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5章 梦想3

第三百一十五章 梦想3

nbsp;nbsp;nbsp;nbsp;不过,虽然不能再做夫妻,但至少能时常见面,龙女已经很满足了,自从见到了心上人,而且还能时常见见面,龙女开朗了好多,也快乐了好多,这是她活了二百多岁,最快乐的那几十年,在修道的那些年中,她没有一天快乐过。[更多好看的小说就上+新^^匕匕^^奇^^中^^文^^网+ .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见龙女去意已绝,知道再劝无用,这才道:“好,既然你不后悔,那我支持你,你就去做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哇的一声哭了,呜呜的哭道:“廉哥哥,为什么我不管做什么,你都会支持我,都会原谅我呢?你就是骂我也好,打我也好,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凄苦的一笑,握着她的手,柔声道:“因为你是我这一生最爱的女人,而且,你追求你的梦想也没有错,我为何要怪你?一个人有权利去选择,你选择不做我的家庭主妇,而去做女人中最伟大的女人,我为何要怪你?爱一个人,就要理解她,就要支持她,我既然爱你,我为何要怪你,你尽管去做吧,我不会再去烦你,我会支持你,我也会开始修道,专心的修道,到时候,我们一起长生不老……”

nbsp;nbsp;nbsp;nbsp;龙女呜呜的哭着,抱着他痛哭不止。

nbsp;nbsp;nbsp;nbsp;她为了不切实际的梦想去追求,究竟能不能成功,根本没有准,假如不成功,那就会孤独寂寞一生,可是,他竟然也肯一起为道,一起陪着她,假如他不成功,那他岂不和自己一样,将一生的光阴和青春都葬送掉?

nbsp;nbsp;nbsp;nbsp;龙女呜呜的哭着,亲吻的廉圣帝,哭道:“不……我不让你去做,廉哥哥,假如不成功,你这一辈子,那就算因为我而完了!我去做,我一个人去做,假如我失败了,大不了毁了我一个人,假如我成功了,我再来教你……”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苦的一笑,泪水滚滚而落,轻轻的捏捏她的脸蛋,只是摇头叹息。

nbsp;nbsp;nbsp;nbsp;龙女握着廉圣帝的手,柔声道:“廉哥哥,你结婚吧,我不适合做妻子,我这人不安分,不过,比我好的女孩子有很多很多,你若是喜欢上别的女孩子,我不会怪你的,鱼家三姐妹都是很漂亮很优秀的女孩子,你娶了她们一定会很幸福的,你去娶她们吧,我不会怪你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淡淡道:“假如爱情是任何女人都能代替的,那又算什么爱情?龙妹,你不必替**心,我们廉氏家族有很多后代,不会因为我这一支而绝后的,你不用替我担心,我自有分寸。”

nbsp;nbsp;nbsp;nbsp;龙女幽幽长叹,道:“廉哥哥,我三年后必然来找你,不知道我三年能不能成功,那时,我不管能不能成功,都会来见你。”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好,我等你三年,在这三年中,我会到处去发扬炎黄二国的文明,我想让所有的人类都告别野蛮,能活的好一些,咱们就三年后再见。”

nbsp;nbsp;nbsp;nbsp;龙女伸出了小手指,流着泪道:“一言为定,咱们拉钩。”

nbsp;nbsp;nbsp;nbsp;她还是像小时候一样,但马上就会失去她了,廉圣帝的心如刀割一般的难受,但依旧跟她拉了拉钩。

nbsp;nbsp;nbsp;nbsp;龙女将凤鸣伏羲琴放到了廉圣帝的面前,柔声道:“廉哥哥,这伏羲琴我送给你,假如我们再也不能相见,你……你见琴犹如见我……”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泪水又止不住的流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点头,道:“好,我收下了。”

nbsp;nbsp;nbsp;nbsp;这伏羲琴,乃是伏羲氏的,后来落入了炎帝的手中,炎帝送给了孙女龙女龙逸儿了,这乃是龙女最心爱的宝物,但她却送给了廉圣帝。

nbsp;nbsp;nbsp;nbsp;这伏羲琴,原来龙女叫做凤鸣伏羲琴,后来,廉圣帝改名叫做龙吟伏羲琴,这就是后来曲天赋的那张琴,也是上古十大宝贝之一。

nbsp;nbsp;nbsp;nbsp;这张琴,就是廉圣帝送给徒弟的,但原来的主人,却是龙女,再原来的主人,是炎帝,最老的主人,就是伏羲。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在腰中解下了凤鸣碧玉箫,递给了廉圣帝,道:“廉哥哥,我要跟你换换,你能把你的龙吟翡翠笛给我好吗?咱们笛箫相换,我若是想你的时候,我就看看这翡翠笛。”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解下了自己的龙吟翡翠笛,递给了龙女。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轻的抚摸着,带了起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含情脉脉的跟他注视了好久好久,哭着又扑入了他的怀中。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不顾一切的吻着他,跟他拥吻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因为她知道,这是最后享受他爱的机会了,离开他之后,就会三年不见他,不管怎么想他,都要做到三年不见他!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抱在一起吻了好久,龙女这才松开了他,柔声道:“廉哥哥,你保重,记住,不要等我,不要为了我,耽搁了你的青春,鱼家三姐妹都是好姑娘,你一起娶了吧,我不会有意见的,你保重,我走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掩面痛哭跑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望着龙女远去的倩影,心都在滴血,他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她。

nbsp;nbsp;nbsp;nbsp;但她有自己的选择,她又有什么错?

nbsp;nbsp;nbsp;nbsp;既然爱她就要尊重她的选择,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祝福她,就是祝她早日达成心愿。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九个女侍卫也正在跟廉圣帝的九个男侍卫依依不舍的离别,因为她们也知道龙女今日来的目地,九个姑娘没少劝龙女,但龙女就这种女人,一旦认准了,谁劝也没用。

nbsp;nbsp;nbsp;nbsp;而她们,要去照顾她,所以,也要跟那九个男子分别。

nbsp;nbsp;nbsp;nbsp;龙女走了,那九个女侍卫,也哭着离开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溜烟的跑回来家中,什么话都不说,趴在**就只剩下了哭。

nbsp;nbsp;nbsp;nbsp;哭的是那个伤心,那个难过,就好似一个失恋的女人被男人甩了一样的难过,一样的痛苦。

nbsp;nbsp;nbsp;nbsp;但她不是被甩,也不是失恋,她甚至是甩了男人,她本该骄傲才对,因为她是那个年代第一个甩掉男人的女人。

nbsp;nbsp;nbsp;nbsp;但她却痛苦,因为,她不是不爱他,相反的,爱他爱的都要发狂,但她却只能无情的跟他分手,因为她要做的事,她认为比爱情更重,更伟大。

nbsp;nbsp;nbsp;nbsp;她不奢求他的谅解,甚至甘心让他打让他骂,可是,他依旧是那么的文雅,对她依旧是那么的好,不但不打她,不骂她,相反的,她决定的事,他还默默的支持、祝福、甚至宁愿等她三年!

nbsp;nbsp;nbsp;nbsp;这是什么爱情?这么好的男人,到哪里去找?

nbsp;nbsp;nbsp;nbsp;他已经不小了,他过了今年这个生日,已经十九岁了,那时候的男人十九岁有几个不成亲的?

nbsp;nbsp;nbsp;nbsp;一般的男人和女人,十六岁就结婚了,可是他十九岁了还在等她,就因为她比他小两岁,若是十六岁成亲,她才十四岁,只是个小女孩,所以,他宁愿等着她。

nbsp;nbsp;nbsp;nbsp;可是,现在又要他等三年,那时候,他就二十二岁了!

nbsp;nbsp;nbsp;nbsp;二十二岁没娶妻的男人在那个年代,根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事,假如二十二岁还没娶,那就没有女人嫁给他了,因为,他已经老了。

nbsp;nbsp;nbsp;nbsp;可是,他却依旧要等,为了她,等于是将六年的青春已经葬送了!

nbsp;nbsp;nbsp;nbsp;但三年后呢?三年后她若没有成功,她还是要继续努力,那他这三年的光阴岂不是白白的毁了?

nbsp;nbsp;nbsp;nbsp;人生有几个六年?那时候的人,一般活到五十多岁就死了,寿命是那么的短,人生是那么的有限,有多少个六年可以浪费?

nbsp;nbsp;nbsp;nbsp;龙女心如刀割一般,觉得真对不起他的情义,但又不能不这么做。

nbsp;nbsp;nbsp;nbsp;她除了伤心的哭之外,还能做什么?

nbsp;nbsp;nbsp;nbsp;九个哭哭啼啼的姑娘也都回来了,一见龙女正哭的伤心,这九个姑娘真不知说主人什么好了。

nbsp;nbsp;nbsp;nbsp;既然不是不爱他,既然离开他这么痛苦,为何还要离开他,这不是神经病是什么?

nbsp;nbsp;nbsp;nbsp;若是她们,她们才不去修什么道,她们宁愿跟心爱的人快乐的过一辈子,她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推了推龙女不住**的香肩,道:“喂,你既然这么伤心,那你为何还要这么做?我看,你脑袋肯定是掉进河里的时候进水了吧,要不要我帮你控出水来?”

nbsp;nbsp;nbsp;nbsp;也就只有她敢跟龙女这么说话,这般的没大没小的开玩笑。

nbsp;nbsp;nbsp;nbsp;龙静儿等几个姑娘轻轻的摇摇头,意思是说,你怎么这么说话,真是不像话。

nbsp;nbsp;nbsp;nbsp;龙女也不哭了,一下子坐了起来,气的拉过龙霞儿,二话不说,照着龙霞儿的屁股就打了几巴掌,骂道:“臭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皮紧了是不是?欠揍?”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也不客气,一见龙女打她,伸出两只白玉一般的手就去胳肢龙女,咯咯笑道:“难道我说错了啊?人家廉哥哥这么好,你抱着他又亲又哭的,既然舍不得,你还离开他,你不是神经病是什么?你脑袋不是被驴踢了,是什么?你说啊……”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的甩开了她的说,嗔道:“行啦,别闹了,再闹,我可恼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也不闹了,幽幽叹道:“公主,不是我说你,你呀,唉……说你什么好呢,像廉哥哥这么好的男人,世上有多少?你年纪不到,人家等你,等你十六岁后娶你,现在你都十七岁了,人家也没说什么,可是你呢,怎么忽然就变心了呢,我真搞不懂你脑袋里究竟想什么。”

nbsp;nbsp;nbsp;nbsp;龙女流着泪道:“你以为我想啊?你以为我不伤心啊?”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道:“小姐,既然你这么伤心,不是不爱他,为何还要这么做呢?”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道:“是呀,你这是何苦呢?”

nbsp;nbsp;nbsp;nbsp;龙女流着泪道:“你们知道吗,知道我见到了什么?我见到,野人将我们的姐妹,扒的一丝不挂,**欺辱,最后,割掉咱们女人的这……这个,又将她们开膛破肚,把耳朵割下,鼻子割下,活活的给分尸了!我没有本事救她们,甚至都没本事替她们报仇,我无能!我无能啊!假如我练成一身的本事,会各种法术,传给咱们女人,让女人变得强大,不再受男人的欺辱,就算我一生孤苦,我也心甘情愿!为了修成道术,我一定要努力!”

nbsp;nbsp;nbsp;nbsp;九个姑娘听完,不仅也都落了泪,因为,那些姐妹死的实在是太惨了,死的也实在是太屈辱了。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叹了口气,道:“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小姐何必念念不忘呢?”

nbsp;nbsp;nbsp;nbsp;龙女冷笑道:“咱们女人就是这么没骨气,事情过去了,你敢保证以后不会发生这种事吗?假如咱们女人依旧手无缚鸡之力,如何应付危险?”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道:“可是……可是你和廉哥哥不是已经将约有二百多的野人几乎都杀光了吗?你们的武功已经很了不起了呀。”

nbsp;nbsp;nbsp;nbsp;龙女苦苦一笑,道:“你以为杀了那些野人,都是因为我们武功高强的缘故吗?实话告诉你们,假如不是廉哥哥,我连十个野人都对付不了!”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道:“那……那你们是怎么杀的这么多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是他用智杀的,我们且战且走,开始时杀了七八个,就被野人追杀,我们藏在密林的暗处,等野人分散了,他就跳出来引诱野人来杀他,而我,就藏在后面暗下手,这样又杀了好多,后来,野人们不上当了,又是他,故意的闯埋伏,引诱野人出现,而我又是偷袭,跟他里应外合,内外夹攻,这才杀了四十个,后来,我们去攻山,本以为,野人不多了,可以很容易的解决,结果,就算是女野人,我们都对付不了,要不是他,我就被毒针射中了,是他不顾一切抱着我滚下了山坡,否则,我们早就死了,然后,我们被野人追得像丧家犬一样的逃命,在水里杀了几个,后来遇到了水兽,我们引水兽去咬野人,又杀了野人二三十个,结果,剩下的十七八个野人,我们还是打不过,我虽然用毒针射瞎了九个女野人的眼睛,但依旧不是其余的对手,是我们用比翼双飞的招数,出其不意的祭飞剑杀了六七个,然后逃出包围,又出其不意的用石头砸死了几个,然后,又是他出主意,让我躲在暗处,他来引诱野人中计,我出其不意的用石头砸死了四个,他又砸死了两个,我们这才势力平均了好多,他在水里跟野人厮杀,我被野人酋长打伤,最后要不是我用银针出其不意的射瞎了他的眼睛,死的人将会是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