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4章 血战4

第三百一十四章 血战4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撕下了前襟上的一块衣襟,捡了二十余块鹅卵石,包在了衣襟中,递给了龙女,沉声道:“快,到侧面埋伏!”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厉声道:“现在生死存亡时刻,还犹豫什么,快去,趁着他们还没下来,别让他们发现你的藏身地!”

nbsp;nbsp;nbsp;nbsp;龙女流着泪道:“廉哥哥,你……你要小心啊!”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笑道:“放心吧,对了,还有你的银针,记住,关键的时候,发暗器,先将这些野人双眼射瞎!”

nbsp;nbsp;nbsp;nbsp;龙女点点头,廉圣帝沉声道:“先一等,我先去吸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你再藏起来。[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新^^匕匕^^奇^^中^^文^^网+ .”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说罢,飞身跳了出来,往左前方跳了过去,手中的两块石头,嗖嗖往野人的藏身之处投去!

nbsp;nbsp;nbsp;nbsp;那些野人早就在盯着他,一见廉圣帝跳了出来,野人们就将手中的石头一通乱砸,奔廉圣帝砸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赶紧闪身就到了一株大树后,等石头砸完了,廉圣帝又往左侧飞速的跑了几步,又躲在了一株树后!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见野人不注意,就地一滚,到了一株树后,藏了起来,一见廉圣帝跳出来,她又是一滚,又换了一个位置,廉圣帝接连的换了几个位置,先引开了野人们的注意力,龙女趁此机会,也换了好几个位置。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见野人没发现她,飞身上了一株茂密的大树,将身子隐藏好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一会的功夫,那些野人果然行动了。

nbsp;nbsp;nbsp;nbsp;果不出廉圣帝所料,野人真的是用那九个女野人做盾牌!

nbsp;nbsp;nbsp;nbsp;八个野人和那个野人酋长,分九个方位,分散开了,然后,一人抱着一个女野人的腰,小心的往下闯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心中佩服,心道:“廉大哥真是神机妙算,怎么什么他都能猜到前面的呢,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唉,若是比斗智,我真的不及他。”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明知道这样,他依旧故意的露头扔石头去砸抱着女野人当肉盾的野人掷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这次可没有留情,一露头,扬手就是一块石头,砸向了其中一个女野人!

nbsp;nbsp;nbsp;nbsp;那女野人离着那树后还有一丈多远,就到了安全地了,这时,廉圣帝的石头就到了!

nbsp;nbsp;nbsp;nbsp;抱着女野人一起往前跑的野人看的清楚,赶紧将女野人往上一举!

nbsp;nbsp;nbsp;nbsp;这一举,打向脸的石头,算是打偏了,但正中那女野人鼓鼓的胸口!

nbsp;nbsp;nbsp;nbsp;“砰!”一声脆响,那女野人闷哼一声,痛的一捂胸口!

nbsp;nbsp;nbsp;nbsp;这如何能不痛,拳头大的石头砸在了胸口上,这女野人虽然胸鼓鼓的,但毕竟是肉的。

nbsp;nbsp;nbsp;nbsp;那女野人上半身什么都没穿,就露着那一对又大又圆的ru房,那块半个拳头大的石头,正砸在那女野人的胸上,再看,女野人的半个ru房被砸烂了,鲜血淋漓,顺着肚子流的到处都是!

nbsp;nbsp;nbsp;nbsp;女野人双眼上流下了两道血迹,酥胸也都被砸烂了,真是惨不忍睹,令人触目惊心!

nbsp;nbsp;nbsp;nbsp;但即便是这样,那女野人咬着牙,一声也不吭!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是真坚强,为了报仇,真是什么都豁出去了,根本不畏生死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都不忍再看,但还不能不这么做,否则,那些野人就会起疑心的。

nbsp;nbsp;nbsp;nbsp;所以,廉圣帝手中的石头抽空就砸。

nbsp;nbsp;nbsp;nbsp;有了女野人做盾牌,在空的没有树木掩护的地方,算是安全多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石头刚扔出去,其余的野人,就用石头砸了过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早有防备,立刻就闪回了树后,避开了乱石!

nbsp;nbsp;nbsp;nbsp;那些野人一见逼退了廉圣帝,立刻又一起往山下的另外一个遮挡物飞奔而去!

nbsp;nbsp;nbsp;nbsp;刚走了一个空隙,廉圣帝捡了两块石头,猛然间,一个翻滚,在翻滚中,两块石头又射出,奔两个女野人就砸!

nbsp;nbsp;nbsp;nbsp;他刚翻身出来,立刻,左右两侧的野人,乱石就是一通乱砸!

nbsp;nbsp;nbsp;nbsp;这些野人很狡猾,一边用女野人做盾牌,在关键时挡一下要害,一边有人掩护,一会左边的掩护,右边的冲,一会右边的掩护,中间的冲,九个方位的野人,分散开来,就冲杀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看差不多了,立刻,开始往后退,一边躲一边退,刹那间,就退到了河边的一棵树后了。

nbsp;nbsp;nbsp;nbsp;这时,野人们已经冲到了近前了,离着廉圣帝就只有四五丈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见差不多了,猛然间飞身而起,一个跟头就往河里跳了下去!

nbsp;nbsp;nbsp;nbsp;无数的野人冲到近前,将女野人放开,还没等追廉圣帝,猛然间,就是一声声惨叫!

nbsp;nbsp;nbsp;nbsp;有三个野人,刚冲到河边,被三块石头正中后脑勺,啪嗒一声,后脑勺被砸碎,惨死于河边上!

nbsp;nbsp;nbsp;nbsp;龙女早就做好了准备了,一见野人追到了她的前面,女人盾算是失去效用了,龙女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嗖嗖嗖,一连射出三块石头,正中三个野人的后脑勺!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忽然在河中露出了头,也掷出了两块石头,正好砸中两个野人的半边脸,两个野人也惨叫一声,死于非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在水中窜了出来,又上了岸,抡剑就劈!

nbsp;nbsp;nbsp;nbsp;这时,就只剩下了三个野人了,还有一个野人酋长,躲在后面还没上来。

nbsp;nbsp;nbsp;nbsp;再就是那九个还没死的女瞎子,茫然无措的蹲在地上,不知所措。

nbsp;nbsp;nbsp;nbsp;她们什么也看不见,就只能听见惨叫声。

nbsp;nbsp;nbsp;nbsp;而且,刚才廉圣帝扔石头,还打伤了三个。

nbsp;nbsp;nbsp;nbsp;那三个活着的野人,双眼血红,狂吼一声,奔廉圣帝扑去!

nbsp;nbsp;nbsp;nbsp;“啊……”一个野人还没等扑倒廉圣帝面前,一块石头好似流星一般,正中那野人的后脑勺!

nbsp;nbsp;nbsp;nbsp;龙女躲在暗处,打的这个准,而且,隔着不远,只有十余丈,真是打的百发百中。

nbsp;nbsp;nbsp;nbsp;但她虽然暗算了四个野人,可也暴漏了目标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还没等跳下树来,猛然间,就见一道黑气蒸蒸腾空而起,在黑气中,一颗血红的珠子,有鸡蛋大小,奔龙女的头就砸去!

nbsp;nbsp;nbsp;nbsp;龙女眼观六路,早就注意了,因为,那野人的酋长在最后面,抱着一个女野人,正躲在一块石头后,而其余的野人,离着那老野人有二十余丈,而龙女离着那老野人酋长,也有七八丈的距离,而且,那野人酋长还是在她的前面,有那女野人挡着,还真不容易打到他。

nbsp;nbsp;nbsp;nbsp;更何况,龙女也没将那野人老酋长放在心上,只想着击毙那几个野人,那野人酋长,就只有死路一条,不堪一击。

nbsp;nbsp;nbsp;nbsp;那曾想,这野人酋长可不简单,表面没有什么能耐,实际上是一种妖法没使用出来,就准备在关键的时候用这绝招!

nbsp;nbsp;nbsp;nbsp;而且,那酋长也不是傻瓜,因为他发现少了一个人,少了那个女人,但怎么找都找不到,因为山上到处都是草,也到处都是参天古木,根本不好找。

nbsp;nbsp;nbsp;nbsp;这酋长就知道龙女躲起来了,所以,他就没敢往前追,躲在了后面,等龙女一露头,用妖法将龙女先击毙。

nbsp;nbsp;nbsp;nbsp;幸好龙女也注意了,一见不好,赶紧在树上跳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她刚跳下来,猛然间一声巨响,那棵树被那红色的珠子正好砸中,树上的树枝乱飞,她所在的那根粗如大腿的树枝被生生的砸断!

nbsp;nbsp;nbsp;nbsp;龙女刚刚落地,还没等起来,那野人酋长早就松开了女野人,一个箭步就跳了过来,手中的木杖对准龙女的胸口就刺!

nbsp;nbsp;nbsp;nbsp;那木杖的一头也是锋利无比,被削的尖锐的好似铁枪的枪头一样!

nbsp;nbsp;nbsp;nbsp;龙女暗叫不好,现在,她倒在地上,野人酋长杀来,龙女赶紧一招就地十八滚,在地上翻滚着,那野人酋长狂吼着,手中的竹杖雨点一般的追杀着龙女!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看的清楚,失声惊呼道:“龙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顾不得对付还活着的那俩野人了,大吼一声,将手中的赤霄燚炎剑祭出,奔那野人酋长射去!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酋长也真不简单,一见不好,用手中的木杖对准赤霄剑狠狠的一砸,赤霄剑被砸飞,失去了控制,啪嗒一声落了地!

nbsp;nbsp;nbsp;nbsp;这时,那俩野人,手握竹枪已经攻了上来,一个女野人听声音,大叫一声,奔廉圣帝扑来,廉圣帝一脚蹬飞那女野人,那女野人被踢在了小腹上,在河边上打着滚,惨死于当场!

nbsp;nbsp;nbsp;nbsp;这时,一个野人的竹枪奔他的心窝就扎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手中没有兵器,根本无法招架,赶紧一侧身,这竹枪就擦着他的肩头过去了。

nbsp;nbsp;nbsp;nbsp;虽然没刺中他,但另外一个野人一枪奔他的腰刺来,廉圣帝知道不好,再要躲来不及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真是好功夫,而且也真聪明,一见不好,赶紧飞身往上跳了起来,小腹要害躲开了,这一跳,正好刺在他左大腿根上,噗的一声,就给扎了进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痛的一咬牙,赶紧一踢那根竹枪,借力使力,半空中,一个倒空翻,落入了水中!

nbsp;nbsp;nbsp;nbsp;那俩野人紧追不舍,扑通扑通,一起跳进了河中,三个人就在河水中混战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也幸好廉圣帝这一剑,否则,龙女势必躲不开了,被廉圣帝这一剑一挡,龙女总算有了个空,算是躲开了这要命的一击。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溜跟头,然后跳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没等龙女站稳,就见那颗红珠一道红光又奔她射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大骇,真没想到,这老酋长居然还会两下道术!

nbsp;nbsp;nbsp;nbsp;不过,这乃是左道旁门,但也厉害的邪乎!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大吼一声,道:“出鞘!”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闭月羞光剑一道白光电射而出,正好撞在了那颗红珠上!

nbsp;nbsp;nbsp;nbsp;一声巨响,那颗红珠被闭月羞光剑给撞了个粉碎!

nbsp;nbsp;nbsp;nbsp;但闭月羞光剑也失去了控制,啪嗒一声,远远的落在了十余丈的地方,收不回来了,也没这个时间收回来了!

nbsp;nbsp;nbsp;nbsp;这时,那老酋长大吼一声,手中锋利的竹杖奔龙女的心窝狠狠的戳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已经赤手空拳了,但龙女也聪明,急中生智,赶紧一侧身,避开了杖头,将这野人酋长的法杖给夹在了腋窝下!

nbsp;nbsp;nbsp;nbsp;那锋利的法杖正好擦着龙女的心口而过,嗤啦一声,将龙女的衣服给挑破了,连龙女里面穿的白肚兜都给挑破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就觉得肚兜带断了,而且,还露出了半个**,真是又羞又恨,但现在,别说露出两胸来,就算是光着屁股什么都不穿,都顾不得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双手顺势抓住了法杖,就夺那根法杖!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酋长也是拼了全力,居然没杀了龙女,还将多年苦练的法宝嗜血珠毁了,简直恨透了龙女了!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酋长在比龙女的位置高一点,而且他也比龙女高,也比龙女有劲,那野人酋长大吼一声,就去夺法杖!

nbsp;nbsp;nbsp;nbsp;龙女被拽的身子一晃,手都破了,跌跌撞撞的就被拽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酋长飞起右脚奔龙女的小腹就蹬!

nbsp;nbsp;nbsp;nbsp;龙女惊呼一声,赶紧一侧身,将小腹躲开了,却被一脚踢在了左腿上,将左腿给踢肿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这一侧身,就到了野人酋长的怀里了,手也松开了那根竹杖。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急了,这一生中都没有这么玩命过,现在,要兵器没兵器,要力气还人家力气大,但女人有女人拼命的招,女人拼起命来,比男人可厉害的邪乎。

nbsp;nbsp;nbsp;nbsp;龙女现在就拼命了,龙女到了那野人的怀中,一见野人没松开手杖,张口就咬那野人酋长的黑乎乎的手臂,抱着手臂就咬!

nbsp;nbsp;nbsp;nbsp;若是在平日,这野人的手臂黑乎乎的,龙女一见就恶心的要吐,更别说咬了,但现在,生死攸关,那还管什么脏不脏,别说是脏手臂,就算这是一块狗屎,她都能咬下去!

nbsp;nbsp;nbsp;nbsp;人在拼命的时候,那还能顾忌这么多,那是能用什么就用什么,用尽一切的办法去伤害对方。

nbsp;nbsp;nbsp;nbsp;龙女狠狠的一口就咬在了那酋长的左臂上,那酋长痛的惨叫一声,赶紧一甩手,松开了权杖,空出的双手就去扼龙女的脖子!

nbsp;nbsp;nbsp;nbsp;龙女猛地用头就去撞那酋长,一双手就去搂抱那酋长的腰,身子往后一倒,双脚夹住那酋长的双腿,就将那酋长绊倒在地!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两个人就好似滚地葫芦一样,一溜跟头就往山坡下滚去,一直滚到了河边,这才停住了。

nbsp;nbsp;nbsp;nbsp;幸好二人本来就到了山坡下,离着岸边只有二十余丈的距离,否则,真要是在山顶上滚下来,不死也残废了。

nbsp;nbsp;nbsp;nbsp;但这也受不了,二人都觉得头昏目眩,撞的都快昏过去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通乱滚,撞的二人身上几乎都要散架了,两个人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酋长使劲的一晃头,清醒了好多,张开双手,猛地又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