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18章 圣女出浴6

第三百一十八章 圣女出浴6

nbsp;nbsp;nbsp;nbsp;这句话倒是实话,像神仙们,仙体已成,整日里没事干,不是游山玩水,当然就是享受了,而且,神仙也不是太监修炼的,当然也需要女人,而且,比凡人的x方面的要求还要高数百倍,那真是唐伯虎点美人,越多越好了。

nbsp;nbsp;nbsp;nbsp;碧洁儿嘤咛一声,甩开了玉帝不规矩的手,嗔道:“无耻,不要脸,哼!”

nbsp;nbsp;nbsp;nbsp;玉帝一把拉住了碧洁儿,亲吻着碧洁儿,一双手在她露着的玉峰上游走捏着,嘻嘻笑道:“既然不能欣赏美人出浴了,趁此良机,咱俩快活快活。”

nbsp;nbsp;nbsp;nbsp;碧洁儿推了一把玉帝,嗔道:“万一娘娘她们出来了,被发现就麻烦啦。”

nbsp;nbsp;nbsp;nbsp;玉帝笑道:“她们洗澡,没有一个时辰都洗不完,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师傅洗澡的时候,咱们没少玩,她什么时候发现了?而且,你们这几个丫头又穿的少,到时候,把围着的芭蕉叶围上,谁知道呀?就算她立刻出来,咱们躲在花丛里,都能来得及停下,让她不发觉,怕什么啊。”

nbsp;nbsp;nbsp;nbsp;玉帝说罢,将碧洁儿荷叶裙解开了,碧洁儿荷叶裙下什么都没穿,完全是光着屁股的,男女偷情快乐倒是真方便的很,不解开,直接来都很方便。

nbsp;nbsp;nbsp;nbsp;玉帝将碧洁儿一按,让这位玄女屁股朝后,扶着一株小树,然后玉帝脱掉了裤子,将巨大的鸟就按进了玄女娘娘的那个洞洞里了。

nbsp;nbsp;nbsp;nbsp;碧洁儿浑身一阵,紧将身子一直,推了玉帝一把,嗔道:“你真是太猴急了,干嘛这么着急,现在不行。”

nbsp;nbsp;nbsp;nbsp;玉帝抱住她不放,道:“为何不行?”

nbsp;nbsp;nbsp;nbsp;碧洁儿喘息着道:“人家……人家还要给她们送水果呢,我都说了,假如不去,一定会被怀疑的,等我将水果送去,借故离开,再来陪你,你先忍一会嘛。”

nbsp;nbsp;nbsp;nbsp;玉帝叹了口气,亲吻着碧洁儿的樱唇,柔声道:“你可快去快回,我等着你。”

nbsp;nbsp;nbsp;nbsp;碧洁儿柔声道:“嗯,我很快就回来,死鬼,弄的人家这里都红了,万一让人家看到多不好。”

nbsp;nbsp;nbsp;nbsp;原来,玉帝太兴奋,对着她的y峰一阵的抓揉,故而,留下了几个手指印,白净的胸膛上有点发红。

nbsp;nbsp;nbsp;nbsp;玉帝嘻嘻笑道:“不要紧,我帮你揉揉就好了。”

nbsp;nbsp;nbsp;nbsp;“你讨厌,老实点,我这就回来。”

nbsp;nbsp;nbsp;nbsp;碧洁儿迅的离开花丛,到厅内托着一盘水果给九个姑娘送去了。

nbsp;nbsp;nbsp;nbsp;碧洁儿送完水果,微笑道:“各位妹妹,你们稍坐,我失陪一下,去看守大厅。”

nbsp;nbsp;nbsp;nbsp;碧洁儿找了个理由走了,虽然她走了,但其余八个玄女嘴上不说,心里却知道是什么事,但一个个都跟玉帝有过那种关系,都是心照不宣的,只是在心骂道:“不要脸的一对狗男女,哼!”

nbsp;nbsp;nbsp;nbsp;她们骂完,自己都笑了,因为,她们都这么不要脸过,真是大姐别说二姐。

nbsp;nbsp;nbsp;nbsp;碧洁儿迅的找到了玉帝,玉帝迫不及待,抱着碧洁儿到了水池内的一朵荷叶上,二人立刻纠缠在了一起,巨大的荷叶足有一丈方圆,就好似一张碧色的床一样。

nbsp;nbsp;nbsp;nbsp;玉帝和九天玄女娘娘就以荷叶为床开始快乐了,时间不大,玄女娘娘消魂声响了起来,令听到的鱼儿都醉了……

nbsp;nbsp;nbsp;nbsp;沉鱼的典故,大概最早就来源于此吧。

nbsp;nbsp;nbsp;nbsp;玄女碧洁儿走了,但还有八个玄女负责陪着。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望着这八个没穿衣服的姑娘,掩嘴咯咯笑道:“各位姐姐,你们为何都不穿衣服呀,露着俩大馒头,你们也不害羞呀,而且,天帝还是个男人,也亏得他受得了诱惑。”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在后掐了龙霞儿一把,意思让她别胡说。

nbsp;nbsp;nbsp;nbsp;那八个姑娘不以为意,青莲儿道:“为何要穿衣服呀?这么样很正常呀。”

nbsp;nbsp;nbsp;nbsp;芙蓉儿道:“是呀,女人的美就是给人家看的呀,而且,我们这里没外人来。”

nbsp;nbsp;nbsp;nbsp;“我们一向也这样的,娘娘以前都这样的,只是后来,身份不同了,这才穿上了薄纱,不过,她说穿衣服很不舒服的。”

nbsp;nbsp;nbsp;nbsp;“就是呀,而且,我们都不会织布,只能穿荷叶,而且,胸上穿荷叶,会摩擦的很痛的,对胸不好的。”

nbsp;nbsp;nbsp;nbsp;这句话也对,穿着荷叶做的肚兜,当然会磨的不舒服,所以,这些仙子们习惯了腰围着荷叶,至于上半身的两‘馒头’,谁喜欢看,谁就看,她们根本不在乎,而且,岛子里就一个男人,那男人又是她们的情郎,这更不用顾忌什么了。

nbsp;nbsp;nbsp;nbsp;其实,别说那时候的玄女,就算是凡人的女子,这种不穿上衣的都有的是。

nbsp;nbsp;nbsp;nbsp;后来,这九天玄女娘娘下了昆仑山,提醒黄帝用阵法胜夸父族的勇士们,那时候,在数万的军马,这位玄女娘娘都是这么去的,都不怕人们看。

nbsp;nbsp;nbsp;nbsp;所以,在那时候女人的心,女人的美本就是给人家看的,就连女娲娘娘上半身都是光着的,所以,不穿上衣,露着ru房是正常的。

nbsp;nbsp;nbsp;nbsp;除了在炎黄国的百姓眼不正常之外,其余的地方,都是正常的。

nbsp;nbsp;nbsp;nbsp;这也只是因为炎黄二国明了织布,有了衣服穿了,所以,就用衣服遮住了身子,故而,就觉得很不自然,女人再要这样,就不明了,就变成坏女人了。

nbsp;nbsp;nbsp;nbsp;其实,往上推百余年,炎黄二族没发明衣服织布前,女人多数这个模样,不管是老女人,还是美女,都露着挺拔的玉女峰,任人欣赏,也明不到哪里去。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咯咯笑道:“喂,各位姐姐,你们的n子有没有被天帝玩过呢?我猜,他一定没少玩你们这俩肉团,对不对?”

nbsp;nbsp;nbsp;nbsp;西王母的八个玄女闻听气的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青莲儿厉声道:“龙霞儿,你说话干净点,再要胡说八道,小心我们姐妹不客气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冷笑道:“我不过是问问,而且,我说的是实话,你们敢发誓你们的n子没被天帝摸过吗?假如你们敢发誓,说若是被天帝摸过,你们就烂掉那两块肉,然后不得好死,我就信,若是不敢发誓,那就证明有过,既然有过,那我说说问问有什么错?”

nbsp;nbsp;nbsp;nbsp;“你……”西王母的八个玄女被问的目瞪口呆,她们的胸何止被玉帝摸过,她们的躯体都被玉帝玩过,这种誓她们那敢发,那时候的都信发誓,一旦发誓,就怕应誓,所以,她们明明做过,那敢发这种恶毒的誓。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虽然有时候顽皮,但也够坏的,这一问,问的八个玄女哑口无言,干生气没有办法。

nbsp;nbsp;nbsp;nbsp;其实,龙霞儿是看不惯她们的随便,虽然在她们眼是正常的,但有个男人日夜相处,她们还挺着女人的那两鼓鼓的东西,真是太不雅观了,也太不害臊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龙霞儿觉得她们简直是伤风败俗,丢尽了女人的脸,所以,这才出言讥讽和挖苦。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赶紧将龙霞儿拉过来,喝道:“霞姐姐,不准胡说!”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笑道:“八位姐姐,我霞妹就是这么顽皮,请你们别见怪,我带她赔礼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不高兴的道:“我又没说……”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赶紧捂住了她的嘴,贴着她耳朵低声道:“你胡闹什么,这里也是你胡闹的地方,这里可是昆仑,小心人家报复,你想给龙姐姐惹事不成?你惹得祸还少吗?”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吐吐舌头,知道龙青儿说的不假,假如真的惹了别人,结了怨仇,那万一这些妖精谋害龙女,那可就出了大事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脸皮也厚,这若是别人,刚讽刺完别人,那一定拉不下脸来说笑了,但龙霞儿却没事,她就能做到。

nbsp;nbsp;nbsp;nbsp;正所谓脸皮厚吃个够,龙霞儿典型是那种脸皮厚不害羞的女子,所以,立刻就露出了笑脸。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一想到城破厉害,知道不能得罪她们,所以,立刻嘿嘿笑道:“哈哈哈哈,八位姐姐莫要真生气啊,小妹不过开个玩笑嘛,再说了,咱们女人的这东西,本来就是让男人玩的吗,也是喂养宝宝的,我的就被我陶哥哥玩过,这有什么啊,几位姐姐莫要生气,我不过是想跟姐姐们交流一下被男人玩这个是什么滋味,那种感觉爽不爽嘛,反正我喜欢被我陶哥哥玩,真的好舒服呀,你们喜欢那种感觉吗?咱们自家姐妹,不如研究一下,那种美妙的感觉究竟是什么感觉呀,大家探讨一下嘛,哈哈哈……”

nbsp;nbsp;nbsp;nbsp;八个玄女被气的啼笑皆非,气也不是,恨也不是,翻脸不是,骂也不是,笑也不是,简直被龙霞儿给弄的膛目结舌,不知说什么好了。

nbsp;nbsp;nbsp;nbsp;还没听说有女人将自己跟男人的事在一起讨论研究这玩意的,但她还真坦白,真令人哭笑不得。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的八个姐妹也被逗得哭笑不得,她们虽然也跟心上人亲吻过,心上人也没少玩她们的胸,但她们却不会说出来,可是这荒唐事,龙霞儿就敢明着说出来,而且,脸还不红,这一点厚脸皮的优点,真令这些姑娘们自愧不如,但也佩服她。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咯咯笑着,将一个红苹果塞进了龙霞儿的嘴里,嗔道:“霞妹,你脸皮厚死了,真不要脸了,我都替你害臊,别胡说八道啦!真不害羞!”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咯咯笑道:“这有什么丢脸的?常言道,**嘛,这有什么啊,你敢说,你以后不嫁人?你敢说,曲哥哥亲你的nai头时,你没有……”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羞臊无比,气的嘤的一声,伸出白玉一般的手就去胳肢她,嗔道:“死丫头,你要不要脸了,叫你乱说,还敢不敢了,敢不敢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咯咯笑着,两个姑娘彼此互相胳肢着,都笑成了一团。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和龙青儿一起胳肢着龙霞儿,龙霞儿抵不过,笑的喘不过气来了,赶紧连连讨饶道:“好姐姐,饶了我吧,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nbsp;nbsp;nbsp;nbsp;其余的姑娘这个笑,都被逗得啼笑皆非,对龙霞儿真是没办法。

nbsp;nbsp;nbsp;nbsp;过了一会,龙霞儿又无聊了,拉了拉龙扬儿,笑道:“在这里多无聊呀,这样吧,扬姐姐,你就吹首曲子吧,我们姐妹跳舞玩,让龙姐姐听着曲子洗澡,就连洗澡都是一种享受,这多好呀。”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气道:“不吹,你事真多,这是在人家里,不是在外面,注意点规矩。”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道:“音乐谁不喜欢听?又不是噪音,没事的,你听听,她们在里面洗的多开心,吹点音乐,她们开心都来不及呢。”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摇头道:“不行就是不行!”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嗔道:“怕什么,吹出事来,我顶着,挨打挨骂挨罚我来承当,你不吹,我自己吹。”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也真淘气,上去就抢龙扬儿的玉笛,龙扬儿不给,她就胳肢龙扬儿,龙扬儿咯咯直笑,一看龙霞儿不干,知道龙霞儿是真能做的出来。

nbsp;nbsp;nbsp;nbsp;龙扬儿嗔道:“行啦,你要是真的要我吹曲子,那你去请示龙姐姐,龙姐姐同意了,我就吹,不同意你胡闹,我就不吹,哼!”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道:“去就去。”

nbsp;nbsp;nbsp;nbsp;青莲儿道:“娘娘洗澡,外人是不能进去的,你别去啦。”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丝毫不管那个,嘴里道:“切,她们都是女人,我也是女人,女人看女人,好稀罕吗?她们又不是男人,还怕看呀,再说了,我就问问罢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不理,走进了浴池内,只见龙女三个美女正在满是花瓣的碧池内戏水玩,三个人玩的正开心。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叫道:“喂,龙姐姐,我好闷呀。”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见是龙霞儿,皱眉道:“你闷,就去玩吧。”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嗔道:“可是她们都不跟我玩。”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那你想怎么办?”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吃吃笑道:“我也一起洗洗好吗?”

nbsp;nbsp;nbsp;nbsp;龙女骂道:“死丫头,别胡闹,等会你再来,不听话,以后都不带你出来玩。”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鼓着嘴,嗔道:“哼,不让洗就算了,不过,能不能吹首曲子听呢?扬姐姐非要说请示你才行呢,你同意吗?”

nbsp;nbsp;nbsp;nbsp;龙女看了看凤灵儿和西王母,西王母含笑道:“怎么,二妹手下还有会吹曲子的?”

nbsp;nbsp;nbsp;nbsp;凤灵儿笑道:“不但会,吹的可好听了。”

nbsp;nbsp;nbsp;nbsp;西王母道:“既然她想听,那就让她们吹去吧,咱们也听听,没事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这才道:“霞儿,可以吹曲子,去吹吧,不过,你可别吹,省的刺耳,破坏了气氛。”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完掩嘴而笑,因为龙霞儿虽然会吹,但吹的真不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