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38章 决斗3

第三百三十八章 决斗3

猛虎大喜,心道:“就算让你缠住了我的兵刃,你又能如何,你能有老子的力气大?老子将你这贱货拽到怀中,活活的将你撕成两半!”

猛虎打定了坏主意大吼一声猛地就一拽,将龙女往怀中拽来!

就见龙女在半空中就被他拽了过去!

龙扬儿惊呼道:“啊!龙姐姐!”

廉圣帝微笑道:“不要怕,你龙姐姐故意的,他伤不了你龙姐姐的。”

果不其然,就见龙女顺势而来,半空中,鸳鸯连环脚直奔猛虎踢去!

猛虎暗叫不好,赶紧使劲一甩棍子,用棍子去抽龙女!

龙女就好似一只蝴蝶一般,身子在空中轻轻的一拧身,纤足一踏猛虎的铁门闩,踩着铁门闩依旧飞了过来!

龙女左脚点猛虎的心窝,右脚点猛虎的软肋!

别看猛虎叫铁霸王,一身十三太保横练的功夫,分被谁打,普通人踢他这一脚,他根本不在乎,运气让别人踢,他不会有事,但龙女却是绝顶高手,猛虎虽然勇猛,但不是傻瓜,知道这一脚被踢到,那不死就残废了!

猛虎急的想不出对策,也是急中生智,心道:“我跟这死丫头拼了,我拼着一死,抓住你这丫头的两条腿,将你这死丫头像吃烧鸡那样,活活的撕成两半得了!”

猛虎打定了主意,狂吼一声,将铁门闩撒了手,一双大粗手直奔龙女纤细的足踝抓去!

这若是被抓到,就算龙女武功再高都没用,猛虎一双钢筋虎爪,就算是抓石壁,都能将石头给抓出两个窟窿来,更别说是肉腿了!

龙女冷笑一声,暗骂这贼人太可恨,她为了感激蚩尤,不想杀蚩尤的弟兄,最起码是今天不想杀,但猛虎却要致她于死地,现在,还用同归于尽的招数,龙女不由得大怒!

龙女赶紧双足后撤,没等他抓中自己,将手中的另外一条红袖一抖,一道红光,正好缠住了猛虎的一双手!

龙女一个跟头就翻到了猛虎的身后,纤纤素手啪啪啪连着在猛虎钢筋铁骨一般的虎背熊腰上拍了三掌,然后一抖红袖,将缠住猛虎的兵刃和双手的红袖收,飞身跳出了三丈远!

猛虎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眼前一花,一抓走空了,然后,后背就中了三掌!

猛虎心中还暗笑,心道:“臭丫头,就凭老子的横练功夫,别说你轻轻的打老子三掌,老子让你打,你能伤老子半点毫毛?这是给老子我挠痒痒呢?”

但他却想错了,龙女的掌力是内家掌力,跟外门的掌力是不同的,这就叫打外而伤内,任你是钢筋铁骨,刀枪不入,也架不住她这一掌!

龙女仅是用了三成功力,还没有用尽全力,否则,猛虎必然被震碎心脉而亡!

龙女在一眨眼间,三掌分别拍在了猛虎的气门、命门穴和督俞穴上了,已经将猛虎的气门破掉,伤了猛虎的任督二脉了,猛虎还尚不知!

猛虎大吼着又要砸,但刚举起大棍,就觉得真气提不上来,心窝一口闷气,就觉得后心附近剧痛无比,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龙女伤了他的气门穴,只要他运功,伤势立刻就会发作了。

龙女微笑道:“这是给你点教训,你放心,你这点伤没事的,一日之后,气穴自然就解了,你不是我的对手,退下吧。”

蚩尤赶紧命人将猛虎搀扶了回去,抱拳道:“多谢弟妹手下留情。”

龙女淡淡一笑道:“我说过,今日切磋技艺,点到为止罢了,大哥尽管放心,我不会杀人的。”

飞龙气的刚要出战会战龙女,就听一人冷笑道:“二哥,我去会会她!”

就见一个六尺多高的人,手拿一把铁扇子,摇着扇子一步三摇的走向了龙女。

蚩尤一见,这一次出去的,也是他的八十个弟兄中的一个,人送外号活吊客,名叫羊哭,人称羊哭先生,此人善于点穴,正是江湖中的一位内家高手。

龙女打量了一下那人,不由得扑哧一笑,因为,这位先生实在是长的大太有趣了,此人三角脸形,一把的山羊胡,吊客眉,三角眼、尖尖的下巴,整个一脸的哭相。

这种人若是去吊丧,不用装哭,往那里一站,就跟哭一样。

羊哭腰中围着一根十三节蛇骨鞭,手中却扇着一把铁扇子,悠然自得,就好似一位教书的先生一般,弯着腰,无精打采的走到龙女的对面,声音也满含悲痛之声,有一点嘶哑,比后世说评书的单田芳那声音还沧桑嘶哑十倍。

羊哭扇着扇子,真有点像教书的先生,倒是有几分文雅。

羊哭抱拳道:“佩服,佩服,姑娘不愧为女中的魁首,武功当真是高的出奇,老朽不才,跟姑娘讨教几招。”

龙女微笑道:“好呀,那就请先生指教了,请问先生尊姓大名?”

羊哭嘶哑着嗓子道:“小老儿名叫羊哭,人送外号活吊客,失礼失礼。”

龙女差点被逗笑了,心道:“此人这外号真是贴切,当真跟吊丧的吊客一个模样,这人怎么长的呢,一脸的哭相,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要是我长的这难看的模样,我自己早就自杀死了得了。”

羊哭道:“姑娘难道还是用你的两条红飘带不成?”

龙女笑道:“难道不行吗?”

羊哭道:“这个好像有点不公平吧,我的扇子短,而姑娘的飘带长,这样吧,我用铁扇子,姑娘用你的剑如何?”

龙女道:“剑就不必了,先生既然要求公平,那我也用短兵刃,我就用这一支判官笔,先生这次没话说了吧?”

龙女说罢,将两条红袖收在衣袖内,却从腰中拔出了炎帝所赐的那支玉龙点睛判官笔来,微微一笑,道:“这样公平了吧?”

这支判官笔,不过就只有两尺长,跟羊哭的铁扇子倒是差不多长了。

羊哭捋着山羊胡,笑道:“嗯,这还差不多,请姑娘多多指教,请吧。”

龙女道:“先生先请出招吧。”

羊哭道:“哎,老朽乃是做哥哥的,焉能先出手欺负妹子呢?”

龙女心中还有点高兴,心道:“此人还算有点良心,懂点礼仪,我当不伤他才对,这样,就能替廉大哥还了蚩尤赠解药之情了。”

龙女入世不深,她那里能懂,这就叫咬人的狗不露齿,羊哭坏的很,表面上没什么,其实,暗藏杀机!

龙女嫣然道:“先生请先出招吧,不要客气了。”

羊哭谦让道:“哎,这那行?你是做妹妹的,我是做哥哥的,焉能哥哥先出手打妹妹呢?还是妹妹先出招才对。”

龙女道:“不,还是先生先发招,小妹才好还手,不要再谦让了。”

羊哭道:“既然这样,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得罪了。”

羊哭说罢,慢悠悠的一扇子点向了龙女胸口的膻中穴,嘴里还道:“小心了,招到了!”

龙女往侧面一闪,羊哭并没有再进招,而是收回了铁扇子,算是发了半招礼让一下。

龙女很满意,心道:“嗯,此人倒是很懂礼貌,我就别打伤他了,让他败了自己退下去也就罢了。”

羊哭还了半招后,猛然间一进身,道:“贤妹,小心了,接招!”

刹那间,羊哭就变了,变得好似流星闪电一般的快速,快如狸猫,恰似猿猴,窜蹦跳跃,手中的铁扇子点点戳戳,尽往龙女全身上下数处要害点来!

龙女大吃一惊,暗叫一声好功夫,不由得刮目相看!

这羊哭别看瘦小枯干,其貌不扬,其实,却是一位武林高手,虽然那时候还没有江湖,但他的武功,足矣算是侠客的身份了,那是真有点本事。

龙女这次不敢大意了,知道对方也是一位高手,赶紧接架相还,跟羊哭斗在了一起!

铁扇子对判官笔,二人都善于点穴,轻功也不相伯仲,当真是对手!

廉圣帝暗暗的吃惊,没料到,除了蚩尤之外,竟然还有这种内家高手,真是令人吃惊非小,不过,一见龙女的功夫,远胜于羊哭,不过二十几招,龙女若是想杀他,完全能杀的了他。

虽然这羊哭的武功达到了侠客的水平,但龙女的武功却达到了女圣人的水平,那是武圣人的境界了,羊哭哪里能是对手。

但龙女不想伤了他,一见有如此高手,龙女也是玩兴大发,小女孩子的心情出来了,陪着羊哭见招拆招,以式破式,真正的切磋起来了。

就见二人飞上飞下,煞是好看,龙女身轻如燕,脚下迈着幻影蝴蝶步,不像是在厮杀比武,倒像是在跳舞一样的美。

这若是再配合上两条红袖,没有人怀疑龙女是在决斗,都一定会以为她实在跳舞了,但可惜,众人没有眼福了,因为,为了公平起见,龙女将两条流云飞霞袖收了起来,并不曾用。

而这羊哭,就好似狸猫一样,窜、蹦、跳、跃,闪、展、腾、挪,短打的功夫当真是炉火纯青,一把铁扇子一会并起来点穴,一会展开抚穴,开开展展、展展开开,点点戳戳、戳戳点点,铁扇子直响,令人眼花缭乱!

龙女依旧不慌不忙,从容应付,以她武功的造诣,这羊哭就算再练十年也绝不是对手。

龙女打了一阵,一见羊哭已经将七十二路点穴术用了第二遍了,微笑道:“羊先生,到此为止吧。”

羊哭收住了式子,抱拳拱手道:“唉,真是惭愧惭愧,姑娘真不愧为女中一圣,羊某甘拜下风了。”

龙女一见羊哭如此的识时务,又如此的知书达理,心中很高兴,赶紧按照礼节抱拳还礼道:“先生过誉了,承让。”

羊哭道:“在下告辞了。”

羊哭说罢,叹了口气,躬身一揖,老态龙钟的慢慢的转身就走。

但令龙女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就见羊哭刚转过身去,猛然一招犀牛望月,将手中展开的铁扇子对准龙女,叮叮叮……一连打出一十三枚毒针!

原来,他铁扇子中十三根铁扇子骨内暗藏一十三枚毒针!

羊哭假意跟龙女比武,然后彬彬有礼的麻痹龙女,最后打算在龙女没防备的时候,偷使暗算,发射毒针,一举致龙女于死地!

龙女入世不深,虽然聪明,但那里知道人心的险恶,真的是一点都没防备!

但龙女武功太高了,不愧为一等一的女圣人,一见羊哭一转身,就知道不好!

这若是别人,必然死在毒针之下,但遇到了龙女,也算是羊哭的诡计落空了。

因为,龙女浑身都是宝物,除了两条红袖之外,她身后披着的斗篷,也是一件宝物!

龙女急中生智,猛然间也一转身,将凤凰栖霞披一甩,一股劲风,罩住了自己!

叮叮叮叮叮……

一十三枚毒针一个没落空,尽数打在了龙女的栖霞披上了!

这十三枚毒针虽然厉害,但凤凰栖霞披是一件宝物,乃是天蚕银丝织就而成的,水火不侵,刀枪不入,别说是毒针,就算是刀剑都刺不透!

这一十三枚毒针射在了斗篷上,尽数被弹开了!

羊哭大惊失色,做梦都没料到,龙女有这一招,这盘算已久的毒计竟然落空!

龙女大怒,厉声道:“卑鄙!”

龙女这次真生气了,暗骂自己真蠢,居然会信敌人是跟她切磋武功,竟然被敌人的外表蒙蔽了,险些被暗算!

龙女一转身,手中的玉龙点睛笔就掷了出去!

一道银光,正中羊哭的左肩头,将羊哭的左肩刺穿!

龙女脚下不停,喝道:“回来!”

就见玉龙点睛笔一道银光自动弹出,回到了龙女的手中,龙女刚才本想一判官笔刺死这卑鄙无耻的小人,但一转念,想起了自己的诺言,不能失信于人,所以,将判官笔一歪,刺透了羊哭的左肩头,否则,往里挪一寸,就将羊哭的后心刺穿了!

羊哭痛叫一声,一见龙女又奔自己而来,羊哭双手一抖,七根丧门透骨钉奔龙女的咽喉射去!

就见龙女一抖凤凰栖霞披,卷起一股劲风,将那七根透骨钉卷在了斗篷内,厉声道:“还给你!”

刹那间,龙女一抖凤凰栖霞披,七枚毒钉一道乌光直奔羊哭打去!

羊哭骇的心惊胆颤,他那里知道龙女的本事,他在龙女面前玩暗器,那简直就是鲁班门前卖弄斧头,关公门前耍大刀,孔夫子门前卖之乎者也,真是不知死活。

别看刚才龙女没有防备差点被他伤了,有了防备,任凭他发多少暗器都难伤龙女皮毛!

龙女要不是怕这钉子有毒,用手都能接住,只是她怕有毒,这才用斗篷一卷!

别看龙女用斗篷一卷发出的暗器,那都比羊哭的暗器手法不知高多少倍!

羊哭就觉得眼前一花,暗器已经到了!

噗!噗!噗!噗!噗!噗!噗!

他自己的七根丧门透骨毒钉一点都没糟蹋,正中他自己!

一枚毒钉射在了他的头发上,将他的发簪钉中,这是龙女怕有毒,怕他立刻死了,坏了诺言,这才射他的发簪,否则,钉他的咽喉,或者是眼睛,他必死无疑,有解药都必死!

第二枚、第三枚钉在了羊哭的左右肩头上!

第四枚、第五枚钉在了羊哭的左右手臂的曲池穴上了!

第六枚、第七枚钉在了羊哭的大腿上了!

羊哭就觉得浑身一麻,就知道不好,毒钉射中了自己!

这毒钉剧毒无比,半柱香没解药必死,幸好他自己有解药。

没等羊哭叫完,龙女闪电一般,已经飞身到了羊哭的身边,狠狠的一拳捣在了羊哭的肚子上了!

羊哭痛叫一声,飞身就往回逃命!

龙女飞起两脚,正中他的膝窝,羊哭双腿一麻,被踢翻在地,龙女简直恨透了这羊哭了,气的用脚狠狠的踩了这羊哭几脚,将羊哭的双腿都给踩骨折了!

龙女气的骂道:“无耻卑鄙的狗贼,给我滚蛋吧!”

龙女气的飞起一脚,踢在了羊哭的屁股上,羊哭一溜跟头,滚回了阵内!

羊哭一到了阵内,顾不得伤痛,赶紧掏出解药,塞进了嘴里。

龙女在对面气的骂道:“你这伪君子,臭贼,卑鄙无耻的暗算,要不是本姑娘今日说不杀人,我非将你碎尸万段,以后,你给我滚的远远的,再要让本姑娘看到你,我将你抠眼、摘心,臭无赖!”

蚩尤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一见羊哭,蚩尤的脸就沉了下来,对着羊哭狠狠的啐了一口,骂道:“无耻!说好的是今日比武切磋,你为何用暗器暗算人?为何不光明正大?真丢脸,哼!”

羊哭一脸的哭相,这一次可不是装的,是真想哭,但蚩尤骂他几句,他那敢回嘴,只好忍气吞声,心里却道:“大哥呀大哥,小弟这还不是为了你吗?龙女和廉圣帝武功高强,乃是咱们的劲敌,不设计除掉他们,以后你会后悔的。”

蚩尤连看都不看,挥挥手道:“来人,将他送回去治伤,走吧。”

有兵答应一声,架起了羊哭,回去治伤去了。

羊哭双腿都被龙女给踢断了,已经骨折了,若不是龙女脚下留情,都能将他的双腿给废了。

蚩尤叹了口气,对着龙女抱抱拳,赔礼道:“弟妹,真是对不起,我没料到他会这么做,小兄跟妹妹道歉了。”

龙女知道蚩尤的为人,知道这跟蚩尤无关,平静了一下心情道:“大哥不必歉意,这跟大哥无关。”

蚩尤道:“弟妹,不知道有没有受伤?”

龙女摇摇头道:“没有,大哥尽管放心。”

“哇呀呀呀……”又一名战将哇哇叫着,对蚩尤道:“大哥,我去会会这丫头!这丫头太无礼了,竟敢如此的羞辱我的弟兄,我去会会她!”

就见一人又矮又瘦,只有六尺多高,手中抡着一个链子飞爪,腰中别着两把分水峨嵋刺,直扑龙女!

蚩尤一见也是他的一个弟兄,人送外号入地无影,名叫地鼠,正是羊哭的好朋友!

其实,结拜弟兄的感情也有厚有薄的,八十一人大结拜,其中,当然有要好的,有感情一般的,就好似梁山一百零八将大结拜一样,有的要好,有的交情厚,有的感情薄,根本不同。

这地鼠就跟羊哭交情厚,友谊深,他跟羊哭,都是轻功高明的武林高手,地鼠水中的功夫最好,一对峨嵋刺,厉害的很,手中的链子飞爪,就跟他自己的手一样的灵活。

地鼠大骂道:“贱货,拿命来!”

地鼠一抖飞爪,直奔龙女胸部抓去!

出招十分的轻薄下流,龙女正在气头上,一见这人出招还这么轻薄,龙女更恼怒了,这一次,龙女连名字都不问了,二话不说,上去就揍!

不过三招,地鼠的飞爪被龙女一手抓住,龙女飞身上前,扬起巴掌噼噼啪啪就是四个嘴巴,打的地鼠口吐鲜血,门牙都被打掉了两颗!

地鼠大叫一声,将链子飞爪一丢,抓起腰中的峨嵋刺就刺!

龙女一转身,就到了地鼠的身后,飞起一掌,正拍在地鼠的后心!

地鼠痛叫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血海被龙女震破!

龙女不过用了一成功力,否则,一掌就能活活的砸死这耗子!

龙女照着地鼠的屁股就是一脚,骂道:“滚回去吧!”

地鼠站立不稳,翻滚着就回到了阵内,等到了阵内,就昏死过去了。

龙女捡起他的链子飞抓,就给扔了回来,扔在了地鼠的脑袋上,将地鼠的脑袋打了个包,龙女骂道:“还给你的臭兵器,哼!”

“啊!气死我也……臭丫头,拿命来!”

嗖嗖嗖,一连又跳上来三名高手,三人直扑龙女,夹攻龙女!

蚩尤都来不及阻止,那边就已经交上手了!

龙女丝毫不在乎,不过四十多招,就听砰砰砰,一连三声响,再看三员猛将口喷鲜血,又被龙女踢了回来!

蚩尤大怒,打狗都要看主人,刚才被打的,都是蚩尤的结拜弟兄,龙女打了也就打了,但龙女却坏的每人的屁股上踢一脚给踢回来,这简直就是羞辱人了!

他们都是勇士,焉能受得了这般的羞辱!

蚩尤身为大哥,当然羞辱他的弟兄,跟羞辱他没什么区别了,他的面子也不好看,蚩尤焉能不恼羞成怒!

还有人想要会战龙女,蚩尤知道,出去不够丢人的,也绝不是对手,赶紧大喝道:“谁都不准去,违令者,斩!”

蚩尤的弟兄吓的都没敢上去,也真不敢上去了,因为,龙女实在是厉害的邪乎,三个人上去,都不曾碰到龙女的衣襟,就见龙女转了几圈,不过就四十招,那一眨眼的功夫罢了,三人就被龙女打的口吐鲜血,被一脚给踢在屁股上踢回来的,显见,龙女还是手下留情了,否则,三人早就死了。

龙女大展神威,早就惊呆了所有的人。

蚩尤冷笑道:“弟妹真是好功夫,小兄接接弟妹的高招!”

“慢着!大哥,我去会会她!”

蚩尤刚要上去,就见飞龙拦住了龙女,迈步走了上去。

蚩尤道:“二弟,你……”

飞龙冷笑道:“见高人不能交臂失之,小弟去会会她。”

蚩尤知道飞龙的武功在自己的弟兄中,就跟死神、巫神等人的武功一样的高明,虽然不见得能打败龙女,但不至于败的这么惨。

蚩尤只好点点头,飞龙已经迈步走了上去。

飞龙用的是两把雁翎刀,将雁翎刀左右一分,冷笑道:“在下飞龙,请指教!”

龙女并不知道飞龙的厉害,冷冷的道:“本姑娘心情不好,你回去吧,让蚩尤大哥来会我!”

飞龙冷笑道:“你赢了我,我大哥自然会来会你!”

龙女道:“好,那我就打败你再说!”

二人刚要比斗,就听有女子的声音道:“慢着!龙姐姐,让我来会会他!”

龙女转头一看,只见龙扬儿站了出来,龙扬儿笑道:“龙姐姐,你也打了这么久了,也该休息休息了,刚才气坏你了,你也该消消气,小妹去打这一场。”

龙女微笑道:“好吧,多加小心。”

龙扬儿道:“谅也无妨,交给小妹了!”

龙扬儿拔剑在手,迎住了飞龙,龙女淡然一笑,转身回去了。

龙女心中有底,龙扬儿的武功是她亲手教的,虽然龙扬儿的武功不是蚩尤的对手,但跟龙女交手蚩尤的那些弟兄的武功,并不在龙扬儿之上,龙扬儿也能打赢。

所以,龙女放心大胆的回去了。

龙扬儿微笑道:“小女子龙扬儿,请指教。”

飞龙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冷冷的道:“你还不配跟我交手,哪位弟兄,去会会她?”

“二哥,让我会会这丫头!”

一个壮汉跳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把特大号的剪刀,直奔龙扬儿。

飞龙点点头,迈步回去了。

龙扬儿这个气,对方竟然说她不配跟他交手,连理她都不理,龙扬儿觉得受到了奇耻大辱,气的跺脚骂道:“你神气什么?有本事别跑,谁胜谁败还说不定呢,本姑娘打的你满地找牙!”

飞龙连理都不理,手拿大剪刀的壮汉大吼道:“臭丫头,等你打赢了我才有资格跟我二哥交手!”

龙女和廉圣帝对视一眼,都不仅吃了一惊,龙女这才知道,刚才的飞龙,居然是蚩尤八十一人大结拜中的二哥,他能做二哥的位置,可见,武功并非一般了。

龙女暗自替龙扬儿捏着一把汗,因为,这飞龙这么神气,显见,乃是绝顶高手,龙扬儿不见得是敌手,若是好姐妹出事,那龙女哪能安心,所以,龙女有点后怕。

但现在,来的这名猛将也不是弱者,手中的大剪刀,就好似鳄鱼的嘴一般的可怕,这种兵器,名叫鳄鱼金绞剪。

龙扬儿气的粉面通红,厉声道:“既然这样,我打败了你再说,你叫什么名字?”

那壮汉大吼道:“杨鳄是也!臭丫头,接招!”

杨鳄说罢,大剪刀奔着龙扬儿纤细的腰肢就剪来!

这若是被剪刀剪中,那龙扬儿势必被腰断两截,死的惨不忍睹!

龙扬儿不敢大意,赶紧退步闪身,绕到侧面,飞起一剑,直奔杨鳄的后心就是一剑!

杨鳄一招苏秦背剑的招数,将剑架开!

虽然这招叫苏秦背剑,这是后世的名称,在那时可没这个名字,因为,那时候,苏秦都还没出世,焉能有这个名称。

龙扬儿一把剑大战杨鳄的金绞剪,一男一女,就斗在了一起!

龙女心情紧张的给姐妹观战,暗暗的替姐妹鼓劲,也准备等龙扬儿不敌了,随时去接应。

决斗开始了,不过,换了对手。

这不单单是切磋武功这么简单,当然也关系到胜败荣辱了。

龙扬儿暗自咬牙,要替女人争一口气,要世上的人知道,女人不比男人差!

谁说女子不如男?

她们都是巾帼女英雄!

女人,在男人的眼中,不过就是发泄**的动物,生儿育女的工具,在男人眼中,一向是弱势群体,至于拿刀抡剑,上战场杀敌报国,这根本不是女人的事。

女人要做的,就是洗衣做饭、绣花织布、操持家务、相夫教子,仿佛这才是女人的本分。

基本上,也的确如此,因为体质的原因,注定女人打仗的确不及男人勇猛。

但是,女人中,也有巾帼英雄,丝毫不让须眉的女丈夫,当然,这是极少数的。

像什么花木兰、穆桂英、梁红玉、樊梨花等古之女人中的名将,那是几千年不过才出现这么几个女英雄罢了。

而且,其中多数也都是虚构的,真实的人恐怕只有梁红玉历史上才却有其人。

而龙女的愿望,就是要教导这些弱质的女子们变得强大起来,不再受男人的歧视。

但可惜,龙女却忘记了一点,一个女人能有男人的保护,那是一种幸福,一旦一个女人变得这么可怕,成为了母夜叉,那又有几个男人能接受这种老婆呢?

所以,龙女以前打算教导一些女徒弟,结果,女子们根本不买账,谁没事吃饱了撑的,不在家里织布耕田、相夫教子,没事出来练什么功夫?

那才叫吃饱了没事干,闲得慌,所以,基本上女人不认同,不认同自己,宁愿做一位平凡的女子,能有一个温暖的家,能蜷缩在丈夫的怀抱中,被丈夫保护和爱抚,能有自己的子女,这就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