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4章 血战5

第三百一十四章 血战5

nbsp;nbsp;nbsp;nbsp;龙女脚步踉踉跄跄的躲避着,忽然间,龙女想起了自己的暗器,还有十八根银针没发出去呢!

nbsp;nbsp;nbsp;nbsp;龙女眼前一亮,赶紧躲开了那野人酋长的一扑,故意装作脚步不稳,又倒在了地上,暗中,却将两枚银针拽出,夹在了指缝中!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酋长像疯了似的,又扑了上来,龙女连滚带爬,借着翻身的功夫,悄悄的将一枚银针藏在了嘴里了,含在了嘴里,闭上了嘴,然后装作不支,被那野人酋长扑在了身下。[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新^^匕匕^^奇^^中^^文^^网+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酋长也没有了兵器,目地就是将龙女死死的压住,活活的掐死她!

nbsp;nbsp;nbsp;nbsp;除了这个办法之外,河边上什么也没有,碎石头又打不死她。

nbsp;nbsp;nbsp;nbsp;而且,仓促之间,也想不出其他办法杀了龙女,更何况,也没有那个时间去找大石头砸死龙女,只有两种办法,不是掐死龙女,就是拧断她的头!

nbsp;nbsp;nbsp;nbsp;所以,那野人酋长将龙女扑倒在地,龙女心中暗喜,心道:“你等死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故意的被他扑倒,就在那野人酋长压在她身上时,龙女嘴里的那根银针猛地喷出,一道银光,奔那野人酋长的眼睛就射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酋长暗叫不好,知道中了诡计了,但离着太近了,那野人酋长猛地一甩头,总算将眼睛避开了,那根银针正好钉在他的左脸上!

nbsp;nbsp;nbsp;nbsp;但他虽然避开了龙女嘴里的银针,可是,却已经避不开龙女手指缝里夹着的那根了银针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见时机到了,他一转脸,右眼避开了,银针射在了他的左脸上,可是这一甩头,将右脸甩到了龙女的眼前,龙女等的就是这个好机会!

nbsp;nbsp;nbsp;nbsp;说时迟,那时快,龙女食指和中指一弹,那枚银针脱手飞出,一道光就到了,噗的一声,正中那酋长的右眼!

nbsp;nbsp;nbsp;nbsp;“啊……”那野人酋长惨叫一身,右眼被活活的钉瞎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趁着那野人痛的一刹那,立刻身子一翻,将那野人甩了下去,一溜跟头,翻滚着,就爬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酋长做梦都没想到龙女还有这一手,那酋长就跟疯了似的,狂吼一声,不顾瞎了一只的眼睛,依旧扑向了龙女!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招得手,可惜银针没毒,是杀不死对方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赶紧就逃,这种纠缠的打法,她毕竟是女子,哪能打的过男人。

nbsp;nbsp;nbsp;nbsp;野人酋长在后就追,龙女一边踉踉跄跄的逃着,一边将所有的银针都在袖口内拔出,猛然间一回头,双手一扬,又是一把银针射出,正中那酋长的一张脸!

nbsp;nbsp;nbsp;nbsp;那酋长可惨透了,脸上成了麻子脸了,龙女的十八根银针一个不剩,都在他的脸上钉着了!

nbsp;nbsp;nbsp;nbsp;钉在别的地方不要紧,没毒就疼一下,也死不了人,可是最怕的地方就是眼睛!

nbsp;nbsp;nbsp;nbsp;任何动物最脆弱的也是眼睛,不管什么动物,都不例外。

nbsp;nbsp;nbsp;nbsp;有两根又将他唯一一只没瞎的眼睛给打瞎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来,这野人酋长也成了双眼瞎子了!

nbsp;nbsp;nbsp;nbsp;野人酋长痛苦的惨叫着,双手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将眼睛上的三支银针拔了下来,露出了一双血淋淋的眼睛!

nbsp;nbsp;nbsp;nbsp;这场面太恐怖了,龙女吓的心惊胆颤,因为,这酋长简直就是活鬼一样了!

nbsp;nbsp;nbsp;nbsp;但那酋长依旧扑了过来,龙女赶紧闪开了,到了野人酋长的身后,顺手将自己心爱的七色飘带解了下来,怒吼一声,冲上去就勒住了那野人酋长的脖子!

nbsp;nbsp;nbsp;nbsp;这七色的飘带,就是后来楚桂儿用的那根七色彩虹桥的飘带,这可是一件宝贝,也是龙女束腰用的飘带,更是龙女最心爱的东西。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软功练得也不错,那两条流云飞霞袖,她也经常做兵器,不过,今日,也没什么招数了,都是同归于尽的必杀招!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将飘带往那野人的脖子上一勒,然后死死的用脚瞪着那野人酋长的后腰,双手拼尽全身的力量,使劲的拽着飘带的两头,拼命的去勒那野人酋长的脖颈!

nbsp;nbsp;nbsp;nbsp;那野人酋长双眼瞎了,根本不知道龙女到了他身后,一个慢了一慢,被龙女勒住了脖子,这脖子是人的要害,这若是被勒住,那能有好?

nbsp;nbsp;nbsp;nbsp;那酋长一个趔趄趴在了地上,被龙女一脚给蹬在了地上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用膝盖死死的顶着那野人的后背,双手依旧拼命的勒着!

nbsp;nbsp;nbsp;nbsp;那酋长挣脱不开,双手无从用力,只是乱挣扎!

nbsp;nbsp;nbsp;nbsp;这就跟上吊的人一样,一旦被勒住了脖子,你想自己将手伸上去解开绳子,那根本不可能。

nbsp;nbsp;nbsp;nbsp;因为,一旦勒住了脖子,你的手都举不上去,所以,上吊的人,一旦上吊,若没有人救,他自己是永远救不了自己的,只有等死的份。

nbsp;nbsp;nbsp;nbsp;这酋长就是这个道理,被龙女在身后勒住了脖子,又被龙女用膝盖死死的顶住,一双手如何能绕到后面去,所以,拼命的挣扎,也无济于事!

nbsp;nbsp;nbsp;nbsp;那酋长嗷嗷的闷哼着,一双黑手啪啦啪啦不住的挠着前面碎石,将河边上的碎石都给挠出了一道沟,双手都抓的血肉淋漓了。

nbsp;nbsp;nbsp;nbsp;时间不大,那酋长舌头吐了出来,睁着一双眼,是死不瞑目!

nbsp;nbsp;nbsp;nbsp;龙女跟疯了似的还没有停手,依旧拼尽全身的力气勒着那酋长的脖子,死死的不松手!

nbsp;nbsp;nbsp;nbsp;因为她知道,能不能杀了这酋长,就看这一举了,所以,就算死都不能松手!

nbsp;nbsp;nbsp;nbsp;龙女拼尽全身的力气,咬着牙狠狠的勒着,虽然野人不挣扎了,但她依旧没有停手!

nbsp;nbsp;nbsp;nbsp;七色彩虹桥飘带越勒越紧,已经将那酋长的脖颈给勒进了肉里了,渐渐的,又将骨头勒断了,忽然咔的一声脆响,龙女被闪出去了一溜跟头,头撞在了一块小石头上,在岸边昏死过去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之所以被闪了出去,因为她怕那酋长不死,用力过猛,最后,将那野人酋长的脖子给生生的勒断了,故此,被闪了一个跟头,加上精疲力尽,又碰到了头,故此昏了过去。

nbsp;nbsp;nbsp;nbsp;那颗血淋淋狰狞可怖的人头依旧在她的怀中,将龙女露着的半个玉峰都给染红了。

nbsp;nbsp;nbsp;nbsp;“龙妹!”龙女刚昏死过去,廉圣帝终于将那两个野人给解决了,前来支援龙女。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活活的在水里将一个野人的脖子给拧断,将另一个野人也是活活的勒死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水性比那俩野人要高,所以,在河里决斗,这俩野人不是对手。

nbsp;nbsp;nbsp;nbsp;但廉圣帝也是累的精疲力尽,勉强爬上岸边,再找龙女不见了。

nbsp;nbsp;nbsp;nbsp;因为龙女在侧面埋伏,本来就离着他远,这一通乱滚,离开廉圣帝所在的岸边五十多丈远,所以,廉圣帝找不到龙女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大惊,赶紧四处观望,只见在自己右侧的岸边,龙女正跟疯了似的,用自己的腰带正压着一个野人死命的勒着,那野人正在拼命的挣扎,一双手挠着石头。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赶紧就去赶上来救龙女,等到了地方,龙女将那野人的头给勒断了,闪了一溜跟头,头碰在了一块石头上,一动不动的倒在了岸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失声惊叫,赶紧去看龙女有没有事,也不顾那些瞎了眼的女野人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抱着龙女,试了试龙女的气息,发现龙女没断气,又摸摸龙女的心口,依旧有心跳,知道只是晕了过去,才放了心,廉圣帝手忙脚乱的帮龙女止血,龙女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血了,又是擦伤,又是撞伤,又是被刺伤,真是惨不忍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顾不得什么了,赶紧给龙女止血,然后到河边,撕下一块衣襟弄湿了,给龙女擦了擦脸上的血痕,摇晃着唤醒了龙女。

nbsp;nbsp;nbsp;nbsp;龙女痛的呻吟一声,睁开迷糊的眼睛,眼前模模糊糊的,但听声音就知道不是敌人,而是心上人,心也就放了下来。

nbsp;nbsp;nbsp;nbsp;其实,就算是敌人,她也无力抵抗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流着泪道:“龙妹,你怎么样?”

nbsp;nbsp;nbsp;nbsp;龙女缓缓道:“那……那野人酋长死……死了没有?”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柔声道:“已经死了,咱们胜利了,已经除掉了所有的野人。”

nbsp;nbsp;nbsp;nbsp;龙女长出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忽听几声女人的惨叫,廉圣帝甩头观看,只见五十多丈远的河边,那几个瞎了眼的女野人,拔出了一根锋利的竹子,就好似匕首那么短,就好似匕首那样的锋锐,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心窝,竟然都自尽而亡!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漠然叹息,真是感慨万千。

nbsp;nbsp;nbsp;nbsp;这些女野人性情十分的刚烈,而且,她们也知道,自己族已经全完了,而且,这时眼睛都瞎了,想要找敌人报仇都找不到了,就算等会敌人不杀自己,也绝活不下去了,因为,瞎了眼的人,在山林中,是绝活不下去的,只有死路一条。

nbsp;nbsp;nbsp;nbsp;所以,这九个女野人纷纷自尽而亡,死尸倒在了岸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抱着龙女休息了一阵,勉强站了起来,搀扶着龙女道:“龙妹,这里很危险,走,到山顶上去,找到你我的剑,走吧。”

nbsp;nbsp;nbsp;nbsp;这里的确很危险,荒山野岭中,只要是河边就危险。

nbsp;nbsp;nbsp;nbsp;而且,这里死了这么多死尸,时间不大,就会引来猛兽,不是来秃鹫,就是来什么狼和野狗等等动物都说不定来到,当然危险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我……我好渴,我先喝几口水。”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搀扶着龙女,二人到了河边,这一通喝,喝了不少的水,这才彼此搀扶着,往山坡上爬去。

nbsp;nbsp;nbsp;nbsp;幸好山坡并不陡峭,又有树木可做扶手,二人艰难的爬了好久,找到了自己的剑,然后又爬了一阵,最后,到了山头上的一块大青石上,都累的坐在上面动弹不了了。

nbsp;nbsp;nbsp;nbsp;二人又休息了好一阵,足有半个多时辰,精神才好了很多,也有了力气了。

nbsp;nbsp;nbsp;nbsp;还是刚才喝的水管用,二人一晚上厮杀,水米没进,喝了这么多水,总算是顶点用,二人相视一阵阵的苦笑。

nbsp;nbsp;nbsp;nbsp;这一场惊心动魄的血腥厮杀,二人都是伤痕累累,也累的精疲力尽,更是九死一生,能活着没死了,都已经是奇迹了。

nbsp;nbsp;nbsp;nbsp;虽然休息了一阵好多了,但二人都饿的要命。

nbsp;nbsp;nbsp;nbsp;这世上最可怕的就是饿,也正是会饿,需要吃东西,所以,这个世界才这么的血腥。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肚子咕噜咕噜的乱叫,身上的衣服又潮又满是血腥,真是要多惨就有多惨。

nbsp;nbsp;nbsp;nbsp;龙女捂着肚子道:“我好饿呀,真后悔昨夜没顺便带两只烤鸡来。”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心中好笑,本来是计划来跟踪的,探明路,找到野人的老巢,就回去,结果,龙女争强好胜非要打,而且,能走的时候也不走,这一切的后果真是完全自找的。

nbsp;nbsp;nbsp;nbsp;本来要是只来探路,探明了地方,连夜赶回去,根本不至于这样。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叹了口气,肚腹内也是咕噜咕噜的乱叫,但没办法,除了忍着,还能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龙女看了廉圣帝一眼,嗔道:“我知道,你心里一定怪我,要不是我任性,也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笑道:“没有,不过,只要你记住这个教训就得了,饿了先忍会吧,等咱们恢复了体力,赶回去后,好好的大吃一顿。”

nbsp;nbsp;nbsp;nbsp;龙女笑道:“对了,野人洞里不是有吃的吗?咱们到哪里去,顺便解决那些畜生,然后……”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冷冷的道:“然后,将他们没吃完的人肉,你也吃点尝尝对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谁说的,我才不吃人肉呢,不会打点猎物吗?干嘛吃人肉,人家是想回去收敛一下姐妹们的尸骨。”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长叹一声,道:“龙妹,野人部落几乎被我们斩尽杀绝了,难道你还不满足?非要将其全都杀光了,你才善罢甘休?”

nbsp;nbsp;nbsp;nbsp;龙女咬着银牙,恨恨的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些野人跟我们有血海深仇,必然会来报复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望着龙女,心中一阵阵的绞痛,因为龙女是越来越狠辣了,简直就不像是以前所认识的龙女了。

nbsp;nbsp;nbsp;nbsp;正是由于此,廉圣帝开始对龙女有意见了,二个人也渐渐的出现了分歧,感情也出现了矛盾,而龙女一心要修道,铁了心的要修成一身的道术,然后传授女徒,让天下所有柔弱受欺凌的女子,可以变的强大起来,不再受欺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