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5章 破阵除蛇5

第三百二十五章 破阵除蛇5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哼了一声道:“我们说好了的,我们得一卷天书,你们得两卷,咱们言而有信,我相信,你们不会做小人的吧,既然你们说话算数,龙姐姐取了,分给我们一卷,我们何必跟你们抢呢?”

nbsp;nbsp;nbsp;nbsp;龙女道:“此话当真?可不要说话不算数,我要你们发誓,若是起了歹意,想要杀了我们,抢我们的天书,你们将不得好死,全族死光光,全家死光光,你们敢不敢发誓,若不发誓,那你们去取吧,这天书上还有机关,大不了谁都得不到,玉石俱焚!”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不错,我们肯定说话算数,说给你们一卷,必然给你们,可是你们法力比我们高,我们不得不防,还请你们起个誓言吧。 .”

nbsp;nbsp;nbsp;nbsp;那时的人最注重发誓,只有发誓,才是最可靠的。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和凤天圣对视一眼,知道若不发誓,龙女和廉圣帝根本不信他们,假如二人不取了,这三卷天书上说不定还有埋伏,万一真如龙女说的,玉石俱焚,谁也得不到,那就前功尽弃,什么都完了。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道:“好,既然这样,那我就发个誓言,假如我凤天圣有心害龙女和廉圣帝,说话食言的话,就让我凤凰一族……死光……”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愣了一下,因为这誓言起的太重了,真若是违背誓言,真怕应验了,但被逼无奈,只好按龙女所说的发誓了。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道:“假如我狐媚儿违背誓言,就让我天狐一族死光!现在,你们相信了吧?”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虽然发誓,心却暗笑,心道:“我是九尾狐狸,我这族,能像我有九条尾巴的狐狸根本不多,天狐族本就没几个我这样的,死光不过就是死几个罢了,哈哈,龙女,你计了,等你取了天书,看我怎么收拾你。”

nbsp;nbsp;nbsp;nbsp;龙女放了心,道:“那好,你们先出洞等着,我们取了天书,就给你们一卷,如何?”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冷笑道:“龙女,廉圣帝,你们可别耍花样,我们都起了重誓了,你们还不信我们?”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道:“你们守在洞外,难道我们能逃的了吗?我们又不会飞天遁地,能逃出去吗?当然会从原路回去了,你们本事比我们大,有什么好怕的?”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道:“不行,我们起了重誓,你们也必须发誓,假如,你们食言,不给我们一卷天书,那你们就绝儿绝女,也是全家死光光!”

nbsp;nbsp;nbsp;nbsp;龙女一咬银牙道:“好,我就发个誓,让你们相信。”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郑重其事的道:“我龙逸儿若是不给狐媚儿和凤天圣一卷天书,食言的话,就让我全家死光!”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万般无奈,也只好发誓道:“我廉圣帝对天起誓,若是食言,绝子绝孙,全家死光!”

nbsp;nbsp;nbsp;nbsp;两个人和两个精灵都发了重誓,谁料到,事后,凤天圣由于违背了誓言,还真应誓了,他凤凰一族惨遭灭绝,正因为,他曾食言过。

nbsp;nbsp;nbsp;nbsp;至于狐媚儿,正如她发的誓言一样,九尾天狐,根本就没几个,这誓言真是不疼不痒的。

nbsp;nbsp;nbsp;nbsp;其实,也是狐媚儿害的凤天圣应誓的,因为,狐媚儿发了个不疼不痒的誓言,变脸打算杀了廉圣帝和龙女,将二人的手的两卷天书抢走,而凤天圣本不想这么做,但是,好朋友这么做了,当然要帮着了,所以,也就加入了战团,违背了誓言。

nbsp;nbsp;nbsp;nbsp;结果,凤天圣应誓了,真倒霉了,凤凰一族惨遭灭绝。

nbsp;nbsp;nbsp;nbsp;后来,凤天圣想起了誓言,这才痛恨三界,势必灭绝三界不可,不但要灭人类,也要灭了天界和地界,让惩罚他违背誓言的神仙鬼们死无葬身之地。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和龙女却没有违背誓言,因为,炎黄二族是最重信义的,就算不发誓,二人答应了对方,都不会食言,更何况发了这么重的誓了,所以,二人得到天书,立刻将地卷给了凤天圣。

nbsp;nbsp;nbsp;nbsp;龙女喝道:“现在,你们相信了吗?可以出洞了吧?”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道:“好,那我们在洞外候二位。”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道:“二位,多加小心。”

nbsp;nbsp;nbsp;nbsp;两个精灵说罢,御剑飞了出去,在洞外等着二人取天书出来。

nbsp;nbsp;nbsp;nbsp;龙女长出了一口气,一见两个妖精出洞了,扑哧一笑,廉圣帝也轻轻的一笑,道:“龙妹,你可真行。”

nbsp;nbsp;nbsp;nbsp;龙女咯咯笑道:“我凉他们也不敢去取,因为,他们怕有埋伏,哈哈哈,咱们去取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飞身而起,就将三卷天书的绳子割断,取在了手。

nbsp;nbsp;nbsp;nbsp;三卷天书上根本没有埋伏,狐媚儿和凤天圣又计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吃吃笑道:“这俩笨蛋还真以为有埋伏呢,真是太笨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看了看三卷天书,道:“给他们那一卷呢?我那一卷都不舍得给。”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龙妹,不能不讲信义,而且,你我都发了重誓,万不能食言,给他们一卷就是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点头道:“我知道,对了,干脆给他们地卷天书得了,咱们留着天卷和人卷。”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将写有地卷的天书自己留在手,将另外两卷天书塞给了廉圣帝,道:“廉哥哥,这两卷天书,你收好,等会他们要是来抢,你不必管我,自己走,我挡住他们!”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道:“这怎么能行呢?咱们要走一起走!”

nbsp;nbsp;nbsp;nbsp;龙女嗔道:“你就听我的,他们是不敢伤我的,西王母是我姐姐,他们不敢杀我的,你只要将天书保护好就行了,你趁我挡住他们的机会,将我们的天书先藏起来,至于我,凉他们不敢动我一根毫毛的!快收好!”

nbsp;nbsp;nbsp;nbsp;龙女心有底,不过,他们不敢杀她,不是因为西王母的关系,而是因为凤灵儿的关系,西王母,凤天圣根本就没放在眼,他才不怕西王母。

nbsp;nbsp;nbsp;nbsp;不过,凤灵儿,凤天圣是忌惮的。

nbsp;nbsp;nbsp;nbsp;凤灵儿是凤天圣的表妹,也是凤天圣心爱的女人,而且,凤灵儿的势力比凤天圣还要大,凤天圣知道她和凤灵儿的关系,不看僧面看佛面,无论如何不会杀她的,所以,龙女心有底。

nbsp;nbsp;nbsp;nbsp;但是,她答应过凤灵儿不说出这层关系,所以,她不能告诉廉圣帝。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将两卷天书收好,心却打定了主意,就算是死都在一起,是绝不会离她而去的。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将天书收好,龙女拔出剑来,道:“廉哥哥,准备杀出去,不到万不得已,咱们不给他们交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点头,也拔出了赤霄剑,二人做好了厮杀的准备,并肩走出了山洞。

nbsp;nbsp;nbsp;nbsp;二人跳出了洞外,凤天圣和狐媚儿正在等候着,廉圣帝将门户关闭,对龙女道:“龙妹,将天书给他们。”

nbsp;nbsp;nbsp;nbsp;龙女点头,道:“我们说话算数,这卷天书,给你们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说罢,将手的天书掷给了狐媚儿,道:“再见,廉哥哥,咱们走!”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接住了天书,只见是没开启的地卷,知道是真的,赶紧将天书收好。

nbsp;nbsp;nbsp;nbsp;龙女和凤天圣刚要走,狐媚儿飘身拦住去路,微笑道:“龙姐姐,廉哥哥,你们的天书,也借我们看看吧。”

nbsp;nbsp;nbsp;nbsp;龙女怒道:“你竟敢食言?”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笑道:“非也,非也,我们只是借你们的两卷看看,抄录完,一定归还。”

nbsp;nbsp;nbsp;nbsp;龙女厉声道:“我们不借!你滚开!”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手玩着珍珠红云伞,冷笑道:“龙姐姐本事很高,既然不借,那我就领教一下龙姐姐的功夫,看招!”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说罢将手的珍珠红云伞一转,奔龙女的双眼便点!

nbsp;nbsp;nbsp;nbsp;龙女大怒,手剑一招拨草寻蛇,顺手一剑,刺向了狐媚儿!

nbsp;nbsp;nbsp;nbsp;两个倾国倾城的大美人,立刻斗在了一起!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剑眉倒竖,厉声对凤天圣道:“凤兄,咱们有言在先,我们送你们一卷天书,你们不会抢我们的,假如你们食言,后果,你们别忘了!”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的心就是一沉,对狐媚儿道:“狐妹,不要开玩笑了,咱们走吧。”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道:“咱们又没有食言怕什么?咱们是借书,又不是抢书,抄录完一份,就归还他们,是他们小气罢了,我不管,我就要他们的天书,喂,臭丫头,你给我们,我们抄完一份,定然还给你,假如不给,休怪我无情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是吃软不吃硬的,对方这明明是硬抢,如此的欺负她,她焉能屈服,龙女厉声道:“你做梦,我就算毁了,也不给你们,廉哥哥,你快走,不用管我,快走!”

nbsp;nbsp;nbsp;nbsp;龙女娇叱一声,手剑荡起层层剑气,跟狐媚儿打了个势均力敌,不分上下!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很生气,对方这明明就是硬抢,说的好听,抄完归还,等抄完了,到哪里找他们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冷笑道:“凤兄,这位姐姐,你们可曾立下重誓,假如食言,后果不堪设想,你们可要三思,再要不住手,我可不客气了!”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依旧在迟疑着,因为,刚才的誓言太重了,他还真有点担心。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道:“凤哥哥,咱们怕什么?而且,咱们是跟他们比试武功,赢了的,就得天书,输了的,就不要了,咱们又不是违背誓言,只是借书,只是比武,这算什么违背誓言呢?”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怒道:“花言狡辩,再不住手,我可不客气了!”

nbsp;nbsp;nbsp;nbsp;龙女气道:“廉哥哥,跟这俩妖精有什么好说的,你赶紧走,不要管我!”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和龙女眨眼间就打了二十余招,势均力敌,不分上下!

nbsp;nbsp;nbsp;nbsp;狐媚儿别看比龙女的修为高,但武功却不见得比龙女高多少,而且,龙女的潜力很大,单论功夫,狐媚儿要想几招败龙女,实在是不容易。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焉能弃龙女自己走?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冷冷一笑,喝道:“狐狸精,既然你这般的不讲道义,休怪我无礼了,看剑!”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挥赤霄燚炎剑,就要杀上去助龙女击退狐狸精。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正在犹豫,一见廉圣帝要帮着龙女打自己的结拜妹子,凤天圣焉能做事不理,凤天圣飘身上前,拦住了廉圣帝,冷笑道:“廉兄,咱们也切磋一下,如何?”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怒道:“好,既然如此,那我们奉陪!”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说罢,一招长虹贯日,赤霄燚炎剑一道红光奔凤天圣刺去!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左手的火凤剑,一架廉圣帝的赤霄燚炎剑,右手的水凰刀凌空一刀,劈向了廉圣帝!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一道寒光就到了!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知道厉害,赶紧飞身跳开,跃起来三丈高,头下脚上,凌空一剑,当头劈向了凤天圣!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暗自心惊,别看廉圣帝不会飞,但本身的轻功,一跃六七丈也能做到,凤天圣不躲不避,因为他正好试试廉圣帝的功力究竟有多深厚!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用双刃十字插花一架,赤霄燚炎剑正好劈在凤天圣的刀和剑上!

nbsp;nbsp;nbsp;nbsp;一声巨响,三件兵器相交,凤天圣就觉得一股浑厚的内力在剑上压来,不由得又是一惊!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的内功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了,已经比后世最厉害的侠客剑客不知高了多少倍了,本身的内力,足矣傲视天下了。

nbsp;nbsp;nbsp;nbsp;不过,他还不会法术,虽然不会法术,可是本身的武功却不低,凤天圣别看会法术,但想要打败廉圣帝,可不这么容易。

nbsp;nbsp;nbsp;nbsp;这种现象不奇怪,就相当于封神的狐狸精,虽然有千年的道行,但不见得能打过不会法术的黄飞虎一样,因为,会法术,可是对方的武功太高,也不一定能占到便宜。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就是如此,虽然不会太多的道术,但本身的功力不简单,一般的狼虫虎豹,他都不在乎,这凤天圣虽然会法术,但要打败他,也不容易。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知道廉圣帝果然厉害,运用十分玄功,使劲的一架!

nbsp;nbsp;nbsp;nbsp;刹那间,凤天圣脚下踩着的石头地面,被两个人浑厚的内力给震碎!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大吼一声,双剑用力,将廉圣帝的赤霄剑架了出去!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也觉得胸口一热,暗自惊呼道:“这妖精好深厚的内力!”

nbsp;nbsp;nbsp;nbsp;廉圣帝借力化力,凌空一个跟头,抖手将赤霄燚炎剑祭了出去,一道红光,奔凤天圣当胸射去!

nbsp;nbsp;nbsp;nbsp;凤天圣大惊,没料到,廉圣帝居然会御剑术了,这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