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3章 断情绝欲3

第三百二十三章 断情绝欲3

nbsp;nbsp;nbsp;nbsp;龙女答应一声,低着头,红着脸,跟他并肩走了进去。 .

nbsp;nbsp;nbsp;nbsp;九女和九男,也都笑着,彼此跟心爱的人牵着手,一起往他家走去。

nbsp;nbsp;nbsp;nbsp;府门被关上了,廉圣帝和龙女消失在了门的那一端。

nbsp;nbsp;nbsp;nbsp;凤灵儿痴痴的在暗处走了出来,痴痴的在雨俏立了好久,全身都湿透了,但却一动不动,良久,良久,她这才叹了口气,幽幽道:“二姐,这么好的男人你为何不珍惜?但愿你能回心转意,假如是我,我宁愿此生短暂,平淡一生,也会选择他,不会去选择寂寞的修道,唉……为何先遇到他的人不是我,而是她?”

nbsp;nbsp;nbsp;nbsp;凤灵儿掩面痛哭,哭了几声,擦了擦泪水,御剑飞入了云端,消失在了大雨,这一次,她真的回昆仑山去了,伤心的回去了。

nbsp;nbsp;nbsp;nbsp;久别重逢,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但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nbsp;nbsp;nbsp;nbsp;九女和九男很识趣,自动退到别的房间去彼此谈心去了,因为,他们也是久别重逢,他们也是同样的爱着自己。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贴着廉圣帝的耳朵轻轻道:“廉哥哥,不行,你干脆强x了龙姐姐吧,也许,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她,明白吗?听我的,准没错,等我们走后,你就用强的,跟她做夫妻,她是爱你的,她也打不过你,你只要跟她做了夫妻,她就死心了,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廉哥哥,你一定要听我的,不用跟她客气,听我的!”

nbsp;nbsp;nbsp;nbsp;声音这么小,龙女没有听到,可是廉圣帝却听到了,廉圣帝的脸瞬间又红了,这么无耻的事,他那能做的出,但他更没想到的是,龙女的贴心姐妹,居然出这种馊主意给他,不过,内心真是向着他。

nbsp;nbsp;nbsp;nbsp;还有一点,可以看出,那就是龙女的确是心意已决,真的要铁了心的断情了,龙霞儿这才出这种主意给他。

nbsp;nbsp;nbsp;nbsp;但廉圣帝岂是那种无耻的男人?这种用强的事,他就算死都做不出。

nbsp;nbsp;nbsp;nbsp;龙女虽然没听见,但听见龙霞儿在廉圣帝耳边嘀嘀咕咕的,就知道这丫头肯定说自己呢,气的龙女骂道:“臭霞儿,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咯咯一笑,道:“说什么关你什么事,喂,你不跟廉哥哥,我打算嫁给廉哥哥,难道跟他说几句贴心话都不行呀。”

nbsp;nbsp;nbsp;nbsp;龙女啼笑皆非,气的哼了一声,不去理她了。

nbsp;nbsp;nbsp;nbsp;陶喜却急了,跳着脚道:“啊?霞妹,你要嫁给廉大哥吗?你不是说要嫁给我的?怎么要嫁给他了呢?你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

nbsp;nbsp;nbsp;nbsp;龙霞儿嗔道:“我喜欢,我愿意,我想嫁给谁就嫁给谁,用你管了?而且,我嫁给你,就不能嫁给他了吗?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女人为什么不能三丈四夫的?我也嫁给你,也嫁给他,你管的着吗?”

nbsp;nbsp;nbsp;nbsp;所有人都笑弯了腰,这荒唐可笑的言语,也就只有龙霞儿能说的出来。

nbsp;nbsp;nbsp;nbsp;龙青儿忍住笑,将龙霞儿推到陶喜的怀,咯咯笑道:“陶哥哥,赶紧将你的疯婆子抱走,别打扰人家谈心了,你放心,她逗你玩的。”

nbsp;nbsp;nbsp;nbsp;九男和九女叽叽喳喳、说说笑笑的离开了,房间内,就只剩下了他和她。

nbsp;nbsp;nbsp;nbsp;龙女有时候真的好羡慕龙霞儿,虽然她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可是她每天都会那么快乐,她伤心就哭,开心就笑,一切烦恼事,不会记在心,也许,一个人就该这么活着。

nbsp;nbsp;nbsp;nbsp;龙女伤心的时候,只会一个人躲起来偷偷的哭,她喜欢一个人,又不会表达,她想要幸福,但却要去追求孤独和寂寞,她的人生,真的感觉好矛盾,好矛盾。

nbsp;nbsp;nbsp;nbsp;龙女红着脸、低着头,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目光,因为,她怕他那无限柔情的目光将自己铁了的心彻底的击溃!

nbsp;nbsp;nbsp;nbsp;房间内又静了下来,足足又静了一分多钟,谁也没有说话。

nbsp;nbsp;nbsp;nbsp;终于,廉圣帝首先打破了静寂,柔声道:“龙妹,这些年你过的可好?”

nbsp;nbsp;nbsp;nbsp;龙女红着脸轻轻的点了点头,轻轻道:“我过的很好,你呢?你这三年来都做什么去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我去东方传播咱们炎黄二族的明去了,教那些野蛮的民族各种明的东西,让他们可以在野蛮出来,生活可以过的好些。“

nbsp;nbsp;nbsp;nbsp;龙女抬起了头,含情脉脉的望着心上人,喜道:“呀,你真的去做了,廉哥哥,你真的好伟大。”

nbsp;nbsp;nbsp;nbsp;这正是最令龙女最爱他的地方,因为,他的心是那么的仁慈,他的心,也是那么的宽广,他想到的,永远不是自己,而是普天下所有的人类,在他面前,龙女永远感觉自己是渺小而又自私的,跟他比起来,她永远也比不上他。

nbsp;nbsp;nbsp;nbsp;虽然,她的目地是修道成功,传教授徒,让女人变的强壮,不再是弱质女流,被男人踩在脚下,但她毕竟自私的为的是女人,而他呢,他为的是普天下所有的人,相比之下,她依旧是那么的渺小。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淡淡的一笑,道:“这本是我应该做的,那有什么伟大不伟大的,龙妹,这些年,你的进境如何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脸轻轻的一红,实际上,这三年,她几乎算是等于浪费了,根本没有专心的修道,第一年,她用在了静坐定心上,第二年和第三年,她跟凤灵儿和西王母朝夕相处,玩的时间,大于修炼的时间,所以,功力跟以前比,根本没提高多少。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轻叹道:“还是那样,不过,我已经找到了窍门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微笑道:“那就好,修炼一途,要循序渐进,不可操之过急,而且,要顺其自然才对,欲则不达,道源自自然。”

nbsp;nbsp;nbsp;nbsp;龙女静静的听着,很佩服他的见解,因为,这些话,也正是西王母和凤灵儿告诉她的,可是他虽然没有刻意的去修炼,但是,他的心得,居然跟西王母和凤灵儿不谋而合,可见,他天赋奇高。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轻的点点头,道:“廉哥哥,你说的很对,我也明白,你天赋这么高,为何不去修道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苦苦一笑,淡淡道:“一个人就算活一万岁,那又如何?假如孤独寂寞的活一万岁,还不如跟心爱的人活几十年的快乐,那我宁愿选跟心爱人平凡的过一生,也好过寂寞孤独的活一万岁,龙妹,你说是吗?”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的伸手隔着座位,握住了龙女的玉手,柔声道:“你做出选择了吗?”

nbsp;nbsp;nbsp;nbsp;龙女再也忍不住了,哭道:“廉哥哥……”

nbsp;nbsp;nbsp;nbsp;龙女呜呜的哭着,投入了他的怀抱,廉圣帝轻轻的揽着心上人纤细的腰肢,一只手给她擦拭着珍珠一般的泪水,柔声道:“你清瘦了不少,修道一定很清苦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哭道:“廉哥哥,我对不起你,我还是要去选择修道,廉哥哥,我对不起你,你就骂我几句吧,你打我吧,你骂我吧,呜呜呜……”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心一阵阵的绞痛,他就知道,一定是这个结果,因为,在卦象上已经显现出来了,廉圣帝卜算还没有失灵过,他的卦一向很准,但他却宁愿相信那卦不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一声长叹,抱着温软的娇躯,但却不能拥有她,那是一种什么心情?

nbsp;nbsp;nbsp;nbsp;明明互相深爱着对方,但却要选择分离,这又是什么心情?

nbsp;nbsp;nbsp;nbsp;为何人生如此的无可奈何?

nbsp;nbsp;nbsp;nbsp;他想起了龙霞儿的话,龙霞儿的话犹在耳边,不住的在他耳边道:“强x她,强x她,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她,才能让她死心跟着你,听我的,快强x她……”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手不自觉的按在了龙女柔软的左胸上了,龙女好似被电击一般,但又不好意思离开他的怀抱,更不想拒绝他温柔的抚摸,因为,这是他最后一次这么爱抚自己,如何能拒绝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手轻轻的握着她晶莹柔软的ru房,低下了头,吻在了她吐气如兰的樱唇上,龙女嘤咛一声,反手抱紧了他,跟他拥吻在一起。

nbsp;nbsp;nbsp;nbsp;只要他开心,龙女情愿让他随意,哪怕奉献出处子之身,修道要费多一倍的辛苦,只要他开心,她也甘心情愿!

nbsp;nbsp;nbsp;nbsp;不过,将圣洁的处女之身奉献给他后,她依旧会选择离开他去修道,这就是她的选择。

nbsp;nbsp;nbsp;nbsp;所以,龙霞儿就算给他出这主意,也终究会没用。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跟她亲吻了好久,真想将她放在**,解开她的衣襟,就此跟她成为夫妻,彻底的得到她!

nbsp;nbsp;nbsp;nbsp;但他却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假如自己这么做,那就会害她修道前功尽弃,她若是完成不了心愿,恐怕一生都会闷闷不乐,甚至会抑郁终身,抱憾终身!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乃是龙女的知己,他知道龙女的心,他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必像龙霞儿说的那么↓流用强的,他若是想要得到她,她根本就不会拒绝,根本不必用硬来的,不过,就算得到她的身体,那又能怎么样?

nbsp;nbsp;nbsp;nbsp;得到她的身体,却得不到她的心,害的她遗憾一生,如何能这般的伤害她?

nbsp;nbsp;nbsp;nbsp;而且,他也很了解龙女的个性,龙女只要认准一件事,就算她失去了圣洁的处女之身,她也不会跟他,也会选择去修道,不过,到那时,她修道的困难会提高一倍。

nbsp;nbsp;nbsp;nbsp;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这么做。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只是爱抚了她一会,就将龙女松开,手也离开了龙女最柔软、最令男人动心的地方。

nbsp;nbsp;nbsp;nbsp;龙女脸色红彤彤的,低着头,一言不发,像是一只待宰割的羔羊,准备迎接他狂风暴雨一般的爱的冲击。

nbsp;nbsp;nbsp;nbsp;但他却没有这么做,他永远是那么的雅,这种粗暴无礼的事,他是做不出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轻轻的替龙女整理好凌乱的衣襟,柔声道:“既然你已经选择了,那我只有祝福你了,你要努力,我祝你早日成功。”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说罢,在怀掏出了一块布,递给了龙女,柔声道:“这是我这几年修炼领悟的心得,你脾气急躁,急于求成,很容易走火入魔,这些心法,是专门调气静心的,可令你化险为夷,对你应该有用。”

nbsp;nbsp;nbsp;nbsp;龙女痴痴的望着他,泪水一对一对的落着,她知道,廉圣帝这三年来,虽然一直在传播明,走千山,过万水,但他空闲时,却在研究一种心法,一种可以令她静下心来的心法,因为他知道自己心急躁,故而,才专心研究一种有助于自己的心法,助自己修炼,这浓情厚义,她只觉得心不断的在痛!

nbsp;nbsp;nbsp;nbsp;他也不知花了多少时间和心血,才创出这种心法,他也不知废了多少劲和努力,才领悟出来的,而一切,都是为了她,为了她这个背叛爱情的负心女!

nbsp;nbsp;nbsp;nbsp;事实证明,日后龙女修为大进,并没有走火入魔之险,真跟他的心法大有关系,他的心法,就是让龙女化解体内浮躁之气的心法,让龙女能静下心来,可以调和体内凌乱的气息,对龙女帮助很大。

nbsp;nbsp;nbsp;nbsp;这也就是后来,天帝山和龙女派的心法有很多想象的地方,因为,龙女的心法,也受益于他的,而且,二人彼此熟知,对于心法的利用,也大同小异,故而,心法玄功有很多相似之处。

nbsp;nbsp;nbsp;nbsp;不过,龙女由于是女子,专门修行的是玄阴之气,而廉圣帝却是阴阳同修,清虚真气、紫府真气同修,比龙女的境界还要高一筹。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不住的哭着,擦了擦泪水,缓缓的开始解洁白的衣裙,她要将自己圣洁的玉体给他,哪怕失去了圣洁之身,修道要多费二十年的功夫,她也在所不惜!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只手拿起了他的手,将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玉峰上,柔声道:“现在,我要做你的妻子。”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将手在她的ru峰上拿开,按住了她借衣服的玉手,轻轻的摇摇头,柔声道:“龙妹,不要,修道者,圣女之身是至关重要,你若是给了我,你会多付出一半的努力。”

nbsp;nbsp;nbsp;nbsp;龙女轻轻道:“不要紧的,我是心甘情愿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不敢多看她倾国倾城的容颜,更不敢多触碰她性感动人的**,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肮脏的yu望,真的占有了她,令她多付出几倍的努力,那会害了她。

nbsp;nbsp;nbsp;nbsp;而且,就让她最圣洁的美永远的定格在记忆,这又有什么不好?

nbsp;nbsp;nbsp;nbsp;爱一个人不但是得到和拥有,还有付出,还有怀念和回忆,只要对方开心快乐,就算得不到,那又有什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