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5章 要相亲啦

四、要相亲啦(修订)

“早啊,天骄。”Peter打着哈欠,从身后拍了拍廖天骄的肩膀。

廖天骄早上受了惊吓,这会小心肝还在脆弱地震荡中,被Peter吓了一下,嘴里叼着的蛋饼就这么“啪”地掉到了地上,寿终正寝。

廖天骄看着洒了一地的葱花和薄脆,都快哭出来了。

有他这么倒霉的吗?昨晚停电没洗上澡也就算了,今天一大早起来竟然……竟然……廖天骄脑子里一倒带,几乎快要吐出来!黑色的、凉凉的、柔韧的身体盘在他的被窝里,就靠在他的肩膀附近,他一睁眼,“咝~~~”

难怪许仙特么会被白素贞吓死啊!

廖天骄浑身起鸡皮疙瘩,拼命拍打自己身上,跟抽了风一样。

“天骄!天骄,你怎么了?”

廖天骄好容易止住那股恶心劲,面色苍白地道歉:“不好意思啊,刚刚好像有只虫钻我衣服里了。”

“你怎么跟个女孩子一样,虫弄出去了没有?”Peter伸手想帮廖天骄弄,冰冷的手才触碰到廖天骄的头颈,就冻得他打了个哆嗦。

“Peter哥,你的手怎么这么冰啊?”廖天骄这才发现,Peter的脸色竟然比他还苍白,他打着哈欠,顶着大大的黑眼圈,简直像通宵了好几天似的,跟昨天判若两人。

“是么?”Peter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可能来的路上冻着了,哥昨晚没回家,所以没多穿衣服,嘿嘿……”Peter冲廖天骄挤了挤眼睛,一副“你懂的”的暧昧神情。廖天骄想,他果然知道自己昨晚看到了那个古典美女,这个混蛋花花公子,姑娘们怎么就不长眼呢!

“天骄哥,财务的Alisa找你!”廖天骄的小兵伍小勇在外头喊他,廖天骄应了一声,就着塑料袋将地上的蛋饼葱花拢了扔到垃圾桶里,洗手出茶水间。临出去前,不知怎么回事,廖天骄回头又看了Peter一眼,这一眼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廖天骄看到正靠着茶水间的玻璃窗吃东西的Peter,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满手、满嘴都是血……

廖天骄把尖叫憋在嗓子里,赶紧又定了定神去看,这才发现Peter嘴上手上沾的只是麦当劳早餐汉堡的番茄酱而已。

真是被吓傻了!

廖天骄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往《黑素贞罪名录》里再添了一笔。

下午廖天骄公司老总灭绝师太出差,全公司顿时一片“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销售部、市场部集体溜号,不得已留守公司的也都在上网聊天或是开茶话会、打游戏。

廖天骄把手里几笔文具申请单处理完,丢给伍小勇跟进,然后坐在桌边看银行理财。廖天骄其实不是个理财的料,可是行政工资太死,廖天骄又没胆子哦不,应该说是因为比较正直,所以拒绝了收受供应商的贿赂,只在逢年过节拿些超市贵宾卡什么的,最多也就五百的额度,所以日子过得紧巴巴得不行。对了,昨晚他买的面包牛奶就是用这卡换来的,结果今早被黑素贞吓了一下忘在冰箱里了,临时买了个蛋饼又被Peter吓了一下掉地上了……

混蛋黑素贞!

廖天骄又低低骂了一声,耳边不知怎么好像幻听到“咝”的一声,吓得打了个哆嗦。

“嗯?”伍小勇从大富翁里抬起头来,疑惑地看向自己的头儿。

“没什么。”廖天骄挥挥手。难怪人家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呢,他今天就觉得浑身上下哪儿都不舒服!

廖天骄站起身来,难得也决定溜个号,他要再去野生动物园问问,这事到底能不能处理了!结果廖天骄才起来,那头花枝招展的克里斯蒂娜阿姨就迎面而来。

“小廖啊!”克里斯蒂娜阿姨是他们公司的潮人,虽然年过五十,穿着那是常年比小姑娘还花哨。今天上身一件荧光粉红的低V领羊毛衫,脖子上围个巴宝莉格子款的围巾,下面配条BLING-BLING黑色闪钻马裤,搭一双马丁靴,别提多FASHION了。这位阿姨在公司里受年轻人欢迎,不过廖天骄平时就有点怕她,倒也不是说对方人不好,就是有点吃不消那个嗲劲,不过今天这位阿姨对廖天骄的意义可不同一般!

廖天骄听言赶紧绷直身体,用迎接上级领导一般的热情迎接克里斯蒂娜阿姨的到来,果然阿姨就是来告诉他相亲那件事的。她已经把廖天骄的基本情况跟女方介绍了一下,当然其中不乏加油添醋地捧了一下廖天骄,说他英俊潇洒啊能力出众啊为人老实啊等等等等,女方就说今晚有空的话见一面,还用彩信发了张照片过来。

廖天骄接过手机一看,竟然真是位端庄漂亮的姑娘,当场兴奋得不行,满口说好。一下午就在那里哼着小曲埋头挑合适的见面场所,挑适合的衣服,然后颤颤巍巍发了短信给人家,跟姑娘敲定了见面时间和地点。

伍小勇在那头看廖天骄美滋滋地发短信,戳他:“天骄哥,你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廖天骄抹了把嘴角,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不过心里真是乐开了花。姑娘措辞文雅大方,长得也端庄舒服,廖天骄觉得这回自己真是撞大运了,他高兴得简直想要抱着克里斯蒂娜阿姨亲上两口再转几个圈圈!

所以说了,廖天骄危机意识是真差,同房的时候都没觉得,更不用说现在了。他这会兴奋得紧,哪里知道有双眼睛隔了十万八千里穿街过巷穿墙破瓦一路直射正盯着他看呢?

“咝~~”黑素贞吐了吐信子,鄙视地瞪了廖天骄一眼,后来想起来廖天骄看不见,于是黑色的蛇身慢慢游上廖天骄的慢回弹枕头,在那上头很努力、很用力地盘出两个图案来,一个S,一个B。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