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6章 火攻1

第三百三十六章 火攻1

廉圣帝道:“廉圣帝!”

“哇呀呀……廉圣帝,久闻你大名,没想到,竟是个鼠辈,你不敢出来一战,却暗放冷箭,算什么好汉,你若是好汉,下来跟我决一死战,我要替我的弟兄报仇!”

廉圣帝冷笑道:“我暗算他们,那你们又如何?你们更加卑鄙无耻!你们不发一言,就出兵偷袭我们,这又怎么讲?我放箭只是射死他们俩个,而你们呢?偷袭暗算,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我卑鄙无耻,跟你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龙女厉声骂道:“你们这群畜生,长的人样,说的话却是放屁一般,这是人说的话吗?总有一天,我要将你们打的满地找牙,一群疯狗!”

蚩尤被反驳的无言以对,因为廉圣帝说的不错,他也是偷袭,但他偷袭炎国,杀了七八千人之多,可是廉圣帝暗箭只是射死了他的两个弟兄,真要是比起来,真的是相差的太多了,廉圣帝做的就没什么错了。

蚩尤冷笑道:“这乃是兵法,何来的暗算偷袭?是你们饭桶罢了!”

龙女厉声道:“那我们射死你的弟兄,也是他们饭桶罢了!”

蚩尤怒吼道:“你们敢不敢下来一战,我让你们俩一起动手,我一个人就能打败你们俩饭桶!”

没等龙女回话,廉圣帝冷笑道:“你不配跟我决斗,因为,你们都是一群畜生和疯狗,除了会骂人之外,还能有什么本事?所以,我不会跟疯狗决斗的,不会跟没素质的对手决斗的,因为,跟你这种人决斗,有**份,你不够资格!”

“他妈的,给我攻!”蚩尤气的大吼一声,就要杀上去!

鬼狐子赶紧拉住了蚩尤,道:“不可呀!这阵法奇妙无比,大哥若是中了埋伏,将不堪设想,还是将阵破了后,再攻山不迟!”

龙女咯咯笑道:“听听,我们文明人从不骂人,你看看你们这些野蛮的畜生,张口就骂人,就你们这些跟狗一样的人,不配跟我们交手!”

廉圣帝道:“蚩尤,我劝你还是先收兵吧,今日天色已晚,非是我小看你们,你们杀进我的阵内,你们这所有人,将会都死在我的阵内,全军覆没,不信你就试试,而且,还是先回去将你的弟兄收敛吧,他们是两条好汉,我很敬重,还有,你要记住,只要发动战争,死的将不只是你的这两位弟兄,还有你其余的弟兄,你的族人,你的国家,都会因为你的野心,而死无葬身之地,望你好好的思之,我给你一条路,若是识时务的,赶紧自杀谢罪,率领着你的人马滚回去,我可保证,你的族人得以保全,否则,哼哼,你是自取灭亡!”

“他妈的来,廉圣帝,有本事你给我滚下来!”

“滚下来,懦夫……”

廉圣帝道:“我已经说完了,你们喜欢骂就骂,我们文明人不会跟野蛮人一般见识,你们要是想攻山,我也在山头等着你们。”

龙女骂道:“懒得理你们这群疯狗,哼!”

二人说完,都不再说话,龙女却开心的笑了,她总算出了一口气,不过,她不会骂人,除了骂这么几句之外,她再也不会骂别的词了。

龙女吃吃笑道:“唉,假如霞儿在就好了,这丫头能言善辩,最会骂人了,她在,我让她好好的替我骂他们一顿出出气。”

廉圣帝微笑道:“骂人,又骂不死人,何必浪费口水呢?不用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比我们还要生气。”

蚩尤气的暴跳如雷,刚要不顾一切的杀上去,鬼狐子和飞龙赶紧死死的拦住蚩尤,飞龙道:“大哥,不可呀!他们有埋伏,咱们上去,会吃亏的!”

蚩尤怒道:“我不管,我要跟他们拼了!”

鬼狐子道:“大哥,要以大局为重呀,数千的弟兄,岂能白白牺牲?今日天色以晚了,廉圣帝说的不假,他要是在阵内设下埋伏,任凭我们有千军万马,都会全军覆没的,就算是暗箭,我们都避不开的,不行啊!”

蚩尤冷静了一会,叹道:“好吧,就依你们,明日将山上的埋伏破掉,再跟他们决战!”

蚩尤冲着山上大吼道:“廉圣帝,龙女,这笔债,我会跟你们讨回来,你等着我的,弟兄们,撤!”

蚩尤一挥手,无数的人随着撤下去了。

龙扬儿高声骂道:“胆小鬼,有本事上来呀,有本事攻山呀,现在不敢攻山的,你们就是懦夫,你们九黎一族,就是无耻的懦夫,胆小鬼!”

龙女接口道:“对,有本事你们上来呀,连山都上不来,你们不但是懦夫,而且还都是饭桶!”

龙扬儿道:“来,大家一起骂,骂他们是懦夫,是饭桶,好好的出出气!”

无数的人看了看廉圣帝,都没有说话,因为,龙扬儿说的不算,还是要听主帅的,廉圣帝治军甚严,已经立威了,所以,这些兵知道,要听军令,否则,没有军令,大帅怪下来,那会受到惩罚的,所以,龙扬儿的话,他们并不听,而是征求廉圣帝同意。

别看龙扬儿、雪儿和龙女随便说话行,因为她们都是廉圣帝的知己朋友,廉圣帝不怪罪,换了他们这些兵,那敢这么放肆。

廉圣帝淡然一笑道:“好吧,大家也憋了好几天了,也不用怕暴露目标了,你们想骂可以骂了。”

五百勇士大喜,纷纷叫嚷着骂道:“你们才是懦夫,有本事上山呀!”

“噢噢噢噢,你们不但是懦夫,还是一群笨蛋,三天都上不了山头……”

“懦夫们夹着尾巴逃走啦……”

“有本事上山来呀……”

这五百多人憋了好几天的闷气了,今日可算让还嘴了,不由得纷纷大骂。

气的蚩尤,几次想冲上来,但都被他的弟兄死死的拉住。

鬼狐子道:“来人,给我回骂!”

“炎国的懦夫,有本事下山决一死战!”

“对,有本事下来呀,不敢下山决战,就是懦夫!”

“九黎族的懦夫饭桶们,有本事你们上来呀?”

“连山头都上不了,你们这种饭桶,不配跟我们决战!”

“有本事上来!”

“有本事下来!”

“……上来呀……”

“下来呀……”

于是,双方面的军兵们开始骂战,各不相让,骂来骂去的,最终,谁也没骂死谁。

廉圣帝紧锁眉头,道:“唉,你们觉得骂人能骂死人吗?真是白费力气,你们浪费了力气,肚子饿了,可不准多吃饭,我看,还是留着点力气的好。”

龙女扑哧笑道:“弟兄们气坏了,憋了三天了,骂骂出出气也好,否则,不憋坏才怪。”

廉圣帝叹道:“骂吧,骂吧,骂的口干舌燥,浪费口水,那是自己的事。”

廉圣帝不再管,任凭着双方军兵互骂,于是,这场战争,成了口水战了。

足足骂了半个多时辰,一直到天黑了,双方才罢骂,各自散去。

五百多勇士们累的精疲力尽,这次他们懂了,其实,骂人也费劲,骂人也累,骂的嗓子都干了,也没骂死一个。

廉圣帝微笑道:“大家骂够了没有?好玩吧。”

一个勇士苦笑道:“大帅,还是你英明,就不该理他们,骂来骂去的,白费力气,嗓子都冒烟了。”

廉圣帝哈哈笑道:“你们能明白这个道理,总算没白费劲,记住,别人骂,叫他骂,只要不理会,他们骂起来也就没劲了,而且,谁骂人,谁累,何必逞口舌之能呢。”

众人哈哈大笑,都明白了这个道理了。

廉圣帝望着渐渐散去的敌兵,叹道:“明天将是一场血战!”

不过,明天的确是一场血战!

骂人是骂不死的,骂是杀不上山来的,除了攻山,没有其余的办法。

三天了,终于拖了三天!

埋伏准备好了,弓箭也准备好了,这三天的拖延,总算没有白费!

这就是他的目地,这就叫缓兵之计,好有时间准备守山!

明日,究竟谁胜谁负?

不管谁胜谁负,总之,死人是肯定的,流血是肯定的!

为何这世上这么多的杀戮?

为何这世界这么不完美!

巍峨秀丽的神农山,乃是炎族人的骄傲,神农氏圣皇就曾经在此率领着族民生活,并且创出了五谷耕种、纺织等文明,让人脱离了丛林的生活圈子,开始过上好日子。

但事隔约有千年后,神农氏的族民却经过了一次灭顶之灾,这灭顶之灾,就是以蚩尤为首的祸乱,险些灭绝了炎族,若不是炎黄二族联盟作战,必然被蚩尤所灭。

有人说,炎帝是神农氏,其实这是不对的,神农氏和燧人氏、伏羲氏一个时代的人,要生活在炎黄二帝之前,约六七百年之前,比炎黄二帝要早。

所以,炎帝不是神农氏,而是神农氏的后代。

蚩尤的叛乱,对于炎族百姓来说,可以说是致命的打击,因为,蚩尤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率领着三路兵马,足有万人,以闪电一般的速度,直扑炎族。

炎帝没有时间集合兵马,致使,力量分散,被个个击破,加上蚩尤勇猛无敌,手下又有八十个弟兄辅佐,只是蚩尤一族,就难以抵御了,更别说还有西方崛起的死神族和凶悍的三苗族协助了。

说起这场战争地点,真的有点荒唐,炎国在湖北,黄国在陕西,蚩尤在河北,到湖北去,隔着河南省,一千多里路,远隔千里打败了炎帝,换句话说,那就是蚩尤打到了湖北省神农架,炎族部落的根据地的老巢了,这足足行军约有两千里路!

而黄帝一来,炎黄两个部落联手,跟蚩尤一场大战,蚩尤败走,却在涿鹿决战,涿鹿,就是在河北境界。

蚩尤杀进了湖北,却败退到了自己的族内,将决战地方,改成了河北,整整又是一千多里地,这来来回回的,蚩尤足足跑了三千多里地!

一开始,我猜测不透,为何不在湖北决战,为什么在河北决战呢?

难道不是蚩尤叛乱,而是黄帝打到了河北?蚩尤进行抵抗?那蚩尤,岂不是受害者?那黄帝岂不是侵略者?意义就完全的变了。

但仔细的一想,根本没这个可能,第一,黄帝的地盘是在陕西,隔着太行山脉等大荒山,才能到河北,而那时候的黄帝部落,不过就是三万余人,根本没那么大的势力去侵略,只是陕西一省之地,就足够黄帝部落好好的经营的了,何必远隔数千里去侵略?

第二,黄帝要东进,隔着炎帝的炎族,这就是为什么发生阪泉之战的原因了,若是走正东,乃是万里大荒山,后面则是奔腾的黄河,所以,黄帝要想去东方,只有走湖北炎帝的地盘,然后到河南,再到河北,这才是正确的路线。

所以,黄帝远隔数千里去侵略,这真的很荒缪,所以,黄帝最大的可能,就是宣扬传播黄族伟大的文明,什么织布了、建筑了、五谷耕种了,文字语言了等等,所以,黄帝最大的可能就是想传播文明,让人类都受益,让人类都知道他黄帝的伟大,这才是黄帝的本意,绝不会是侵略,因为,他还没那个势力,那时候远古时期,还很贫穷,谁也没有这个势力远隔千里去侵略,这不可能。

所以,黄帝侵略蚩尤的说法根本说不过去,因为,黄帝自己的地盘,都绰绰有余了,而且,到处都是荒山野岭,何必去侵略别人?所以,黄帝侵略蚩尤的说法,根本说不过去,传播文明,倒是可以理解。

蚩尤肯定是侵略者,因为,他先打的炎帝,假如黄帝是侵略者,蚩尤直接就跟黄帝对决了,何必先打炎帝,后灭黄帝这么麻烦呢?

所以,蚩尤绝对是先发起的战争,因为,他先打的是炎帝,先打的炎帝的湖北地盘,后炎帝不敌,败退求助,黄帝跟炎族是联盟,故而,出兵协助作战,两个部落联络在一起,对抗蚩尤的侵略,蚩尤败了,也可能用的是诱敌之计,引诱到他熟悉的地盘决战,黄帝率兵紧追不舍,所以,决战地点才从湖北又回到了河北,这就是战成地点的荒唐原因了,所以,必然是蚩尤发起的叛乱这是无疑的。

而黄帝援兵一来,两个部落合兵一处,蚩尤不是对手了,开始用是诱敌之计,将黄帝引诱到自己的境界,再联合夸父部落和附近周围的部落,打算将黄帝包围,来一个群起围歼。

这就叫诱敌,诱敌到包围圈,诱敌到自己的地盘,利用熟悉的环境,跟黄帝决战。

但可惜,最后蚩尤还是失败了,因为黄帝不愧为一个谋略家和军事家,比蚩尤技高一筹,而周围的部落,基本上也不帮着蚩尤,因为各部落都深受炎黄部落文明的益处,对炎黄二帝敬服,故而,不但不帮着蚩尤,相反的,攻打蚩尤的后路,帮着黄帝剿灭了蚩尤。

所以,这才发生了这场决战地点甚是荒唐的事迹,那就是蚩尤打进了湖北,却跟黄帝决战在河北,令人费解的原因了。

所以,可以肯定的是,蚩尤发动的战争,就是侵略性质的,由于蚩尤的东夷集团壮大了,为了往西发展势力,必须铲除炎黄二族,所以,才引发了这场战争。

不过,那时候还处于远古时期,双方的兵力,都绝不会超过一万,在如今来说,这可能不足一提,但在当时来说,一个部落动用了一万兵力去打仗,那可是全族的所有力量了,那是一个部落生死存亡的决战了,败了,就会被灭族,自此消失于这个世界,在当时来说,那是不多见的。

闲话休提,单说黄帝的玄孙廉圣帝,担任兵马大元帅,将炎族百姓转移到了山上,先占据了地利,用的乃是拖延战术和固守战术,争取黄帝率兵救援的时间,可以说,这乃是很高明的一步棋。

因为当时,没有什么经济能力修筑高大的城池,村落和城池,不高也不坚固,不堪一击,不足以抵御这么多兵马,除了占据高山,先占地利之外,要想对抗三路夹攻的兵马,加上兵力悬殊,不被灭族那才是怪事了。

所以,占据地利,占据人和,这乃是正确的作战策略。

炎族百姓,同心协力,为了自己的部落和民族不被灭绝,每一个都是不怕牺牲的,就连妇孺都上了阵。

短短三天,已经将埋伏设好了,准备了充足的守山物资,就等决战了。

不过,这些守山的物资,也仅够前面三座山用的,后山还没有准备充足,不过,正在连夜准备,那些老幼妇孺,几乎都上了阵,削竹子,做竹枪,做竹排,做竹箭,将神农山上的竹林几乎都伐了。

连夜忙活着,简直累的精疲力尽,但没有一个人懒惰,因为,这乃是关键性的一战,假如败了,被敌人杀上了山头,那大家就全完了,所以,炎族的百姓可谓是众志成城,一条心,那就是誓死都要跟侵略的敌人拼了,决战到最后一滴血!

廉圣帝的拖延战术起到了关键作用,争取了宝贵的时间。

整整拖延了三天,第四天,蚩尤等三大部落终于来了,要发起总攻了。

当发现被阵法给骗了后,蚩尤等三族气急败坏,恼羞成怒,整整三天多,就在山下转悠,始终没上去,真是浪费精力和人力,焉能不羞恼。

但黄族的阵法实在是太玄妙了,这些人根本不懂,当然吃亏了。

黄族乃是燧人氏和伏羲氏的后代,伏羲分阴阳,定两仪,创四象,明五行,造八卦,又经过几百年的研究,到了黄帝时期,这阵法的玄妙足矣傲视天下了。

别说蚩尤等人不懂,这阵法的精妙,就连黄族人能懂的都少,而廉圣帝的阵法,别说蚩尤不懂,就算是炎黄二帝和龙女等精通阵法的人,都根本不懂。

因为,廉圣帝是新创出的一种阵法,是最玄妙的一种幻阵,所以,懂得人根本不多。

但不懂,不证明就破不了,可以用笨办法破之,那就是伐树、搬石,将阵法毁掉。

所以说,后世的陆逊被困鱼腹浦,我觉得纯属扯淡,乃是作者为了神话诸葛亮扯淡的一段,要知道,陆逊有十万兵,就算带了两万兵进阵,若是不懂阵,出不来,那可以破坏吧,把那些石头都给移动位置,这不就破了阵?

两万多人搞破坏还不容易?只要打乱了石头,阵法自然就破了,何必让诸葛亮岳父的鬼魂领出阵来呢?这简直是幼稚的很了,根本不足以为信。

第二天一大早,廉圣帝就开始分兵派将,敌人兵分三路,他也要兵分三路,他要将能抵挡一时的高手分别派到其中的一路去。

炎国还有数十名猛将,都是能征惯战的,廉圣帝自己带了五员上将辅佐自己,帮着守山,又添了三百兵,将五百兵加到了八百兵。

炎族十五岁以上的男孩子几乎都上了战场,五十岁往上的男人,也都参了战,其余的老弱妇孺,则负责在后方准备埋伏的工具,分工进行。

经过这一选拔,集合了足有三千壮丁,一部分安排到了阵内,用来断后,其余的,几乎都在守山。

廉圣帝让龙女去抵抗西方死神族的入侵,率领八百人,只守不出战。

又让雪儿和龙扬儿带着八名猛将,率领八百人,抵抗三苗族的攻山。

雪儿武功高强,龙扬儿办事稳妥,乃是女中丈夫,故而,廉圣帝很放心。

只有龙女,廉圣帝不放心,不放心的不是龙女的武功,而是龙女的性格,龙女好战,争强好胜,他怕龙女一时好胜,不顾一切,没有了他的监督,自作主张,跟敌人在山下决战,那就糟了,万一龙女被困,西南边的防御被打破,那就会被敌人趁虚而入了,原先的计策就落空了。

廉圣帝叮嘱道:“龙妹,千千万万不可鲁莽行事,一定要坚守不出,绝不可出战,明白吗?”

龙女皱眉道:“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

廉圣帝苦笑道:“我是怕看不住你,你先去决战,坏了大事。”

龙女气道:“这场战争不是你我私人的荣辱之战,关系着整个民族的安危,我能这么不知轻重吗?你就放心吧,我一定听你的就是了,是不是要我发个毒誓?你才放心?好吧,假如我违背你的命令,就让我乱……”

廉圣帝赶紧捂住了龙女的嘴,责怪道:“不准发誓,好好的发什么誓?我相信你就是了。”

龙女微笑道:“放心吧,我有分寸,不到天黑,绝不会丢了山头的!”

廉圣帝这才放了心,又叮嘱龙扬儿和雪儿道:“扬儿,你办事稳妥,我很放心,不过,雪儿性情急躁,我不放心,雪儿,无论敌人怎么谩骂,绝不可下山决战,只准守,不准战,明白吗?”

雪儿轻轻道:“廉大哥,你也太信不过我了,我也不是不知道这场战争的重要性,我如何能乱来呢?”

廉圣帝道:“这就好,一切要听扬儿和几位将军的话,不可私自出战,好了,出发,天黑之前,绝不可失了阵地,人在山在,山丢人亡!”

立刻,群起沸腾,一起高喊口号响彻了云霄。

敌人果然来了,不过,还有百丈的阵,敌人还没破掉,要想杀上山来,上午还来不了。

敌人果然是用的笨办法,伐树、搬石,在山上弄出几条直通山顶的过道来,一直到了中午,离着山顶还有十余丈了,阵算是破了。

那一千多负责伐树,斩荆披棘的兵撤走了,又换了一批新兵,前来攻山。

廉圣帝一见敌人要攻山了,将二百名弓箭手埋伏在了左侧,另外二百名弓箭手埋伏在了右侧,阵没有完全破去,还有可以依靠掩护的树木。

而另外的四百名兵,就守在了山头,早就准备好了滚木、擂石、弓箭等守山的工具。

攻山的是蚩尤的八十个弟兄中的十个,直扑山头!

不过,那为首的主将很狡猾,只是在后督阵,根本不冲锋。

像这种冲锋攻城的危险事,基本上都是去送死的,一般的大将才不会去冲在前头,而会让兵冲在前头先挡箭,等兵将敌人的守城工具消耗的差不多了,这才上阵。

这就是小卒的可怜之处,小卒无有选择,明知冲上去是死路一条,但却依旧要勇往直前。

这就是为什么下棋中,小卒过河不能回头的原因了,这是很有道理的,因为,小卒过了河,根本无法回头,多数都壮烈牺牲,就算有逃兵,大将督阵,谁敢逃,当先斩杀了。

所以,一打起仗来,死的最多的就是小兵,小兵专门负责挨刀挨箭的,专门负责送死的。

就算是后世也不例外,在打日本鬼子的时候,解放军和国民党部队,哪一个不是小兵勇往之前的冲?

一排排的机枪扫下来,一排排的兵死去,后面的兵,明知是死,但依旧踩着同伴的尸体硬往上冲,直到将军下令停止进攻为止,否则,就算冲上去明知是死,也都往上冲,其中的惨烈真是令人触目惊心。

所以说,真正可敬的是那些兵,那些普通的无名英雄!

因为,正是他们的牺牲,才换取了胜利,而大将军,永远都负责指挥,冲在第一阵的永远是兵,所以,兵比将军更令人可敬。

在远古时期也不例外,也是兵冲在前头挨刀,这在什么时候都不会例外。

蚩尤的兵也一样,也是兵在前,将在后,这就是大将督后阵谚语的来历了。

等贼兵快到了山头了,廉圣帝大喝道:“狠狠的打!”

随着一声令下,八百勇士早就憋足了劲了,早就想跟敌人拼了,但一直等了三天多,主帅不出战,这一次,总算到了出气的时候了。

刹那间,山头上的四百人,石头、滚木就扔了下来,奔冲杀上山的贼人狠狠的砸去!

敌人早有防备,立刻,藤牌手在前,抵挡弓箭,窜蹦跳跃,躲避着乱石砸来,一边不顾一切的猛冲!

廉圣帝喝道:“弓箭手,射!”

立刻,左右两侧的弓箭手乱箭齐发,奔敌人就是一通乱射,敌人只防备着前面了,侧面却空虚,被一通乱箭,射杀了不少。

但再要射中,就不那么容易了,蚩尤的兵都是勇猛的兵,攀山越岭,都习惯了。

虽然有埋伏,但要冲上山去,也不是那么难的,若不是还有阵稍微阻挡了一下,他们没本事直接破阵,只能从过道上杀上来之外,早就四散开,冲上山了。

这一通乱射、乱砸,敌人暂时的退了下去。

廉圣帝也命人停止放箭,双方隔着数十丈,纷纷怒目而视。

仅是休息了一阵,敌人又开始第二轮的猛攻!

廉圣帝沉声道:“等一会,等近一点再动手,滚木刺准备!”

这滚木刺,是将大树锯成一截一截的,在巨大的圆柱上,钉上削的锋利无比的竹尖,就好似狼牙棒一样,浑身都是刺,这就叫滚木刺,又叫做狼牙刺,乃是专门守山用的东西。

这三天,没干别的,就准备这些守山的工具了。

那圆柱足有人腰那么粗,上面满是锋利的刺,扔下去砸中人,那还能有好?

十丈、八丈、五丈……

敌人越来越近了,眼瞅着,就离着三丈多远,就上山了!

廉圣帝一看差不多了,大喝道:“狠狠的砸!”

立刻,四人抬着一截五尺长,腰那么粗的满是倒刺的滚木就往人群中砸去!

敌人共分八条道上进攻,每一条过道有三丈多宽,这八条过道上,滚木刺顺着过道滚落,砸倒了一片又一片,不知有多少贼人惨嚎着,滚落山坡,惨死在山下!

这又重又满是倒刺的滚木刺,翻滚着就滚落,一连砸倒了数十人,数十人就被活活的砸死!

这么重的滚木,就算是藤牌都挡不住!

这一通乱砸,敌人一见不妙,又退下去了数十丈,躲在了树后。

廉圣帝一摆手,停下了反击,只要敌人不进攻,他是绝不会出手。

廉圣帝道:“竹排枪准备!”

这竹排枪,其实就是将一排竹子削的尖尖的,拴在一起,这就是竹排枪,也是用来守山常用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