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7章 一块蛇鳞

六、一块蛇鳞(修订)

廖天骄垂头丧气地坐回雅间里,小方姑娘虽然走了,他的咖啡还没喝完呢,就这么扔了多浪费……不过,一个人穿着新衣服孤孤单单地喝着冷咖啡,再看看对面桌上摆着的五十块钱,廖天骄真的很悲伤、很悲伤。他就这么一个人呆呆坐了会,突然耳朵里听到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我们就坐那儿吧,那个位置能看到下面的景观湖。”

廖天骄循声望去,正看到Peter走过去。

“Peter……哥……”廖天骄刚想打招呼,马上又住了嘴,他看到Peter身后还跟着个身材火辣,穿着性感的女孩子。对方刚好微微转头,露出大半个侧脸,廖天骄一看,不就是昨天才见过的那个百货商店前的小龙女么,怎么今天打扮风格差这么多?

联想到小方姑娘前后的反差,廖天骄正在感叹女人的多面性时,那头Peter也看到他了,隔得老远地大喊了一声:“天骄!”

既然人家都招呼了,廖天骄也就只好站起身来,不太情愿地堆笑应了声:“Peter哥。”

Peter带着那姑娘潇潇洒洒地就过来了,眼睛往廖天骄桌上扫了一圈道:“哟,你不是定了今晚相亲吗,这么早就结束了?”一面说一面给身旁的女子介绍,“菲菲,这是我同事小廖,小廖,这是你嫂子,菲菲。”

廖天骄心里腹诽Peter又在把妹这档子事上嘲人炫己,面上却不得不客套道:“嫂子好,你也叫我小廖就好了。”

菲菲今天穿得Sexy,妆容也十分妖艳,黑眼线烟熏妆,烈焰红唇,除了眉心依然有的那朵精致小梅花,简直看不出来与昨天那个“小龙女”是同一个人。

菲菲咧嘴一笑:“你好,小廖。”

廖天骄被她笑得突然打了个哆嗦,不知为什么只觉得后背冷风一阵阵的。

“你那相亲的姑娘呢,姓什么来着,哦对了,姓方,方姑娘呢?不是真的走了吧,快喊出来给哥介绍下啊。”Peter还要招惹廖天骄。

“她真的有事先走了。”廖天骄没好气地在心里骂了一句,表面却客气道,“也没啥可看的,跟嫂子比不了。”

Peter哈哈大笑:“这你可真说对了,你嫂子这条件,还真没什么人能跟她比的。”一面说,一面竟然就大喇喇地在廖天骄对面坐下了,“既然这么巧遇到了,咱们就一起坐吧,服务员,我们换这桌!”

廖天骄郁闷极了,又不好反对,讷讷着坐下来,抬头看到菲菲,不知怎么觉得那双猫一样的大眼睛里有些阴森森的光彩,有点瘆人。

Peter跟菲菲落座以后,又叫了好多东西,然后开始闲聊,全程基本都是Peter在显摆,自己在公司里怎么厉害啊,跟哪个哪个老总是兄弟,跟哪个哪个名人是朋友,去过什么名流Party,上过什么电视节目之类,基本就是胡吹。廖天骄装成撑着脑袋在听,其实堵住了一边耳朵,不停地在桌下看表。那边菲菲倒像是听得很入神的样子,时不时还捧两句,捧得Peter心花怒放。

聊了半小时不到,Peter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接起来听了听,面色一变,挂了电话道:“宝贝对不起啊,我手头一个大单子临时出了点问题,手下顾不过来,我得亲自去跑一趟。”

菲菲轻启朱唇,吐气如兰道:“没关系,工作重要,你先忙吧。”

Peter凑过去在菲菲唇上响亮地“啵”了一口:“就知道你乖,你再坐会吧,我把帐结了。”一面起身又对廖天骄说,“小廖,难得出来一趟,陪你嫂子多坐会,她住得远,回头你帮我送回家啊,出了事我唯你是问!”

廖天骄还没来得及拒绝,Peter就硬往他手里塞了两百块钱,冲他眨眨眼睛说:“兄弟,哥全靠你了啊。”那眼里的意思很明显了,他哪里是有活要忙,他是要赶另一摊约会呢!

廖天骄心不甘情不愿,不过看在人情和钱的份上,只得接过来说:“哦,我会的。”然后目送着Peter风流倜傥地退场,心里腹诽,方姑娘你快回来看啊,这个才是真害人的呀!

Peter一走,现场即刻冷场。廖天骄不知道该说什么,菲菲也不开口,两人对坐着喝了会茶,菲菲说:“小廖,我们回去吧。”

廖天骄求之不得,赶紧站起身来说:“好的,嫂子,你住哪,我送你回去。”

菲菲住在城市边缘挺荒僻地方的一个新楼盘,廖天骄算了一下来回车费得花掉一百五、六十,果然Peter是个好销售,人精着呢。不过,自然也不能让个年轻貌美的姑娘自己回家,廖天骄尽心尽责地拦了辆出租,送菲菲回去。

车子开了快一个小时,才到那个楼盘附近,司机不知道是嫌里头路太烂还是怎么,死活不肯开进去,廖天骄就让他在门口等一会,亲自送菲菲进小区。

小区不大,但是很荒凉,可能是因为还没有很多人搬来的缘故,路没修好,路灯也没装,黑咕隆咚的荒地里杵着几幢高层,也看不到什么灯光,跟座空城似的。菲菲家在最里面的14幢,廖天骄一面走一面说话,总觉得不说点话就瘆得慌似的。

“嫂子,你们小区居民还不多吧。”

“嗯,入住率还不高,很多屋子都空着。”菲菲低着头,轻声回答。

“这黑乎乎的,你晚上回家不害怕啊?”

“习惯了就好。”

“这可不行啊,得跟物业反映反映。”

“说过了,说过阵子就来安路灯。”

沉默……

“嫂子,你穿这衣服挺好看的,真有品位。”

“谢谢。”菲菲的声音很飘忽,听起来简直像被风快吹散了一样,而且走在廖天骄身后,几乎听不到脚步声,廖天骄不得不屡次回头确认她是不是跟上来了。

“我们公司好像也有个同事住在这儿。”廖天骄继续努力东拉西扯,“对了,是Amy,Peter哥的助理,好像也就是没多久前才搬进来的。”

菲菲停顿了一下,轻声说:“是吗?”

“是啊。”

继续沉默

“嫂子,其实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昨晚我见过你的。”

菲菲猛然抬起头来。

“嗯,就昨晚嘛,你穿了个白裙子在大西洋百货公司门口等人,我和Peter哥一起下楼看到的。”廖天骄比划着。

一阵冷风吹过,夜色里忽然传来了菲菲“咯咯”的笑声,那声音就像是融入了风里一般,就这么拂过了廖天骄的脸和脖子。廖天骄不由得一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脖颈,总觉得,刚刚好像被只冰冷的手摸过了一样。

“原来你看到了呀?”菲菲的声音突然就变得娇嗲甜腻起来,像是往雪碧里加了十五块方糖那样,冒着气泡,甜到齁人。

廖天骄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有种莫名的警觉。他没敢回答,走了几步,抬头一看,如释重负。

“哟,嫂子,14幢到了,我就不陪你上去了啊。”廖天骄转身就想跑,却冷不丁被一只冷冰冰的手搭住了胳膊。

“天这么冷,不上去喝杯咖啡吗?”菲菲的大眼睛里荡漾出媚人的神采。

“不用了,我刚刚已经喝了好多了,谢谢嫂子。”廖天骄想把手抽出来,却发觉菲菲的手劲十分大,自己那只胳膊怎样也挪动不了分毫。廖天骄脑子里警钟乱鸣,下意识地觉得这下坏了。

“嫂、嫂子,外头出租车司机还等着我呢。”

“让他去呗,他等不到人自然就会走了。”

“嫂子,这真不行,时间不早了,明天还上班呢,等Peter哥下次有空,我们三个再一起吃个饭,下次换我请、我请啊。”

好像冰冷的蛇一样的手指缠了上来,带着渗入骨髓的冷气。不,不像蛇!廖天骄还记得今早盘在他被窝里的黑素贞身体的感觉,虽然冷,但跟菲菲的相比,却冷得实在和安稳,其实,也不是那么恶心,反而还有点莫名其妙的亲切感……廖天骄觉得今晚自己脑子果然是烧坏了吧!

菲菲却突然“啊”地惊叫了一声,松开了手。

“蛇!”她低低喊了一声,廖天骄回头一看,小区旁边未开发的荒地中野草摇曳,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条蛇钻过去了。话说,这年头不冬眠的蛇怎么越来越多了呢?

廖天骄回过头,月光下,只见菲菲正盯着他看,脸上的表情十分精彩。

“嫂子?”

菲菲一言不发,好像有些害怕又有些恨脑地瞪了廖天骄一眼,连再见都不说一声,转身飞快地跑进楼去了。

廖天骄没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也没听到爬楼梯的脚步声,菲菲就好像会隐身一样,没入楼道的总门之后就消失了。

“真奇怪。”廖天骄心想,裹紧大衣,往小区外走去。他走后,楼道总门后冒出了两只绿油油的眼睛,半是害怕半是凶恶地瞪着外头看。

野地上,一条黑底白花的蛇跟着摇曳生姿地自黑暗之中扭了出来,也不知道它是凭空出现的,又或是原本就在那里,只是没人看到而已,它就那样大大方方、婀娜多姿地扭摆着身躯出现,盘在那扇门前的空地上,昂起骄傲的头颅,盯着门里“咝”地吐了一信子。门后一阵震颤,那双眼睛立刻消失不见了。

黑蛇闭上嘴,冷冷看了眼廖天骄消失的方向,黑色的身形在月光下渐渐变作透明,最后化作一道流光,在空中一闪而逝。

廖天骄走出小区,看到门口的出租车还等着。司机很敬业,熄了火,靠着车门正在抽烟,只是看样子似乎在纠结什么。看到廖天骄走出来,司机好像吓了一大跳,烟都掉地上了。

“师傅,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啊。”廖天骄说着,打开车门坐上去。

司机赶紧坐回前座上,扭动了车钥匙,车子引擎立时发出声音,震颤的感觉传来,廖天骄这才觉得刚刚那个小区超不对劲的,那种安静程度不说,一点都感觉不到人气什么的也实在太……

车子开得很快,像逃一样,一路开出了老远,直到看到城市的灯火,前座的司机才松了口气道:“小伙子,你行啊,我还以为你出不来了呢!”

廖天骄莫名其妙:“出不来?”

司机干笑了一声:“刚刚那个小区名字叫银涧嘉园,不过我们行里都管那叫阴间墓园,那块地,不干净。”

“不……不干净?”

“是啊,那块地以前就是坟场,凶得很,也不知道哪个傻大帽地产商被人忽悠买了开发楼盘,房子造好快一年了,也没卖出去多少套,今年年头还发生一起火灾,烧死了好几个人,那之后出了很多怪事,许多人都搬走了,所以一般晚上我们都不会接往这个方向的活。”

廖天骄想起来,一开始替菲菲打的的时候,的确拦了好几辆车一听是要去这个小区,都摆摆手就走。

“你也算是赶巧遇上我,我老家里有人是做这行的,我也跟着学了点皮毛,所以胆儿比较大,敢开这一程,不过,我刚刚听你在车上跟后头那个女的说话,也是吓出了一身汗啊……”司机师傅从前头微微侧了个脸,压低声音道,“你知道吗,那个小区里……现在压根没有14幢!”

廖天骄也不知是反应慢,还是被吓过头了,过了好一会才喘了口气道:“不、不是吧,我朋友他女朋友说自己就住14幢啊,我刚刚也送她到了14幢,我亲眼看到的啊!”

司机一脚刹车停在红灯前,转回头来,黑黢黢的车里,两个眼睛雪亮雪亮的:“所以我说你命大,那个14幢就是今年年头烧毁的那栋房啊!”

廖天骄心里“咯噔”一声,虽然平时不怎么信怪力乱神,这会也不由得感到阴森起来,他想起了菲菲那冰冷的手指、诡异的笑容、飘忽的身形,不由得抱拢双臂搓起来。

“我刚还琢磨着该不该进去救你呢,还好你自己出来了。”绿灯亮了,司机换挡踩油门,这是到家前最后一段路了,“你身上大概是带着什么开光的护身符吧,那可是好东西,千万要好好收着。”

护身符?

廖天骄疑惑地摸了摸自己身上,他从来就没有带护身符的习惯,更何况他这一身都是下午新买的衣服,哪里来的护身符啊!但是当他伸手到大衣口袋里的时候,手指尖却忽然触碰到了什么凉凉的东西。

廖天骄掏出来就着路灯光看了一下,不由吃了一惊,那竟然是曾经被他甩手扔了的黑素贞的一块鳞片。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