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7章 豪气3

第三百三十七章 豪气3

蚩尤怒道:“放你的臭屁,我岂是卑鄙无耻的小人!你自己不敢过来绑,这如何能怪我,那你说怎么办?”

龙霞儿道:“这样吧,我让我手下的兵去捆你,你放心,不会暗算你的,这样行吧?”

蚩尤也真大方,冷笑道:“好,请便!”

龙霞儿叫过来两个兵,道:“喂,你俩找两条绳索,去绑住蚩尤多余的爪子。”

那两个兵彼此的看看,都不仅就是一愣,这事也真是太荒唐了,敌人的主帅,能允许他们随便的去捆绑,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了。

但世上还真有这么荒唐的事,还真出现了。

龙霞儿一见两兵愣住了,气道:“怕什么,有我在,他敢杀你们吗?而且,以他的身份,杀你们俩无名小卒,都有**份,他要这么做,他自己都能去撞死,快去,不用怕,绑紧点!”

“遵命!”两个小兵答应一声,很快找了两条绳索,直奔蚩尤而去。

蚩尤也真大方,将身子一转,冷笑道:“绑吧,不过,我可警告你们,你们若是敢暗算我,那是你们自己找死,就别怪我无情了。”

两个小兵不愧为炎黄子孙,虽然对面是凶神恶煞一般的蚩尤,但二人依旧上前,没有丝毫惧怕,顶多不就是一死,这二人将生死置之度外,根本什么都不怕,也就不怕蚩尤了。

一个小兵冷笑道:“你放心,我们炎黄族的人都是正人君子,绝不会像你们九黎族那样都是小人!”

蚩尤这个气,没料到,就算个小兵胆子都这么大,但蚩尤却也暗暗的钦佩,钦佩炎黄二族人的勇气。

这两小兵也不客气,将蚩尤多余的两条臂膀紧紧的用绳索勒住了,绑的紧紧的。

这两个小兵转身退了回去,到了龙霞儿近前,不由得肃然起敬,因为,龙霞儿表面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一点没有机心,其实,她是聪明伶俐的,只是天真了些罢了,正是那种大智若愚的女子。

蚩尤冷笑道:“死丫头,这样行了吧。”

龙霞儿道:“还是不行,因为,谁知道你打急了,会不会崩断绳索呢?要是你在危机关头,崩断绳索,用你其余的手臂,你就是伪君子,无耻,说话不算数,食言了,那你们九黎族的人就是乌龟王八蛋,你就是无耻的小狗,活驴,你敢不敢发誓呢?”

蚩尤简直都要气疯了,龙霞儿表面说起话来天真烂漫,但一半天真,一半的话跟刀子一样的锋利,令人无法分辨。

蚩尤怒道:“我说不用这两条手臂,就不会用,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就放心就是!”

龙霞儿道:“还是不行啊,还是不公平!”

蚩尤厉声道:“死丫头,你还有完没完了?这还不公平?”

龙霞儿道:“废话,当然不公平了,你别忘了,你六只眼睛呢,比我廉大哥多出来四只眼睛呢,你说,假如你转到廉大哥身后,廉大哥没有眼睛,而廉大哥转到你身后,你却有四只眼睛看的清清楚楚,你说这公平吗?你自己说说,自己拍拍你的良心说说,你比廉大哥多了四只眼睛,这样决斗,算是公平决斗吗?”

廉圣帝真是啼笑皆非,龙霞儿明明是无理取闹,但句句还在理,蚩尤明明可以不理会龙霞儿,但蚩尤还死要面子,还就上当。

这一幕幕若不是亲眼见到的,说出去没有人会信会有这种荒唐事。

蚩尤厉声道:“那你说该怎么办?本王总不能将眼睛挖了吧!”

龙霞儿掩嘴笑道:“这倒不必,这样吧,为了决斗的公平,你应该用黑布遮住那四只眼睛,你说,我说的有道理吧,本姑娘最讲道理了,不像你,这么不害臊。”

蚩尤气道:“来人,找两块布来!”

蚩尤的结拜弟兄这个气,不由得纷纷叫道:“大哥,你何必理这臭丫头的话呢?不用理他!”

蚩尤傲然道:“既然是决斗,公平是应该的,而且,两只手,两只眼睛,我也不会怕他,找两块布来。”

龙霞儿道:“不必了,还是我们给你绑的好,省的你不害臊的作弊,喂,还是你们俩,去找块黑布,给他遮住眼睛。”

那两个兵答应一声,转身离去,时间不大,就找来两块黑布,蚩尤也不在乎,转过身去,让两个兵给他遮住了眼睛。

这一来,蚩尤就只剩下了一双眼睛,一双手臂了,跟普通人一样了。

龙女笑的肚子都疼了,对着龙霞儿竖起了大拇指,赞道:“霞妹,高,真高,我是服了你了。”

龙霞儿微笑道:“这才到哪里,本姑娘的聪明智慧不过才用了一点呢。”

龙女笑着捏捏龙霞儿可爱又淘气的脸蛋,吃吃笑道:“你呀,夸你两句,你就找不到北了。”

龙扬儿笑道:“要是霞妹早来,那前几日咱们就不用被骂的无有还嘴的余地,生了一肚子气了。”

龙霞儿道:“你们呀,简直笨的要命,连骂人都不会?真没见过你们这么笨的人。”

几个姑娘说着话,那边蚩尤的双眼已经被遮住了。

蚩尤高声道:“臭丫头,这你还有什么话说?这总公平了吧。”

龙霞儿悠然笑道:“还有一点不公平。”

蚩尤皱眉道:“你这死丫头,真是得寸进尺,我现在,两只手,两只眼睛,跟平常人一样了,怎么还不公平?哪里不公平了?”

龙霞儿咯咯笑道:“你别忘了,你三个脑袋,我们正常人就一个,所以呢,你干脆割掉那多余的两个头,这才算是公平呢,哈哈哈……”

蚩尤简直都被气吐血了,气的哼了一声,知道这是龙霞儿淘气的玩笑,再公平,那有割头的,割了头,人不就死了。

蚩尤不再理龙霞儿,知道这丫头古灵精怪,鬼主意颇多,又伶牙俐齿,根本说不过她,只会惹一肚子气,干脆不理才对。

廉圣帝就静静的等着,一点都不着急,等蚩尤算是解决完了,这才道:“蚩尤,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蚩尤冷笑道:“廉圣帝,为了公平,我自缚四臂,遮住双眼,跟你一样,你若是败了,可输的心服口服吧!”

廉圣帝道:“当然,我若败了,输的心服口服,不过,你能赢的了我吗?”

蚩尤道:“咱们不妨打个赌吧,假如你输了你打算怎么办?”

廉圣帝傲然道:“输了,就是输了,不过死而已!”

蚩尤摇摇头道:“不,你若是输了,我不要你死,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廉圣帝道:“什么事?”

蚩尤道:“那就是归顺于我,做我的弟兄!虽然你杀了我不少的弟兄,但当时是各为其主,我并不怪你,你若是输了,做我的弟兄,助我一臂之力,我绝不会记恨此仇的,你输了,就要归顺我,一生一世,听我的命令,我可答应你,可让你做一字并肩王,咱们弟兄,平分天下!你觉得如何?”

蚩尤是真喜欢廉圣帝,因为,廉圣帝真是个人才,无论是样貌、气质,还是智谋、武功,都是天下独步,绝找不到第二人,蚩尤生性有爱将癖,尤其是喜欢这种人才,所以他才收揽了这么多的人才为他所用。

而且,蚩尤说的也真是心里话,他虽然恨廉圣帝,但毕竟是各为其主,廉圣帝这么做根本没有错,所以,只要廉圣帝归顺他,他不会记恨廉圣帝,跟廉圣帝结为弟兄,平分天下,这是他的心里话。

廉圣帝闻听,冷冷一笑,摇摇头道:“不行,这个条件,我不会答应!”

蚩尤冷笑道:“怎么,你是怕了不成?怕输给我?”

廉圣帝道:“非也,我就算能赢了你,也绝不会答应这个条件,因为,这是原则问题,我输了,顶多死,绝不会变节投降!我乃是黄族人,生是黄族子孙,死是黄族鬼,绝不会变节投降,所以,这个条件我不会答应你,你若是觉得不公平,你可以松开黑布,松开四条手,继续比斗。”

蚩尤叹了口气,喃喃道:“难道我们真的不能做弟兄,真的要生死相搏吗?”

廉圣帝也叹了口气,缓缓道:“其实,我很敬佩你的武功,假如你不是十恶不赦,我一定会原谅你,只要你自尽谢罪,将这场战争结束,我以我的生命保证,保证你的部落和族民安然无恙,你作恶多端,屠戮了这么多的百姓,我是不会饶你的,但你的族民,我一定会保全他们,否则,我也无能为力了。”

廉圣帝说的也是肺腑之言,假如蚩尤没发动战争前,跟他比试,他一定会劝蚩尤,打败蚩尤都不会杀他,因为,他是个人才,是一条好汉,但他发动战争,屠杀了万人,这乃是弥天大罪,他无论如何都不会饶恕他,百姓也不会饶了他,但是,廉圣帝唯一能做到的,就是跟爷爷以性命来求情,赦免蚩尤的部落,让那些族民保住性命。

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也是义不容辞的。

那时候,一个部落和一个部落打仗,尤其是这种生死之战,败的一方被灭族,是经常的事,更是常见的事,蚩尤也是这么做的,要灭了炎黄二族,连无辜的百姓也杀,黄帝若是打败了蚩尤,杀进了蚩尤的老巢,一定不会留祸根,也一定会灭蚩尤的九黎族,所以,这也是必然的。

廉圣帝保不住蚩尤的命,但他有信心保住蚩尤部落内的无辜百姓,所以,廉圣帝才这么说。

蚩尤长叹一声,对廉圣帝油然生出了一股敬意,这乃是英雄间的惺惺相惜!

蚩尤叹道:“廉兄弟,请允许我这么叫你,假如我们不是仇敌,你肯跟我做兄弟吗?”

廉圣帝见蚩尤赤诚,也不仅十分的感慨,其实,他也很敬佩蚩尤的武功,蚩尤的光明磊落,蚩尤的豪气,只是,蚩尤实在不该发动战争,害的无数的百姓家破人亡,害的他的朋友死伤殆尽,假如不是因为这仇恨,廉圣帝一定会跟他交朋友的。

廉圣帝长叹一声,点点头,道:“会,假如你没有发动战争,没有害死这么多人的话,我若遇到你,一定跟你结为兄弟,成为生死之交!”

蚩尤大笑道:“好,就凭你这一句话,你就是一条好汉,咱们现在就结为弟兄,等咱们结为弟兄后,再各凭本事,做生死决战,到时候,谁死谁生,听天由命吧!”

蚩尤说罢,朝后一挥手,大叫道:“拿酒来,我要跟我的好兄弟喝一杯!然后再厮杀不迟!”

蚩尤的弟兄们一个个目瞪口呆,但蚩尤的性格他们是了解的,蚩尤生性豪爽,最爱结交天下的英雄,的确是一位好汉,而且,蚩尤胸怀坦荡,也不愧为一个正人君子!

蚩尤拿来一个皮囊,皮囊内正是最烈的苗疆烈酒,蚩尤微笑道:“廉弟,肯跟我结为弟兄吗?”

廉圣帝沉思片刻,缓缓道:“我敬重你是一条好汉,也很欣赏你的品德,但我就算跟你结为弟兄,也不会跟你化敌为友,我们依旧是敌人!”

蚩尤大笑道:“廉兄弟,你也太小看我蚩尤了,我已经说过,我们结为弟兄是一码事,这仇敌的身份还是不变,你还是你,我还是我,难道仇敌就不能结为弟兄吗?做人应该一码事归一码事,咱们做弟兄归做弟兄,仇敌依旧是仇敌,你肯吗?”

廉圣帝不仅对蚩尤敬佩万分,蚩尤的胸襟和豪气,令廉圣帝敬佩不已,虽然这么做,会惹来很多的口舌,甚至会引来黄帝的不满,甚至以后他会有性命之忧,但这么一个豪迈的英雄,廉圣帝却由衷的敬佩,廉圣帝也是一位豪气干云的英雄,正所谓英雄相惜。

廉圣帝大笑道:“好,既然大哥这么诚恳,我若是拒人千里之外,如何对得起大哥的英雄气概?”

廉圣帝说罢,将赤霄剑归鞘,蚩尤也将双斧暂时的扔掉了,廉圣帝朝着蚩尤走去,蚩尤也朝着廉圣帝走去。

龙霞儿急的大叫道:“廉大哥,别相信他,他说不定卑鄙无耻的趁机暗算你呢,你别信他!”

蚩尤冷笑道:“哼,死丫头,你以为我们男人跟你们女人这般的小气?大丈夫做事光明磊落,焉能卑鄙无耻的暗算!”

廉圣帝根本不信龙霞儿的话,假如蚩尤真的是卑鄙小人的话,那廉圣帝也认倒霉了,他宁愿拼着死的危险,也从不会对不起别人,这就是廉圣帝的可贵之处。

龙女淡淡的一笑,对龙霞儿道:“霞妹,不必担心,蚩尤绝不是那种卑鄙的小人。”

龙霞儿心惊胆颤的看着,在场所有的人都心惊胆颤的看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恨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的仇人,却荒唐的要结拜成弟兄,若不是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

就见蚩尤和廉圣帝走在一起,蚩尤亲热的拉住了廉圣帝的手,一双粗糙的大手,拍着廉圣帝的肩膀,大笑道:“好,好兄弟,好兄弟!我真是服了你了,没想到,你豪气干云,果然是一条好汉!”

廉圣帝微笑道:“大哥过誉了,大哥的英雄气魄,我也很敬佩。”

蚩尤笑道:“咱们现在就结拜,来,咱们对天盟誓,从此就是弟兄了!”

蚩尤亲热的拉着廉圣帝的手,二人并肩跪倒在地,对天盟誓。

这一来,可把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这一对仇敌,竟然都这么光明磊落,蚩尤若是这时候暗算廉圣帝,那廉圣帝必死无疑,这时候,廉圣帝若暗算蚩尤,蚩尤也必死无疑。

但二人居然都这般的光明磊落,根本无有此心,只是这份豪迈气概,就足矣令人叹为观止!

龙女看在眼中,真是爱在心里,她之所以这么爱廉圣帝,就因为廉圣帝是一位完美无缺的人,他仁慈、善良、豪迈、英勇、足智多谋,办事稳重,博学多才,而且还英俊不凡,简直就是世上最完美无缺的男人。

所以,龙女真是爱到了心里,但为了修道,为了跟这种男人千万年在一起,只有忍痛去修道,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永远不死的在一起,为了将来的好日子,龙女宁愿暂时的放弃他。

就见蚩尤和廉圣帝跪倒在地,蚩尤举起右手盟誓道:“苍天在上,此心可鉴,我蚩尤,今日跟廉圣帝结为生死的弟兄,日后就算死在廉圣帝之手,我也是此生无憾,死而无憾!”

廉圣帝也盟誓道:“我廉圣帝今日跟蚩尤大哥结为弟兄,虽然是生死之敌,但义气相投,彼此敬重,就算死在大哥手中,也死而无憾,愿来生来世,依旧是好兄弟!”

二人说罢,彼此站了起来,蚩尤拉着廉圣帝的手这个亲热,大笑道:“好兄弟,不用问,我年纪肯定比你大,大哥我今年四十四岁,贤弟什么岁数?”

廉圣帝道:“小弟今年二十三岁,大哥在上,小弟拜见大哥!”

蚩尤赶紧双手相搀,大笑道:“快快请起,快请起!”

在场二千多人都看傻了眼,这一对死敌刚才还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但眨眼间,称兄道弟起来,这世上荒唐事不少,但还有比这件事还荒唐的吗?

这世上的结义弟兄不少,但恐怕这二人的结拜,真的足矣令后人赞叹不如了。

因为,二人是生死仇敌,但却惺惺相惜的结为弟兄,虽然结为弟兄,但等会却依旧要生死相拼,这真是令人无言以对,简直无法相容这二人是什么人了。

但不管这二人是什么人,他们也都是英雄,也都是胸怀坦荡,豪气干云的好汉子,仅是这一点,他们就已经是了不起的圣人了!

蚩尤大笑着,拿起皮囊就喝,咕嘟咕嘟的喝了半皮囊烈酒,递给了廉圣帝,大笑道:“好兄弟,请!”

廉圣帝也不客气,也豪气的拿过蚩尤的皮囊就喝,也不怕里面有毒,大口大口的将皮囊内的酒一饮而尽,将皮囊随手一扔,二人相视大笑!

龙女含情脉脉的望着心上人,真是佩服到了极点,这种事,也就只有廉圣帝能做的出来。

蚩尤大笑着,道:“各位好兄弟,你们快来跟我的好兄弟相见,大家一起喝一杯,来,暂时别打了,咱们先喝几杯,等会再厮杀不迟。”

蚩尤的结拜弟兄对廉圣帝怒目而视,但蚩尤在,不敢伤害廉圣帝,因为,蚩尤绝不许做出这种无耻卑鄙的事来。

一个个气呼呼的对着廉圣帝抱抱拳,算是见礼了。

蚩尤大笑道:“从此后,我不是八十个好兄弟了,而是八十一个好兄弟,来,咱们弟兄如今饮酒,等会拼命,也是人生一大快事,来,再喝!”

蚩尤将一个皮囊扔给了廉圣帝,然后打开一个皮囊,跟廉圣帝碰了碰,然后一起喝着烈酒。

苗人的酒是真烈,廉圣帝一向很少饮酒,也没喝过这么烈的酒,但廉圣帝还是喝了,因为,廉圣帝也很开心,因为,他真的很敬佩蚩尤的勇气和气魄,若不是他杀人如麻,廉圣帝根本就不会恨他。

蚩尤杀人是不对的,乱杀无辜百姓是不对的,但他本身却是一位豪气干云的豪杰,这又令他钦佩,而且,世上也很少有人敢对抗炎黄二国,蚩尤却有勇气跟炎黄二帝对着干,仅是这份勇气,廉圣帝就很钦佩。

廉圣帝对龙女道:“龙妹,你过来一下,见过我大哥。”

龙女盈盈一笑,轻轻的走了过来,嫣然一笑,对着蚩尤来了一个万福,笑道:“小妹龙女,见过蚩尤大哥。”

廉圣帝道:“大哥,龙女是我的未婚妻子,我们已经定了亲。”

蚩尤双手一摇,道:“快快免礼,也只有弟妹这种巾帼英雄才配的上我的好兄弟,大哥来的匆忙,没带什么礼物,这里有根凤钗,就送给弟妹作为见面礼了,请收下。”

蚩尤在怀内掏出了一支闪着银光的凤钗,递给了龙女。

龙女没敢接受,将手一推,赶紧道:“这……这如何能使得?”

蚩尤大笑道:“若是不收,就不拿我当大哥待,快收下,这是我给豪儿她娘的礼物,现在送给妹子你了。”

那件凤钗满是钻石,闪闪发光,当真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

蚩尤慷慨大方,毫不吝啬,这么珍贵的礼物,竟然送给龙女,而且,龙女还是他的仇敌,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龙女不好拒绝,接在手中,赶紧将头上的一支凤钗摘下,递给了蚩尤,道:“大哥,这是小妹的一点心意,送给嫂子吧。”

蚩尤毫不客气,收了下来,转身,在腰中将一条锦色的玉带解了下来,笑道:“贤弟,这根曼舞倾城带,乃是我的妻子送给我的礼物,也是一件宝贝,算是大哥给兄弟的见面礼,请兄弟收下。”

廉圣帝道:“这……这么珍贵的礼物,我……我怎么能收?”

蚩尤大笑道:“好兄弟,礼物再珍贵,也没有兄弟间的情义珍贵,不要客气,请收下。”

廉圣帝推辞不过,只好收下了,那件曼舞倾城带,后来,廉圣帝临死前,送给了龙女的徒弟翩翩仙子阳娇了,因为阳娇最善于舞蹈,故而,廉圣帝送给了阳娇。

而这条锦色的玉带,却是蚩尤当年赠送给廉圣帝的结拜礼物,也是廉圣帝对蚩尤的一种纪念,廉圣帝一直带在身上,睹物思人,常常想起结拜弟兄蚩尤的豪气,不仅伤心不已,这条锦带,他从没有送人,在临死前,才送了人。

廉圣帝也将自己的腰带解下,送给了蚩尤,将蚩尤的曼舞倾城带系在了腰中。

廉圣帝双眼含泪,真是感动不已。

蚩尤微笑道:“我还有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女儿只有十六岁,两个儿子,也仅有十岁,以后,贤弟若是打败了我,请贤弟一定保住我的儿子和妻女。”

蚩尤幼年勤练武功,结婚很晚,三十岁才有了女儿。

廉圣帝道:“大哥尽管放心就是,只要我廉圣帝有一口气在,大嫂和侄女侄子,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们!”

蚩尤笑道:“这我就放心了,就算我败了,死了,我也死而无憾了。”

廉圣帝道:“小弟有件事请大哥帮个忙。”

蚩尤拉着廉圣帝的手,道:“自家兄弟,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的。”

廉圣帝黯然道:“大哥,我的一位好兄弟,中了苗疆的蛊毒,乃是蛇的蛊毒,性命危在旦夕,小弟医术不精,治不了蛊毒,大哥若有解药,请大哥送我一瓶解药,我好救我的弟兄,不知大哥可有解药?”

蚩尤笑道:“这个好办,兄弟尽管放心,这件事包在大哥的身上,明日此时,我再来跟兄弟决斗,到时候,解药一起奉上,不过,今日咱们就不用打了,省的兄弟打死了我,解药我就没法给兄弟你了,哈哈哈哈……”

廉圣帝脸一红,他知道,蚩尤不是怕他,而是怕两败俱伤,到时候,都死了,那解药真的就无法给他了。

廉圣帝道:“好,咱们今日罢战,明日再战不迟,我等大哥的消息。”

蚩尤笑道:“放心吧,包在我身上了!今日大哥太高兴了,咱们好好的说会话,喂,你门都回去吧,跟我三弟说,我要跟我的好兄弟好好的聊聊天,不用担心我,去吧。”

蚩尤的人马惊的目瞪口呆,但不敢不听,答应一声,纷纷离去,一个个赶紧去找军师去了。

廉圣帝也道:“冰儿,雪儿,霞儿,你们收兵回去吧,现在不打仗了。”

龙冰儿答应一声,收兵回去了。

龙霞儿嘻嘻笑着走上前来,笑道:“哈哈,蚩尤大哥,你好呀。”

蚩尤看着龙霞儿真是气的啼笑皆非,道:“这臭丫头,跟我的女儿一样的顽皮淘气,真不是好东西。”

龙霞儿咯咯笑着,道:“对不起了,蚩尤大哥,我不该骂你是叫驴,我道歉还不行吗?对不起,这你还不满意吗?”

龙霞儿的脸皮也真厚,是那种能折能弯的女子,这种女子人见人爱,这也不足为怪了,龙女最欣赏的就是好姐妹这点。

蚩尤被逗的开怀大笑,刚才真气坏了,但龙霞儿居然还能厚着脸皮道歉,仅是这一点,他还能说什么。

蚩尤大笑道:“好吧,那现在不打了,是不是该给我解开绑绳,给我松开眼罩了?”

龙霞儿咯咯笑着,拔出一把匕首,笑道:“好吧,我给你解开。”

蚩尤一见,赶紧道:“去去去,你这臭丫头没个好心眼,我不防备我的好兄弟,但你,我信不过你,一边去吧,不用你!”

龙女这个笑,廉圣帝也啼笑皆非。

蚩尤是真怕龙霞儿坏的就算不用匕首刺他,照着他的屁股踢一脚,那他也够丢人的,所以,他是真信不过龙霞儿,怕被龙霞儿淘气的捉弄。

蚩尤说罢,双臂一使劲,将四股绳索都给崩断,然后解开了蒙在眼上的黑布。

龙霞儿惊的一吐舌头,这蚩尤果然厉害,四股绳索绑着他,一股绳子都有两根手指那么粗,居然被他一下就给崩断,真是令人膛目结舌。

蚩尤哈哈大笑,拉着廉圣帝的手,找了一棵树坐下,坐在了石头上,跟廉圣帝聊起了天。

廉圣帝道:“大哥,咱们可不可以有个君子协定呢?”

蚩尤道:“哦,贤弟请讲。”

廉圣帝道:“大哥,百姓是无辜的,咱们来个君子协定吧,那就是不管是你胜,还是我们胜了,都不要乱杀无辜的百姓,大哥觉得如何?”

蚩尤笑道:“贤弟不愧为仁慈的君子,好,我答应贤弟就是了,以后,只要百姓不反抗,我就不杀他们。”

廉圣帝道:“那真是多谢大哥了,小弟也保证,要是大哥败了后,大哥的九黎族的族民,只要不反抗,肯归顺我们炎黄二族,我也绝不会伤害大哥部落的百姓,咱们一言为定了。”

“一言为定!”

二人来了一个君子协定,蚩尤更加敬佩廉圣帝了,因为,廉圣帝果然如传说中的那样是一位仁慈的君子,虽然他杀了自己的很多弟兄,一把火又烧死了这么多的人,但那是各为其主,是对立的仇敌,不管怎么做,都不过分,而且,要是事情换做是蚩尤的话,蚩尤也必然这么做的,也不会留情的,所以,在仇恨上,二人的确是国仇家恨,但在私人的感情上,却是惺惺相惜的兄弟之情,蚩尤和廉圣帝就不恨对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