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8章 决斗2

第三百三十八章 决斗2

原来,山崖下有很多的积雪,由于山崖下太冷,所以,有很多的雪。

就在那里,龙女才发现了九子凝冰剑的下落,但龙女却跟九子凝冰剑无缘,根本无法驾驭,龙女一见这把龙骨所化而成的龙剑,知道是宝物,非有缘之人谁也得不到,加上剑上晶莹如玉的九子灵兽,故而,龙女在剑柄上给这把剑纂了四个字,九子凝冰,这四个字,就是龙女刻的,这把剑,就是凌玉霄的那把九子凝冰剑,龙女是第一个发现的。

那把天地苍穹剑,则是廉圣帝为了追回过去的时光,跟龙女在临死前多相聚,在追日的时光隧道内的沙漠中发现的,天地苍穹剑的名字,是廉圣帝起的。

这就是凌玉霄两把剑名字的由来,其实,出自于廉圣帝和龙女之手。

龙霞儿等姑娘对龙女的情义,龙女焉能不感动。

这就是后来,龙女收下了九个女徒弟,这九个徒弟,就是她的九个好姐妹投胎转世的,龙女最宠爱的还是龙霞儿、龙扬儿和龙青儿,就因为,前世真的是姐妹情深,龙女觉得亏欠好姐妹太多太多,要好好的补报。

所以,龙霞儿投胎转世后,名叫姚霞,性情依旧是活泼好动,天真浪漫,十分的淘气,但龙女一点都不怪姚霞,相反的那么的宠爱姚霞,就因为,这姚霞前生是她最好的姐妹,最忠心的姐妹龙霞儿的后世,龙女焉能不宠爱姚霞。

龙女微笑道:“真好看,你喜欢吗?喜欢的话,你就替我戴着好了,等我成亲那一天,你再还给我就是了。”

龙女一向最宠爱龙霞儿,而且,龙霞儿为了炎族,九死一生去搬兵,丈夫都死了,龙女还有什么舍不得送给好姐妹的,只要龙霞儿喜欢,只要她开口,龙女什么都会送给她,只要她能高兴就行。

只有这样,龙女的心才会好受一些,就算这样,她依旧觉得对不起好姐妹,亏欠她们的实在是太多了。

龙霞儿哇的一声哭了,扑到龙女怀中呜呜的哭道:“龙姐姐……”

龙女轻轻的抚摸着龙霞儿乌黑的秀发,柔声道:“傻丫头,哭什么呀。”

廉圣帝呵呵笑道:“霞儿能哭能笑,我也服了你了,你龙姐姐说的对,你喜欢就戴着吧,不过呢,千万不可馋嘴,用去换了冰糖葫芦吃。”

龙霞儿扑哧一笑,她再馋嘴也不可能这么做。

龙霞儿红着脸去摘那串龙珠,龙女按住了她的手,笑道:“你戴着吧,帮我保管,你戴着,还是我戴着,又有什么区别呢?”

龙霞儿也真喜欢,道:“那……那我就戴着玩啦,等我玩够啦,就还给姐姐,哇,真好看……”

龙霞儿用手摸着,真是爱不释手。

龙扬儿微笑道:“我看看。”

龙霞儿一扭身,道:“不给,等人家玩够了,再给你戴几天玩。”

龙女笑道:“你们姐妹,谁喜欢就戴几天玩,霞儿,你可不要小气家家的,廉大哥,咱们走吧,让她们自己在这玩吧。”

龙女和廉圣帝走了,龙霞儿、龙扬儿、龙冰儿和雪儿几个姐妹在一起玩,将那串龙珠都爱不释手。

龙扬儿道:“这也就是你,龙姐姐舍得让你戴,要换我们姐妹,龙姐姐才不舍得给呢。”

雪儿吃吃笑道:“谁叫人家脸皮厚呢。”

龙霞儿嘻嘻笑道:“我喜欢,我愿意,脸皮厚怎么了,脸皮厚吃个够,才不像你们都是大木头……”

几个姑娘说说笑笑,廉圣帝和龙女却去见炎黄二帝商议军情去了。

虽然结义,但仗还是要打的,到时候,依旧是毫不留情。

这就叫公私分明,这就叫大公无私。

但明日,廉圣帝却不想让蚩尤败的太惨,因为,明日蚩尤将送给他解药,能不能救齐寿,就看蚩尤的了。

廉圣帝时时刻刻都没忘记好兄弟齐寿的蛊毒,九天了,再要不尽快找到解药,齐寿就无药可治了,那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廉圣帝算到毒大约一个月后,才能毒气归心,这一个月内,有曲赋和楚祥照顾齐寿,不出意外,应该能坚持到一个月,但一个月后,廉圣帝就没把握了。

而明天,蚩尤就答应给他解药,廉圣帝是信得过蚩尤的,因为,蚩尤是那种一诺千金的真豪杰,而且,苗疆的巫师,都是蚩尤的结拜弟兄,蚩尤要瓶解药,那根本就是一句话的事。

廉圣帝也真够聪明的,顺便提出了要解药,顺便解决这件棘手的事。

蚩尤也真是一位重情重义的人,当真是一诺千金!

第二日一大早,蚩尤又率领一千人马前来搦战,口口声声让廉圣帝出来。

廉圣帝早就跟龙女等着了,能不能救了齐寿,就看今日蚩尤守不守诺言了,讲不讲信义了,蚩尤终于来了。

廉圣帝大喜,立刻点了一千兵,两军又对圆了。

这一来,两面的军兵都知道这一次,肯定还打不起来,肯定还是看决斗的。

廉圣帝迈步上前,对着蚩尤躬身一礼,抱拳道:“大哥,你来的好早。”

蚩尤迈步向前,到了廉圣帝面前,二人虽然是仇敌,但却彼此拉着手,不知道的,哪里能想到他们是仇敌。

蚩尤亲热的拉着廉圣帝的手,道:“不早不行呀,救人如救火,苗疆蛊毒十分的厉害,我连夜要巫神配出了解药,特意给兄弟送来,这就是治疗蛇蛊毒的解药,这一瓶是外敷的,这一瓶是内服的,连着吃十三天的药,每日三粒,然后用这种外敷的药敷在伤口上,十三天后毒就能解了,一个月后,人就没事了,快快去救你的弟兄吧。”

廉圣帝十分感动,单膝拜倒在地,流着泪道:“多谢大哥成全,多谢!”

蚩尤赶紧将廉圣帝搀扶起来,道:“咱们是好兄弟,这点事我如何能不帮忙,你快去派人送去解药,今日,咱们还要决斗呢,你昨日杀了我三位好兄弟,我还要找你报仇的,我说过,兄弟是兄弟,仇是仇,公是公,私是私,我们若决斗,我是不会留情的,去吧,快去交代一下。”

廉圣帝擦了擦泪水,道:“大哥稍候,我一会就回来。”

蚩尤微笑道:“我等你,去吧。”

廉圣帝闪电一般的回到了阵中,对龙霞儿、龙冰儿道:“霞儿、冰儿,你二人速速问我爷爷借应龙和飞虎,立刻去找齐寿,将这瓶解药给他服下,这瓶是外敷的,这瓶是内服的,一天三粒,明白吗?快去,千万不可迟误。”

龙女道:“还有,熊燚和陶喜的尸体,也在那里,你们见见他们最后一面吧,地点在咱们村山上的神农祠中,去吧。”

龙冰儿和龙霞儿眼中含泪,一想到丈夫的死,二人心痛的很,但大战在即,不能离开,如今,要去送药,也正好去见见丈夫的遗体。

龙霞儿接过两瓶药,问道:“这……这是真药吗?”

廉圣帝道:“放心吧,绝对是真的,因为,齐寿命在旦夕,没有解药,必死无疑,敌人没必要骗我们去害他,那岂不是多此一举吗?而且,蚩尤大哥不是那种小人,你就放心吧,你们路上多加小心,去吧。”

龙冰儿和龙霞儿答应一声,立刻前去问黄帝借应龙和飞虎,两个姑娘不敢耽搁,一道光飞上了半空,直奔四百多里地外的齐寿等人的藏身地而去。

廉圣帝望着两个姑娘离去,心中这才安定了好多,因为,有了解药,齐寿的命就保住了,他总算不会失去这个好兄弟了。

廉圣帝做完事,迈步向前,到了蚩尤的身边,又一次致谢。

蚩尤这时已经拔出了兵刃,用两把短刃斧钺,笑道:“好兄弟,今日,咱们再决一死战吧,贤弟的武功,小兄真的好敬佩,难的有这么好的机会,咱们好好的打一场!”

廉圣帝道:“好,恭敬不如从命,既然这样,那小弟得罪了。”

蚩尤笑道:“好兄弟,我可不会留情的,你也不要留情才对,咱们各凭本事,分个胜负!”

廉圣帝道:“大哥,您为何不用三般兵器?不要听霞儿的话,大哥还是用三般兵器的好,小弟才好领教,否则,小弟不敢跟大哥交手,不想占大哥的便宜。”

蚩尤微笑道:“既然这样,那恭敬不如从命,幸好那死丫头不在,否则,大哥我如何能厚着脸皮呢?”

廉圣帝哈哈笑道:“大哥不必理她,正所谓,各凭本事,大哥若是有这种本事不用,那岂不是小看小弟?所以,大哥还是三头六臂的好,用三般兵器,咱们好好的打一场!”

蚩尤大笑,将大刀和长矛捡起,廉圣帝也左手也抽出了二尺二寸长的玉龙金睛判官笔,右手赤霄燚炎剑,跟蚩尤面对面的远隔三丈站好了。

蚩尤微笑道:“贤弟,请出招吧。”

廉圣帝摇摇头道:“不,还是大哥请先出招,小弟乃是做弟弟的,焉能对大哥先出手呢?那样不和做兄弟的礼仪。”

蚩尤知道廉圣帝是绝不会先出手的,只好道:“好吧,既然如此,那大哥就得罪了,贤弟小心,看刀!”

蚩尤大喝一声,凌空飞来,一刀劈向了廉圣帝!

但这一刀,蚩尤没有尽全力,也算是还了廉圣帝半招,以做兄弟之情。

廉圣帝将斜着迈出去两步,避开这一刀!

蚩尤搬刀头,献刀攥,奔着廉圣帝的眼睛就捣,大喝道:“小心了!”

廉圣帝一个凤点头,身子往左又是一闪,又避开这一招。

蚩尤横蛇矛枪当作了棒子,一招横扫千军无人敌,奔廉圣帝拦腰扫来!

“呜!”兵器带出猛烈的风声,这一枪杆就抽来!

这若是被拦腰抽中,必然骨断筋折!

但廉圣帝根本不招架,仅是躲避,飞身腾空而起,往后倒翻出去了两丈多远,避开了这一招!

蚩尤不由得就是一愣,停下了进招,问道:“贤弟,你为何不还手?”

廉圣帝抱拳道:“大哥,您跟我乃是弟兄,小弟冒犯大哥大不敬,故而,小弟让大哥这头一招,第二,大哥帮小弟,送小弟解药,对小弟有大恩,所以,小弟礼让大哥第二招,第三,小弟敬佩大哥乃是豪爽的英雄,故而,礼让大哥第三招!”

蚩尤大笑,捻虬髯大笑道:“好!好一个廉圣帝,不愧是我的好兄弟,贤弟,三招已过,礼仪上已经过去了,贤弟再要让小兄,那就是看不起大哥我了。”

廉圣帝道:“不敢,小弟不会再让招了,大哥,你我就尽力一搏,大哥,请吧!”

蚩尤道:“好,咱们弟兄,就生死一决,接招!”

蚩尤大吼一声,双手舞刀,一招流星斩,奔廉圣帝拦腰斩来!

这一次廉圣帝不再让招了,廉圣帝脚尖点地,飞身而起,半空中,将剑一颤,抖出一十八个剑尖,奔蚩尤的咽喉刺去!

蚩尤大叫道:“好剑法!”

蚩尤不敢大意,赶紧身子一矮,手中的锯齿飞镰大砍刀一道寒光劈向了廉圣帝,刀长剑短,廉圣帝被逼无奈,空中一个拧身,就到了蚩尤的另外一面,飞起一剑,刺向了蚩尤侧面一个人头上的咽喉要害!

蚩尤将斧钺一摆,叮叮叮叮叮,一连三剑,都刺在了斧头上了!

蚩尤架开赤霄剑,身子陀螺一般的一转,另外一个手握蛇矛枪的身子一转,枪随人走,人随枪走,甩手一枪,抽向了空中的廉圣帝!

用的乃是后世霸王枪中的一字摔枪法!

这就叫竖者为枪,顺着当棒,别看是一枪杆抽来,若是躲避不开,以蚩尤的力气,都将将廉圣帝抽的腰断两截!

廉圣帝那敢大意,一招燕子钻云一飞冲天势,空中避开了枪杆,顺势用脚一踩枪杆,一个跟头,又到了蚩尤的后面,抖手一剑,又刺向了蚩尤的咽喉!

蚩尤暗叫厉害,知道廉圣帝的身法如电,剑法出神入化,不敢怠慢,赶紧用锯齿大砍刀当作了枪使用,刺向了廉圣帝!

刀长剑短,廉圣帝一剑刺不到蚩尤,必然先被刀戳到心窝!

但令蚩尤做梦没想到的事出现了,就见廉圣帝仅是将脚一缩,避开了刀头,然后双脚踩着刀杆而至,踏着刀杆,就好似踏浪一般,直奔蚩尤扑去,空中一剑,又刺向了他的咽喉!

蚩尤大惊失色,廉圣帝空中踩着刀杆而至,再要变招或者扔刀已经来不及了,没有办法,蚩尤赶紧飞身后退!

廉圣帝就好似黏在了刀杆上一样,随着刀杆上下翻飞,始终踩着刀杆、枪杆,直奔他要害刺去!

但蚩尤也真厉害,虽然甩不掉廉圣帝这种怪招,但廉圣帝想要伤了蚩尤也势必登天还难!

二人飞上飞下,就绞杀在了一起!

这两员战神,从早上一直杀到中午,依旧是难分胜负!

足足绞杀了两个时辰,竟然是半斤八两,势均力敌,不相上下!

在场观战的双方的兵都看傻了眼了,这一场龙争虎斗,激烈异常,两名战神各尽全力,直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两边的兵一开始还给两名主将擂鼓助威,但后来,兵累的提鼓槌的力气都没有了,而且,一个个都看傻了眼了,都忘了擂鼓助威了!

这二人酣战了两个时辰,一个横勇无敌,一个轻灵如燕,一个好似蛟龙盘旋,一个恰似猛虎扑食,当真是一场龙争虎斗!

炎帝和黄帝也在后面观战,一见蚩尤的武艺,都大吃一惊,也幸好有廉圣帝能挡得住蚩尤,否则,炎黄二族,真的很难有蚩尤的敌手!

就见二人杀的通身是汗,廉圣帝奇招、妙招层出不穷,脚下迈着八卦步,一变三,三变九,九条虚幻的影子围着蚩尤直转,就好似陀螺一样,又恰似蝴蝶一样,令人眼花缭乱,别说蚩尤分不清哪一个是廉圣帝,就算是龙女等人都分不清哪一个是真的廉圣帝了。

这种步法,虽然名叫天罗八卦步,但跟翩翩幻影蝴蝶步是一个道理,大同小异,都是鱼家姐妹的舞蹈舞步中化出来的,廉圣帝经过改良和加工,演变成了这种奥妙的步法。

龙女暗暗的称奇,因为,心上人的步法,又跟她所创的翩翩幻影蝴蝶步几乎一模一样!

其实,这也不奇怪,二人都是见鱼家姐妹美丽的舞步有感而发,所创出来的,故而,步法当然大同小异了。

就见廉圣帝,脚下迈着奥妙无穷的步法,身子如闪电一般的围着蚩尤直转!

虽然蚩尤三头六臂,都被廉圣帝弄的摸不着头脑,想要伤了廉圣帝势必登天!

但蚩尤也真厉害,虽然分辨不清真假幻影,但蚩尤三头六臂也开始旋转了起来,三头六臂随着身子这一转,当真是防守的密不透风,就这样,一个刚猛,一个灵巧,一个好似飞龙,一个好似猛虎!

这两名战神斗了整整两个时辰,依旧是难分胜负!

其实,若是打的时间越来越久,蚩尤必然败给廉圣帝,因为,他势必被转的头昏目眩,这是必然要败的,但今日,廉圣帝一个是不想伤蚩尤,再一个感激蚩尤,故而,根本就没下死手,还手下留情了,否则,这会虽然杀不了蚩尤,但廉圣帝完全能伤了他,若跟他比拼内功,肯定会两败俱伤,这是肯定的。

但廉圣帝没有这么做,只是跟蚩尤鏖战,至于打到什么时候,蚩尤满意了为止,算是报答蚩尤对他的兄弟之情了。

所以,这次仅是切磋武功,还不是生死决斗。

一直打到了中午,廉圣帝跳出了圈外,笑道:“大哥,时间不早了,大哥一定也饿了,咱们还是吃完饭再战如何?”

蚩尤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好久没打的这么痛快了,好,咱们吃完饭再打,喂,你们都回去吃饭去吧,跟三弟说,我吃完饭再打,在我兄弟这里吃饭了,你们等会再来吧。”

那一千多兵真是啼笑皆非,二人刚才生死搏斗,决斗了两个时辰,现在,又在一起吃饭,真令人觉得荒唐又好笑。

廉圣帝命人摆上酒肉,将酒肉放到了寨外的树荫下,龙女相陪,三人在一起边吃边谈,蚩尤这个高兴,又问了问廉圣帝的剑法,又问了问廉圣帝是什么步法,真是佩服到了极点。

廉圣帝毫不隐晦,将自己的武功心得,跟蚩尤分享,在吃喝中,廉圣帝又进行了劝解,蚩尤还是不听,没有办法,廉圣帝只好也不劝了。

蚩尤和廉圣帝在一起吃完午饭,又喝了不少的酒,休息了半个多时辰,这才都恢复了体力。

就在这时,就见远处尘土飞扬,蚩尤的一千兵马又回来了,为首的乃是蚩尤的结拜二弟飞龙大将军。

这两天来,原本定的诱敌的计策,没料到,蚩尤居然跟廉圣帝结拜成了弟兄,还决定,要跟廉圣帝决斗,真令人啼笑皆非。

明明是水火不容的死敌,但一对死敌居然惺惺相惜,这种荒唐透顶的事,若不是在场的人亲眼所见,讲出去谁也不信。

鬼狐子劝了半天,蚩尤不听,蚩尤说,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一个好对手,要好好的跟廉圣帝大战三天,然后再行使计策不迟。

但大战三天,时间越久,对蚩尤越是不利,因为,死神族和三苗族已经遁入山中隐藏起来了,每个人仅是背着三五天的粮食,若是时间久了,山中藏着的伏兵吃什么?

蚩尤也知道不行,不过,今日之战他却要去的,无论如何要从明日开始,才开始施行计策,因为,蚩尤要去送解药,再跟廉圣帝切磋一天的武功,明日再彻底的决裂,大战!

鬼狐子怕蚩尤耗损了元气,到时候不是黄帝的对手,那就得不偿失了,所以,为了让蚩尤适可而止,这才派飞龙大将军前来替替蚩尤,因为,只有飞龙大将军,才能抵挡的住廉圣帝和龙女。

飞龙就是这种情况下来的,蚩尤大笑道:“他们来了,咱们开始决斗吧!”

飞龙皱眉道:“大哥,你……”

蚩尤一摆手道:“二弟,不要多言,我打的正开心,不要扫我的兴。”

飞龙道:“三弟说让你适可而止,不要伤了元气。”

蚩尤傲然道;“我又不是大姑娘!”

蚩尤说罢,迈步上前,笑道:“来来来,贤弟,咱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廉圣帝笑道:“恭敬不如从命,大哥请!”

“慢着……”一女子娇滴滴的忽然喝道。

二人转头一见,原来说话的正是龙女。

龙女迈步向前,微笑道:“大哥,为何一直跟你贤弟打,不跟你贤妹打呢?是不是觉得我们女人不如男人呢?那大哥就错了,小妹也想在大哥面前讨教几招,不知大哥肯不肯赐教?”

蚩尤一怔,随即大笑道:“好!好呀,贤妹的威名名震天下,俺早就想讨教讨教,既然如此,我就跟贤妹过几招!”

龙女轻轻道:“且慢,这样打可不行,因为,大哥跟廉大哥大战了一上午了,我若是现在跟大哥打,岂不是占大哥的便宜?所以,小妹有个提议,我先不跟大哥打,我先跟你的手下弟兄们过几招,我也浪费点精力,这样,咱们再打,也算公平了。”

蚩尤一皱眉道:“弟妹,不是大哥不肯,而是……你们的武功太高,我的弟兄们基本没有能打过你们的,我不想再看到我的弟兄们死在你们的手下。”

龙女微笑道:“大哥此言差矣,大哥乃是信人,今日送我们解药,齐寿虽然不是我的人,可是他的妻子却是我的好姐妹,今日大哥重情重义,小妹焉能绝情绝义呢?今日,咱们只是切磋武功,点到为止,小妹绝不会伤大哥弟兄的性命的,大哥尽管放心就是了。”

廉圣帝一见龙女要动手,笑嘻嘻的走开了,他了解龙女的武功,就算是斗蚩尤,蚩尤也不见得能打败龙女。

蚩尤将大拇指一挑,赞道:“好!弟妹当真是女中丈夫也!”

飞龙冷笑道:“大哥,既然如此,让我讨教一下贤妹的高招!”

蚩尤叮嘱道:“记住,点到为止,既然弟妹说点到为止,咱们也点到为止。”

飞龙这个气,心道:“打架都能打出弟弟妹妹来了,真是岂有此理!”

飞龙迈步刚要上前会战龙女,就听一员猛将大叫道:“大哥,二哥,不必你们去,让我去会会她!”

只见一员猛将手提铁门闩,直奔龙女扑去!

蚩尤一见,原来是他的一位结拜弟兄,人送外号铁霸王,名叫猛虎!

这铁霸王浑身一身的横练功夫,可以说刀枪难入,而且,力大无穷,乃是一员猛将,冲锋陷阵,勇猛无敌!

猛虎二话不说,搂头盖顶奔龙女就是一铁门闩!

他的铁门栓足有碗口粗,就是一个一丈多长四棱型的铁杠子,就跟门闩一个模样,故而,这种兵刃名叫铁门闩,乃是外门兵器。

龙女赶紧一闪,避开了这一招,娇声喝道:“喂,且慢!”

猛虎怒喝道:“做什么?少要废话!”

龙女上一眼下一眼打量了一下这个猛人,只见这猛人,约有一丈多高,龙女跟他一比,显得那样的娇小玲珑了,猛虎生的是凶猛无比,一副虬髯,胡须好似钢针一般,浓眉、虎目,脸色黝黑,一嘴的獠牙,耳戴铜环,脖颈上挂着各种小骷髅项链,当真是威风凛凛,不愧为一员猛将!

龙女暗暗的点头,要是在平日,她一定不会留情,这种猛将,乃是心腹大患,是杀一个就少一个后患,但今日,为了还蚩尤的人情,龙女不想杀人,仅是打败教训一下罢了。

龙女虽然无有杀人之心,可是这猛虎却有杀龙女之心,他可不管什么弟弟妹妹的,他根本就不承认有廉圣帝这么个弟兄,因为,他跟黑熊、悍雕等猛将都是生死弟兄,这些人都是死在龙女和廉圣帝手,他早就恨透了,早就想报仇了,他就算杀了龙女,蚩尤若怪他,他宁愿领罪,他悍不畏死,哪怕什么怪罪,所以,他发誓要杀了龙女。

龙女温柔的问道:“要打,也要先报名再打吧,你是谁呀?”

猛虎大吼道:“铁霸王猛虎是也,接棍吧!”

猛虎大吼一声,抡起棍子就砸!

龙女轻轻的一闪,连闭月羞光剑都没拔出来,仅是一甩两条红袖,就跟猛虎斗在了一起!

龙女的轻功更高,比廉圣帝还要灵活,对付这猛虎,龙女根本都不屑于用剑。

猛虎就觉得龙女身形一闪,刹那间,幻化出九条幻影,立刻难辨真假了!

猛虎也不是傻瓜,暗叫厉害,大吼一声,开始用起了疾风骤雨棍法,双手舞棍好似一股旋风一样,将附近一丈方圆舞了个水泄不通,风雨不透!

猛虎一边大吼,一边双手舞棍如飞,奔龙女连连发起猛攻,如此招数,就算是再厉害的武功高手,都无可奈何!

这若是用这招对付廉圣帝,猛虎还能跟廉圣帝打上个四五十招不会败,因为,谁也无法近他的身,可对付龙女,龙女要收拾他,比廉圣帝收拾他还要简单!

因为,龙女不但剑法高明,还会软功,两条红袖出神入化,根本不在她的剑法之下,她用的正是眨眼间,猛虎就砸了龙女一百多铁门闩,发了一百多招,但令猛虎气愤的是,连龙女的衣袂都不曾碰到过!

龙女微笑道:“你打的不累吗?你不是我的对手,不要自己出丑了,还是请回去吧。”

“哇呀呀……臭丫头,接招!”

龙女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一定要受点伤才满意,那我就成全了你!”

龙女说罢,猛然间一抖两条红袖,刹那间,挽起了无数的涟漪,直奔猛虎的铁门闩缠去!

猛虎被晃动的眼花缭乱,眼前全都是红云了,就好似一道道浪涛一样,直奔他缠去!

猛虎急的要命,拼命的用铁门闩就去拨打龙女的两条红袖!

但他却忘记了,这两条红袖乃是软的,正善于缠对方的兵刃!

龙女的一条红袖正将他的铁门闩缠住!

以柔克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