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3章 埋伏3

第三百一十三章 埋伏3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真受了内伤了,他抱着龙女在山坡上滚了下去,那山坡虽然不那么陡峭,但毕竟是山坡,在山坡上滚了四五十丈,又撞在一株树上,将他早就撞伤了。

nbsp;nbsp;nbsp;nbsp;但龙女就没什么事,因为,是他在翻滚抱着她的,用身体来保护她的,就连撞在树上,都是廉圣帝撞上去的。

nbsp;nbsp;nbsp;nbsp;所以,龙女没什么要紧的,就是擦破了一点皮肉。

nbsp;nbsp;nbsp;nbsp;但廉圣帝却受了内伤,加上毒伤,真可谓是伤上加伤,若不是年轻力壮,根本支持不住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刚静静的休息了一阵,忽然稀稀落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追杀的野人们又搜回来了!

nbsp;nbsp;nbsp;nbsp;野人们也不是傻瓜,有的野人在山坡上哨望,看二人逃走的方向,虽然是在林,但你逃走,必然周围的草和树会碰到,这就暴露目标了。

nbsp;nbsp;nbsp;nbsp;但奇怪的是,廉圣帝和龙女钻进了林,三转两转,什么都见不到了,根本没见二人逃走的踪迹,而且,野人清楚的看到,有人受伤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情况禀告给了酋长,这些野人也非是傻瓜,知道必然藏在附近,心这个骂,骂这对狗男女真是太狡猾了,所以,野人在失去二人踪迹的地方又围了上来,又开始搜捕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野人几乎是全体出动,就在四周围了过来,除了在山坡上哨探的野人和酋长们没动,再就是怀抱孩子的野人老妇女没动了。

nbsp;nbsp;nbsp;nbsp;但那酋长在山上哨探,命野人打手势,告诉这二人所在的方位,往东逃走,就打手势,野人就往东追,这些野人都有特殊的手语,可见这些野人并不笨,相反的,很聪的部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刚休息了没一会,野人又回来了,廉圣帝赶紧跟龙女又藏在了茂密的树叶下,紧紧的攀住树杈。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搜来搜去,就到了这大树下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心就提了起来,忽然,他暗叫一声不好!

nbsp;nbsp;nbsp;nbsp;因为,这里血腥味太浓了,而且,刚才自己身上割下的肉呢?那腐肉到哪里去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这一看,不仅要吐血,那两片腐肉正被丢在树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心苦笑不已,他一时疏忽,龙女就犯了错,可见龙女太不谨慎了,不过,这也不能全怪她,她也是给他治伤乱了方寸。

nbsp;nbsp;nbsp;nbsp;果不其然,很多野人都嗅到了这附近的血腥味,寻味而至,忽然,一个野人捡起了树底下的烂肉!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知道犯了错了,但为时已晚,藏身地被发现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沉声道:“杀出去!”

nbsp;nbsp;nbsp;nbsp;二人一起在树上跳了下来,那野人捡着那块烂肉,刚喊了两句,二人冲天而落,龙女一剑劈下,就将那野人给劈死在当场!

nbsp;nbsp;nbsp;nbsp;但其余的野人已经围了上来了!

nbsp;nbsp;nbsp;nbsp;有三个女野人,一见二人,不顾一切,上来就扑,扑上来就抱住了廉圣帝!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个不慎,加上立足不稳,身体又虚弱,被抱住了后腰,前面又是两个女野人到了,廉圣帝刚要抡就劈!

nbsp;nbsp;nbsp;nbsp;猛然一见是女野人,而且,年纪又那么大了,廉圣帝心一软,没用剑去劈,这一来,又吃了亏!

nbsp;nbsp;nbsp;nbsp;这就叫对待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nbsp;nbsp;nbsp;nbsp;像这种情况,别说是两个满脸皱纹的老女人,就算是婴儿抱住了你,都该毫不留情,否则,死的人就是你自己。

nbsp;nbsp;nbsp;nbsp;但廉圣帝尊敬老人,一见那老妇人,足有六十来岁了,一头的白发,满脸的皱纹,就没下死手,这一犹豫,那能不倒霉。

nbsp;nbsp;nbsp;nbsp;本来他就受伤不轻,还没休息好,现在再这么一犹豫,就被三个女人给缠住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就在旁边,一见廉圣帝被抱住了,这如何能干!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大吼一声,她可不像廉圣帝那样的犹豫,龙女一抖闭月羞光剑噗噗两剑,就刺透了两个女野人的后心!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脚踢开俩女野人,而另外的那个女野人已经将廉圣帝扑倒在地上了,两个人滚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龙女急的直跺脚,暗暗的埋怨廉圣帝,心道:“到这种时候了,你还手下留情,真是脑子进水啦!”

nbsp;nbsp;nbsp;nbsp;但埋怨也没用,她也知道,心上人就这个毛病,就是心软,一见是女人,又是老女人,他的心就软了。

nbsp;nbsp;nbsp;nbsp;但他心软,女野人心可不软,那可是要置他于死地的!

nbsp;nbsp;nbsp;nbsp;而且,廉圣帝也因为身体虚弱,行动不便被抱住了,龙女当然也明白不完全是心上人的错。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后悔不迭了,这一被抱住,跟女野人在地上翻滚着,一时挣脱不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现在是明白什么叫做战场上没有任何情义可言了。

nbsp;nbsp;nbsp;nbsp;生死存亡之刻,别说是女野人,就算是孩子都要杀!

nbsp;nbsp;nbsp;nbsp;那女野人在后抱着他的腰,张开嘴就去咬他的脖子!

nbsp;nbsp;nbsp;nbsp;而龙女根本插不上手,急的直转,而且,这时,很快的又有野人扑来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只好先杀别的野人,保护着廉圣帝。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玩了命了,一边翻滚着,一边猛地用后脑勺去撞女野人的脸,然后松开了手的剑,曲起肘就去撞女野人的肋骨!

nbsp;nbsp;nbsp;nbsp;那老女野人被廉圣帝这一撞,头撞在了石头上,惨叫一声,虽然没死,但也受了重伤,手也松开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就在旁边,一见廉圣帝脱困了,龙女一剑劈死一个野人,紧接着,二话不说,一步窜了上去,一剑就刺透了抱着廉圣帝那女野人的心窝!

nbsp;nbsp;nbsp;nbsp;这时,已经扑上了一群野人了!

nbsp;nbsp;nbsp;nbsp;有十余个女野人,一见二人,又拔出了竹筒,张嘴就吹!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拉廉圣帝,转到了树后,叮叮叮,毒针走了个空,射在了树上!

nbsp;nbsp;nbsp;nbsp;刚到了树后,猛然间恶风不善,两股劲风奔二人刺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真是好功夫,一见不好,飞起一脚,正踢在了情郎的屁股上,先将廉圣帝踢了出去,恰好躲开了这一枪!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蹬蹬抢了几步,正好避开这一枪!

nbsp;nbsp;nbsp;nbsp;她踢得并不重,只是为了救他罢了。

nbsp;nbsp;nbsp;nbsp;他刚避开,那锋利的竹枪,‘砰’的一声,刺进了大树!

nbsp;nbsp;nbsp;nbsp;这时,另外一支竹枪也到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早有防备,赶紧一转身,一只腿还抬着,一只腿立着,就好似跳芭蕾舞的人一样,一只腿这么一转个,那支竹子枪擦着她的纤腰过去了,也正刺在大树上!

nbsp;nbsp;nbsp;nbsp;没有人能形容龙女这一招的美,这一招的妙,那竹枪贴着她纤细的腰肢擦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两个野人一招走空,都刺在了树上了!

nbsp;nbsp;nbsp;nbsp;没等两个野人再变招,龙女大吼一声,踢出情郎的那脚没有收回,身子转回来时,脚往下一低,猛地又是一抬,对着一个野人的**狠狠的就是一脚!

nbsp;nbsp;nbsp;nbsp;女人最会这种踢小鸡的招数了,可以说,正是所有的女人的绝招。

nbsp;nbsp;nbsp;nbsp;女人的对付男人的绝招最有用的就是三招,第一招,插眼睛,第二招,踢小鸡,第三招,踢膝盖的迎面骨。

nbsp;nbsp;nbsp;nbsp;这可是女人对付男人最厉害的三招,招招都是狠辣无比,也最适合女人用了,女人用起来而且也巧妙。

nbsp;nbsp;nbsp;nbsp;“啊……”那野人如何能逼的开女人的三大绝招之一,正被龙女一脚踢在小弟上,顿时,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捂着**男人的那东西就倒在地上,杀猪一般的叫着,就翻滚开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这一脚太狠了,将那男野人的那东西直接给踢碎了,男人的那东西,可是男人的**,轻轻的碰一下都受不了,更别说龙女有踢木桩的脚力了。

nbsp;nbsp;nbsp;nbsp;那男人捂着那地方,滚了几滚,惨死在当场!

nbsp;nbsp;nbsp;nbsp;另外一个男人也没有好,龙女剑随人转,人随剑转,大吼一声,一招秋风扫败叶,将那野人斜肩铲背劈成了两半!

nbsp;nbsp;nbsp;nbsp;与此同时,被龙女踢出去的廉圣帝,没等稳住身子,有两个女野人就扑了上来,又将他扑倒在地上!

nbsp;nbsp;nbsp;nbsp;一个抱住了廉圣帝的脖子,一个抱住了廉圣帝的双腿!

nbsp;nbsp;nbsp;nbsp;这些女野人是真疯了,为了报仇,已经不顾一切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身体虚弱,受了很严重的内伤,体力都还没恢复,这俩女野人又这么野,力气一点不比男人差,他如何能受得了这死缠烂打的打法。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急的一身都是冷汗,立刻又翻滚开了,在翻滚,念动法决,再看那把赤霄剑嗖的一声飞了起来,奔用手臂勒住他脖子的女野人射去!

nbsp;nbsp;nbsp;nbsp;那女野人被赤霄剑给刺透了心窝穿在了地上,但用手臂依旧还死死的勒住他的脖子!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这是强自运功御剑刺杀这野人,也是勉强罢了,幸好剑离着不远,只有一丈多远,他的飞剑术也有点根基了,总算是杀了那野女人了。

nbsp;nbsp;nbsp;nbsp;另外一个抱着他的腿,死死的不松手!

nbsp;nbsp;nbsp;nbsp;这时,冲上来一个野人,狠狠地举起竹枪就扎向了廉圣帝!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把眼一闭,暗道:“这次是真完蛋了。”

nbsp;nbsp;nbsp;nbsp;但他刚一闭眼,立刻一声惨叫,紧接着‘砰’的一声,不知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接着又是咕咚一声,有一具死尸倒在了他的身体上了!

nbsp;nbsp;nbsp;nbsp;原来,龙女这时解决了对手,一见心上人有危险,一个箭步就窜了上来,抖手一剑掷出,就刺透了那野人的心窝!

nbsp;nbsp;nbsp;nbsp;那要刺杀廉圣帝的野人一声惨叫,没等杀廉圣帝自己先完了,龙女快如闪电一般,飞身而起,一脚踩在了一个野人的头上,被她踩的野人,头骨碎裂,死于非命!

nbsp;nbsp;nbsp;nbsp;龙女空一个起落,就到了那被自己剑刺透心窝的野人上空,那野人还没等再刺,龙女的右脚已经飞了起来,一脚踢出,正好踢在那野人的太阳穴上,啪嗒一声,将那野人的头整个的给踢了个粉碎!

nbsp;nbsp;nbsp;nbsp;恰如万朵桃花盛开一般,飞溅的到处都是,死尸栽倒在廉圣帝的身上!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个箭步,迅的在死尸上拔出剑,一脚踢翻了那野人,狠狠的一剑又将抱着廉圣帝双腿的女野人斩成了血淋淋的两截!

nbsp;nbsp;nbsp;nbsp;龙女在那女野人的腰上斩了下去,将那女野人斩成了两截!

nbsp;nbsp;nbsp;nbsp;因为她不敢往上砍,否则,就连廉圣帝的双腿都能被斩断。

nbsp;nbsp;nbsp;nbsp;那女野人就这样还没死,血淋淋的半截身子,依旧还是死死的抱住廉圣帝的双腿!

nbsp;nbsp;nbsp;nbsp;那女野人是打定主意了,就算要死,也要缠住廉圣帝,让别的野人冲上来杀了他!

nbsp;nbsp;nbsp;nbsp;龙女斩了女野人,又一剑,将扼住廉圣帝脖颈的女野人的手剁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那女野人已经死了,但一双手臂却依旧紧紧的勒住了廉圣帝的脖子!

nbsp;nbsp;nbsp;nbsp;龙女拔出廉圣帝的剑,丢在了廉圣帝的手边,大叫道:“廉哥哥,快起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顾不得廉圣帝了,因为野人又扑了上来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抓起自己的剑,这一次,再也不犹豫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狠狠的一剑,剁在了抱住他双腿的女野人的头上,那女野人人头被剁了下来,顷刻间死于非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斩掉了女野人的手,双腿和脖颈上还带着血淋淋的断手,摇晃着站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拼命的保护着廉圣帝,廉圣帝趁机将脖子上的断手摘下,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nbsp;nbsp;nbsp;nbsp;这时,两个十岁大小的小野人,眼也是复仇的怒火,往龙女身上扑来!

nbsp;nbsp;nbsp;nbsp;可能刚才死的女野人,其有他们的亲人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可不客气,现在的龙女,都杀红了眼了,别说你是半大孩子,就算是一个月的婴儿,你抱着她,她也将你杀死!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大吼一声,没等那孩子扑上来,一脚飞起,正踢在一个孩子的小肚子上,将那孩子踢飞上了天,连肠子都踢断了,那孩子惨嚎一声,跌落地,就死于当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看的清楚,失声惊叫道:“龙妹,不要啊!”

nbsp;nbsp;nbsp;nbsp;龙女嘴上没说,心道:“不要?不要死的是咱们!”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连理都不理,踢飞了一个孩子,一剑又毫不留情的劈了下去,将另外一个孩子劈成了血淋淋的两半!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心就是一阵的缩紧,他对龙女的成见,其实也是因为这场血淋淋之役开始的,他认为,龙女太狠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又劈死了俩,一拉廉圣帝的手,大叫道:“快走,上树!”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没有办法,这时候也无法怪她,你怪她心狠手辣,但她不这么做,被这俩孩子纠缠住不要紧,不过两秒钟,就会被别的野人纠缠住了,所以,她为了保命,也无可厚非,只是……

nbsp;nbsp;nbsp;nbsp;现在不是想太多的时候,廉圣帝强自忍住心灵上和**上的痛苦,跟龙女拉着手,一起飞身窜了大树的树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