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3章 埋伏2

第三百一十三章 埋伏2

nbsp;nbsp;nbsp;nbsp;而且,不这么做,那就只有死路一条,就算冒险,也要试试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廉圣帝当机立断,飞身就将龙女扑倒,一起滚落山坡!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不由自己,做梦都没想到心上人会扑倒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双臂紧紧的抱着龙女,将龙女的头护住,两只脚夹住龙女的双腿,一溜跟头就滚落了山坡……

nbsp;nbsp;nbsp;nbsp;这山坡足有三十多丈长,但滚下来,那可是一眨眼的事,可比那些野人的度快多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抱着龙女撞在了一株树上,这才停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就觉得头昏目眩,心口发闷,手臂上还被钉了两支竹针!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爬起来,将龙女扶起来,龙女比他轻多了,因为是廉圣帝护住的她,所以,她是被护住了,所以受伤不重,只是廉圣帝,受伤颇重,差点就被撞散架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急忙搀扶住了廉圣帝,这时,嗖嗖嗖嗖,无数的竹枪奔着二人射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脚步踉跄,一拉龙女躲开竹枪,一边大喝道:“快走!”

nbsp;nbsp;nbsp;nbsp;龙女哭叫道:“我要报仇!我要跟他们拼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厉声道:“等会再报仇,我受了伤了,这针有毒,先将毒逼出,再来报仇,快走!”

nbsp;nbsp;nbsp;nbsp;龙女呀的一声,知道廉圣帝没有说假话,也知道,再不赶紧保护着他走,说不定就死在这里!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不再任性,强忍着伤痛,搀扶着廉圣帝就逃!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强自支持着,跟龙女闪电一般的钻进了林,三转两转,最后,拉着龙女飞身上了一株树,躲在了一株茂密的树上了。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野人吵吵闹闹,蜂拥追杀而至!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声道:“嘘,别出声,他们以为我们往前逃了,一定追去了。”

nbsp;nbsp;nbsp;nbsp;果不其然,野人们顺着二人的所走的方向,四面张开一张搜捕开了,在二人的脚下而过,还真没注意二人藏在树上。

nbsp;nbsp;nbsp;nbsp;其实,这也不奇怪,因为,这山这种树太多了,要是挨个的找树,找到天亮都找不到,谁又能知道他们不是亡命的往前逃,而是悄悄的躲在附近的树上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啜泣道:“你……你的伤要不要紧?”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道:“嘘,不要说话,外伤不要紧,不过,我左臂了两枚毒针,半个左臂发麻,赶紧帮我取出针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将剑插回剑鞘,挽起了左臂上的袖子,借着黯淡的月光一看,只见在廉圣帝左臂手往上的位置上,钉着两枚一寸多长得毒针,彼此隔着不远,但伤口已经肿了,而且黑乎乎的!

nbsp;nbsp;nbsp;nbsp;好歹毒的毒,好厉害的毒!

nbsp;nbsp;nbsp;nbsp;不过就是眨眼的功夫,居然就肿的这么高了,可见这毒的厉害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失声,廉圣帝赶紧捂住了她的嘴,低声道:“嘘……不要说话!”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声道:“这……这可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只手在腿上拔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递给了龙女,沉声道:“你帮我一下,帮我把这块肉割掉!”

nbsp;nbsp;nbsp;nbsp;龙女颤声道:“这……这怎么能行……”

nbsp;nbsp;nbsp;nbsp;龙女别看杀人不眨眼,那是杀别人,自己心上人的肉生生的给割掉,而且自己动手,这也太可怕了,她手都软了,那里下的了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沉声道:“龙妹,你若想我活,就要狠下心来,这毒定然是蛇毒,多耽搁一会,我的命就危险一会,幸好这针小,毒也不多,只要割掉带毒的肉,大体就没事了,别犹豫了,我的半个手臂都麻木了,再迟我就毒气攻心了,快,不想我死,赶紧动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说罢,拗断了一根树枝,咬在了嘴里,将匕首递给了龙女。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手都在颤抖,这么血淋淋的割掉一块肉,还是割心上人的,她的心都要碎了。

nbsp;nbsp;nbsp;nbsp;但她也知道,不能再犹豫了,正如他所说,要想他活下去,只有这个办法,这就叫壮士断臂,现在还不至于断臂,否则,再若是迟延,断臂都没用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咬牙,低声道:“你……你忍着点!”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啪啪啪,在廉圣帝的左臂上点了几点,将他左臂上的整个穴道都给封死,一个是不让血液往心脏里走,再一个,这样,也不会那么疼。

nbsp;nbsp;nbsp;nbsp;龙女颤抖着手,颤声道:“我……我要下手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点头,将眼睛一闭,不再看,紧紧的咬着那截木枝!

nbsp;nbsp;nbsp;nbsp;人就算有勇气杀人,有勇气自杀,但让他自己割自己的肉,也很少有这个勇气的,那该需要多大的决心和毅力?

nbsp;nbsp;nbsp;nbsp;那时候的廉圣帝不过才十八岁,而且,也从没经历过这种血淋淋的残酷事,更何况,要狠心割自己手臂上的肉,那更是没做过的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廉圣帝自己下不去手,也没这个勇气,这一点,廉圣帝不及以后投胎的廉政,廉政在被毒蝎子咬伤的时候,连想都没想,挥剑就把手臂上被咬伤的那块肉给削下去一片,那份毅力和勇气,远比他前生要大。

nbsp;nbsp;nbsp;nbsp;这倒不是前世不如今生,而是廉圣帝的前世和今生所遭遇的事情不同。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前生是黄帝的玄孙,颇得黄帝的宠爱,衣食无忧,没遇到这种事。

nbsp;nbsp;nbsp;nbsp;而后世的廉圣帝投胎后,那时的廉氏家族已经败落了,经过了三百多年,黄帝的直系子孙后代,已经传了不知多少世了。

nbsp;nbsp;nbsp;nbsp;而且,那时候,黄帝的子孙后代也没多大的特权,也没有什么财富,跟普通人是一样的。

nbsp;nbsp;nbsp;nbsp;而且,黄帝子孙太多,生一支,就一个姓,有的姓姬、有的姓子,还有的姓公孙的等等,就算有财富,也被这些子孙给分没了。

nbsp;nbsp;nbsp;nbsp;这子姓的黄帝子孙,后来建立了商朝,推翻了大禹的后代,大禹虽然治水有点微末的功绩,但传位给儿子,让古代那种公平的择贤禅让的模式变成了私有制家天下的模式了,可以说,大禹其罪不小。

nbsp;nbsp;nbsp;nbsp;但黄帝的子孙又将其推翻了,建立了商朝。

nbsp;nbsp;nbsp;nbsp;到了周朝,这姬姓建立了周朝,又推翻了商朝,这姬氏一族,本也是黄帝的子孙后裔,后来的秦嬴政,也是黄帝的一支后裔罢了。

nbsp;nbsp;nbsp;nbsp;黄帝本身有人说他姓轩辕,故此叫做轩辕黄帝,也有说,姓公孙的,后来的公孙氏,就成了轩辕族的首领,可以说,大多都是黄帝的后裔。

nbsp;nbsp;nbsp;nbsp;黄帝其实是一个很风流的统治者,共有二十五个儿子,女儿还没算,而那时,黄帝子孙,娶妻生子,可以娶很多的老婆,那是允许的,所以,他这二十五个儿子,一个就能娶妻七八个,都是正常的,一个妻子这一辈子就能生个七八个儿女,也是正常的,因为,那时候没什么计划生育,你随便生,有本事你就生。

nbsp;nbsp;nbsp;nbsp;试想,下一代的黄帝子孙,光黄帝的儿子,繁衍处的子孙就能超过一百人了,第二代,就足矣达到三百多人了,第三代,五百多人,而廉圣帝是第五代子孙,那时候黄帝的儿孙就多达约有千人了,可见繁衍之快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到了黄帝死后三百多年后,廉圣帝投胎后,也就是廉政了,他父亲已经穷困潦倒,再也没有往日的风光了,这就是廉政的父亲总爱喝酒,喝完了酒就打妻子的缘故了,就因为,心苦闷,祖上是那么的风光,到了自己这一代,变得什么也不是了。

nbsp;nbsp;nbsp;nbsp;加上生活上的艰苦,人生的渺茫,理想的破灭,不喝酒能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男人通常这时候就爱借酒消愁,但这样,却无形种下了祸端。

nbsp;nbsp;nbsp;nbsp;就算借酒消愁,也于事无补,人的命运不会因为你喝醉了就因此而改变。

nbsp;nbsp;nbsp;nbsp;后来就发生了惨剧,廉政撞伤了父亲,村里又忽然发起了大水,父母双亲,一起葬身在了洪水,唯独十岁大的廉政被母亲给抱进了大木盆内,侥幸逃过一劫。

nbsp;nbsp;nbsp;nbsp;廉政这才成为了孤儿,经历千辛万苦,尝尽了人间的冷暖,才到了天帝山学艺。

nbsp;nbsp;nbsp;nbsp;所以,那时的廉政有勇气割肉,只因为他的性格已经很坚定,这割肉切腹之痛,对他来说,已经麻木了,因为他受的痛苦实在是太多了,简直比割肉都要痛苦,为了活下去,别说割掉手臂上的一块肉,就算断臂,他都能做的到。

nbsp;nbsp;nbsp;nbsp;但现在的廉圣帝没有经过后世他投胎的痛苦经历,还没磨练的那么坚强,所以,他做不到这点。

nbsp;nbsp;nbsp;nbsp;只有让龙女代手,但龙女杀人不眨眼,可是这种事她也是不忍心,这若是割仇人的肉,恐怕她早下手了,但这不是仇人的肉,而是爱人的肉!

nbsp;nbsp;nbsp;nbsp;但不这么做,就无法解毒,无法解毒,毒气攻心就完蛋,为了救他,只有狠下心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咬银牙,将廉圣帝看成了刚才剖腹分尸的野人了,立刻坚强起来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手锋利的刀扎进去了其一块的腐肉上,轻轻的一旋,就好似剜烂苹果上烂了的地方一样,就给剜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流出的血是黑色的,腥臭无比,可见这毒的厉害了!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廉圣帝就感觉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浑身汗如雨下,但紧紧的咬住了断枝一声不哼!

nbsp;nbsp;nbsp;nbsp;这一点上,他根本不及后世的廉政那么坚强,廉政跟魏晓晨在黑洞内历险,其实,也就是后世的廉圣帝和龙女转世,那时廉政被兔子那么大的毒蝎子咬了一口,廉政立刻毫不犹豫,就将肉割掉了,而且,一声不吭,不但不吭一声,就连事后魏晓晨给他敷药的时候,他都不吭一声,也不曾咬什么东西!

nbsp;nbsp;nbsp;nbsp;当真有关云长刮骨疗毒的毅力!

nbsp;nbsp;nbsp;nbsp;但廉圣帝做不到,因为他没经历过那种痛苦。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下手干净利索,剔掉了腐肉,立刻,鲜红的血流了出来,龙女出了一口气,手下不停,又在另外一处伤口上割了下去,又将腐肉割掉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割掉了烂肉,顺手就将腐烂的肉丢在了树下了,这就是龙女粗心大意的一点了。

nbsp;nbsp;nbsp;nbsp;虽然是山林,要知道,野人的鼻子那可是好用的,受了伤,假如有血流出,都难以躲得开野人的追踪,更别说你将割掉的两块腐肉给丢在了地上了。

nbsp;nbsp;nbsp;nbsp;但龙女就这么粗心大意,而廉圣帝又痛的死去活来,也没想到这一点。

nbsp;nbsp;nbsp;nbsp;幸好,野人还没搜回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见廉圣帝手臂上流出了鲜红的血,就知道安全了,又急忙挤挤伤口,让血多流出一些了,将毒冲出来。

nbsp;nbsp;nbsp;nbsp;一通忙活,总算是解了大部分的毒,也幸好,这只是毒针,伤口小,刺的不深,毒也少,他就了两针,而且不是要害,否则,真难救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手上已经都是血了,赶紧将随身的金疮药给他敷好,又拿出了内服的解毒药,给他吃了下去,又忙着给他包扎,好一阵忙活,总算是救了他的命了。

nbsp;nbsp;nbsp;nbsp;这也就是龙女,换个别的女人,不见得有这个勇气做这些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脸色发白,现在的他,还没有修成仙体,也没有多少道行,虽然内功不错,但毕竟受了伤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关切的问道:“廉哥哥,你觉得怎么样?”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谢谢你龙妹,我好很多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流着泪轻轻道:“你要不是为了救我,你也不会受伤,是我该谢你才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握住了龙女的手,柔声道:“傻瓜,咱们还这么客气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握紧了他的手,道:“你休息一下,等会,咱们一起离开这。”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她不硬拼了,她知道,别看剩下那些野人,力量依旧很强大,正如他所说,人家并不是饭桶,而且,有毒针也有竹枪,很难应付。

nbsp;nbsp;nbsp;nbsp;现在,他又受了伤,要救的人都死光了,当下当然是先保护着他逃离才是对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这种女人就这样,什么时候吃了亏了,她就变得理智起来了,否则,忘乎所以,不知天高地厚。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叹一声,道:“趁着天黑,咱们要赶紧离开这里,好厉害的毒,这毒针实在是太厉害了,很难对付,还有不到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那时候,我们就难走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点点头,柔声道:“我都听你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心道:“你早听我的,能有今日吃惨败?唉,总算不幸的大幸,没死在当场就已经很幸运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坐在树杈上,道:“龙妹,你注意着四周的动静,我先休息一下,我受了内伤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点头,手握闭月羞光剑给他放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