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3章 可能幻听了

二、可能幻听了(修订)

廖天骄到楼下兰州拉面馆里吃了碗刀削面解决了温饱问题,又用超市贵宾卡买了两个小面包、一盒牛奶当第二天的早餐,晃晃悠悠地往楼上爬。

廖天骄买的这套二手房虽然房龄比较长,离市中心也略远,不过因为周围地铁、公交、学校、医院、超市俱全,所以也算物有所值,只不过到底是老房子,没有装电梯,公灯也经常歇菜,所以住在顶楼的廖天骄每回回家都得在昏黑的走道里玩障碍物跨越赛,什么自行车、纸箱、垃圾袋等等……这次他才爬到两楼,就听到电话铃声,那声音太熟悉了,就是自己家那台。

人总是对于熟悉的声音特别敏感,就像在一个大办公室里好几十号人、好几十台电话,但是时间久了,电话铃一响,你就能分辨出是不是你桌子上那台。廖天骄家的固定电话一般很少人打,只有家里二老和几个亲戚长辈有号码,他们不像年轻人喜欢用手机或是网络,所以通常会打固定电话。廖天骄一听到铃声就拼命往楼上赶,一路跨栏跳高穿越夹缝,好容易赶到四楼,铃声又停了,廖天骄只好又慢悠悠地往上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下雨天又冷的缘故,今天楼里的人似乎都睡得比较早,夜还未深,四周已十分安静。廖天骄走到五楼,听到点若有若无的人声,不知道是从哪户人家传来的,再往上半楼,声音就更清晰了。那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嗓音,性感、华丽还带点风流轻佻的意味,就像电视剧里专门给贵胄王爷、风流公子那种人物配音的专业配音演员的嗓子,但是又比那个多一点浑然天成的贵气。廖天骄不知不觉就被那声音吸引住了,站在那听了会才发觉不对劲,这、这声音难道不是从他家里传出来的吗?

廖天骄左右看了看,没错,到顶层了,他这会站的就是自己家门口。声音隐隐约约从门后传来,廖天骄侧耳细听,只能捕捉到断断续续的词语。知道了,会注意的,还不是时候,傻死了,不行!那个声音一直维持着一个平稳的语调说话,直到最后一句“不行”才稍稍提高了一下,跟着马上又压低下去。

廖天骄浑身冒冷汗,一手攥着手机拨在110的档上,一手将钥匙塞进锁孔,尽可能轻轻地旋转。防盗门打开,慢慢滑到后面,跟着是木门……廖天骄猛然拉开门:“谁!”他大吼一声,拿个手机对着里面一圈乱照,黑洞洞的门里一个人影也不见,只有两点赤红色的光点宛如两个闪闪发光的烟头在昏黑之中正对着他。

廖天骄“啪”地按亮墙上的壁灯,一室光明,四下无恙,除了黑素贞昂头盘在沙发上看着他以外。

廖天骄这会也顾不上黑素贞了,把门开得大敞,小心翼翼地左右环顾,警惕地接近沙发旁茶几上放着的那部电话机。电话听筒好好地搁在机座上,根本没有移动过的迹象。廖天骄想了想,去门背后拿了把扫帚,左手手机右手扫帚地到卧室、厨房、卫生间、阳台到处看了看,甚至连浴帘后头、衣柜里面、床底下都挨个捅了一遍,依然不见任何人影,家里门窗紧闭也根本没有进过人的迹象……廖天骄心里直犯嘀咕,难道他刚刚听错了?

回到客厅关了门,廖天骄才发现,方才他在检查屋子的时候,黑素贞一直盘在沙发上盯着他看,对上他的眼神还“咝”地一吐信子,那眼神里的讥讽意味好像比昨天还浓。

廖天骄没好气地把早饭扔进冰箱,顶着黑素贞的眼神,壮着胆子走到电话机前,拿起话筒听了听,正常。廖天骄心想,或许他应该调出拨出/接入电话显示看看?结果手还没按到键上,电话突然“铃”的一声响了起来,吓得他差点没摔个跟头。

抚着胸口,廖天骄接起了电话。

“喂?”

“喂,是小廖吗,我是你洪阿姨啊。”

“洪阿姨?”洪阿姨是谁啊,廖天骄纳闷。

“哦哟,就是克里斯蒂娜啦!”话筒里传来带有浓重本地口音的普通话,廖天骄这才想起来,克里斯蒂娜就是他们公司里雇佣的清洁阿姨。

“哦哦哦,阿姨你好,”廖天骄赶紧恭恭敬敬地回答,心里纳闷这位阿姨是怎么拿到他家电话号码的。

“是这个样子的啊,阿姨听说你在找女朋友,阿姨手里呢,刚好有个小姑娘蛮好的,你要不要听听看啊?”

廖天骄一听是要介绍女朋友,马上来精神了,连连道:“好好,阿姨你说。”

克里斯蒂娜阿姨给他把女孩子的基本情况介绍了一遍,然后询问有没有意向,要不要什么时候见个面?廖天骄边听边拿个小本本,把女方的一些基本信息记下来,记完一扫,觉得女方条件跟自己挺般配,就告诉阿姨自己很乐意认识对方,于是那边表示要再去问问女方的意思,回头再联系他,就这么挂了电话。

廖天骄放下话筒,看着小本本上的女方信息:师范本科毕业,二十九岁,本地人,初中老师,身高一米六三,父母也都是老师,自己还有套房子。廖天骄觉得挺好,姑娘出身书香门第,应该家教不错,虽然比自己大两岁,但是廖天骄还真不怎么在乎年纪,他觉得只要合得来就好,再说了,现在大龄单身女青年优秀的多了去了。廖天骄心想,还好自己趁早买了套房,也算有点底气,不至于被人当成是吃白饭的,这么一想,心里顿觉充满希望。

廖天骄这边喜滋滋了一会,忽然觉得身上哪儿有点不对劲,扭头一看,这才发现黑素贞正盯着他看,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廖天骄觉得黑素贞红彤彤的眼睛里好似射出了十分冷冽严厉的光芒,而且是针对他而来。廖天骄打了个哆嗦,身体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冒犯了黑素贞的地盘……不对,这是他辛辛苦苦买的房子,怎么变成黑素贞的地盘了!

廖天骄看着黑素贞,黑素贞居然也不动,只是冷冷地盯着他看,一人一蛇就这么互相对峙着,把廖天骄看得心里直发毛。黑素贞来了快半个月了,还从未露出过那种眼神,刚刚也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脸了?就这么过了也不知多久,电话铃声又“铃”的响了起来,廖天骄家的电话通常都不太响,一晚上响两回算是稀奇透了!

电话一响,廖天骄和黑素贞同时把脑袋转向液晶屏,上头显示的是廖天骄老家的号码。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