbsp;但她可以艺盖炎族,甚至是炎黄二族的勇士,她都可以比的过,打的过,但只有一个人,她是怎么努力,就是超越不过去,那个人,就是廉圣帝!

nbsp;nbsp;nbsp;nbsp;龙女肚子里一股气可想而知了,虽然这男人是她最爱的男人,但在爱情和理想面前,她还是更忠于自己的理想,希望真正的比他强。

nbsp;nbsp;nbsp;nbsp;但七年来,不管跟廉圣帝斗什么,结果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打和,而且,和的是那么的明显,一看就知道是人家让她的。

nbsp;nbsp;nbsp;nbsp;比武功,打和,比智谋,她明显不及,比音乐,打和,比丹青,打和,比棋术,她明显不行,比道术,打和,比阴阳太极、五行八卦奇门异术,她还是明显逊色一筹,比人际关系,为人处事,她明显不及,甚至去跟他比绣花,廉圣帝都没有输给她过!

nbsp;nbsp;nbsp;nbsp;至于耕种方面的知识,她不及,冶炼知识,她不及,医学方面的,她不及,总之一句话,她不行的,廉圣帝都行,她行的,却还是不及。

nbsp;nbsp;nbsp;nbsp;龙女心中是真不服气,因为自己心爱的男人实在是太完美了,可以说是完美无缺的那种男人。

nbsp;nbsp;nbsp;nbsp;假如是普通的女人,遇到这么一个既英俊、又优秀,对她还一心一意的男子,那定然早就成了小鸟依人了,就会甘心做那男人的妻子,给他生儿育女,一生一世的爱着他,顺着他了。

nbsp;nbsp;nbsp;nbsp;但龙女却不是普通的女人,她的梦想就是让女人超越男人,不要让女子总被男人踩在脚下,所以,廉圣帝越是优秀,她越是想要超越他。

nbsp;nbsp;nbsp;nbsp;除了有一样廉圣帝不及她之外,其余的,她什么都稍逊一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唯一不及龙女的地方,那就是不及龙女勇敢,不及龙女敢拼命,龙女是敢做敢为,想到什么就去做,从不顾及后果,就像这次一样,明知道这么多野人,野人的本事都这么大,但她就有勇气去惹,这视死如归,不畏生死,勇往直前的勇气,这点,她是远比廉圣帝要强的多。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只有在勇气上不及她,但在智谋和稳妥上,却又比她高。

nbsp;nbsp;nbsp;nbsp;这一来其实倒也好,正好成了性格上的互补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假如按龙女的性格,那定然就直接杀,杀他娘的,杀一个够本,杀俩赚一个,直到被对方杀死位置,这就是她的作法。

nbsp;nbsp;nbsp;nbsp;若是那样的话,可以说,下场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最终被野人杀死,被野人剥皮吃掉。

nbsp;nbsp;nbsp;nbsp;但廉圣帝就不这样了,他是想先探明路的,稳妥起见,最起码回去带一些人来,这样才能救人,结果,这要命的娘们是真能惹祸,非要硬拼。

nbsp;nbsp;nbsp;nbsp;这么多年的感情,刚才还跟这要命的女人又是亲,又是抱,又是摸的,恰好又是这女人的生日,他如何能袖手不管,他可不想龙女的生日成了祭日,只好硬着头皮去陪着,这就叫舍命相陪。

nbsp;nbsp;nbsp;nbsp;但这就是廉圣帝的高明之处,就算要陪着她惹祸,也要用智谋去斗野人群,也不能这么硬拼,所以,廉圣帝筹划了一番,这才斗智斗勇,将野人的精锐几乎消灭干净。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正好一个有智,一个有勇,恰好成了性格上的互补。

nbsp;nbsp;nbsp;nbsp;但这前提是,龙女必须听从,假如臭脾气一上来,什么都不听,那也白搭。

nbsp;nbsp;nbsp;nbsp;幸好,今晚上是她的生日,她的心情好,加上刚才跟他是那么的恩爱,享受到了爱情的浪漫和甜蜜,所以,女性内心的柔情被完全释放了出来,加上廉圣帝也真的为了她好,所以,她才什么都听从。

nbsp;nbsp;nbsp;nbsp;二人并没有立刻杀进野人的老巢,因为这样太危险了,而且,他们虽然用智,但不出力也做不到,那一阵激战,乃是他们自从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同时和这么多人厮杀。

nbsp;nbsp;nbsp;nbsp;而且,这场厮杀太可怕了,要知道,野人每一个都很强壮,就算没有了兵器,赤手空拳就往身上扑,二人如何能不出力,刚才一场惨烈的厮杀,简直累坏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坐在一块石头上休息了好一阵,龙女问道:“廉哥,下一步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柔声道:“龙妹,咱们还是回去吧,回去调人。”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怎么你这人这么胆小呢,野人群的精锐都被咱们杀光了,剩下一些女野人和老野人,难道还怕对付不了吗?要走,你自己走,我要去救姐妹们!”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你以为你能救的了她们吗?就凭你我之力,就算杀上去,野人若是在临死前先将那些人杀了呢?”

nbsp;nbsp;nbsp;nbsp;龙女冷笑道:“那我问你,你以为回去调兵,就能救了她们了吗?你调来兵,她们不但在临死前被野人杀掉,而且,先被野人侮辱够了,再杀掉,白白被野人侮辱一天,最后还是死,结果又有什么两样?而且,假如这段时间,野人逃走了呢?那她们受这种侮辱生不如死,那你觉得她们死了的好,还是活着受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