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7章 豪气2

第三百三十七章 豪气2

一见两把勺子扫来,廉圣帝早不躲,晚不避,一见勺子就要砸中自己的,猛然间后退半步,这两把勺子就擦着衣襟而过!

没等野鬣收招变招,廉圣帝脚跟一转,脚下迈着八卦步就到了野鬣的身后了,飞起一掌,正拍在野鬣的后心上!

野鬣惨叫一声,被廉圣帝一掌砸飞,平空飞起了五尺高,摔出去了三丈多远,大口喷血,惨叫了几声,绝气而亡!

廉圣帝这一掌拍在野鬣的后心上,将野鬣的心都给震碎了,人那能不死!

蚩尤骇的目瞪口呆,自己的结拜弟兄这么勇猛,不过一招,还没等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廉圣帝一掌活活的震死在当场,蚩尤简直都惊呆了!

廉圣帝的武功究竟高到什么境界了?蚩尤也是高手,焉能看不出来!

蚩尤正在吃惊,就听一声大吼,飞奔出去又两名勇将,正是蚩尤的另外两个结拜弟兄!

蚩尤共有八十一个结拜弟兄,其中,有四十四个惨死,两个探路的时候,被廉圣帝和龙‘女’用箭‘射’死,十二个攻山的时候战死,还有三十个,被廉圣帝用火活活的烧死了。.访问:.。

如今,又死了一个,蚩尤八十个兄弟,已经战死了四十五个弟兄了!

蚩尤是八十一人大结拜,加上他自己,正好是八十一个弟兄,但短短的几天功夫,四十五个弟兄战死,已经惨死了一半了

刚才又冲上去了两个,一个唤作铁‘鸡’,一个唤作铜鸭,这二人都身高九尺开外,练得是一身横练功夫,铁‘鸡’人送外号,铁公‘鸡’,号称一‘毛’不拔,手中用一把如意‘鸡’钩,乃是一位武学高手。

铜鸭,人送外号,钢筋铁骨,手中用一对鸭嘴如意钩,也是武功高强,乃是蚩尤的这些弟兄中,武功和轻功高强的几个厉害人物。

这乃是堂兄弟二人,二人一左一右,夹攻廉圣帝!

龙霞儿气的骂道:“我呸,要不要脸了?两个打一个呀?”

龙‘女’微笑道:“不必担心,你廉大哥没事的,不出十招,这二人必死无疑!”

果不其然,廉圣帝赤霄剑拔了出来,右手剑,左手‘玉’龙金睛笔,一人‘激’斗二人!

十招眨眼就到,不过就是一刹那的功夫罢了,就见廉圣帝左右手‘交’叉,几乎同时,‘玉’龙金睛笔和赤霄燚炎剑同时脱手飞出,正中二人的咽喉!

“噗!噗!”两声响,铁‘鸡’和铜牙咽喉被赤霄燚炎剑和‘玉’龙判官笔‘洞’穿!

这二人也真够勇猛的,要害中了招,咬着牙依旧要跟廉圣帝同归于尽!

廉圣帝早有防范,腾身而起,左脚踢铁‘鸡’的头,右脚踢铜鸭的头,正中二人的人头!

啪!啪!两声脆响,就见铁‘鸡’和铜鸭人头被踢碎,两具死尸倒在了血泊中!

廉圣帝手一伸,一股吸力将‘玉’龙金睛笔和赤霄燚炎剑收回,然后退步,道:“你们将尸体搭走吧!”

这一来,可把蚩尤的兵都惊呆了,就连蚩尤都骇的目瞪口呆!

这些贼人,本以为廉圣帝是懦夫,一直以来不敢出战,骂了这么久,连点血‘性’都没有,根本就没瞧得起廉圣帝,等廉圣帝一出现,一见廉圣帝文质彬彬,气质高雅,不像是天下出名的勇士,到像是一位书生,心中更没看得起廉圣帝

但万万没料到的是,就是这么一位文质彬彬的书生,出手如电,出招狠辣无情,不过眨眼间,连毙三名勇将的‘性’命,简直都没费多大的劲!

所有人这才懂,为什么廉圣帝会名震天下,号称炎黄二族第一勇士了,为什么跟龙‘女’并称为龙凤双圣人了,因为,人家的确这么厉害,并非是‘浪’得虚名的!

九黎族的人赶紧将死尸抬了回去,其余的战将还要出战,蚩尤赶紧将所有的弟兄拦住了,因为,蚩尤知道,除了自己能跟廉圣帝一战之外,其余人上去只有白白送死!

蚩尤大吼道:“都住手,谁也不准上去!”

蚩尤望着地上的三具血淋淋的尸体,痛声道:“三位好兄弟,看大哥替你们报仇雪恨!”

蚩尤说罢,好似一阵旋风一般就到了战场,用正面的那个人头厉声骂道:“廉圣帝,你好歹毒,我结义弟兄四十多人就死在你手,今日,你又伤我三名弟兄,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廉圣帝冷笑道:“我歹毒?蚩尤,你别忘了,这是谁发动的战争!我的族人千余人被你屠杀殆尽,炎族人死了上万的百姓,我的七位好兄弟,就死在你们这些畜生之手,这笔账我还要找你算算!”

蚩尤厉声道:“好,那我今日就要会一会,炎黄二族第一勇士龙圣人的厉害!”

廉圣帝冷笑道:“正要跟你较量一下!”

廉圣帝右手握剑,剑尖斜斜的指向了蚩尤,赤红‘色’的赤霄燚炎剑闪着血红的光,就好似人的鲜血一般的血红,更恰似廉圣帝那颗火热的赤子之心!

蚩尤正面的那个身子握着锯齿大砍刀,其余的两个身子,两只手用蛇矛枪,两只手用斧和钺,四般兵器,三头六臂,将全身防守的密不透风,护住了全身要害!

蚩尤左掌一立,一股凌冽的掌风直奔廉圣帝撞去!

虽然远隔三丈远,但廉圣帝却感觉到微风扑灭,知道有真气撞来!

廉圣帝并没有躲避,他正要试试蚩尤究竟有多深的内力修为

廉圣帝将左掌也一立,平平的往前推出,迎着蚩尤的掌气而去!

忽然间,起风了,本来一点风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起风了!

只有在场的高手才能看的出来,这是当世两大绝顶高手正在暗中较量内功,虽然远隔三丈,但都将彼此的真气叫到全身以及双掌之上,故而,才会刮起了罡风!

众人虽然远隔战场,离着二人有十余丈远,但依旧觉得罡风刺目,连眼睛都睁不开!

无数人的衣襟咧咧作响,场中尘土飞扬,弥漫了四周!

但在二人身边,却有一股罡气笼罩,尘土丝毫也飞不进去!

就见二人在漫天飞扬的尘土中,凌然不动,谁都一动也不动,但一股股真气却在‘激’烈的碰撞着!

蚩尤觉得廉圣帝体内发出两股不同的真气,一股凌厉异常,一种‘阴’柔之力,‘阴’柔之气显见护住了身体,罡气却撞向了他。

开始时,蚩尤觉得那股罡气并不重,但渐渐的,一‘浪’强似一‘浪’,一道强似一道,就好似汹涌的‘浪’‘花’一样,一‘浪’比一‘浪’强,滔滔不绝!

这就是廉圣帝的两大先天真气,‘阴’柔的是清虚真气,罡烈的是紫府真气,就凭着这两大真气,廉圣帝的武功,已经傲视天下了,就凭着这两大先天真气,廉圣帝才修道成功!

不过,这两大真气同修,故而修行起来要慢一些,但久而久之,却愈来愈强,这就是后来龙‘女’不及廉圣帝的地方,因为,廉圣帝是‘阴’阳同修,‘阴’阳调和,‘阴’阳互补,故而,他的玄‘门’内功罡纯,比龙‘女’的玄功要技高一筹。,

龙‘女’别看现在能跟廉圣帝齐头并进,但后来,却不及廉圣帝,因为龙‘女’专‘门’修行的是‘阴’气,因为她是‘女’子,所以她主修‘阴’气,故而,阳气不足,所以,综合来讲,就不及廉圣帝的‘阴’阳同修了。

当然,如今廉圣帝的两大先天真气却仅是入‘门’初级,刚刚窥视‘门’径罢了,不过,他所练的内功却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了,仅是修道属于初级罢了,这就已经威力不小了

蚩尤感觉压力越来越大,渐渐的被廉圣帝的罡气压的都有点透不过气来了,暗叫一声厉害!

蚩尤现在是真服了廉圣帝了,因为,比智谋,廉圣帝一个人斗败了他们数千人的智谋,比武功,廉圣帝依旧是那么高,比任何东西,他总是在别人之上,仿佛,他就是这世上任何东西的祖宗,不管比什么,没有他不会的。

也许,只有一样他比不上别‘女’人,那就是生孩子,他只不会这一样,并非他技不如人,而是因为他没有‘女’人的身体技能。

蚩尤左掌加力,加强了十二分的真气!

廉圣帝也感觉到了,也将全身功力都灌注在左掌之上,推了出去!

砰!砰!砰!砰……

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无数的真气‘激’烈的相撞,爆发出砰砰之声,好似惊涛拍岸,更恰似晴天悍雷一般!

蚩尤实在抵挡不住廉圣帝排山倒海一般的真气了,比内力,他稍逊廉圣帝一筹,虽然差不了太多,但差一点,依旧是差!

蚩尤就觉得心口一阵发闷,狂吼一声,猛地一掌推出,在漫天尘土中冲天飞起!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廉圣帝排山倒海一般的掌力卷着漫天的尘土,就好似一股龙卷风一样,狂啸着卷向了对面的敌群!

漫天的尘土被卷起,就连地上的草都被卷地而起,奔无数的贼人撞去!

轰隆一声巨响,无数的贼人正在观战,没明白怎么回事,正被这股猛烈的掌风撞到,顿时一阵阵的惨叫,无数的贼人飞上了半空,跌落尘埃的时候,口喷鲜血,浑身的经脉寸寸被震断而亡!

被这一股气‘浪’撞倒的敌人足有二十几个,被廉圣帝掌力震死的足有五个!

这是因为,他这一掌拍出,中间的掌发出的真气,乃是最可怕的地方,而其余的地方,真气分散,故而,被他掌方向发来的真气撞中的贼人,被活活的震死了,被其余的真气卷中的,由于力道分散,故而才没死,仅是受了点内伤

蚩尤发来的一掌威力也不小,虽然被廉圣帝大部分撞飞破开,但依旧有余力撞向了廉圣帝后面的人。

龙‘女’早就准备好了,觉得真气撞来了,龙‘女’双掌齐出,也推出一股凌厉而又‘阴’柔的掌力,将蚩尤发来的那股真气的气‘浪’给撞散!

又是一股巨大的轰鸣声,无数的尘土漫天飞舞,廉圣帝后面的兵,被这一股股的气‘浪’也给撞的连连后退,若不是龙‘女’破了蚩尤的真气,那些兵也难免受伤。

这一来,双方观战的人都知道两位主将的厉害,吓的不由而同的往后连着又退后了十余丈,躲在远远的观战。

龙‘女’知道二人这一场决斗可谓是惊天动地,故而传令道:“后退二十丈,小心伤到你们。”

龙‘女’手下的兵答应一声,往后退了二十丈。

龙‘女’等人不怕,但不怕要给二人空出战场来决斗,龙‘女’也自动退后了,于是,旷阔的战场空出来了,二人这时已经‘交’上了手!

蚩尤冲天飞起足有五丈高,凌空一击,手中锯齿飞镰大砍刀斜肩铲背奔着廉圣帝狠狠的就是一刀!

这一刀绝没有任何‘花’招,但这一刀的威力,任何人也难以抵御!

廉圣帝用的是剑,蚩尤用的是大刀,在兵刃上讲,廉圣帝已经吃了亏,用剑的绝不能硬拼招架。

廉圣帝不敢怠慢,赶忙冲天飞起,空中一个跟头,往后倒翻出了一丈多远,避开了这凌厉的一刀!

就见一道寒光一闪,大刀没等砍在地上,但刚猛的真气却先飞来,将地面的灰尘斩的尘土飞扬!

好厉害的刀气,好厉害的蚩尤!

廉圣帝暗自称赞,蚩尤一刀收势不及,轰隆一声,正斩在坑洼不平的地上

一声巨响,尘土飞扬,地面被蚩尤一刀给斩出了一道深沟!

没等蚩尤收刀,廉圣帝一招飞龙在天,双手握剑,凌空一剑,直奔蚩尤的面‘门’就是一剑劈去!

一道赤红的剑芒凌空一闪,猛烈的剑气先劈向了蚩尤!

这若是别人,必然难以避开这一剑了,但蚩尤不同,蚩尤是三头六臂,前面的大刀虽然收势不及,可是侧面还有俩头和手臂,根本不必躲避。

蚩尤赶紧来了一招横担铁‘门’闩,将手中碗口粗的蛇矛枪一横,架向了廉圣帝劈来的一剑!

“砰!”又是一声巨响,赤霄燚炎剑正好斩在蛇矛枪上!

就见蚩尤身子猛然一沉,双脚已经陷进了泥土中,没过了脚踝骨!

原来,廉圣帝这一剑的威力太大,蚩尤虽然架住了,但脚下的土太松软,抵挡不住这股凌厉之气,故而,蚩尤双脚陷入了泥中!

蚩尤架住了廉圣帝一剑,另外还有一面身子,用的是两把短把斧头,一把名叫鬼王斧,一把名叫魔王钺,虽然说短,但其实也不算短,也有三尺多长,只是跟他的大刀和蛇矛来比较,算是短的。

蚩尤架住廉圣帝赤霄燚炎剑的同时,另外的两只手,一招风摆荷叶,一斧一钺斜着往上,奔廉圣帝就剁!

廉圣帝暗叫厉害,赶紧身子后仰,一个倒空翻翻了出去,没等蚩尤双‘腿’在泥土里拔出来,廉圣帝一招燕子钻云势,又名叫‘玉’‘女’穿梭,身子在空中成一条线,一剑奔蚩尤侧面的一个头上的咽喉就刺!

蚩尤也骇的一身的冷汗,他双脚都没时间在泥里拔出来了,因为,廉圣帝的身法太快了,要不是他天生三头六臂,根本挡不住这闪电一般的剑法!

蚩尤赶紧将身子一转,用手中的鬼王斧和魔王钺十字‘插’‘花’‘交’叉着一封廉圣帝的赤霄燚炎剑!

但他双刃封出去的一刹那,就知道上了当!

就见廉圣帝原本离着地面五尺高,成一条直线刺他的咽喉,可猛然间,廉圣帝双脚一用力,脚先落地,不刺他的咽喉,剑法一变,一道红光一闪,一招落地盘‘花’和秋风扫落叶,手中的赤剑奔蚩尤的腰扫来,而右脚一招扫堂‘腿’,奔蚩尤的双‘腿’就扫

这一招兔起鹘落,快如闪电一般,啪啪啪啪,一气合成,仅是在眨眼间罢了!

蚩尤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就知道中了计,蚩尤赶紧又一转身,手中的长枪竖着一挡,而趁着长矛一撑地之力,冲天而起!

廉圣帝一剑正斩在蚩尤的蛇矛枪上,被架了出去!

而蚩尤凭空飞起,双脚离地,恰好又避开了这一计扫堂‘腿’!

廉圣帝惊异非常,刚才的一招,他不但用的是武功,还有计策和智谋,可谓是凌厉异常,一般人根本就躲避不了,但蚩尤居然避开了,一点伤都没受,可见蚩尤不愧为战神的称号,武功已经登峰造极了!

其实,廉圣帝不知道,这也就是蚩尤三头六臂三般兵刃占了便宜罢了。

虽然这样,蚩尤的吃惊比他还大,因为,险一险,一招之下,丧命在廉圣帝之手!

假如是别人扫来的这一‘腿’,蚩尤根本不屑躲避,就让人扫中他的‘腿’,他都不在乎,甚至都不会动一下,但是,这是廉圣帝扫来的一‘腿’,蚩尤可知道这一‘腿’的厉害,别说是你‘肉’做的‘腿’,就算是两根铁杠子,都能被这一‘腿’扫断!

所以,蚩尤根本不敢大意,赶紧飞身避开这一‘腿’之力!

蚩尤避开廉圣帝一招,没等廉圣帝变招,蚩尤双脚连环踢出,踢向了廉圣帝的头!

众人吓的失声惊呼,就连龙‘女’都失声惊呼,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

这时,廉圣帝手中的赤霄燚炎剑正好跟蚩尤的蛇矛枪相‘交’还没来得及收回来,而他自己半蹲着,右脚刚扫出,还没来得及收回来,而蚩尤,却趁机跃起,猛地连环脚踢他的头,正是他防守最为薄弱的时候!

兵法云,进而不可御者,冲其虚也

蚩尤这一招,正是冲其虚的一招!

而廉圣帝这时,正是最空虚的时候!

这要是一般人必然躲不开了,必然被一脚踢的脑浆迸裂,一命呜呼!

但廉圣帝不愧为廉圣帝,一见不好,赶紧用了一招狮子摆头万兽惊的招数,头随着蚩尤的双脚连环踢来,这么一摆动,将蚩尤的双脚避开!

没等蚩尤的双脚再踢出,廉圣帝手中剑一扬,一道寒光奔蚩尤的双脚斩来!

蚩尤两脚蹬空,擦着廉圣帝的鼻尖而过,刚要再踢,就觉得寒光一闪,就知道不好,再要踢廉圣帝,不但伤不了廉圣帝,双‘腿’就报销了!

蚩尤虽然三头六臂,但只有一双‘腿’,双‘腿’要是被废了,那就死在此处了!

蚩尤也真是厉害,赶紧右脚一踢自己的左脚,凌空一个筋斗翻了出去,避开了这一剑!

即便是这样,他脚下穿着的草鞋被廉圣帝的赤霄剑一剑扫中,半个鞋底子被旋掉了!

众人一见廉圣帝转危为安,都不仅长出一口气,龙‘女’吓的‘花’容惨变,一见心上人没有了危险,也是暗自庆幸。

刚才那一招简直险到了极点了,幸亏廉圣帝变招奇快,否则,必然死在这一脚之下了!

二人这一分开,谁都没有进招,都吃惊的望着对方,真不信对方的武功竟然高到如此的地步了!

廉圣帝暗暗的称赞,他一生遇到的高手,除了龙‘女’之外,就只有上一次遇到的妖‘精’凤凰凤天圣了,除了凤天圣之外,蚩尤是他平生遇到的劲敌!

其实,以如今蚩尤的本事,就算是遇到凤天圣,他都能一战,所以,蚩尤有这个实力,连西王母和天帝都没放在眼中,甚至都想跟西王母和天帝比比。

蚩尤天生好战,嗜杀成‘性’,说是战神,还不如说他是魔神,虽然蚩尤不会飞天遁地,但武功却太高了,也太凶猛了。

他的确是廉圣帝的劲敌,跟廉圣帝的武功不相上下,在伯仲之间

不但廉圣帝吃惊,蚩尤吃惊比廉圣帝更甚,因为,他一生从没遇到对手,他遇到的几个高手,都是他的弟兄,但依旧比他稍逊一筹。

西方死神族长死神厉害的邪乎,蚩尤跟死神比斗过,结果,死神败了,跟蚩尤结为了生死弟兄,不过,死神虽然败了,但仅是败了一点,不比蚩尤低多少,死神跟蚩尤惺惺相惜,故而才成了弟兄。

蚩尤最好战,也好‘交’友,没事总喜欢去找人比武,来一个以武会友,那八十个弟兄,都曾经跟他比斗过,都败给了蚩尤,对蚩尤真是尊敬的很,而蚩尤也真是豪爽,仅是点到为止,目地就是会友,笼络天下的好汉,日后为打败炎黄二帝称霸天下所用,故而,不伤害那些败的人,还推心置腹的相‘交’,故而,蚩尤才有八十个好友。

除了死神的武功很高之外,还有三苗部落的族长蛮牛,蛮牛力大无穷,跟蚩尤仅在伯仲之间,但武功却不及蚩尤和死神。

可是,蛮牛武功不及蚩尤,但蛮牛手下的四大巫师却厉害的邪乎!

巫神、巫圣、蛊神、蛊圣,这四大巫师,每一个都武功高的出奇,除了巫圣由于早死,死在了妖魔之手,没跟蚩尤‘交’过手之外,其余的三个巫师,都跟蚩尤比斗过,最后,还是不及蚩尤的武功高,但跟死神在伯仲之间。

除了这几个高手之外,就只有日后的战神刑天跟蚩尤比斗过了,刑天是黄帝华夏集团的人,后来,刑天不满黄帝,敬佩蚩尤的勇气,怪黄帝杀了蚩尤,曾替蚩尤抱打不平,触怒了黄帝,刑天索‘性’跟黄帝一战,黄帝打败了刑天,刑天没了头,都依旧跟黄帝拼斗,就以**为目,手舞板斧跟黄帝一战,刑天所以也号称战神。

这也就是刑天舞干戈的典故,就由此而来。

蚩尤曾经去会过刑天,刑天这么厉害,都败给了蚩尤,刑天败的心服口服,跟蚩尤成了朋友,虽然不是八十友大结拜中的人,但却是惺惺相惜的朋友,所以,刑天才会替蚩尤打抱不平。

所以,蚩尤天下,根本没遇到对手,就算是能跟他一拼的,都败给了他,但今日,遇到了廉圣帝,蚩尤险些丧命在廉圣帝的剑下,若不是因为他三头六臂,已经败了

其实,他这样都算败了,因为,比内功,他稍逊一筹,算是败了,比武功,他刚才被廉圣帝一剑削掉了鞋底,虽然没受伤,但对于高手来说,这就算败了。

但是,如今是生死格斗,不单单是比武较量,所以,就算败了,没死都要打下去。

龙霞儿一见二人相隔五丈多远,彼此的注视着,不仅大叫道:“喂,叫驴蚩尤,你还要不要脸呀?你三头六臂,用三种兵器,你已经占便宜了,要是我,早就丢了两种兵器,不用后面的手臂,这才叫公平决斗,而你呢,脸皮厚的跟我的脚后跟一样,用六条手臂,四件兵器跟我廉大哥打,而且,就算这样,你的鞋底子都被廉大哥的剑削掉了,你这都算输了,别以为我没见到,臭不要脸的,有本事,你扔了两种兵器打呀,有本事,你别用另外的四条手呀,怎么,你这懦夫不敢了呀,噢噢噢噢,蚩尤是懦夫,噢噢噢噢,蚩尤不要脸,呸呸呸,蚩尤无耻……”

龙‘女’这个笑,这种话别人说不出来,龙霞儿却说的出来,而且,龙霞儿没理都能狡三分,更何况,她句句在理了。

的的确确,蚩尤是三头六臂,比廉圣帝多了四条手臂,占了便宜,的的确确,蚩尤是败了半招,鞋底子被削掉了,龙霞儿也眼尖,很多人没看到,她却看到了。

龙霞儿就坏的给蚩尤揭短,蚩尤臊的面红耳赤,但还无言以对,因为,龙霞儿句句还在理,蚩尤能说什么。

蚩尤怒吼道:“死丫头,你给我闭嘴!不用就不用!”

蚩尤是真生气了,被龙霞儿损的无地自容,气的将大刀和蛇矛枪扔回了阵中,手拿着斧和钺,要跟廉圣帝拼了。

蚩尤最要面子,辨理辨不过龙霞儿,而且,龙霞儿还真句句在理,换谁都无法反驳,蚩尤气的只好扔了两件兵器。

龙霞儿这个笑,龙霞儿更坏,这还不算完,冷笑道:“蚩尤,你就别装能耐了,你虽然没有了两件兵器,可还是不公平呀,你还多着四条手臂呢,你敢说,在危险的时候,你不用那多余的四个爪子嘛?要讲公平的决斗,就要彻底的公平才对。”

蚩尤狠狠的瞪了龙霞儿一眼,心道:“你个臭丫头,等擒住了你,非将你打的满地找牙,好好的收拾你,叫你这么坏。”

廉圣帝也哭笑不得,龙霞儿这么一‘激’,蚩尤自动弃掉了两件兵器,这倒是好事

廉圣帝微笑道:“蚩尤,她不过是个孩子,你不用理她,你可以用三般兵器,你若能打赢我,依旧算你赢。”

蚩尤大怒,厉声道:“放屁!既然找你公平决斗,就要公平,廉圣帝,你以为我两条手臂就打不过你吗?你错了,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廉圣帝冷笑道:“既然这样,那随你的便了。”

蚩尤大喝道:“喂,那臭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龙霞儿抿嘴一笑,故意气蚩尤道:“你这人,好没礼貌,难道你不知道,姑娘家家的芳名是不能告诉人的,我凭什么告诉你,你只要公平的决斗就行了,不过,你要是死不瞑目的话,非要知道我的名字,那本姑娘可以告诉你,不过呢,本姑娘已经嫁人了,你若是喜欢本姑娘,就不要痴心妄想,白日做梦了,我就算嫁‘鸡’、嫁狗,嫁马,嫁牛,也不会嫁给你这个笨驴子的,本姑娘我叫龙霞儿,听清了吗?你要记不住,你就叫我一声姑‘奶’‘奶’,或者叫我一声美‘女’姐姐,也是一样的,喂,不过,你可别说出来,要是在你的臭嘴里吐出姑‘奶’‘奶’我的芳名,会‘弄’脏了我的芳名的。”

蚩尤这个气,气的放了三个屁,简直都要被龙霞儿气的吐血了,但他这么高的身份,哪能去跟龙霞儿斗嘴,那简直就丢人了,所以,蚩尤气的哼了一声,不再理会,而是道:“臭丫头,好厉害的一张嘴,本王不跟你斗口,那你说,怎么才算公平?”

龙霞儿嘻嘻笑道:“这好说,要公平嘛,那就是你多余的四条手臂不准用,就算刀劈下来,你都不能用,为了公平起见,你应该用绳索捆着你自己的手臂,不准‘乱’动,否则,就像刚才那样,你都要死了,要不是你多了那四条手,你不早死了?所以,你必须绑着双手,这样才公平,你才不是懦夫呢,否则,你就是伪君子,懦夫、小狗。”

蚩尤被气的啼笑皆非,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冷笑道:“好呀,那你过来绑吧。”

龙霞儿扮了个鬼脸,嘻嘻笑道:“你当我是傻瓜呀,你恨得我要死,我过去,你卑鄙无耻的一掌拍死我呀,我才没那么笨呢。”手机请访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