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章 黑素贞现身

引·黑素贞现身(修订)

廖天骄家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条蛇。

也不是深山老林也不是荒郊野外,虽然地段少许差了点,好歹这上世纪八十年代建的房子周围配套设施齐全,人丁也兴旺,廖天骄搬过来住了都快一年了,连只老鼠都没见过,结果上周末下班回家,就在厨房里看到了那条蛇。

别告诉他这是因为今年是蛇年的缘故。

廖天骄胆战心惊地打开门,迅速扫视了一圈,客厅,没有;厨房,没有;厕所,没有……

干净!漂亮!很好!

廖天骄一颗小心脏蹦跶得抽风一样欢,他想这回是走了吧,艾玛总算是走了啊!他推开卧室的门,呆了两秒,然后沮丧地垂下头颅,叹了口气。原来今天蛇大爷是盘在他叠得整整齐齐的新羽绒被上头的安睡宝枕头中央,吐着信子候着他呢。

你说说怎么会有这种事!蛇到了冬天不都该冬眠吗,为什么这条还那样精神呢?

廖天骄小心翼翼地合上房门,蹲在卧室门口,从口袋里摸出烟,哆嗦着点上。青烟袅袅浮起,弥散在空气中,不太习惯的刺鼻烟草味让廖天骄的神经稍许放松了点,脑子勉强开始转动。这样下去总归是不行的,廖天骄在青烟袅袅中再一次苦哈哈地思考对策。

廖天骄今年二十七岁,是个普通公司职员,大学毕业后后,东奔西走胼手胝足花了数年好容易才在S市站稳了脚跟。今年年头,他厚着脸皮跟家里要了点钱,加上自己多年积蓄勉强凑了个首付,贷了好几十万款,才搞了这么个二手房,要是让条莫名其妙的蛇给赶出去了,也未免太苦逼了!可是廖天骄已经把能做的大致都做过了。比如打110,比如找物业,比如给动物园打电话,廖天骄把能搬的救星都搬了一遍,可是只要有外人在,那条蛇就一定不会出现,任凭廖天骄说得唾沫横飞,把家里翻个底朝天,蛇大爷说不现身就不现身,等外人一走,马上施施然、大咧咧地扭着身子出现,一边婀娜多姿地游啊游一边嘴里还吐出猩红的信子,跟嘲笑廖天骄似的。

廖天骄打了N回110,都是“狼来了”状,最终被公安同志狠狠批评教育了一通,说再浪费警力就要抓他去警局了,廖天骄冤得不行,从此以后再没敢拨过110。他也试过上网络悬赏提问,网友们你一句我一句,热情很高,回答的却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蛇是镇宅的,不能打啊”、比如“用蟑螂药啊”、比如“养头猪吧,听说猪吃蛇就跟吃面条似的”、比如“哎哟恭喜兄弟,白素贞来找你了”……全没一个能采纳的。

“唉……”廖天骄叹了口气,把烟摁熄在烟缸里,起身打开房门。蛇大爷果然还在他的枕头上盘着,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声音,昂起头来看向门口。

不论多少次,跟那玩意对上,对廖天骄来说都绝对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一般人都怕蛇,何况这条蛇还长得挺威风。一米多长的蛇身柔韧有劲,上头布满乌黑发亮的细小鳞片,还间隔点缀着白色的花纹,盘在一起就跟满天星似的,三角形的蛇头上,蛇眼赤红如两颗红宝石,正中还加一个拉风的小肉冠,绝对是蛇中极品!

“哎……”廖天骄有些畏怯地喊了一声,黑蛇把头一昂,“咝”地吐出一条长长的信子来,吓得廖天骄差点没坐地上去。

三角形的蛇头,那可是剧毒蛇啊!

“那啥,”廖天骄扶着门框的手直哆嗦,汗水“哧溜溜”地从脑门往下滑,“能和你谈谈吗?”廖天骄自己也觉得自己现在挺蠢,可他这会儿已经死马当活马医了,就想着你不黑素贞吗,没准能听懂人话。没想到黑素贞的头扭了一下,似乎真的听懂了,红色的眼睛牢牢盯着廖天骄,盯得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廖天骄又缓缓地坐了回去。

“那啥,你不反对,那我就说了啊。”廖天骄弱了吧唧地叨叨,“你看我这屋好不容易买的,把我和我爸妈积蓄都用了大半,我不可能搬个别的地方住,我这屋子也不是什么好地方,老公房了,东西朝向,冬凉夏暖,您老在这儿住着是不是有点委屈啊?”

黑素贞:“咝~~”蛇颈往后缩,看起来不大高兴。

廖天骄嘴巴发干,扒拉着头发说:“您老这是真看上我这屋了?”

黑素贞眼睛忽闪忽闪的,暗夜之中光泽璀璨:“咝~~”

“……”廖天骄不懂蛇语。

“要不这样吧,我说,你答,YES往左,NO往右。”

黑素贞瞥了廖天骄一眼,那眼神挺鄙视的。廖天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看懂的,反正他就是觉得那条拉风蛇在鄙视他,不过鄙视归鄙视,蛇头还真慢慢悠悠地往左晃了一下。

廖天骄傻眼了,艾玛这这……真是黑素贞啊?他手心出汗,在裤子上擦了好几把,把条西装裤子都揉皱了。

廖天骄决定再试试。

“你……你真听得懂我的话?”

黑素贞鄙视的眼神,黑素贞蛇头往左一晃。

“砰”的一声,廖天骄把门一关,冲到水龙头跟前“哗啦啦”给自己泼了几大捧冷水。大冬天的,冷水浇上脸,冻得廖天骄“嗷嗷”直叫,他也顾不上明天会不会长一脸冻疮了,反正这证实了他不是在做梦!

廖天骄火箭升天一样“噌”地又窜回去,要跟黑素贞好好谈谈,结果怀揣满腔热情推开门一看,哪里还有黑素贞的影子!不知何时,那条拉风蛇又神不知鬼不觉地消失了,只剩廖天骄慢回弹枕头中央还整整齐齐地凹着一圈。

廖天骄左顾右盼,小心翼翼地抬脚走进去,走一步,停三停,生怕那条智能拉风蛇会冷不丁突然冒出来给他一下,结果黑素贞一直没出现。廖天骄安全地走到床边,伸手碰了碰刚刚黑素贞躺过的地方。

凉的,比其他地方都凉!

他眼尖看到那上头还留了一小块闪闪发亮的东西,拿起来看了看,然后“艾玛”惨叫一声,把那玩意不知甩哪去了,那是一小块黑玉一般的蛇鳞。

停停写写,为《梁祝》第七部出版让过路,为修文停过更,现在上修订版,努力快快完结!

插入书签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