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3章 埋伏4

第三百一十三章 埋伏4

nbsp;nbsp;nbsp;nbsp;由于廉圣帝受伤真气不济,身体虚弱,身子重,龙女的身子就是一歪,幸好已经到了树上,这就安全多了。新·匕匕·奇·中·文·网·首·发ШШШ. .

nbsp;nbsp;nbsp;nbsp;虽然野人爬树是能手,但不及二人的轻功,二人一跃而上,野人却还要爬,而且,他们也不可能在树上久待,只是暂时的停一下罢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施展轻功,踩着树冠和树枝,好似踏浪一般没有目地的亡命而逃!

nbsp;nbsp;nbsp;nbsp;“嗖嗖嗖嗖……”野人们手的竹枪掷出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手舞剑拨打着竹枪,一手拉着廉圣帝飞奔!

nbsp;nbsp;nbsp;nbsp;忽然,前面一道光一闪,龙女暗叫不好,赶紧一侧身,总算躲得及时,没被刺要害,但依旧慢了一点,虽然避开了要害,但没有避开肩头,正被一支锋利的竹枪刺在了左肩头上,将左肩头刺穿了!

nbsp;nbsp;nbsp;nbsp;幸好,这竹枪上没有毒,也算是不幸的万幸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痛叫一声,强自忍住剧痛,拼尽所有的功力,二人亡命的逃窜!

nbsp;nbsp;nbsp;nbsp;这一竹枪龙女是被在前头刺的,她只顾着后面的了,不提防前面隐藏着一个,等发现时,已经躲避不及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一样,而且,廉圣帝不方便,因为,龙女是右手握剑,左手拉着他的右手,廉圣帝只好左手握剑了,但他左手受了毒伤,半个手臂麻木,根本不灵活。

nbsp;nbsp;nbsp;nbsp;他也只顾着后方了,要是以他左手的力量,是没有力量拨开竹枪的,也是龙女护住了他,才没有被穿成蛤蟆。

nbsp;nbsp;nbsp;nbsp;但龙女的功夫也真好样的,也真是够坚强的,挥剑就将射在身上的竹枪给劈断,带着竹枪的枪尖,拼命的拉着廉圣帝,施展着轻功,踩着树冠亡命逃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二人也不知往那个方向逃的,慌不择路,见路就钻,不管那里有路就走!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野人那肯放过二人,也是亡命的在后就追!

nbsp;nbsp;nbsp;nbsp;男女老少,大小野人一起追!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是恨透了这二人了,这也不奇怪,这二人在他们眼是为了救人,为了自卫杀人,但在野人的眼,不管他们做的怎么对,杀的是他们的亲人,是他们的族人,他们就是切齿的仇人!

nbsp;nbsp;nbsp;nbsp;好好的一个这么大的族活下来容易吗,一夜之间,被这二人几乎将全族人毁了,这笔血债真是切齿之恨,这就是那些女野人不顾一切的往二人身上扑,就算死,都要跟他俩拼个同归于尽的原因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世上有两种力量是最可怕的,一种是爱的力量,一种就是恨的力量。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爱的力量,是为了死去的亲人,恨的力量,是要替死去的那么多的亲人报仇雪恨,所以,在这两种力量的驱使下,是异常的勇敢!

nbsp;nbsp;nbsp;nbsp;恨的力量,能摧毁一切,当然也能激发体内的勇气,绝不会怕死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也不能总在上面飞,也没这个体力了,逃出了包围圈,就在地上飞奔了。

nbsp;nbsp;nbsp;nbsp;那些野人都善于翻山越岭,紧追不放,就在身后死死地咬住不放!

nbsp;nbsp;nbsp;nbsp;二人围着树来回的躲避着,也不知跑了多久,东方已经发白,天已经蒙蒙亮了!

nbsp;nbsp;nbsp;nbsp;逃了这么远,依旧是没甩脱野人们的追杀,野人们依旧隔着他们不远!

nbsp;nbsp;nbsp;nbsp;这一夜,二人真可谓是九死一生,累的都精疲力尽了!

nbsp;nbsp;nbsp;nbsp;逃着逃着,忽听哗哗的水声,龙女和廉圣帝一看,只见前面竟然是瀑布,而瀑布下,就是百余丈高的深潭,也不知有多大的水潭,就好似一条江一样,蜿蜒在山。

nbsp;nbsp;nbsp;nbsp;绝路!前面竟然到了绝路!

nbsp;nbsp;nbsp;nbsp;再要回头,已经来不及了,无数的野人已经堵住了退路!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咬牙,知道是真难逃一死了,厉声道:“廉大哥,跟他们拼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受了伤了,由于仓促亡命,肩头上钉着的竹枪尖还没有拔下来,还插在肩头,现在没时间处理伤口了,因为拔下来,血流的更多,还不如先不管。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还比较清醒一些,以现在二人的体力,根本不是野人群的对手,只有先逃出去,吃点东西,养养精神,才能应付的了,否则,只有死路一条!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沉声道:“不!还不到绝路,有水更好,莫忘记,你我的水性都很好,跳下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眼前一亮,笑道:“对呀,快走!”

nbsp;nbsp;nbsp;nbsp;龙女和廉圣帝将剑插回剑鞘内,二人携手几个起跃,就到了山崖边,往瀑布飞奔而去!

nbsp;nbsp;nbsp;nbsp;野人离着他们就只有十余丈远,一见二人到了绝路,又想跳水,无数的野人手的竹枪就投向了二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施展轻功,一边躲避着竹枪,一边飞的逃向了瀑布!

nbsp;nbsp;nbsp;nbsp;到了瀑布前,二人施展比翼双飞燕的招数,腾空而起,踩着水往前飞!

nbsp;nbsp;nbsp;nbsp;眨眼就到了瀑布的上面了,廉圣帝大叫道:“跳!”

nbsp;nbsp;nbsp;nbsp;二人毫不犹豫,不在用比翼齐飞的招数了,一起沉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携手一起跃下了百余丈高的瀑布,顺着湍流的水,往下面的河落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眼看着就要到了水面的时候,二人脚踢脚、脚踩脚,借力化力,将落下来的力量减弱了不少,然后一起落入了水!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野人在瀑布湍流水的两侧到了山崖边,一见二人跳了下去,有的野人狂吼一声,纷纷扑通扑通的也跳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跳下去了七八个健壮的男野人,其余的野人呐喊一声,就往瀑布下跑去,绕路来追杀二人!

nbsp;nbsp;nbsp;nbsp;瀑布下面的水又急又冷,不过,龙女和廉圣帝的水性相当的不错,虽然还做不到像以后的用皮肤呼吸,在水里待几天几夜,但二人在水是淹不死的。

nbsp;nbsp;nbsp;nbsp;二人分水踏水,顺着河水往前游,这条河还挺宽,水流更湍急。

nbsp;nbsp;nbsp;nbsp;没等二人游到对岸去,山崖上的野人也已经在瀑布上跳了下来,奔二人就扑来!

nbsp;nbsp;nbsp;nbsp;二人拔出了各自的匕首,一只手拿着匕首,一边踩着水前进。

nbsp;nbsp;nbsp;nbsp;二人腿上各藏着一把匕首,知道今夜的危险,所以早有准备。

nbsp;nbsp;nbsp;nbsp;野人们的水性还很高,一道水线追着二人不放!

nbsp;nbsp;nbsp;nbsp;眼看着离着二人就只有两三丈的距离了,廉圣帝和龙女对视一眼,二人猛地同时潜入了水!

nbsp;nbsp;nbsp;nbsp;天已经亮了,水也亮的很,尤其是这山河内的水没有泥沙,又清又亮,在水,二人睁开眼睛,看的还挺清楚。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水性奇高,这俩人都专门练过游泳,在水,正是他们最擅长的,在水里能睁眼视物,能在水里闭气半柱香的时间,可见二人水里的功夫多高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小时候都被水淹过,龙女村附近的小河边洗衣服的时候,衣服不小心飘走恶劣,龙女下去捡衣服,脚下一滑,摔进了深水内了,虽然摔的不远,但她不会水。

nbsp;nbsp;nbsp;nbsp;在危险的时候,廉圣帝正在小河边玩耍,他已经注意龙女好长的时间了,因为龙女自幼就在附近玩,炎国和黄国就几乎住在一起,村跟村之间,离着不过百多米。

nbsp;nbsp;nbsp;nbsp;龙女自幼就秀丽,自小就是美人坯子,廉圣帝是个男孩,男孩子对女孩子有好感,尤其是对漂亮的女孩子有好感,这是本性,所以,廉圣帝见到龙女好几次,但都没打招呼。

nbsp;nbsp;nbsp;nbsp;不过,没事的时候,廉圣帝就爱到村边玩,时常见到龙女,这一次一见龙女落了河,廉圣帝连想都没想,就去救她,结果,都不会水,不过,廉圣帝还会几下狗刨,但那根本不顶用。

nbsp;nbsp;nbsp;nbsp;幸好,龙女落水的地方离着浅水处不远,廉圣帝拉着她,两个人一阵乱扑腾,总算没死在水里,自那以后,二人就知道学水的重要性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就这种人,一旦发现什么地方不如别人,就自己努力的去学,于是,二人都开始苦练水功,可以说,都练就了一身的好水性!

nbsp;nbsp;nbsp;nbsp;今日逃命,正好用到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若不杀了这几个追杀的野人,势必暴漏了目标,所以,先杀野人,再逃命也不迟。

nbsp;nbsp;nbsp;nbsp;二人虽然受了伤,但在水,那比的是水的功夫,比的是巧力,蛮力是没用的。

nbsp;nbsp;nbsp;nbsp;二人潜入水底,一道水线就消失不见!

nbsp;nbsp;nbsp;nbsp;七八个野人并不集,有的在前,有的在后,二人就好似两条黑鱼一样,眨眼就不见了,这些野人就知道不好!

nbsp;nbsp;nbsp;nbsp;于是,野人赶紧也潜入了水里,勉强睁开眼睛,但眼前模模糊糊的,他们可没有在水练过眼力,没有经常在水里练眼力的人下了水,有的根本睁不开眼睛,就算睁开眼睛,你见到的也是一片绿茫茫的水,你也看不太清。

nbsp;nbsp;nbsp;nbsp;但廉圣帝和龙女却没事,在水能视物。

nbsp;nbsp;nbsp;nbsp;二人几乎潜到了水下两丈深的地方,然后在这些野人的脚下钻了出来,一走一过,手的匕首一划,就将野人的咽喉割破,然后连管都不管,又去杀别的野人!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在水刚杀了四个野人,还有四个野人在后面,二人还没游过去,就在这时,猛然听到动静不对,就觉得水流好似汹涌了好多,巨大的水流冲的二人几乎都不由自己。

nbsp;nbsp;nbsp;nbsp;而且,发出一声龙吼声,也不知什么什么东西再吼叫!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在一起就没分开,二人大吃一惊,一起睁开眼往前观看,只见水花一阵的翻腾,水一个庞然大物也不知是什么东西,犹如闪电一般的扑向了在水被割断了咽喉的四个野人!

nbsp;nbsp;nbsp;nbsp;“不好!”廉圣帝和龙女大吃一惊,不用问,这定然是水的巨兽!

nbsp;nbsp;nbsp;nbsp;幸好,前面有四个喷着鲜血的野人做诱饵,那怪物还没见到二人,否则,当真是难逃此厄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拉龙女,二人顾不得对付还活着的那四个野人了,立刻往水面上钻去!

nbsp;nbsp;nbsp;nbsp;二人刚露出头来,再看水面上,露着一个巨大的脊背,那水怪的脊背上,生着一排的利刃,就好似剑龙一般!

nbsp;nbsp;nbsp;nbsp;那怪物已经将四个野人吃了,嘴里还嚼着血淋淋的肉,一边飞的破浪而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失声道:“是海龙!龙妹,快,飞到空去!”

nbsp;nbsp;nbsp;nbsp;这江水挺宽,再要游走是来不及了,不等逃到岸边,就能被这海的怪兽给吃了!

nbsp;nbsp;nbsp;nbsp;但要到空去,有水的阻力,又没有借力点,根本就跳不起来,离不开水面,而且,那水龙已经飞的扑来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急生智,赶紧将匕首扔了,双脚踩着水,抱起龙女的腰肢,拼力的往上一举,龙女借力使力,窜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窜了起来,用手一拉廉圣帝的手,廉圣帝借力使力,也在水露出了腰部!

nbsp;nbsp;nbsp;nbsp;就在这时,那怪兽已经奔双腿还在水的廉圣帝咔嚓一口就要咬去,离着廉圣帝已经不到一丈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看的清楚,就见那怪兽,足有五丈多长,浑身生着青色的鳞甲,背上有利剑一般的背脊,双眼好似一盏灯笼一般的大,口的利齿,就好似一把把的利剑一般!

nbsp;nbsp;nbsp;nbsp;那怪兽张着血盆大口,嘴里还有那四个野人血淋淋的尸骸,就奔廉圣帝撞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看的清楚,惊呼道:“廉哥哥,小心啊!”

nbsp;nbsp;nbsp;nbsp;龙女拼力的一拉廉圣帝,自己的身子一沉,差一点又落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赶紧双掌推出,正好推在了龙女的双脚之上,将龙女推的腾空而起!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心一阵长叹,心道:“唉……这一次是完了,龙妹,但愿你能逃出去。”

nbsp;nbsp;nbsp;nbsp;但就这么死,他不敢心!

nbsp;nbsp;nbsp;nbsp;但说龙女,被廉圣帝拖到了空,算是暂时脱险了,可是心上人却要被吃了,简直是心都要碎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是急生智,在飞身而起的瞬间,一见那凶兽要吃廉圣帝,龙女没有别的武器,就只有手的这匕首了,龙女一抖手就将手的匕首射了出去,射向了那水兽的一只灯笼大的眼睛!

nbsp;nbsp;nbsp;nbsp;眼看着离着廉圣帝还有一丈多远了,龙女的匕首一道寒光就到了!

nbsp;nbsp;nbsp;nbsp;一道寒光一闪,正那怪物的左眼上,刹那间,一盏明灯被灭!

nbsp;nbsp;nbsp;nbsp;龙女善于打暗器,打飞针百发百,更别说,这水兽的眼睛这么大了,虽然是仓促间,这一匕首依旧没有走空,正那水兽的左眼!

nbsp;nbsp;nbsp;nbsp;“嗷……”那怪物刚要去咬廉圣帝,猛然间左眼被刺瞎,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一声大叫,闭上了嘴!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死里逃生,趁着怪兽一闭嘴的一瞬间,廉圣帝双脚齐出,蹬在了怪兽的另外一只右眼上!

nbsp;nbsp;nbsp;nbsp;‘砰’的一声,将那凶兽的右眼给蹬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