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2章 食人族5

第三百一十二章 食人族5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怔,这一番话,把廉圣帝也问愣住了,的确,龙女说的还一点都不假,假如回去调兵,回来后,野人转移,而且,在临死前杀死那些女人,真的是先受辱,然后还是难逃一死!

nbsp;nbsp;nbsp;nbsp;龙女眼中含泪,幽幽道:“廉大哥,你也亲眼见到了,我炎国百姓死的这么惨,而且不但炎国的百姓,估计前些日子你们国失踪的人,还有我们族失踪的人,都是被这些野人害的,姐妹们活着受辱,还不如死了,我宁愿她们死,也不愿让她们受这种耻辱的折磨,我要替她们报仇!”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漠然长叹,道:“唉,你说的也对,不过,野人群中只剩下了老弱妇孺,难道也杀吗?”

nbsp;nbsp;nbsp;nbsp;龙女脸上罩着寒霜,冷冷的道:“假如她们要杀你报仇,难道你让她们杀了你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皱眉,反问道:“那假如她们不报仇,要逃走呢?你非要追上去杀掉吗?假如是小野人,只有几个月大的,你也一样要杀掉吗?”

nbsp;nbsp;nbsp;nbsp;“这……”龙女被问愣住了。http:/// .

nbsp;nbsp;nbsp;nbsp;是呀,假如只有几岁的小野人,难道你也要杀掉?

nbsp;nbsp;nbsp;nbsp;假如野人要逃走,你也要斩尽杀绝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眼中满是泪痕,幽幽长叹,缓缓道:“龙妹,就算这些野人以前不对,杀了我们好多人,但现在,我们杀了他们好多人,就算是有血仇,也算是报了,只要他们逃走,或者肯放出那些姐妹来,那就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能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轻的点点头,叹道:“好吧,假如他们真的肯不惹我们,那我可以不杀他们,但他们不肯放过我的姐妹,要杀我报仇,那就休怪我绝情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完,站了起来,道:“走吧,咱们杀进去吧。”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头,道:“说不定咱们回去后,野人已经有了准备,布下了天罗地网,我希望你不要鲁莽行事,这样吧,老样子,还是我先去探路,你在我后面。”

nbsp;nbsp;nbsp;nbsp;龙女感觉自尊心被伤害了,因为她感觉,廉圣帝太瞧不起女人了!

nbsp;nbsp;nbsp;nbsp;在她的心中,这种危险的事,她要去做,她应该走在男人的前头,可是,他却非要先去冒险,总让她走在后面,所以,龙女心中不但不感激他的体贴,反而生气了。

nbsp;nbsp;nbsp;nbsp;这种要强的女人就这种毛病,假如要是别的女人,廉圣帝有什么危险,先去挡在前面,那女人定然被感动,因为,这是男人爱她的一种表现,证明是爱她的,那女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关怀那男人几句,然后温柔的扑进他的怀中,跟他亲吻一阵,然后告诉他,多加小心。

nbsp;nbsp;nbsp;nbsp;但龙女却不同,她则认为,这是瞧不起她,瞧不起女人,甚至是歧视女性,这就是要强女人的思想跟普通女人的不同之处。

nbsp;nbsp;nbsp;nbsp;这种女人总认为,你男人能做到的事,我也能,而且,我也比你们男人做的好。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的哼了一声,冷笑道:“廉哥,你是不是瞧不起女人?你以为我们女人就该躲在你们男人后面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心中不悦,他这本是出于关怀,有什么危险,他觉得自己是个男人,就该走在前面,而且,这女人是自己所爱的女子,保护她,是自己的责任,内心中,他根本就没有看不起她的意思,只是对她关怀,不希望她出事。

nbsp;nbsp;nbsp;nbsp;但这女人的想法真的是令人莫名其妙,可以说简直有点不知好歹了。

nbsp;nbsp;nbsp;nbsp;但还不能跟她翻脸,假如吵起来,在这深山老林中,处处都是凶险,那就麻烦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强自压住内心中的不悦和怒火,柔声道:“龙妹,你想那里去了,我没有。”

nbsp;nbsp;nbsp;nbsp;龙女哼了一声,道:“你没有?你就有!你已经做了一次往埋伏里闯了,就算要去,也该轮到我了,结果,你还是要去,你这不是瞧不起女人,瞧不起我是什么?你说啊!”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心中这个不高兴,若在平时,早就跟她吵几句了,大不了气走她,过些日子再和好,但现在地方不是地方,又是晚上,她要是被气走了,那就麻烦了。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廉圣帝的优点,这就叫城府,做大事的人,绝不能没有胸怀和城府,要做到喜怒不形于色,这才是做大事的人。

nbsp;nbsp;nbsp;nbsp;龙女虽然很优秀,但在这一点上,却显得太稚嫩了,不过,这也正是她的可爱之处,她的可爱之处就是那么的真,做什么事都是明着来,绝没有那种暗害人的心机,这是龙女的优点,但也是她一生最大的缺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柔声道:“龙妹,你怎么了,又生气了?你听我解释呀,我哪能瞧不起你呢,我是觉得,咱们若是一起去,万一中了埋伏没人接应。”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消了一些,但依旧道:“哼,说的好听,谁知道你怎么想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呢?”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那凭什么不让我先去呢?为什么你先去呢?你已经去过一次了,轮了该到我了吧?”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苦一笑,心道:“我的傻妹妹来,你争什么争,这又不是什么好事,第一个去的人,危险最大,唉,龙妹这叫什么脾气,真拿她没办法。”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龙妹,你争什么?咱们谁去不一样?”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当然不一样了!你已经去过一次了,假如你还去,那就是瞧不起女人,以为我们女人不如你们男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叹一声,知道现在的龙女需要用水一般的柔情来融化她,幸好,已经跟她亲热过了,再要冒犯她,就没什么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很温柔的拉住了她的手,然后将她抱在了怀中,深情的、轻柔的吻着她的樱唇,龙女一开始想要挣脱,但毕竟是女人,她的内心中,也渴望得到这种爱,挣扎了一下,终于防卫彻底的被击破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很温柔的亲了亲她,这才柔声道:“龙妹,这一次去,野人有了防备了,就更加危险了,我对你的心你不是不知道,我不想你出任何危险,也不想你有任何事,并非是看不起你,并非是说女人不如男人,也不是说,你的本事不如我大,而是因为我在乎你,我喜欢你,这你不明白吗?”

nbsp;nbsp;nbsp;nbsp;龙女嘤咛一声,娇羞的红了脸,幸福的依偎在他的怀中了。

nbsp;nbsp;nbsp;nbsp;只要不是他看不起自己,她就不这么生气了,而且,自己心爱的男人这是爱自己,担心自己,在乎自己,她就觉得心中甜甜的,刚才莫名其妙的怒气,一下子就消失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抱着他的脖颈,柔声道:“可是这么危险,你去,我能不担心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的捏捏她挺秀的鼻子,微笑道:“怎么也要有一个人去的,而且,你在后接应我,你的任务也很重,我的安全有你来保护,再说了,你也说了,就剩下一些老弱妇孺了,就算有埋伏,也不多了,咱们老样子,里外夹攻,前后夹击,我有了危险,你来接应我,不是一个道理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温柔的又在她的樱唇上吻了吻,龙女这一次温柔多了,轻轻的点点头,道:“廉哥哥,那你要多加小心。”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柔声道:“那是当然了,我还要娶你为妻呢,而且,至今为止,我还没有碰过女人呢,假如就这么死了,我这一辈子多不值。”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笑的,一只手按在了龙女的玉女峰上,轻轻的捻弄着,开她的玩笑。

nbsp;nbsp;nbsp;nbsp;这种玩笑,男女情侣间谁能不开,可以说,只要是被吻过抱过的女人,那最柔软的两个‘白馒头’就绝对被男人摸过,这种事,任何女人都逃不掉。

nbsp;nbsp;nbsp;nbsp;因为男人是得寸进尺的,只要这女人让你亲,让你抱,这种手脚便宜,谁不占谁是傻瓜,因为,女人让你亲了,让你抱了,当然,这种地方也允许你碰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男人的天性就是喜欢这柔软的地方,这是男人的本性,并非男人轻薄,而是发自内心的喜爱。

nbsp;nbsp;nbsp;nbsp;男人属于阳刚的一面,刚当然喜欢柔了,而且,女人那地方是最柔软的地方,正是男人最喜欢的地方。

nbsp;nbsp;nbsp;nbsp;在男人心中,女人的那两个点,是他们一生最钟爱的地方,因为那里是女人最美的地方,最喜欢欣赏那件东西。

nbsp;nbsp;nbsp;nbsp;因为,在男人心目中,女人的那里,代表的是美,是母性的伟大,并非是别人想象的那样的肮脏,相反的,喜欢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nbsp;nbsp;nbsp;nbsp;龙女嘤咛一声,轻轻的在他不规矩的手上打了一下,嗔道:“你讨厌,就会占人家的便宜,你现在越来越不老实了,小心我生气了,剁了你的爪子,大坏蛋。”

nbsp;nbsp;nbsp;nbsp;她虽然假装生气,但却没真的生气,而且,他的手也没因为她生气而离开那美丽好有手感的地方,依旧在揉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笑道:“龙妹,这一次这么危险,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算让我在生前赚点便宜,也算我这一生没白白托生做人一次,否则,连女人的这种地方都没有碰过,那这一生不白白做男人了吗?”

nbsp;nbsp;nbsp;nbsp;龙女吃吃直笑,嗔道:“你呀,净胡说,谁说你没碰过,你小时候,没吃过你娘的nai水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哈哈的笑了,将她抱在怀中,一只手穿过了她的肚兜,按在了她最美的地方,轻轻的故意捏了捏那两点女人最敏感之处,龙女嘤的一声,心中痒痒的,不由得抱紧了他,跟他吻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良久良久,龙女将他不规矩的手拿开,嗔道:“行了,别胡闹了,咱们赶紧去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红着脸,整理着有点乱的衣服,她的衣服上已经到处都是血了,不过,血已经被风干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点头,也不再跟她开玩笑了,他这么做,只是要用行动告诉她,自己是爱她的,不是看不起她的,现在目地达到了,没必要再这么亲密了,否则,再要这么抱在一起,那就会出事了。

nbsp;nbsp;nbsp;nbsp;现在不是做那种事的时候,而是拼命的时候。

nbsp;nbsp;nbsp;nbsp;那种享受的事情,只有等安全了后,到时候再享受人世间最大的快乐也不迟。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拉着龙女的手,柔声道:“龙妹,答应我,假如我死……”

nbsp;nbsp;nbsp;nbsp;没等他说完,龙女赶紧伸出一只白玉一般的玉手掩住了他的嘴,嗔道:“不准你说这种话,总之,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在一起,就算死……呸呸呸,是咱们都不会死……呸呸呸……”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这个气,气的照着自己的嘴巴打了两巴掌,她不让他说死字,但她却依旧说出了口。

nbsp;nbsp;nbsp;nbsp;其实,她是想说,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无论如何我是不会独自逃生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淡然一笑,不吉利归不吉利,但这种后果不是没有。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跟被追杀又不同了,被追杀,是他们逃,所走的地方,都是山林,地形大家都不熟,而且也没什么埋伏。

nbsp;nbsp;nbsp;nbsp;但现在,不是被追杀了,而是要到人家家门口去闹事,到人家家里去杀人,那人家是本土作战,地形熟悉,谁知道有没有什么埋伏,一个不慎,死的可能性当然很大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本想劝她,假如自己死了,让她自己逃命,回去搬兵的,但现在一看,算了,劝也没用,这女人就这样,正如她自己说的,就算死,她也不会独生的。

nbsp;nbsp;nbsp;nbsp;所以,廉圣帝也不说了,于是,二人寻路往野人的巢穴而去。

nbsp;nbsp;nbsp;nbsp;为了救几个人,却要杀一群人,这究竟算是救人,还是杀人?

nbsp;nbsp;nbsp;nbsp;但这世界就是这么矛盾,谁也无可奈何。

nbsp;nbsp;nbsp;nbsp;有时候,人不得不狠辣,不得不无情!

nbsp;nbsp;nbsp;nbsp;因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残酷!

nbsp;nbsp;nbsp;nbsp;前面究竟有什么埋伏?

nbsp;nbsp;nbsp;nbsp;他们完全不在乎,因为他们杀的人已经够多了,就算死,都够本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人生谁又能无死?

nbsp;nbsp;nbsp;nbsp;在他们的眼中,宁愿轰轰烈烈的战死,也不想屈辱而死!

nbsp;nbsp;nbsp;nbsp;前面就是被羞辱的同胞姐妹,如何能置之不理?

nbsp;nbsp;nbsp;nbsp;正如龙女所说,她宁愿亲手将被侮辱的七个姑娘杀掉,也不想看到她们受辱!

nbsp;nbsp;nbsp;nbsp;对于女人来说,没有别受这种侮辱更可耻的事了!

nbsp;nbsp;nbsp;nbsp;被这一群男人这般的侮辱,那简直是生不如死!

nbsp;nbsp;nbsp;nbsp;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救她们,救不了她们,就杀了她们,然后替她们报仇雪恨!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她唯一能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