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4章 血战3

第三百一十四章 血战3

nbsp;nbsp;nbsp;nbsp;一个人对付九个,加上二人都已经精疲力尽了,肚腹又咕噜噜的乱叫,这一生,此战乃是龙女和廉圣帝最难忘的一战,也是最艰苦的一战。

nbsp;nbsp;nbsp;nbsp;这一战二人是九死一生,可以说是耗尽了心血和智力。

nbsp;nbsp;nbsp;nbsp;这十八个野人,可谓是太狡猾了,知道二人厉害,不再那么硬拼,而跟二人耗开了体力。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算是明白了,知道二人现在根本就是强弩之末了,只有缠住不放,将二人耗死、累死,否则,硬拼只会有损伤。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些野人嗷嗷直叫,九个圈住一个,围着二人团团转,这个刺一枪,那个刺一枪,招架这个的枪,那个刺,招架那个的枪,这个刺。

nbsp;nbsp;nbsp;nbsp;二人忙活了一身的冷汗,一个不慎,龙女左腿被刺一竹枪,又几招,廉圣帝后肩被刺一枪……

nbsp;nbsp;nbsp;nbsp;幸好,受伤都不算重,但再要这么下去,就被活活的玩死了。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开始用对付野兽的办法了,围住不放,这个刺一枪,那个刺一枪,你去打其一个,别的人过来刺你。

nbsp;nbsp;nbsp;nbsp;龙女简直都气疯了,这才知道,廉圣帝说的不错,人家野人不是饭桶,不要硬拼是对的。

nbsp;nbsp;nbsp;nbsp;这二人剑短,而野人枪又长,要想杀了对方,就只有近身,但野人根本不让你近身,你进他就退,当你进时,后面的野人同时攻你后方,当你抵挡后方时,前面的野人就攻你的前方……

nbsp;nbsp;nbsp;nbsp;这一来,龙女和廉圣帝可谓是处处被动、处处掣肘,真是险象环生!

nbsp;nbsp;nbsp;nbsp;二人手忙脚乱,渐渐的就要被分割开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暗叫不好,知道再要这么斗下去,死的是就是自己跟龙女!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大叫道:“龙妹,不能这么打,且战且退,别叫他们把咱俩分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拼命的往龙女靠近,龙女也往廉圣帝身边冲来,这些野人想要挡住二人不会合在一起是不容易的,因为,山这么大,他们就只有这么点人,是困不住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被困在了垓心,二人左拦右挡,拼命的招架着。

nbsp;nbsp;nbsp;nbsp;幸好,这些人用的不是铁枪,而是竹枪,怕二人兵刃往竹子上尖上削,假如竹尖被削断,那就成了竹棍了,所以,野人们一见二人的兵器到了,赶紧撤枪。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沉声道:“龙妹,用比翼双飞燕,先杀出重围,到水跟他们斗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失声道:“可是……水里有怪物呀!”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不会的,这种东西,一个地方绝不会多,咱们且战且走,有机会就祭飞剑杀他们!”

nbsp;nbsp;nbsp;nbsp;他说的不错,一般一个地方有这种可怕的猛兽,那这地方的水域,可以说是安全的了,刚才那鼍龙死了,可以说,暂时这地方是不会有这种可怕的水兽了,不但没水兽,这个山上都不可能有猛兽。

nbsp;nbsp;nbsp;nbsp;因为那鼍龙是两栖的,水里山里都能去,而且,这东西吃的又多,嗜杀成性,什么动物也打不过它,遇到它就只有死路一条,试想,还有什么动物愿意跟这东西做邻居?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是鼍龙的地盘,它死了,暂时是不会有猛兽出现的,因为,都怕这东西,因为它太厉害了,动物谁不怕死。

nbsp;nbsp;nbsp;nbsp;所以,廉圣帝断定,水里不会再有这么厉害的水兽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答应一声,赶紧剑交左手,伸出右手,跟廉圣帝手拉手,拧身飞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二人这一招可真的是太高了,二人刚飞起来,这些野人就傻了眼了,他们可没这个本事!

nbsp;nbsp;nbsp;nbsp;二人窜起来一丈多高,彼此脚踩脚,又升起来两丈高,那些野人的竹枪根本刺不到二人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手拉手、脚碰脚的刚飞起来,趁着野人发愣之际,抖手就将手剑祭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一样,将闭月羞光剑抖手祭出!

nbsp;nbsp;nbsp;nbsp;两把仙剑一白一赤,闪电一般就到了!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哪里能避的开,一个野人被赤霄剑正劈在头上,将头劈开,死于非命!

nbsp;nbsp;nbsp;nbsp;这是十八个野人第一个死的,刚才,打了一阵,一个都没杀死,就因为这些野人枪长、剑短,对方人又多,根本近身不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招得手,掐动法决,再看赤霄燚炎剑,好似蛟龙一般的转了一圈,又奔另外一个野人的头劈去!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吓的亡魂落魄,赶紧用手竹枪去拨打赤霄剑,那赤霄剑正好劈在竹枪上,咔嚓一声,将竹枪劈成了两半,不但连竹枪劈断,连那野人的头也给劈开!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又是一声惨叫死于当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赶紧将赤霄燚炎剑召回,因为再不召回来,他已经没有力气催动自己的剑了,那就失去剑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斩杀了两野人,龙女也不例外,龙女的剑也劈死了两!

nbsp;nbsp;nbsp;nbsp;二人同时召回双剑,立刻脚碰脚、脚踩脚,空又窜起来两丈多,然后同时又将两把剑祭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两把飞剑一道白光,一道赤芒,噗噗,两剑,又刺死两人,又飞回了二人的手!

nbsp;nbsp;nbsp;nbsp;龙女高兴的道:“廉哥,不用下水啦,咱们就飞着祭剑杀了他们得啦!”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不行,这些野人别看笨,等会就明白过来了,一会就扔石头砸我们了,不要恋战,赶紧走!”

nbsp;nbsp;nbsp;nbsp;龙女恍然大悟,心道:“是呀,假如这些野人扔石头打自己怎么办?自己在空,怎么抵抗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赶紧走,下水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答应一声,立刻,二人在空脚碰脚,脚踩脚,脚踢脚,一溜烟就往河下面飞去!

nbsp;nbsp;nbsp;nbsp;刚刚飞到山坡上空,离着河面还有十余丈远,这时,野人们就已经明白过来了!

nbsp;nbsp;nbsp;nbsp;十八个野人,被二人又出其不意的杀了六个,就只剩下了十二个了,这十二个纷纷哇啦哇啦的乱叫着,也不知说的些什么。

nbsp;nbsp;nbsp;nbsp;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那些野人不过一乱,立刻就明白过来了,纷纷捡起石头就砸!

nbsp;nbsp;nbsp;nbsp;那些野人其实是说,用石头砸死他们!

nbsp;nbsp;nbsp;nbsp;这时,二人也已经在空了,离着山坡下的河已经不远了。

nbsp;nbsp;nbsp;nbsp;下山是走的斜坡,当然距离远,可二人是在上面飞,所以,走的路就近一些。

nbsp;nbsp;nbsp;nbsp;这山坡约有几百丈长,二人正在山坡的顶上打,可是假如把这斜线改成直线,就像二人在空那样,等于走的就是直线,那就只有百余丈远了。

nbsp;nbsp;nbsp;nbsp;但离着还有十余丈远,这些野人就捡石头打二人了。

nbsp;nbsp;nbsp;nbsp;一见野人们捡石头,廉圣帝赶紧道:“快,下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知道不好,这在空目标太明显,也不好躲避。

nbsp;nbsp;nbsp;nbsp;龙女真是服了廉圣帝了,因为,一切都被廉圣帝料,对方很快就会明白过来了,二人赶紧往下沉去,一个跟头落在了地上。

nbsp;nbsp;nbsp;nbsp;二人躲在了树后,避开了乱石,廉圣帝道:“龙妹,还记得咱们小时候玩打雪仗的游戏吗?咱们跟他们比丢石头,看谁打的过谁!”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这个笑,哈哈笑道:“这个主意好,打死他们!”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将剑插回剑鞘内,伸手拔出了肩头还插着的那支竹枪尖,抖手就往最近的一个野人射去!

nbsp;nbsp;nbsp;nbsp;噗!那满是血迹的竹枪尖正那野人的咽喉!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惨叫一声,跌落山坡!

nbsp;nbsp;nbsp;nbsp;龙女在肩头点了几点,制住了血,然后捡起石头就砸!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将剑插回剑鞘内,二人捡起石头就砸!

nbsp;nbsp;nbsp;nbsp;这山上石头太多了,拳头大的石头也不少,随处都是。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石头砸出,正那野人的脸,将那野人的双眼都打瞎了,半个头都碎了!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又是惨嚎一声,死于非命!

nbsp;nbsp;nbsp;nbsp;二人躲在树后,一通乱石,又砸死了三个,加上被竹尖射死的,总共有死了四个!

nbsp;nbsp;nbsp;nbsp;但再要打那些野人,就不这么简单了,那些野人赶紧也躲在了大树后,跟二人一样,藏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那九个瞎了眼的女野人,什么也看不到,想帮忙都不能,手拉手,躲在了巨石后面,一个个不知所措。

nbsp;nbsp;nbsp;nbsp;眼睛瞎了,在这荒山野岭,就等于废人一个了,除了等死,再也无法做什么了。

nbsp;nbsp;nbsp;nbsp;这荒山野岭,不是野兽就是野兽,瞎子能活下去吗?

nbsp;nbsp;nbsp;nbsp;空的鹅卵石交织成了一张,飞来飞去,乱成了一锅粥。

nbsp;nbsp;nbsp;nbsp;但是,命率没这么高,因为,这山上虽然树木不是很多,但树木也不少,大家都有了准备,都躲在了树后,命率当然不高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来,双方就像孩子玩耍一样,打起了石头仗,空石头飞来飞去,叮叮当当的乱响!

nbsp;nbsp;nbsp;nbsp;不过,二人这么一闹,这活着的十二个野人,又被二人出其不意的用石头砸死了俩,就只剩下了八个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这也是二人用智的结果,假如硬拼,恐怕一个也杀不了,都死在当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左右相隔两丈远,都躲在大树后,那大树,都有腰那么粗,足矣承受的了疾风骤雨一般的石头雨。

nbsp;nbsp;nbsp;nbsp;二人并没有还击,只是偷偷的看着,野人是不是冲上来,因为,他们俩人,野人八个,怎么能打的过对方,就算丢石头砸人,也不行。

nbsp;nbsp;nbsp;nbsp;所以,二人没有还击,只是手拿着两块拳头大小的石头,只要野人露出头,或者往下冲,二人才打。

nbsp;nbsp;nbsp;nbsp;但野人知道二人打石头打的这么准,哪能傻的往下冲。

nbsp;nbsp;nbsp;nbsp;这山上的树木稀稀拉拉的,并不算多,你冲下来暴漏了目标,就难免被打。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沉声道:“龙妹,咱们跟他们打消耗战,一会杀他一个,一会杀他们一个,现在,这些野人还有八个了,加上那个酋长,就只有九个人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吃吃笑道:“廉哥哥,你真是太聪明了,我真服了你了,这个主意太好了,再弄死俩,咱们就可以冲出去跟他们拼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笑道:“不错,只要再弄死几个,力量就差不多了,龙妹,你的伤要不要紧?”

nbsp;nbsp;nbsp;nbsp;龙女笑道:“无妨,我坚持的住。”

nbsp;nbsp;nbsp;nbsp;二人一边聊天,一边不住的换着位置,野人们乱扔了半天,结果,二人除了藏在树上,就是避开,根本打不到二人。

nbsp;nbsp;nbsp;nbsp;渐渐的,野人也精了,知道这么乱掷,只会浪费力气,根本打不到二人,也就不丢了,但怎么攻下去呢?野人们犯了难了。

nbsp;nbsp;nbsp;nbsp;因为二人离着河只有十余丈远,他们就算下去,二人就跳进河里了,而且,这么下去,这二人一石头一个,就能死在这里,近不了二人的身。

nbsp;nbsp;nbsp;nbsp;所以,野人们也犯难了,因为,他们所剩下的人不多了,只有八个人了!

nbsp;nbsp;nbsp;nbsp;就这么僵持了半柱香的时间,双方谁都没有再行动,这到是对廉圣帝和龙女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们有机会喘口气休息休息。

nbsp;nbsp;nbsp;nbsp;忽然间,那些野人哇啦哇啦的又说开了话,也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

nbsp;nbsp;nbsp;nbsp;再看那些野人,忽然间往山上退去,到了那九个女野人的面前了,叽里咕噜的也不知商量着什么。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远远的看着,廉圣帝沉思了一会,忽然惊呼道:“不好,龙妹,这些野人要用那九个瞎眼的女人做挡箭牌,然后冲下来跟咱们拼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失声道:“啊?不会的,用活人挡石头?”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冷笑道:“我敢说,一定是这样,因为,唯有这个办法,才能杀了我们,而且,这些野人是打算跟我们同归于尽,八个野人,加上那酋长,肯定用那九个女野人做盾牌,一起冲下来,然后拼尽全力,杀了我们。”

nbsp;nbsp;nbsp;nbsp;龙女摇摇头道:“他们不会这么没人性吧,那些女人就甘愿这么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缓缓道:“别忘了,那九个女人已经瞎了,瞎子在山,是活不下去的,而且,为了报仇雪恨,那九个女人是甘愿牺牲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那……那咱们怎么办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沉声道:“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在他们一起冲下来的时候,你藏起来,准备好石头,躲在树上,等他们来杀我的时候,你乱石砸死他们!”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失声道:“这……这怎么能行?那多危险?”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摇摇头道:“龙妹,你腿受伤了,行动不便,我腿没有受伤,我引他们来杀我,你躲在树上暗杀了他们几个,只要你石头打的准,就没事,记住,一定要等他们近前,再出手,离着我还有十余丈的时候,再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