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6章 相亲又黄了

五、相亲又黄了(修订)

约了对方姑娘七点见面,廖天骄不到六点半就到了。

站在二十区咖啡馆门口,廖天骄对着咖啡馆外的玻璃幕墙仔细端详自己的样子。下午一咬牙买的烟灰色高级西服将他衬托得人模人样,灰色呢子大衣以一种恰到好处的整齐中又透露出某种程度随意的感觉搭在手上,再搭配右手的真皮公文包,让他看起来很有几分“白骨精”的风采。

廖天骄对着幕墙里自己的倒影笑了笑,好像有点傻。他努力回想电视剧里那些偶像明星的笑容,太灿烂,不行;太矜持,也不行;太职业,也不行……廖天骄一连试了十几分钟,才终于找到一个最适合的角度,既能表现干练又带有一种温柔,既不显得猴急又可表现出对女方的重视,不过……不过,廖天骄很快沮丧地想起来自己是要先进去等人家的,这样就不能让女方看到他风度翩翩笑着进入咖啡馆时的样子了。

要搞闪亮登场就势必要等到迟到,要是迟到就铁定会被PASS,要是和女方一起进去又显得小家子气,视觉效果也不甚好,廖天骄绞尽脑汁又想了十多分钟,最后只能放弃,推开了咖啡馆的门。

穿着漂亮制服的女侍应生看到廖天骄愣了愣,面色有点不太自然,咳嗽了一下才客套地笑着向他迎来。廖天骄觉得对方的表情有点奇怪,摸了摸自己的脸孔,也没觉得哪里不对,报了人数后满腹狐疑地跟着人去雅座。结果经过一侧通道时,廖天骄忽然听到背后有人窃窃私语,还有“嘻嘻哈哈”的偷笑声,莫名所以地回头一看,脑子顿时“嗡”的一声,原来咖啡馆的幕墙是单面镜,能看到外头……

坐窗边两个小女生看到廖天骄回头,笑得可欢乐了,就差拿手指指点点了。廖天骄尴尬至极,赶紧低下头快步走开,想想还不够,又把公文包举起来,挡在脸的一侧。廖天骄就这么跟着侍应生走到了看起来像是一个个小花房一样的玻璃雅座旁,还没落座,那头先有人喊了一声。

“廖天骄?”

廖天骄吃惊地回过头去,看到另一侧的雅座门口站了个棉麻裙子白衬衫,肩头搭个披肩,梳麻花辫的女孩子,小脸上薄施胭脂,态度落落大方,依稀正是方晴晚。

“请问你是廖天骄吗?”姑娘声音温柔无比,“我是方晴晚,今晚跟你约的那个。”

“哦,你好!”廖天骄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单手举着公文包回答。

“太好了,我刚到,还没来得及给你发消息,看你的样子有点像,就试着叫叫看。”姑娘有些羞涩地笑了笑,“是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啊?哦,我过来,我马上过来!”廖天骄被这碰面搞了个措手不及,赶忙应声坐过去,坐下来了才想起来,自己刚开始的计划倒是误打误撞成功了,只不过不是“风度翩翩”地进屋,而是举着个公文包狗熊一样地进屋……廖天骄都想哭了。

好在方晴晚姑娘似乎不太在意廖天骄不怎么好看的登场,两人点了单,开始试探着攀谈起来。方姑娘看着文文静静的,但既不造作也不怕生,廖天骄跟她聊了自己的工作、兴趣爱好,恰好两人在音乐、旅游方面有共同爱好,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很快越聊越是带劲,连廖天骄自己都觉得这次是遇上真命天女了!

聊着聊着,不知怎么就聊到算命这回事了,方晴晚有些羞涩地一笑说:“小廖,你信不信我会看?”

“看什么?”

“手相。”方晴晚笑眯眯的,灯光下,小小的瓜子脸显得很是娇俏动人。

“真的?”廖天骄是不太信算命什么的,不过既然女方都这么表示了,他当然是要支持一下的,“你学过?”

“就自己看书学了一点点啦。”方晴晚很自然地吐了吐舌头,看起来可爱极了,“你可别小看手相,那也是有很多学问的,就是我比较笨,只学了点皮毛而已。”

“那你给我看看吧。”廖天骄把手伸出去,“呃,男左女右?”

“两只一起,左手是先天命,右手是后天命,要比对着看的。”方姑娘这么说的时候,表情看起来就略有些严肃,跟之前有点区别。

于是廖天骄懵懵懂懂把两只手都摊平了伸出去,感觉到小方姑娘柔嫩的小手握住自己手掌的那一刻,廖天骄心头不由得一阵荡漾,觉得自己就跟棵沐浴在春雨之中的小柳树一样,就差摇啊摇了。

方姑娘定了定神,开始利索地研判:“三线标准,一生不会有大问题。手线纹路比较粗,说明你这人平时心思不太重,脾气直爽……”方晴晚一路把廖天骄的生命线、事业线、智慧线什么的统统讲了一遍,然后到重头了,感情线和婚姻线。

方姑娘刚刚都是笑眯眯地在看廖天骄的手相,这会才看了一下,眉头就蹙起来了,而且越看,眉头就蹙得越紧,一路上端起自己的花果茶喝了好几次,仿佛十分口渴似的。

廖天骄莫名所以,又不好意思打断她,结果方晴晚脸色越来越差,脸越拉越长,完全没有了刚才娇俏可人的样子。廖天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中不由得紧张起来,想难道自己的感情运真这么差?

方晴晚又看了一阵子,这次干脆拿起一旁小蜡烛上温着的茶壶,揭开盖子,一口气把里面的花果茶像喝酒一样“咕嘟咕嘟”一下子喝了个精光,然后把壶重重往桌上一放,拿起自己的坤包,从里面“啪”地拍了张五十元钱在桌上,干脆利落地站起身来。

“小方?”廖天骄被方晴晚弄得措手不及,也跟着站起来。

方晴晚不发一言,抬腿就往外走。廖天骄一看情况不对,情急之下就想去拉人家胳膊,手还没碰到,就听到一声断喝。

“别碰我!”周围的人把目光全投射过来了。

“对、对不起。”廖天骄赶紧高举双手道歉,羞窘极了,“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明白我们聊得好好的,你怎么突然要走?”越说声音就越低。

方晴晚见廖天骄这样,似乎也有点不好意思,低声说:“没事,是我反应过度了。不过廖天骄,咱俩真不合适,不,应该说你跟任何人都不合适,你以后可别出来相亲了。”

廖天骄茫然:“啊?”

方晴晚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道:“你出来之前跟你家里那位交代过吗?”

廖天骄讷讷地:“家、家里?我跟我爸妈打电话说过的。”

“不是问你爸妈!”方晴晚好像有点气不打一处来的味道,“我问你家里那个!”

“我家里哪个?”廖天骄的脑子里蓦然闪过一道黑色的影子,来不及捕捉,只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哎哟,我说你怎么傻不愣登的,你出来相亲就是害人你知不知道?”

“我?害人?”廖天骄糊涂了,一面糊涂一面也有点生气了,想这姑娘怎么这么说话,看不上就看不上,何必这样埋汰他啊!

“你怎么这样说话啊?”

方晴晚愤愤地:“你还有脸说,你早就有婚约在身了还出来相亲,不是害人是什么?”

廖天骄的嘴巴张大了,还很没形象地掏了掏耳朵:“啥?”

小方姑娘看他这傻样,也看出点名堂来了:“你不知道?”

“知道啥?”

“原来你真不知道啊!”方晴晚用非常怜悯的眼神看了廖天骄一眼,“你自己回去问问你爸妈吧,你那位一般人可惹不起,所以拜托你以后千万、千万别再出来相亲了!”

廖天骄:“……”

方晴晚叹了一声,一副拿廖天骄没办法的样子。她左右看了一眼,一反刚才那副乖乖女的模样,从包里熟练地掏出支烟叼在嘴里,点了火。她一把揽过目瞪口呆的廖天骄的肩膀,压低他的头,语重心长道:“朋友一场,我就多提点你一句。”呼,一口带薄荷味的烟喷出来,呛得廖天骄跟着咳了两声,心想,这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方晴晚的表情却是一本正经的,她说:“一般来说,我们凡人的姻缘呢,都是三生石上定下的,轻易没法改。这玩意就是几生几世因因果果加加减减得来,这辈子你欠我五毛,下辈子我就还你五毛这样,债主么,根据欠债多少有个先来后到的顺序,不过这只是大多数的情况。听说,偶尔也会有些外加的强大力量,会把原先系统定下来的顺序推翻,把自己的位置提前或是替换覆盖上去,对于这种力量,我们凡人往往是无能为力的……”

廖天骄傻兮兮地看着方晴晚姑娘说话,心想这人脑子没问题吧?

“而你,”方晴晚眯起眼睛,用夹着烟的手指帅毙了地一指廖天骄,“你恐怕就属于这个类型。”

“你是说……我的系统出了错?”廖天骄勉强反应过来。

方晴晚点点头:“对,不过不能跟你多说,这是泄露天机的,而且跟你走太近会倒大霉。”她松开手,最后拍拍廖天骄的肩膀,“兄弟你保重啊,记得以后千万、千万别再出来相亲了!还有,就当咱俩没认识过啊,把我号码删了,以后也千万别来找我,咱们后会无期!”说完,一甩坤包健步如飞地往外走去,走到一半好像被那款小清新长裙绊了一下,还低低骂了一声。现在,廖天骄终于明白小方姑娘为啥会到得比他早了。

等人走后,廖天骄把自己的手掌挪到跟前看了又看,当然怎么也看不出个名堂来。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心想,唉,又黄了,可这也黄得太莫名其妙了吧!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