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2章 人比人气死人

一、人比人气死人(修订)

“天骄,怎么了,无精打采的!”销售部的Peter用公文包敲了廖天骄的肩膀一下,“失恋了?”

“没。”廖天骄低声回答,他连个恋都没有,失个P恋啊?

说起来也真是邪行,廖天骄虽然不是个大帅哥,但好歹也算是眉清目秀斯文端正性格温和为人老实的好青年一枚,二十有七的大男人了,至今就楞是没谈成过一个女朋友。以前在学校里的时候还能说服自己说是因为忙于学业,没有开窍啦等等,走上社会以后,廖天骄自己试着、旁人帮着认识了好几个女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头回见面的时候聊得好好的,彼此还留了联系方式约了下次见面干什么干什么的,转过天去,对方就失踪了。辞职的、搬家的、出国的、前任回来的、无声无息就消失的……想想就一把辛酸泪。

“那你是怎么了,我看你今天处理错好几个单子,挨灭绝师太骂了吧。”

廖天骄是做行政工作的,职位是主管,说得好听,其实就是打杂,平时就订订饭馆酒店、安排个车、买买文具、发发后勤保障品什么的,不算很有前途,胜在轻松稳当,大学毕业蹲在这个公司到现在,廖天骄也算个小头目了,手下还有个小兵。

“唉,别提了!”廖天骄一想到家里那位黑素贞就头疼。其实要较真的说,黑素贞本身还真没做过什么,可是家里横行霸道这么一条蛇,每天悠游自在神出鬼没地从你眼前滑过,一会儿盘在你**,一会儿挂你柜子里衣架上,一会儿窝在水果箱子里、沙发垫子底,冷不丁地冒出个三角脑袋吐一信子,谁能不神经衰弱啊!廖天骄真不明白那些拿蛇当宠物养的人脑子都是什么构造,哎哟不能想,一想就头疼。

“怎么了,说来听听嘛!”Peter跟廖天骄一样,也是这家私人小公司元老级的员工,不过他比廖天骄能混多了,这会已经升了副理,灭绝师太疼他,放他权限,小小一个不足50人的公司,就他用了四个美女助理,出门开会,李副理Peter风度翩翩走前头,后头跟四名美女,清一色黑西装黑西裤,跟保镖似的。

“我家里啊……”廖天骄开了个头,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谁能信他家里有条智能拉风蛇,听得懂人话神出鬼没啊?

廖天骄叹了口气,被公安教育的话言犹在耳,再虚报,就抓你了啊。

“我家里……家里催我结婚。”廖天骄胡乱扯了个借口。

这借口就真是借口。说来也怪,廖天骄是乡下出身,虽然还算不上凤凰男,但也是小地方出来的人,他们那村里,只要不是念书出来或是打工出来的,结婚都特别早,内部解决。像他这年纪,孩子五、六岁的一抓一大把,按理他爹妈也该着急他的婚事才是,可他爹妈不!廖天骄爹妈至今一句话也没提过他结婚的事,更不像其他爹妈天天唠叨着要儿子女儿赶紧找一个或是到处托人给介绍男女朋友,廖天骄至今还真没被逼过婚,他自己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难道他不是亲生的?

“哦,我懂我懂。”Peter马上一脸同病相怜的样子,用力拍拍廖天骄的肩膀。Peter自己也快三十的人了,也还没成家,不过跟廖天骄不同,他就是还想玩儿几年,结婚生娃,那太麻烦了,等爷玩腻了再说。

“回头我再让Amy她们几个帮你找找,咱们天骄模样这么周正的好青年伟汉子,哪能找不着女朋友,说出去谁信啊!”Amy是Peter的“四美保镖”之一,也是和Peter走得最近的一个,传言还曾和Peter有过那么一段。

“谢谢你啊,Peter哥。”廖天骄倒是真感谢,一个人单久了,他实在是很想成家!

廖天骄属于那种传统居家型的男人,特别向往有个小小温馨的家庭,老婆不用太漂亮,但要实在、贤惠,爱他,肯顾家。廖天骄最期待的婚后生活就是每天可以带着老婆做的便当去上班,晚上回家,有人做了饭菜点着灯等他,那样他就特感动,在外头怎么吃苦都无所谓!

电梯发出“叮”的一声,两人一面聊一面往外走。待在玻璃幕墙的灯火世界里看不到外面的世界,走到写字楼大厅才发现外头下雨了。

冬季的雨水笼罩着这座灰蒙蒙的城市,街灯打开,霓虹招牌闪烁光彩,湿润的马路反射着五彩缤纷的灯火,也倒映出许许多多双脚。人们高谈阔论或是低着头匆匆离去,繁华之中有种空洞的寂寥感,金色的梧桐叶顺着雨水慢慢滑向排水口,堆积起来……

廖天骄两人都不开车,毕竟在市中心上班,开车远不如搭乘地铁方便。

“要不要一起吃个饭,我今晚刚好也没约人。”Peter建议。

廖天骄也不想回家,他想到黑素贞就头疼,话说回来,他还从来没看到过黑素贞吃东西,也不知道那条蛇靠什么过活。

“那么去对街那家新开的粤菜馆吧,我听说那里的粥做得不错,Peter哥?”

Peter眯着眼睛看向远处,好像没听到廖天骄的话。廖天骄顺着Peter的眼神看过去,赫然发现对面百货商场门口有个女人正撑了柄油纸伞等在雨中,风吹起她雪纺罩纱的及踝连身白裙子,也荡起她的长发,跟小龙女似的。那女的留一头乌黑及腰的秀发,头发在脑顶挽了个花式髻,斜斜插一支玉簪子,容貌古典又精致,看不出化没化妆,不过眉心倒是点了朵装饰的梅花,朱红色的花瓣,略带几分妖艳之色,气质与周围人群格格不入。

“哟,这裙子怎么像电视里穿的呀?”廖天骄那是不识货,要是他懂点行情就会知道这年轻女子穿的是一身改良汉服,这两年许多小年轻都喜欢穿汉服,还结成了社团大力推广,倒也算是城市里一道鲜亮的风景线。

“哎哟兄弟,你Peter哥临时想起来还有点事没做,先走一步了啊。”Peter把刚才还提议吃饭的事全忘了,很没诚意地冲廖天骄道了个歉,急吼吼地就冲对面去了。廖天骄隔着雨幕看到Peter赶到那女子身边,状似不经意地蹭了人家一下,害得对方踩了一脚泥水,然后又赶紧扶住人家,又是道歉又是怎么的。一开始那女子还很戒备,后来就慢慢松懈下来,过了一阵子点点头,露出个羞涩的笑容,跟着Peter走了。

廖天骄悲愤地用长柄伞戳了一下地面,仰天长叹,果然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