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27章 恩怨情仇3

第三百二十七章 恩怨情仇3

< >

刹那间,鲜血如注,滴滴答答的流着,楚祥呆住了!

‘当啷’一声,楚祥右手一痛,也没料到心上人真的下毒手,心如刀割一般的痛苦,手的剑落地!

龙青儿横扫一剑,剑已经到了楚祥的咽喉了,却停住了!

龙青儿左手剑指在‘胸’前,右手的剑架在了楚祥的脖颈上,流着泪道:“你到底给不给我?”

楚祥将眼睛一闭,流着泪道:“你要杀他,先杀了我吧!”

龙青儿剑动了几动,实在是下不了毒手,恨恨的一跺脚,扔了剑,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痛哭道:“你为何要‘逼’我,为什么!”

楚祥叹道:“就算我对不起你了!”

楚祥说罢,飞身而起,抱着人参娃娃就往府‘门’外逃!

龙‘女’急的直跺脚,怒吼一声,凌空一剑,‘荡’起层层剑芒,强大的真气,好似惊涛骇‘浪’一般,正院墙,轰隆一声,院墙塌陷了半个!

廉圣帝也被‘逼’的退后一步,龙‘女’脚尖点地,好似燕子一般,一个燕子三抄水,追上了楚祥,厉声道:“放下他,饶你不死,否则,休怪我无情

!”

楚祥不理,依旧亡命逃窜,龙‘女’怒吼一声,又赶上,剑光一闪,奔着楚祥迎面就是一剑!

楚祥赶紧躲避,这时,廉圣帝早已追上,一剑架住了龙‘女’的剑,对楚祥道:“快走!”

楚祥答应一声,这就要走!

再看其余的‘女’子,纷纷又拦住了去路!

二十个人在外面又‘激’烈的打斗了起来!

时间不大,就惊动了附近的村民,所有的村民都惊呆了,因为,这二十个男‘女’,都要结婚了,他们得恩爱,所有的村民都知道,可是,却大打出手,玩命的厮杀在一起,真是令人吃惊非小!

楚祥受伤‘挺’重,虽不是要害,但行动不便,龙青儿虽然不杀楚祥,但怕龙‘女’怪罪,却依旧缠住了楚祥,楚祥实在脱身走不掉,真是急的要命。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楚祥正在周旋,一见陶喜,灵机一动,他知道龙霞儿是最心慈面软的,陶喜武功又是最高的,尤其是轻功,陶喜最擅长,除了他能杀出去之外,他是走不掉的。

楚祥跳到陶喜面前,将人参娃娃给了陶喜,喝道:“陶弟,你带着他快走,走的越远越好,快!”

陶喜答应一声,一手提剑,一手抱着人参娃娃,飞身就走!

龙霞儿如何能干,怒吼一声,凌空一剑,将陶喜在半空‘逼’了下来,厉声道:“陶哥哥,快放下吧,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

陶喜也真够义气,虽然是心上人,宁愿跟心上人翻脸,他也决定要救人参娃娃,怒道:“不行,要杀他,先杀我!”

龙霞儿也真急了,厉声道:“那就休怪我无情了,看剑!”

陶喜接剑相还,又缠斗在一起!

斗了几个回合,龙霞儿低声道:“陶哥哥,你快走吧,刺我一剑,你走吧

!”

人参娃娃就在陶喜的怀,别人听不见龙霞儿的话,人参娃娃却听的真切,又落了泪,他以前觉得龙霞儿最讨厌,总是骂他,可是,龙霞儿暗竟然帮着陶喜,也就等于帮着他,而且,宁愿受伤,骗过龙‘女’,人参娃娃感动极了。

陶喜如何能忍心,痛声道:“不行,这如何能行?”

龙霞儿一边跟他过招,一边低声道:“你不这么做,就走不了,你可知道,龙姐姐怕你们这么做,已经在外面调来了兵了,就在外围,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趁着兵还没围上来,以你的轻功,完全能走脱,以我做人质,龙姐姐若是拦住你,你把我推给她,她就算再怒,也不会杀我的,你就放心吧,快点,刺我一剑!我若不受伤,被龙姐姐发现,我们多年的姐妹情感就算完了,她都会跟我断绝关系的,快点!”

陶喜痛声道:“霞妹,委屈你了!”

陶喜说罢,对着龙霞儿的小‘腿’轻轻的刺了一剑,龙霞儿假装躲避不及,这一剑正左小‘腿’!

陶喜虽然下手有分寸,也很轻,可是,这一剑也伤了龙霞儿了,立刻,鲜血就染红了龙霞儿的‘裤’‘腿’!

陶喜飞身就走,龙霞儿厉声道:“哪里走!”

龙霞儿飞身就扑向了陶喜,但假装‘腿’一痛,身子一歪,手剑也被打落在地!

龙‘女’一直偷眼看着人参娃娃的去向,一旦发现人参娃娃被救走,在这几个姑娘拦阻不住的时候,她挡一挡!

她一见,陶喜伤了龙霞儿,不仅大怒,又一见陶喜要走,龙‘女’刷刷刷,三剑急攻,‘逼’退廉圣帝,立刻飞身就阻截陶喜!

龙霞儿也假装追赶,一见龙‘女’来到,对着心上人使了个眼‘色’,陶喜会意,抓住龙霞儿的一条手臂,将龙霞儿一推,奔龙‘女’扔去

龙‘女’在半空,剑刚要劈落,龙霞儿跌跌撞撞的飞来,吓的龙‘女’赶紧收剑,将龙霞儿抱住,陶喜没有了龙霞儿的阻挡,龙‘女’又被龙霞儿截住,再也没有什么阻碍了,窜蹦跳跃,跃过看热闹的人群,打算往山里逃去!

龙‘女’气的直跺脚,她还真没看出龙霞儿是故意的,龙霞儿这苦‘肉’计用的真很妙,一点破绽都没有。

而且,在龙‘女’的心,龙霞儿是最率真的,她是从不用诡计的,更没料到龙霞儿用诡计。

龙霞儿其实早就想好了主意了,假如心上人拼命的保护人参娃娃,万不得已,除了如此之外,也别无他法了,龙霞儿思考了一夜,虽然觉得对不起龙‘女’,但人参娃娃也有点可怜,她还真不忍心,所以,早就计划好了,不过,对谁都没说,甚至龙青儿,她都瞒着。

楚祥所料真不假,龙霞儿果然是心慈面软。

龙霞儿一见陶喜逃了,一瘸一拐的还假装着急的去追,边追边骂道:“陶喜,你给我听着,你不给我送回来,你我一刀两断!龙姐姐,快,追呀,不用管我,杀了他!”

龙‘女’怒道:“他逃不了!”

龙‘女’说罢,一道光就去追陶喜!

刚追了十余丈,廉圣帝又赶上,又缠住了龙‘女’!

龙‘女’简直都要气疯了,厉声道:“廉圣帝,你非要跟我作对是不是?如今,已经离开你家了,你为何还纠缠不休!”

廉圣帝道:“我绝不许你杀了他!”

龙‘女’怒道:“那我就先杀了你,后杀他!看剑!”

龙‘女’是真急了,将手一翻,抖手就‘射’出了九支凤尾银针!

不过,情急之下,龙‘女’依旧留了情,没有‘射’廉圣帝的双眼。

廉圣帝武功根本不在她之下,虽然龙‘女’由于喝了人参娃娃的圣水,加上西王母和凤灵儿的指点,功力比他深厚一点,稍微高他一点,但想要打败廉圣帝,依旧是不太可能

廉圣帝一见龙‘女’素手一抖,就知道是龙‘女’的银针到了,他跟龙‘女’青梅竹马,二人谁有什么本事,他清清楚楚,就算龙‘女’‘射’他眼睛,都不见得能‘射’。

廉圣帝赤霄燚炎剑画了一个圈,将九支银针打落在地,凌空一剑,又拦阻住了龙‘女’!

二人飞上飞下,你来我往,又‘激’烈的斗在了一起!

而陶喜,蹿房越脊,已经消失不见!

虽然有一些兵阻路,但陶喜不是敌人,他们不想杀了陶喜,而且,陶喜武功颇高,轻功又好,除了龙‘女’等九个姑娘之外,其余什么勇士是挡不住他的。

不过,虽然挡不住,但却紧紧的缠住了陶喜,一直追着不放!

如今,夕阳西下,快到黄昏了,只要天一黑,就可以救了他了。

陶喜脚下如飞,窜蹦跳跃,如履平地一般,他正在逃,忽然转出六个如‘花’似‘玉’的姑娘,拦住了他的去路,陶喜定睛一看,正是鱼家三姐妹和她们的三个‘女’‘侍’卫。

陶喜就是一惊,暗自佩服龙‘女’,没料到,这里还有伏兵!

陶喜紧紧的抱着人参娃娃,一手握剑,怒道:“你们也要杀他吗?”

鱼家姐妹,就是日后的曲仙儿、洪袖儿和楚桂儿姐妹。

她们的三个‘女’‘侍’卫,就是日后的冷‘玉’蝶、卓悠悠和雪紫儿。

这就是凌‘玉’霄日后六个妻子的前世。

鱼家姐妹跟龙‘女’是亲叔伯姐妹,也是炎帝之后,以鱼字为姓,因为,炎国多水,水有鱼,故而,以鱼和龙为姓者很多。

而且,那时候还没有完全固定的姓氏,都是看什么字好,这个家族以后就叫什么姓,甚至是亲兄弟,有时候姓都不同,不过,那时候,也没有说是姓什么的,只是以这个做代号罢了

鱼鹅儿赶紧道:“不是,我们是救他的,龙姐姐在外面布置了很多的人,你是出不去的,这一次,她是势必要杀了他的,我们也听说这事了,赶紧把他给我们,我们会救他的!”

陶喜半信半疑,道:“你们真的是救他,不是龙‘女’故意派的‘奸’细骗我的?”

鱼鹅儿道:“我敢对天发誓,若是我们姐妹有害他之心,将死无葬身之地!”

其余的姑娘都发了重誓,看到这六个姑娘这么诚恳,陶喜犹豫了。

鱼莉儿跺脚道:“快点呀,若被发现了,我们也救不了他了!”

鱼秀儿道:“我们喜欢廉哥哥,就要做他的妻子了,我们会跟他作对吗?他要保护他,我们姐妹当然要帮他了,你不信我们,难道不信廉大哥跟我们的情义吗?我们若是对不起他,他还会喜欢我们吗?”

陶喜一想也对,赶紧将人参娃娃给了鱼秀儿,叮嘱道:“将他藏好,我去引开追兵!要是他出了什么意外,廉大哥一生一世都不会原谅你们的,你们最好言而有信!”

鱼鹅儿道:“且慢,雪儿,快,给他东西!”

就见雪儿怀抱着个红红的包袱,乍一看,真像龙‘女’的凤凰栖霞披,鱼鹅儿道:“你抱着这个假的,引开追兵,我们好走!”

陶喜答应一声,抱着假的包袱就走,追兵正在寻找,一见陶喜往南逃去,赶紧在后就追!

鱼家姐妹一见无人,鱼莉儿将人参娃娃抱在怀,将红‘色’的斗篷一裹,大大方方的回家去了。

鱼莉儿喜欢龙‘女’的栖霞披,所以,没事就爱穿着红‘色’的斗篷,这一次有心帮着心上人,所以是有备而来的。

加上人参娃娃是个孩子,本就不大,再有其余的五个姑娘掩护,还真没被人发觉。

鱼家姐妹一溜烟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鱼家姐妹,将人参娃娃藏到了自己的闺房,人参娃娃就觉得头脑昏昏沉沉的,沉沉的睡去

鱼莉儿轻轻的解开人参娃娃身上的两条红袖和栖霞披,‘露’出了这通身晶莹剔透的小娃娃,三姐妹托着香腮痴痴的看着,鱼秀儿幽幽道:“哇,好可爱的宝宝呀,假如以后我生个儿子,像他这么可爱,那该多好呀,真不懂,为什么龙姐姐一定要杀了他呢,多可爱呀。”

鱼鹅儿咯咯笑道:“不会是龙姐姐的‘私’生子吧。”

鱼秀儿道:“竟瞎说,龙姐姐还没成亲呢。”

鱼鹅儿最是淘气,一见人参娃娃这么可爱,‘摸’‘摸’人参娃娃的‘腿’,‘摸’‘摸’人参娃娃的小手,最后,一见人参娃娃那晶莹如‘玉’的小弟弟,用手玩着,嘻嘻笑道:“哇塞,他还有小‘鸡’呢,真好看。”

鱼莉儿嗔道:“不害臊,人家是男孩子,你是‘女’孩子,你怎么玩人家的那个,真不害羞,别玩人家那个。”

鱼鹅儿吃吃笑道:“好玩呀,而且,他这个好漂亮呀,好美呀。”

鱼秀儿笑道:“等过几天,你嫁给廉哥哥后,有大的让你玩。”

鱼鹅儿用手拨‘弄’着人参娃娃那只有一半小手指那么大那么细的男人那东西,吃吃笑道:“真的是好漂亮呀,为什么咱们‘女’人就不长这个呢?”

三个‘侍’‘女’吃吃的笑成了一团,鱼莉儿道:“胡扯,‘女’人若是长了这个,那不成了男人了。”

鱼鹅儿玩着人参娃娃的小‘鸡’,咯咯笑道:“我真想给他咬下去,让他也没有这个,跟咱们一样,哈哈哈……”

“死丫头,真不害臊……”其余的姑娘胳肢着鱼鹅儿,三姐妹嘻嘻哈哈的闹在了一起。

鱼莉儿将鱼鹅儿玩人参娃娃小弟的手拿开,嗔道:“你别胡闹了,他只是个孩子,那地方很脆弱,你别把他伤着了,真不害臊。”

鱼鹅儿道:“哦,我忘啦。”

鱼莉儿道:“让他睡上几天吧。”手机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