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3章 断情绝欲2

第三百二十三章 断情绝欲2

nbsp;nbsp;nbsp;nbsp;而且,廉圣帝和龙女,都是以龙身修成了仙,天生就出生在天界的灵物,天界在三皇和玉帝没到之前,廉圣帝和龙女就已经在天界为仙了,天界,其实是另外一个空间,虽然没有生命,但也不是绝对的,也有一些生灵。 新匕匕·奇·中·文·蛧·首·发??.

nbsp;nbsp;nbsp;nbsp;比如说,镜花缘中,有一个看守蟠桃园的猴子小园子,他的一家,就是天界出生的生灵,可见,天界并非没有一条生命,只不过,生命实在是太少了。

nbsp;nbsp;nbsp;nbsp;而廉圣帝和龙女,就是天界的两条神龙,而且是两条神龙成仙的,而廉圣帝的赤霄燚炎剑,就是他的本体龙骨所化的宝贝,龙女的闭月羞光剑,乃是龙女的龙骨所化而成的宝贝。

nbsp;nbsp;nbsp;nbsp;三皇算出了三劫,就去找天界的两位龙仙,赤霄帝和圣女娘娘,将这危急告诉了他们,赤霄帝和圣女娘娘,知道这三劫的可怕,而且,假如三劫不过,那天界都会沦为沉沦地狱,而且,这三劫,除了他们亲自下世去拯救,根本别无他法。

nbsp;nbsp;nbsp;nbsp;因为,那时候的天界根本冷冷清清,什么神仙都没有,只有三皇,也就是伏羲、女娲和神农,而这三皇又不能去转世,所以,就只有他们俩了。

nbsp;nbsp;nbsp;nbsp;赤霄帝和圣女娘娘义不容辞,为了大义,慨然应允了,这才下世到了人界,赤霄帝,就是廉圣帝,圣女娘娘,就是龙女。

nbsp;nbsp;nbsp;nbsp;他们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但冥冥中却不能结合,因为,他们若是成亲了,不去修道,那第一、第二劫将无法渡过,那人类就毁了。

nbsp;nbsp;nbsp;nbsp;所以,二人虽然相爱至深,但却永远无法结合,就因为这三劫需要他们,命运都不允许他们成亲结为夫妻。

nbsp;nbsp;nbsp;nbsp;也许,人参娃娃的出现,侮辱了龙女,让龙女因为愤恨和羞愧,彻底断绝了这份割舍不掉的深情,冥冥中就算是天意吧。

nbsp;nbsp;nbsp;nbsp;但廉圣帝和龙女如何能得知自己的前世,他们转世投胎,前世的事情已经不记得了。

nbsp;nbsp;nbsp;nbsp;这一次,廉圣帝回来赴三年之约,得知父母双亲病故,焉能不伤痛?

nbsp;nbsp;nbsp;nbsp;所以,他的心情很不好,由于他的心情不好,加上龙女的心情也不好,故而天上才阴云密布,细雨霏霏,只因为,他们本是神龙降生,龙,本就是吞云吐雾、兴云布雨的神,故而,这天才这么阴霾,才会下着绵绵细雨。

nbsp;nbsp;nbsp;nbsp;其实,这就是他们的心情影响了天气罢了,但他们却不知道。

nbsp;nbsp;nbsp;nbsp;每当龙女痛哭的时候,天总会下着瓢泼大雨,每当他伤心的哭泣的时候,天也会下雨,不过,两个人都是很坚强的人,轻易根本不哭,所以,至今为止,他们都没发觉这是为什么。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伤心,龙女也伤心,廉圣帝伤心的是双亲之故去,龙女伤心的是分手的痛苦,两个人的心情极其的坏,就像那阴霾的天空一样,故而,下着细雨。

nbsp;nbsp;nbsp;nbsp;但小雨焉能阻挡的住三年之约呢?

nbsp;nbsp;nbsp;nbsp;早晨没过多久,龙女率领着她的九个姐妹前来赴约了,娘子军们打着秀雅的油布伞,一蹦一跳的说说笑笑的来到了廉圣帝的府。

nbsp;nbsp;nbsp;nbsp;离着廉圣帝的府邸还有一里多地,早在树荫下等候着的四个侍卫,立刻就发现了龙女等姑娘,一个侍卫顾不得和心上人打招呼了,赶紧先来禀告廉圣帝。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这才快步出来迎接,等他出来,龙女也就要到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呆呆的望着细雨中的仙女们,尤其是一袭白裙,身披艳丽的凤凰栖霞披,腰系七色彩虹桥飘带的龙女,廉圣帝几乎呆住了。

nbsp;nbsp;nbsp;nbsp;三年了,她还是一点都没变,依旧是那样的清纯、秀丽、脱俗,简直就是仙子一般,难道她前生真的就是仙子吗?

nbsp;nbsp;nbsp;nbsp;但就算是最纯洁、最美丽的仙子又能怎么样?

nbsp;nbsp;nbsp;nbsp;这么美、这么纯洁的天使,却永远得不到,那岂不是更痛心?

nbsp;nbsp;nbsp;nbsp;得不到的天使,相爱、相识,还不如不遇到的好,因为那样,就不会伤心了。

nbsp;nbsp;nbsp;nbsp;既然有缘,为何不能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既然有缘,为何不能拥有?

nbsp;nbsp;nbsp;nbsp;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nbsp;nbsp;nbsp;nbsp;雨,忽然又下的大了,原本绵绵细雨,忽然间大了好多。

nbsp;nbsp;nbsp;nbsp;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龙女的九个姑娘都奇怪,为何这浪漫的小雨,在他们彼此见到对方的一瞬间,忽然间成了瓢泼大雨了呢?

nbsp;nbsp;nbsp;nbsp;没有人知道,其实,是他们哭了!

nbsp;nbsp;nbsp;nbsp;他们虽然没有哭出来,但心却在滴血,心却在流泪,所以,雨就下大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强自忍住心中的悲痛,咬着牙要自己坚强,要自己狠下心来不去哭泣,但她虽然表面上没哭,可是双眼已经湿润了,心却早就哭了。

nbsp;nbsp;nbsp;nbsp;但她不能哭,不能在他面前表现的软弱,不能让女人那弱的一面被他看不起,更不能,让他看出自己内心的脆弱,一定要让他以为自己无情无义,根本就不爱他了,这样,他才不会再等自己,他也就不会浪费青春了,为了他,为了他的幸福,她只能选择坚强,用冷漠和无情,来扼杀他那颗多情的心。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九个姐妹打着伞来的,可是龙女却没有打伞,因为下着小雨正好,正好用雨水来掩饰她的泪水,所以,她说喜欢雨中漫步,不喜欢打伞,其实,是怕自己哭泣被看破,这一下雨,倒是可以遮盖了,到时候,她就可以说,自己的泪水是雨水,而不是泪水了。

nbsp;nbsp;nbsp;nbsp;雨这一下大,龙静儿顾不上跟心爱人说话了,赶紧替龙女打着伞,跟龙女并肩走去,怕龙女淋坏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却催促道:“快走呀,龙姐姐,怎么,怕见他呀?怕,你也要见得,这该死的天,好端端的雨就下大了,赶紧走吧,要不然,都湿啦,赶紧的呀。”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拉着龙女的手,加快了脚步,也就只有她敢这么对龙女不礼貌,按道理说,她一个侍女的身份,实在不该不经龙女的同意,拉着龙女的手拽着就往前走,就算是龙女拿她做姐妹,但她毕竟是侍女身份,也该注意身份。

nbsp;nbsp;nbsp;nbsp;可是,龙霞儿却不管这些,在她的心中,她根本没将自己当作是婢女,根本把自己当作是龙女的姐妹,跟龙女不分尊卑的。

nbsp;nbsp;nbsp;nbsp;龙女神情木然,痴痴的被龙霞儿拉着走,脚下也加快了脚步。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跟龙女一起打着伞,龙静儿只好停下了,淡淡一笑,因为有龙霞儿在,没有她存在的必要了,因为一切的风头,总会被龙霞儿抢走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一半的身子也挨淋,可是却有人替她打伞,陶喜就在龙霞儿身边,见到了心上人,陶喜开心的不得了,赶紧替心上人打着伞,一行人快步往府门走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有人替他打伞,曲赋站在廉圣帝身边,替他打着伞。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眼中含泪,泪水混合着雨水一起落着,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离着廉圣帝还有五尺多远,停下了脚步。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你望着我,我望着你,都一句话没有说,都痴住了。

nbsp;nbsp;nbsp;nbsp;三年了,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但千言万语,却化作了沉默,静静的沉默。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不让自己哭泣,但却实在忍不住了,泪水珍珠一般的滚落着,珍珠一般的泪珠,夹着雨水也在滚落着,已经打湿了她的衣襟,但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nbsp;nbsp;nbsp;nbsp;雨,又下大了好多,变成了暴雨。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依旧彼此的注视着,眼中都是一片柔情,都在静静的望着对方,依旧是谁也没有说话。

nbsp;nbsp;nbsp;nbsp;龙女的心一阵阵的痛,含情脉脉的望着他,真是看在眼中,爱在心里,可是,自己却非要斩断情丝,去修仙炼道,自己这样做究竟对不对?

nbsp;nbsp;nbsp;nbsp;是自己对不起他,可是他为何从没有一句怨言?

nbsp;nbsp;nbsp;nbsp;龙女再也忍不住了,泪水滚滚而落,就像这暴雨一般的哭泣着,无声的哭泣着。

nbsp;nbsp;nbsp;nbsp;除了他们俩在哭在外,还有一人也落了泪,但这人却没有人能发现她,而且,严格来说,她也不算是人类。

nbsp;nbsp;nbsp;nbsp;她就是凤灵儿,凤凰仙凤灵儿。

nbsp;nbsp;nbsp;nbsp;凤灵儿偷偷的追踪龙女而来的,就隐藏在暗处,因为,她对廉圣帝这个人实在是太好奇了,这差不多两年来,龙女的九个侍女,提的最多的就是他,他究竟是什么人物,能让龙女这般的割舍不掉?

nbsp;nbsp;nbsp;nbsp;所以,凤灵儿很好奇,但她却不想被龙女看破,所以,假意说走,其实,根本就没走,就想偷偷的看看他究竟是何许人也。

nbsp;nbsp;nbsp;nbsp;可等她见到了雨中的廉圣帝,一见廉圣帝英俊不凡,刹那间,就觉得自己的心跳个不停,一双眼睛,就再也离不开他了。

nbsp;nbsp;nbsp;nbsp;凤灵儿也像龙女一般的瞧得痴了,以前,她不信什么一见钟情,如今,她确信,一见钟情,果然并不过分。

nbsp;nbsp;nbsp;nbsp;可是,这天下第一的奇男子,却喜欢的是她的二姐,于情于理,她不能抢二姐的心上人,而且,他爱的还不是自己。

nbsp;nbsp;nbsp;nbsp;凤灵儿忽然觉得心中一阵阵失落感,失魂落魄,心如刀割一般的难受,所以,她也哭了。

nbsp;nbsp;nbsp;nbsp;凤灵儿躲在树后,她也在哭泣着,痴痴的望着他,定格在了雨中。

nbsp;nbsp;nbsp;nbsp;没有人知道凤灵儿在暗处,因为她这次来,连两只鸾鸟都没带,青鸟已经去了天帝山,跟黄鸟在守护着天书,并不在她身边。

nbsp;nbsp;nbsp;nbsp;凤灵儿的法力比龙女要高,加上这天又下着雨,这里又有很多的树木房屋,根本没有人发现她。

nbsp;nbsp;nbsp;nbsp;龙女和廉圣帝,足足沉默了约有一分钟,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动一动,仿佛都定格在了雨中,成了木雕泥塑。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实在忍不住了,淘气的用手在二人的眼前晃了晃,咯咯笑道:“喂,你们都傻了?怎么不说话?廉哥哥,这么大的雨,也不请你的龙妹妹进去坐坐?就这么傻傻的站着,连招呼也不打一个,你是大木头呀?”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是提醒廉圣帝,在龙霞儿的心中,她还是希望龙女能跟他走,不再去修道,因为,修道是虚无缥缈的事,能不能成功,真的很难说,为了虚无的事,却要浪费了一生的幸福,她认为,这种女人实在是太傻了,所以,她希望龙女放弃修道,虽然龙女已经决定了,但她还是希望爱情能唤回迷途的龙女。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是个热心的姑娘,她希望好姐妹幸福快乐,不想好姐妹为了所谓的梦想,整日里活在痛苦和寂寞中,那样,就算让她修成了圣仙,活个千年万年,如果是痛苦、寂寞、孤独的活千年,那还不如快乐的一起活五十年的好,所以,她认为,一个人寿命的长短不重要,重要的是快乐,重要的是能跟心上人厮守在一起,开心快乐的了此一生。

nbsp;nbsp;nbsp;nbsp;蝴蝶的生命虽然短促,但它们是自由的、快乐的!

nbsp;nbsp;nbsp;nbsp;乌龟的生命虽然长久,但它却是苦闷和孤寂的!

nbsp;nbsp;nbsp;nbsp;所以,龙霞儿宁愿做一只短命的蝴蝶,也不想为了什么长寿去做乌龟。

nbsp;nbsp;nbsp;nbsp;所以,龙霞儿想龙女像她一样的思想,宁愿选择快乐的短暂,也不要选择痛苦的长久,因为,到时候,就会后悔,活的越久,越是痛苦,就算活一万年,又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nbsp;nbsp;nbsp;nbsp;事实证明,龙女最终是后悔了。

nbsp;nbsp;nbsp;nbsp;这就是龙霞儿的可爱之处,她永远都会想着姐妹,替朋友着想,从不会去算计和害自己的姐妹,这也就是龙霞儿招人喜欢的地方,也是那八个女子都喜欢她的地方,龙女也不例外,虽然龙霞儿有时候是有点淘气和荒唐,天真和幼稚,但这并不能夺走她的可爱。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好似从梦中醒来,赶紧一笑,道:“龙妹,你来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含羞点点头,轻轻问道:“你……这三年可过的好?”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点头,笑道:“我很好,你呢。”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照着龙女推了一把,将龙女推进了廉圣帝的怀中,咯咯笑道:“行啦,就别在这聊天了,这么想你的龙妹妹,还不快赶紧抱抱亲亲,然后好好的叙叙旧,这么大的雨,还不快将你的龙妹妹请进去,还废话什么。”

nbsp;nbsp;nbsp;nbsp;龙女娇羞的赶紧离开了他的怀抱,廉圣帝更是手足无措,羞红了脸。

nbsp;nbsp;nbsp;nbsp;龙女嘤咛一声,转身照着龙霞儿的手打了一巴掌,嗔道:“死丫头,真讨厌。”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柔声道:“龙妹,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