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疆魔域

第340章 分兵2

第三百四十章 分兵2

可以说,见到龙‘女’,惹上相思病的男人,一辈子都难以消除龙‘女’对他们心灵上的影响,脑海挥之不去。

可见龙‘女’多美了,更可见,美‘女’带给男人的只有苦恼和叹息。

叹息这种美‘女’不是自己的老婆,叹息为何世上有如此的美‘女’,叹息既然得不到这种美‘女’,为何偏偏见到?

廉圣帝也不例外,其实,也是深深的爱上了龙‘女’独特的气质、美貌和她的‘性’情,也是对龙‘女’爱到了心里,一生一世对她的爱都挥之不去。

有时候,廉圣帝不得到龙‘女’的‘玉’体,并非是不想‘女’人,不想碰龙‘女’,乃是龙‘女’圣洁的美实在是太纯洁美丽了,他不想过早的玷污了她圣洁的美,所以,一直以来,龙‘女’在怀,廉圣帝都没有占有她,就因为龙‘女’的圣洁之美,是那么的美,那么的令他怀念

但可惜,人总是要长大的,一个‘女’子再纯洁再美,迟早也会**的,一朵洁白的莲‘花’,始终都会陷入污泥的,‘玉’‘女’始终都会变成**,处‘女’始终都会做娘的,所以,这圣洁的美能持续多久?

廉圣帝珍惜她最纯洁的美,珍惜了十年,大家都大了,都到了将圣洁的美断送掉的时候了,所以,迟早有一天,廉圣帝娶了她,也要艹龙‘女’,将最圣洁的‘女’人,用男‘女’‘交’合最肮脏的动作结束掉,而以后,再也不会有那种圣洁的感觉了。

人生就如此的无可奈何,就如此的不完美,任谁也无可奈何。

就好似一个再美的‘女’人都有老去那一天一样,虽然不想倾国倾城的容颜老去,但又有谁能留得住光‘阴’的逝去?

圣洁的圣‘女’也一样,总有一天,圣洁之身会被男人用无耻的动作所断送!

飞龙走回了阵,大家这才醒悟过来,刹那间,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不但龙‘女’这边的一千人鼓掌,就连对面的敌人都鼓起了掌来!

因为龙‘女’实在是太美了,不但美,这剑法都那么一尘不染的那么美,所有人看的心旷神怡,简直如痴如醉,简直犹如梦幻一般,令人陶醉。

龙‘女’心高兴,龙‘女’跟廉圣帝不同,一向是爱出风头的‘女’子,别人越是称赞她,她越是得意,越是高兴。

其实,也难怪她孤傲,她也却是厉害,虽然身为‘女’儿身,但的确不比男人差,这一点,不得不承认,就连廉圣帝都服她的本事。

上一次,为了人参娃娃的事廉圣帝和龙‘女’大大出手,结果,二人半斤八两,虽然没算是拼了命,但都用出了自己的绝招,就是没比拼内力罢了。

但二人竟然打平,廉圣帝勉强能挡住龙‘女’,龙‘女’也脱离不了廉圣帝的纠缠,真要二人是生死仇敌的话,以‘性’命拼的话,估计二人会落得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二人的武功是齐头并进,不在伯仲之间

要是究竟说谁高谁低一点的话,现在二人的确是打个平手,可日后廉圣帝却胜过龙‘女’,因为,现在平手,只因为,廉圣帝的‘阴’阳同修慢一些,龙‘女’修一样玄功快一些,故而,功力相差无几,可日后,廉圣帝能胜龙‘女’,因为他‘阴’阳同修,都达到了顶峰,必然比龙‘女’只修炼玄‘阴’之气要高一筹了,所以,日后他能败龙‘女’。

但如今,廉圣帝只能跟龙‘女’斗个平手,还不能打败她。

蚩尤呆了一下,长叹一声,迈步走到场,抱拳道:“弟妹剑法‘精’妙,小兄真是大开眼界。”

龙‘女’抿嘴一笑,道:“不知小妹有没有资格跟大哥比武过招呢?”

蚩尤道:“太有了!就算是小兄,都不见得能是弟妹的对手,能讨教弟妹几手绝妙的剑法,小兄就算是死,此生都无憾了!”

龙‘女’笑道:“大哥的武功,小妹也很钦佩,今日,咱们不是仇人,完全是以武会友,切磋技艺,还请大哥手下留情,多多指教。”

蚩尤道:“岂敢岂敢,还请贤妹指教才对。”

龙‘女’道:“不必客气了,大哥,请出招吧。”

蚩尤摇摇头道:“不,弟妹刚刚打完,应该休息一下,咱们再过招比斗,如此才公平。”

龙‘女’笑道:“不必,大哥尽管动手就是,小妹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女’子,三年前,我曾跟廉大哥杀入食人族部落,厮杀了一夜,都不曾休息一会,这不过才打了几场,根本不会累的,大哥,请吧。”

蚩尤点头道:“弟妹和贤弟的英雄事迹,小兄也早有耳闻,弟妹和贤弟二人联手,将食人族斩尽杀绝,两人之力,大破三百多人,当真是了不起,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弟妹,请出招吧。”

龙‘女’微笑道:“不,还是大哥先请。”

蚩尤摇摇头道:“不,我作为兄长,焉能欺负妹子?至于让招的客气,我就不必了,但弟妹一定要先发招,否则,小兄有何面目跟弟妹过招?所以,我作为兄长的,理应该让妹子先动手,焉能我抢先机呢?小兄是万万不会这么无礼的

。”

龙‘女’知道蚩尤是无论如何不会先出手的,知道蚩尤是恪守礼节,作为廉圣帝的结拜兄长,他是不可能先动手抢先机打自己的。

龙‘女’知道,自己若不出手,蚩尤肯定不会出手,那大家就算站到天黑,都没人动手。

所以,龙‘女’抱拳拱手道:“既然这样,恭敬不如从命了,大哥,得罪了,看剑!”

龙‘女’说罢,飞身上前,左手剑指一晃蚩尤的眼神,右手一剑,奔蚩尤的咽喉便点!

蚩尤用正手的大刀赶紧一挡,算是让了半招,算是礼让一下。

龙‘女’也没尽全力,算是进了半招,龙‘女’一剑象征‘性’的刺了一剑,然后后退,围着蚩尤转了两圈,脚下迈着的正是翩翩幻影蝴蝶步!

这一次,龙‘女’没用空的‘玉’‘女’素心剑法,因为,对付蚩尤可不像对付别人那样,蚩尤天生三头六臂,三面都能照顾到,那种剑法,对他根本没有用,说不定还会吃亏。

所以,龙‘女’施展轻功,迈着翩翩幻影蝴蝶步,抖着一条红袖,用的是‘玉’‘女’素心剑的绝妙剑法,就跟蚩尤绞杀在了一起!

这二人,一个剑走轻灵,好似蝴蝶‘乱’飞!

一个三头六臂,不住的转动,恰似疾风骤雨!

二人一场‘激’战,眨眼间斗了一百多招,难分胜负!

无数人静静的观战,这一场蚩尤斗龙‘女’的战场,跟蚩尤斗廉圣帝还大不相同!

龙‘女’抖着一条红袖,披着凤凰栖霞披,手闭月羞光剑,脚下翩翩幻影蝴蝶步,简直好似仙‘女’一般,真是惊为天人!

这一场决斗,简直就好似美‘女’斗野兽!

简直好似白雪公主战魔鬼!

一个美到了极点,一个恶到了极点,简直是两种反差

就这样,龙‘女’施展绝妙的剑法,跟蚩尤一连斗了两个时辰,从午一直斗到了晚上,跟廉圣帝斗蚩尤的时候一样,都打了两个多时辰,依旧是难分胜负!

就见龙‘女’的‘玉’‘女’素心剑法,奇招妙招层出不穷!

‘玉’洁冰清、金风‘玉’‘露’、亭亭‘玉’立、‘玉’宇琼浆、琼楼‘玉’宇、冰肌‘玉’骨、香消‘玉’殒、‘玉’石俱焚、粉妆‘玉’琢、白‘玉’无瑕、雕栏‘玉’砌、‘玉’碎昆冈、瑶池‘玉’液、缤纷‘花’雨、‘玉’剑流星、万紫庆……一招比一招‘精’妙,一招比一招凌厉,当真是人世间第一‘精’妙的神剑绝技!

不但‘精’妙,而且这剑法还美到了极点,处处都好似天外飞仙一般的空灵飘渺,恰似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龙‘女’好似一朵晚霞,飘来飘去、踩着碎‘玉’凌‘波’步,好似在跳起了舞!

这‘玉’‘女’素心剑法共有九九八十一路,一路分三式,一式又分九招,分为天、地、人三才式,天式九招,地式九招,人式九招。

天式取名为‘玉’‘女’凌‘波’天舞式,因为脚不占尘,就好似踩着碧‘波’一般,而且,龙‘女’练剑的时候,是在瑶池内练剑的,故而,脚踏碧‘波’,故而,名叫‘玉’‘女’凌‘波’天舞式,这乃是攻击空的剑法,刚才龙‘女’所用的败飞龙的剑招,就是‘玉’‘女’凌‘波’天舞式!

人式,取名为‘玉’‘女’蝴蝶幻影式,因为,脚下迈着翩翩幻影蝴蝶步的舞步,故而,名曰‘玉’‘女’蝴蝶幻影式,这人式剑法,乃是专‘门’攻击盘的剑法,也是地上最常用的剑法。

而地式,取名为‘玉’‘女’缤纷落英式,就好似刚才,龙‘女’用的落地盘‘花’一样,多数攻击下盘,以剑点地,凌空而起,飞旋盘转,取的是落英缤纷的‘花’瓣那种飘逸的意境。

这就是龙‘女’独创的天、地、人三才‘玉’‘女’素心剑式,一式变九招,每一式又九九八十一招,当真是奥妙无穷,美的令人心醉神怡!

这就是日后龙‘女’派的姑娘们玄妙道术的基本招数的由来,都是脱胎于龙‘女’所创的‘玉’‘女’素心剑法,将龙‘女’的剑招拆开,按照剑的剑意,创出了跟雨、‘露’、雾、霜、雪、冰,六种物质的道术,用出来,恰似落英缤纷的‘花’雨,美的令人心旷神怡,妙到毫巅

这日后种种的道术,都是脱胎于‘玉’‘女’素心剑,而龙‘女’派的弟子,当然用的剑法也是‘玉’‘女’素心剑法了,不过,那时候已经改名为龙‘女’剑法,为的是纪念这伟大的圣‘女’祖师龙‘女’才改的名字,原先,却叫做‘玉’‘女’素心剑。

蚩尤简直都惊呆了,这么玄妙、超俗、空灵、凄美的剑法,他平生未见,当真被龙‘女’的剑法所‘迷’醉,就算蚩尤能败龙‘女’,简直都不忍心败龙‘女’了,因为,龙‘女’的风姿绰约当真是太美了,简直好似仙子一般的纯洁淡雅!

蚩尤边打边高兴的直叫,大叫道:“痛快,真痛快!”

蚩尤是天生的武痴,也是战神,最好战,他没事就到处去挑战别人,遇到武功好的,他从不放过,所以,他才结‘交’了这么多的高手,但都被他打败。

可是今日,蚩尤斗廉圣帝,不分胜负!

如今,斗龙‘女’,依旧是不分胜负!

蚩尤整整酣战了一天,真是过足了瘾了,心这个痛快就别提了!

龙‘女’‘精’妙绝伦的剑法层出不穷,令蚩尤大开眼界!

故而,蚩尤这个高兴,简直是他自从斗遍天下的英雄好汉,除了战神刑天之外,龙‘女’和廉圣帝是他遇到最厉害的对手了。

足足打了两个半时辰,天已经黑了,这一天,就在决斗结束。

龙‘女’飞身退后,停下了进攻,微笑道:“大哥,天‘色’已晚,咱们罢战吧。”

蚩尤哈哈大笑,大笑道:“痛快,真痛快,好久好久没打的这么痛快了,贤妹的剑法当真是震铄古今,天下无敌!”

龙‘女’微笑道:“大哥过誉了,是大哥谦让小妹的,多谢大哥相让。”

蚩尤笑道:“哪里的话,弟妹这什么‘玉’‘女’剑法,我看比刚才贤弟用的神龙剑法都要‘精’妙,若不是大哥三头六臂,焉能是贤妹的对手

。”

龙‘女’轻轻的一笑,道:“只要大哥今日玩的开心就好。”

廉圣帝也走上来,跟龙‘女’站在了一起,叹道:“大哥,今日咱们以武会友,明日,小弟就不再跟大哥这般的切磋点到为止了,大哥,小弟还是那句话,大哥还是三思,能结束这场战争,就结束吧。”

蚩尤哈哈笑道:“贤弟,做人只要今日开心就好,不必去想明日如何,我说过,你劝不了我,我也劝不了你们,就让我们做一日的兄弟,明朝相遇,就算死在贤弟和弟妹的手,大哥我也是死而无憾,那只能怪天意‘弄’人罢了,贤弟明日见到小兄,不要顾忌什么,而小兄也绝不会跟贤弟和弟妹客气,定然会全力施为,到时候,鹿死谁手,咱们就听天由命!来人,拿酒来!我要跟贤弟和弟妹喝一杯绝情酒!”

蚩尤的弟兄送来了三个酒囊,蚩尤将酒囊扔给了廉圣帝和龙‘女’一人一个,然后大笑道:“贤弟,弟妹,结义之情,到此为止,明日相见,绝情断义、恩断义绝,战场上,我们还是死敌,来,干!”

廉圣帝和龙‘女’都叹了口气,因为,蚩尤的豪迈气概,早就令二人折服!

蚩尤跟他们结为弟兄,但却依旧是死敌,他由于欣赏廉圣帝,跟廉圣帝惺惺相惜,故而,结为弟兄,虽然廉圣帝是他的死敌,可是蚩尤宁愿先结义,做兄弟,然后再绝情断义,依旧做仇敌,如此豪迈的英雄气概,当真是令二人折服。

今日蚩尤来送解‘药’,廉圣帝和龙‘女’知道蚩尤是武痴,故而,才跟蚩尤切磋武功,将平生所学跟蚩尤来分享,可谓是全了这一天的情义,其实,不管是廉圣帝还是龙‘女’,以他们现在的武功,完全能打败蚩尤,二人联手,活擒蚩尤都没问题,但二人为了以全此情此意,根本不会下绝情,就是在切磋。

而且,二人也想劝蚩尤回心转意,罢战,结束这场战争,诚心的忏悔,活着逃之夭夭,那样,廉圣帝和龙‘女’,根本不会伤害蚩尤,会给他一条生路,而他的九黎族,二人也会尽力保全的。

但蚩尤是什么人,那是宁折不弯的英雄好汉,此人就跟日后的楚霸王项羽一样,虽然是嗜杀好战,但却是豪气干云,是一位真英雄真好杰,所以,他宁愿战死,也绝不会屈服黄帝的统治,非要打败黄帝,他做天下的霸主,他才能满足

所以,蚩尤一旦反动了战争,就算是死,他都要打下去,就算明知不敌,他也绝不会屈服,所以,他不会听廉圣帝的话,所以,二人注定是死敌。

廉圣帝乃是黄族的王子,而且,这场战争还是蚩尤先挑起的,廉圣帝焉能背叛自己的民族,帮着蚩尤呢?

所以,二人虽然惺惺相惜,但双方谁都不可能妥协,所以,必当会恩断义绝血战一场!

这也许就是命运的安排,这也许就是命运。

廉圣帝叹了口气,龙‘女’却笑道:“大哥豪气盖天,小妹真是佩服,大哥,请,咱们干!”

廉圣帝也跟蚩尤道:“大哥,小弟也陪大哥干了!”

蚩尤哈哈大笑,将兵刃一丢,一手拉着廉圣帝的手,一手拉着龙‘女’的‘玉’手,将二人的手放在一起,笑道:“大哥祝福你们成为一对恩爱的夫妻,将来幸福美满,来,今朝有酒今朝醉,咱们喝酒!”

三人碰了碰皮囊,开始喝酒,将皮囊内的酒是一饮而尽!

龙‘女’虽然豪气,但苗人的酒实在是太烈,呛得龙‘女’直咳嗽,蚩尤哈哈大笑,拍怕廉圣帝的肩头,恋恋不舍的道:“贤弟,我要回去了,以后,咱们就是死敌了,不要因为我们曾经义结金兰,你就对我留情,我是不会对你们留情的,一切听天意的安排吧,不过,我就算输了都很开心,因为,能在死之前,又多了一个好兄弟,当真是此生无憾,告辞了!”

蚩尤说罢,转身大踏步的走到了三军,挥了挥手,率领一千多兵撤走了。

廉圣帝和龙‘女’挥手跟蚩尤告别,二人均已经热泪盈眶。

蚩尤就算是祸首,十恶不赦,但他豪气干云,当真不愧为一条好汉!

这就是二人敬服蚩尤的地方,也是蚩尤能令天下英雄都投入他麾下的缘故。

也许,若没有炎黄二帝,蚩尤恐怕真的能是这天下的霸主,能令天下人折服

但有了炎黄二帝,注定是他的最可怕的对手。

一山不容二虎,神州大地,焉能有三个霸主?

这就好似,楚汉之争一般,根本是难以避免。

蚩尤西进,威胁炎黄部落,炎黄部落东进,蚩尤怕威胁他,所以,两强相遇,必然就会发生战争。

蚩尤的东夷集团,和炎黄二帝的华夏集团,为了争霸华夏,谁错谁对,根本很难说,也许,世上只有以成败论英雄。

但也有不以成败论英雄的,就好似项羽一样,败了,他一样是英雄。

蚩尤就是项羽一般的人物,虽然他败给了黄帝,但他也是一位英雄,后人依旧敬佩。

这就是不以成败论英雄的英雄,华夏五千年来,恐怕就只有蚩尤、项羽和关羽这三人,是不以成败论英雄的英雄。

蚩尤败了,后人尊其为战神,华夏的三大圣祖之一,他虽败尤容!

项羽败了,后人尊其为霸王,后人无不仰慕霸王的风姿,他也是虽败名扬千古!

关羽败了,后人尊其为武圣,而且,将关羽的地位跟孔子并驾齐驱,并称为武二圣,关羽可谓也是虽败尤容,死而无憾了。

这三人就是这么幸运,乃是不以成败论英雄的英雄。

廉圣帝和龙‘女’携手立在夜幕,望着蚩尤离去的背影,当真是感慨万千!

二人叹了口气,回去了,大战了一天,他们也有点累了。

其实,他们在此比斗,黄帝和炎帝都在高处欣赏,黄帝和炎帝不愧为圣人,虽然廉圣帝和龙‘女’跟蚩尤荒唐的称兄道弟,但两位圣人根本不加约束,因为他们了解廉圣帝和龙‘女’,了解自己宠爱的孙子和孙‘女’,他们是永远不会背叛的,正如他们所说的,今日是弟兄,明日是仇敌,感情是‘私’人的,国仇是不会‘混’为一谈的。

所以,黄帝和炎帝不但不怪,还很欣赏,欣赏二人的豪气

这要是其余的什么君主,恐怕早就将跟敌军主将称兄道弟的将军斩首示众了,但炎黄二帝不愧为圣人,是后世的君主永远也比不上的圣人,他们却没有这么做。

二人回去后,跟炎黄二帝一起吃了晚饭。

黄帝对廉圣帝道:“帝儿,咱们分兵吧,炎族两万百姓在此不是长久之计,粮食不够吃的,而且,此乃是战场,百姓应该转移才对,明日,你和龙儿护送你炎爷爷和两万百姓回黄族,千千万万要多加小心。”

廉圣帝的脸一红,他当然也明白黄帝的意思,黄帝是怕他左右为难,故而才将他调走,不要跟蚩尤正面打,也算是给他找了个台阶,虽然将百姓保护转移的确是大事,可是,很多的战将都可以派,但却偏偏派他去,可见黄帝的良苦用心了。

廉圣帝道:“爷爷,帝儿不会不顾大义的,帝儿走了,谁来战蚩尤呢?”

黄帝微笑道:“帝儿,难道你以为爷爷老了吗?别忘了,你的武功,是我教的,而且,行军打仗,不是比武决斗,一个人厉害没什么,再厉害也不是千军的对手,打仗靠的是智谋,我手有三千兵,足矣对付蚩尤了。”

黄帝所说不假,黄帝年轻的时候,那也是威震黄族的著名勇士,手一把轩辕剑,也是压盖黄国无有对手,横扫数处部落,威震华夏!

黄帝的武功,当时那也是一名绝顶的高手,威震天下的勇士。

这一点,一点都不假,黄帝若没有两下子,焉能做了部落的首领?

而且,黄帝也是武全才,所著的黄帝内经,更是后世人的名著,可以说,黄帝不但武功高强,也是内家功的鼻祖。

虽然黄帝内经,大多是后世医家假托黄帝之名著的,但其,当然也有一部分是真的,这也的确能证明,黄帝的确是一位懂得内外经络的名家,的确是一位人才。

廉圣帝由于出生的特殊,黄帝最宠爱这位玄孙,所以,自幼,黄帝就亲自教导廉圣帝习武学,所以,黄帝可以说是廉圣帝的启‘蒙’老师,虽然后来廉圣帝的武功自成一路,脱离了黄帝所授,但他的启‘蒙’老师正是自己的爷爷黄帝

廉圣帝六岁就开始学剑,黄帝就手把手的教给廉圣帝,廉圣帝跟着黄帝一直练剑到了十二岁,随着黄帝学学武,然后才开始自己练剑的,虽然黄帝教过廉圣帝剑术,但廉圣帝没有拜黄帝为师,而且,他十二岁后,就自创剑法,开始学着忘记,然后自己领悟。

所以,黄帝的武功是很厉害的,也是黄族一名了不起的勇士,别看蚩尤这么厉害,假如黄帝跟蚩尤决斗,虽然黄帝年纪大了,但打个二三百回合不见得能败了。

龙‘女’也一样,自幼随着炎帝学剑,也是学的基本剑术,而后,自己创剑和领悟。

二人可谓是青出于蓝胜于蓝,武功早就超越了炎黄二帝。

黄帝手的轩辕剑,曾经横扫各大部落,令黄族威震天下,若是年轻的黄帝遇到蚩尤,论武功,谁胜谁败还尚未可知。

不过,黄帝一百多岁了,又是一国的君主,那能像年轻的时候,手提轩辕剑,两军之间去跟蚩尤决斗,所以,他一般是不会亲自战蚩尤的,他用的是计谋。

后来,黄帝去见昆仑天帝,他带走了他的一个儿子,他的一个儿子就在昆仑山附近建立了国家,姓轩辕氏,而黄帝死后,那把轩辕神剑,就落在了轩辕族了。

轩辕族后来转移天帝山,有一部分百姓侥幸活命,也有一部分到了陕西,这部分的人,就是后来秦国秦始皇的祖先,‘春’秋战国时期的秦国,大多都是黄帝轩辕族这一支的后代。

至于那把轩辕神剑,后来,遗落在了妖魔手,妖魔跟凌‘玉’霄大战,被‘玉’霄的神剑所毁,至此,轩辕剑就此绝迹天下。

廉圣帝知道黄帝的厉害,而且,他也真不想跟蚩尤斗,既然黄帝有龙、虎、罴、貅四大天将做将,又有无数的勇士,还有兵有将,以黄帝的才能的确能打败蚩尤。

廉圣帝想了一下,只好道:“既然这样,那孩儿领命就是,不过,三千兵似乎少了点,我看,将炎国的一千勇士再拨出来去战蚩尤吧。”

黄帝微笑道:“不必,咱们的黄族不能空虚的没有兵,而且,沿途之上,还需要兵马来保护百姓,你没有兵那行?而且,我有三千兵,还有八百运送粮草的兵,约有四千人了,足矣对付蚩尤贼子了,而且,兵贵‘精’,不在多,就像你一样,运用得当,以弱胜强,以少胜多,帝儿,不要以为爷爷老了不用了,爷爷还没老糊涂,这一次,我要跟蚩尤好好的比比,我倒要看看这家伙有什么本事,敢招惹咱们

!”

廉圣帝道:“爷爷说的不错,不过,蚩尤还有三苗族和死神族相助,我就怕三路兵马一起对付爷爷,那就危险了。”

黄帝道:“这也没什么,我四千兵马,他们三族加起来不过也就七八千兵,被你消灭了一半多,蚩尤顶多剩下一千七百多兵,至于三苗族和死神族,顶多也就是两千多人,跟我兵力差不多,而且,三苗族和死神族已经溃不成军了,早就逃之夭夭了,说不定,怕我对付他们,已经全族都逃走了,不足为虑了。”

其实,廉圣帝和黄帝都料错了,黄帝以为三苗族和死神族损兵折将,已经撤军了,怕他血洗三苗族和死神族,两族怕被灭族,所以率领那七八百仅有的兵,掩护着全族往远方遁走了,根本不足为虑了。

而廉圣帝则以为,三苗族和死神族假意撤退,却想引黄帝深入,然后三路齐出,攻黄帝个措手不及。

由此可见,廉圣帝的智谋高黄帝一筹,这就是他谨慎的地方。

但二人都不是神,都想错了,都万万没料到的是,敌人既不是‘诱’黄帝深入,三面夹击,打败黄帝,三苗族和死神族更不是怕了撤兵了,而是,‘诱’黄帝到蚩尤自己的地盘上,然后蚩尤本土作战,联络他附近的朋友,将黄帝消灭在涿鹿荒野,而却派一支奇兵,直‘插’黄帝的要害,将黄族和炎族夷为平地,将黄族和炎族百姓,全都斩尽杀绝,然后放消息给黄帝,黄帝得知老巢被捣毁,必然军心大‘乱’,然后三苗族和死神族在截断黄帝的归路,蚩尤再率兵追杀,这样,黄帝就算天大的本事也必败无疑!

这一条毒计,当真不是一般的巧妙,可以说又毒又狠。

只可惜,千算万算,鬼狐子却算漏了一点,这一次,黄帝由于廉圣帝跟蚩尤结拜,不要廉圣帝为难,故而,将廉圣帝和龙‘女’留下,让二人去护送百姓撤走。

而黄帝以为兵够用了,故而,还给廉圣帝留下了炎族那一千五百多勇士护送百姓,所以,千算万算,当真又是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