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8章 圣女出浴5

第三百一十八章 圣女出浴5

至于王母的九个‘侍’‘女’,‘玉’帝不在乎,因为他早就跟九天玄‘女’们有了‘私’情,这几个玄‘女’,早就不是什么干净的身子了。

西王母修炼的时候,‘玉’帝没少找王母的九个‘侍’‘女’快乐,那九个‘侍’‘女’,根本就成了‘玉’帝的‘侍’妾和情人了。

龙‘女’的九个姐妹还真是对龙‘女’忠心耿耿,‘玉’帝偷偷的一看,用传音之术对未来的九天玄‘女’娘娘碧洁儿道:“洁儿,你过来一下。”

碧洁儿悄悄的退了出去,‘玉’帝笑嘻嘻的将玄‘女’娘娘搂在怀中,一只手轻柔着她的馒头,亲‘吻’着她的嘴,微笑道:“宝贝,想个办法,将她们九个带去喝茶。”

碧洁儿嘤的一声,甩开‘玉’帝玩她‘玉’球的不规矩的手,嗔道:“你还敢去胡闹?我告诉你,万一被凤娘娘知道了,一定会收拾你的,你就规矩点吧。”

‘玉’帝亲着玄‘女’娘娘,柔声道:“好洁儿了,我不过是喜欢欣赏‘女’人的美,那龙‘女’这般的清秀脱俗,三个大美人一起出浴,那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圣景呀,我只是欣赏她们三姐妹美人出浴的美,又不是心怀不轨,爱美之人,人皆有之嘛,只要你帮我,等我欣赏完了,趁着她们姐妹在一起睡的时候,今晚上我跟你睡,让你快活,好不好?”

碧洁儿轻轻道:“真的?”

‘玉’帝道:“当然是真的,她们三姐妹这么要好,今晚上肯定睡在一起,我来找你快乐,决不食言。”

‘玉’帝说罢,一只手伸进了玄‘女’娘娘的双‘腿’间,在她最敏的地方不住的‘揉’着,碧洁儿娇喘吁吁,点头道:“好吧,我试试,我叫她们去喝茶。”

神仙都有**,不过,在仙界明文规定,神仙是禁‘欲’的,不准男神仙去碰‘女’神仙,一旦发现,贬为凡人,就连‘玉’帝的‘女’儿都不例外。

在封神中,‘玉’帝的‘女’儿龙吉公主就跟‘玉’帝的童子有了‘私’情,被‘玉’帝贬下了凡间,最后嫁给了洪锦,死在了万仙阵内。

但神界中,虽然禁,但是,男神仙和‘女’神仙狗扯羊皮的事比比皆是,那红孩儿其实就是太上老君的‘私’生子,而那十二上仙,其实就是元始天尊的‘私’生子。

观音也有小白脸,哪吒的二哥,就是观音的情人,西游记中,常有这样的描写,说,在观音的身边,有一个眉清目秀,英俊无比的少年,名曰惠岸使者,用一根铁‘棒’,不离观音左右。

大家仔细的品品这句话的味道,若还不懂这什么意思,那这种人真的是太愚蠢了。

还有,哪吒的两哥哥,一个拜的是普贤为师,一个拜的是文珠为师,观音根本就没收木吒这么个徒弟,木吒在封神中,用的是吴钩双剑,也不是铁‘棒’,为何跟来观音后,吴老先生改成铁‘棒’了呢?而且,民间传说,木吒用吴钩双剑,吴先生不会不知道,为何这么写的?这难道不很奇怪吗?

而男人那话儿在古代就是铁‘棒’的意思,用铁‘棒’形影不离,吴老先生这其中的意思可以说是最明显不过了,暗指这木吒就是观音养的小白脸罢了,不过,人家吴承恩老先生不这么写罢了,让聪明人自己去领悟。

在西游记中,四圣试禅心那一段,黎山老母和观音菩萨,跟文珠和普贤约会,谁都没带手下,就连不离观音左右,能用铁‘棒’使菩萨快活的惠岸哥哥都不在,而且是荒山野岭,这两男两‘女’究竟做什么呢?

其实,说白了,这是出来打野战的,出来‘私’会的,不过,假如吴承恩这么写,恐怕西游记就不能存在了,所以,吴先生只好隐蔽的写。

后来,留下的那句诗中,有一句说,黎山老母不思凡,这简直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笑话了。

神仙内的肮脏世界,不说不知道,说出来吓一跳,你就会懂,神仙乃是凡人做,七情六‘欲’尽数全。

有情人,找小蜜,打野战,出来‘私’会,穿上‘裤’子后,各走各路,就当没发生过一样,这就是神界的潜规则。

不过,在三界内,只有‘玉’帝找老婆是最合法的,就连‘玉’帝的‘女’儿若是思凡找男人,那都不行,龙吉公主、织‘女’和牛郎的故事,可见天界管的多严厉了。

‘玉’帝和王母就这种玩意,他们快乐享受行,其余的仙不行,就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能开恩,寂寞了都不能去找男人,否则,就无情的拆散,这就叫只需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了,这个世界就这么没公理,天界也不例外。

‘玉’帝明着跟王母娘娘是夫妻,暗地里的情人多的是,嫦娥是‘玉’帝最明显的情人,除了嫦娥之外,还有王母娘娘的‘侍’‘女’,王母的九个‘女’徒弟,也就是那九天玄‘女’娘娘,跟‘玉’帝早就成了夫妻了,只是瞒着王母娘娘罢了。

这种事不奇怪,那九玄‘女’都是那么的美,又不穿上衣,‘玉’帝如何能不动心,而且,就是妻子身边的‘侍’‘女’和徒弟,勾引起了也方便的很,而且,仙‘女’也需要男人的爱,仙‘女’也是寂寞的,但除了‘玉’帝之外,她们根本不能找其余的男人,当然是近水楼台先得了,能享受一番,那自然是美事。

其实,西王母心里也明白,不过,心照不宣罢了,西王母现在就明白丈夫跟九个‘女’徒弟的关系,只是西王母不想过问,只要不明着来,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睛罢了。

九天玄‘女’娘娘没有办法,谁让‘玉’帝是她所爱的男人呢,除了听他的,还能怎么办。

玄‘女’娘娘碧洁儿甩开了‘玉’帝不规矩的手,前去找龙‘女’的九个姑娘去了。

碧洁儿微笑道:“九位妹妹,远来辛苦了,我们姐妹服‘侍’着就行了,九位妹妹请到客厅用茶。”

龙霞儿心无城府,一听这话,笑道:“好呀,咱们去喝茶,让她们姐妹慢慢洗吧。”

龙青儿虽然聪明,但却贪玩,也没多想,当下也答应一声。

龙娇儿豪爽,根本就没有那种心机,也是贪玩的‘女’子,当下也要随着去。

龙韵儿属于那种没主见的‘女’子,别人干什么,她一向是随着的,完全属于墙头草那种类型,那边风硬听谁的。

但龙静儿、龙洁儿、龙贞儿、龙扬儿、龙冰儿这五个‘女’子却一动不动。

龙静儿仔细谨慎,最是认真负责,龙‘女’让她做什么,她绝对会执行,这就是龙‘女’死后让她做掌‘门’的缘故。

龙洁儿心细如发,属于心思缜密,很有智谋的‘女’子。

龙扬儿办事稳妥大方,最会办事,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不会出什么纰漏。

龙贞儿最执着,龙‘女’吩咐她的事,就算是一点小事,她都会执着的去完成。

龙冰儿最固执,最忠心不二,是唯命是从的‘女’子,所以,龙‘女’的话就是命令,哪怕现在地震了,龙‘女’没让她离开,她宁愿被压死在房间内,她也绝不出去一步,就这么固执。

所以,九天玄‘女’娘娘想引开九个姑娘,龙娇儿、龙青儿、龙霞儿和龙韵儿能中计上当,但其余的五个姑娘却绝不会上当!

其余的五个姑娘,尤其是龙冰儿、龙贞儿和龙静儿,一个谨慎、一个执着,一个死板固执,只要是龙‘女’的命令,她们是唯命是从,就算是‘玉’帝来了,让她们离开,她们也绝不会离开一步,就算是要方便一下,这几个‘女’子也会轮流去,也没有人会走开半步。

五个姑娘一个都没动,就站立在浴室的‘门’口,根本就没动。

龙霞儿道:“几位姐姐,走呀,让她们先慢慢洗吧,咱们去逛逛‘花’园,喝点茶,时间也过的快些呀。”

龙静儿微笑道:“霞妹,你们要去玩,你们四个尽管去吧,龙姐姐吩咐过,让咱们守着,我们姐妹守着,你们去玩吧。”

龙贞儿道:“是呀,这里不能离开人,你们先去玩吧。”

龙霞儿笑道:“那就有劳几位姐姐了,那我们去玩啦。”

龙韵儿一见五个姑娘没动,嗫嚅道:“你们三个去玩吧,我……我陪姐姐们。”

龙霞儿笑道:“不管你了,我们喝茶玩去了,等会我们再来替换你们。”

龙冰儿冷冷的道:“不必,你们喜欢去喝茶,喜欢去玩,就去喝个够,玩个够,不用来替我们。”

龙静儿和龙贞儿说话能客气些,龙冰儿却不管那一套,要不是好姐妹,龙冰儿早就指责龙霞儿等姐妹不听吩咐,对不起龙‘女’的恩情了。

但彼此都是好姐妹,龙霞儿又这么受宠爱,而且,龙霞儿天‘性’率真,跟谁都合的来,所以,龙冰儿也不忍说龙霞儿。

龙娇儿和龙青儿一见这几个姑娘都不肯去,这二人也犹豫开了,龙娇儿道:“既然几位姐姐都不去,那……那,霞妹,咱们也别去了,在这里玩吧。”

龙青儿也道:“是呀,龙姐姐洗澡没人保护不行的,我看,等她洗完了,咱们再玩也不迟。”

龙霞儿还就是这种‘女’子,一个人玩不起来,玩的也没意思,一见众多姐妹都不去,龙霞儿鼓着嘴道:“既然这样,那我不去了,在这里玩就是啦。”

龙冰儿脸上有了笑意,龙扬儿微笑道:“这才是好姐妹呢,龙姐姐的话,咱们一定要听,在这里玩,也没什么关系呀。”

碧洁儿一看,‘阴’谋完全失败,没想到,龙‘女’的九个‘侍’‘女’这么忠心,龙‘女’的话就等于圣旨一般,这些姑娘真是太忠心了。

碧洁儿心中赞叹,暗暗的佩服龙‘女’的本事,龙‘女’虽然没有名气,还是个凡人,但她手下的九个姑娘,跟她情同姐妹,能跟她生死与共,这一点,简直令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碧洁儿微笑道:“九位妹妹,你们远来是客,这里我的几个姐妹看守就行了,你们去休息一会,喝点茶水,吃点水果,三位娘娘不知道要洗多久呢。”

龙扬儿笑道:“不必了,我们不累,多谢姐姐关心。”

龙洁儿冷笑道:“而且,我家公主的话就是圣旨,任谁也无法改变,几位姐姐去休息吧,这里我们姐妹可以守着。”

碧洁儿知道完全失败,实在没有办法,龙‘女’的九个‘侍’‘女’这般的忠心,看来,‘玉’帝来欣赏龙‘女’和凤灵儿出浴的梦想完全泡汤了,可也没有办法,人家不离开,你能怎么办?

碧洁儿无可奈何,想要借故复命去,龙霞儿笑道:“好姐姐,我们姐妹在这里喝茶也一样的,就算没有茶喝,麻烦你给我们一人拿一个大苹果来吃,那也是一样的,好姐姐,你去给我们端点水果吃吧。”

碧洁儿苦苦一笑,虽然龙霞儿天真无邪,心中毫无城府和防人之心,但有时候这主意出的真令人无可奈何,她居然能要水果,能让送茶过来,你还不能不给送。

碧洁儿答应一声,只好去端水果去了。

‘玉’帝亲热的抱着碧洁儿问道:“宝贝,怎么样?那九个丫头上当吗?”

碧洁儿嗔道:“人家根本不来,对龙‘女’忠心耿耿,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再要被发现,凤娘娘就能阉了你,让你以后也无法欺负‘女’人,哼!”

‘玉’帝嘿嘿笑道:“要是阉了我,那以后你们不就寂寞了?我的小弟可是你们的宝贝,好洁儿,再去试试吧。”

碧洁儿摇摇头道:“行不通的,那个什么霞儿等三个好上当,心无城府,没半点心眼,可是,有几个,根本心如铁石,以龙‘女’的话唯命是从,就算你去请,人家都不理你,不信你就去试试。”

‘玉’帝半响无言,幽幽叹道:“唉,没想到,龙‘女’竟然这么大的本事,手下有这么多忠心的‘女’子,真是不可思议,日后,此‘女’必成大器。”

碧洁儿修为也很高,也是西王母徒弟中最杰出的一个,她就是日后的九天玄‘女’娘娘,所以,碧洁儿也很有眼光。

碧洁儿叹道:“的确如此,我看那龙‘女’,不出百年,修为定然都能在我们之上,如今,她不过是年轻,日后,真可谓是不可限量。”

‘玉’帝喃喃道:“唉,可惜这么个美人,我却无福消受。”

碧洁儿嘤的一声,掐了一把‘玉’帝,嗔道:“你这风l的小坏蛋,你究竟要多少‘女’人你才满足?”

‘玉’帝嘻嘻笑着,捻着玄‘女’娘娘的ru头,坏笑道:“当然是越多越好了,如今,我大道修成了,也不用修炼了,没事不玩‘女’人,那玩什么?”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