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8章 记忆有点少

七、记忆有点少(修订)

廖天骄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因为他好像又幻听了。那个上次听见过的华丽性感的男人的嗓音又似有若无地漂浮在了他耳朵周围,他迷迷糊糊地听得那个人用讥诮的口气在讲话。

“蠢死了!”

“再蠢也没有了!”

“我为什么要守着他?帮他一次不过是看他可怜罢了。”

“他嫌弃我?开玩笑,像佘爷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丰神俊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天下无敌举世无双(以下省略148字)的妖神,他这辈子还能遇得着第二个吗?”

“不要,就不变给他看,万一他看了爱上爷了怎么办?”

“关我什么事!你们老一辈的随便定的事情凭什么一定要我照着做,都什么年代了,我有我自己的蛇生好不好?”

“什么?我会怕他?”

“够了,我都已经勉为其难地住过去了,你们能消停点吗?”

“说好了,一年为期,到时候可别赖账。”

“不聊了,挂了。”

“啪!”

廖天骄在黑暗中猛地一睁眼睛,四周一片黑黢黢的,过了一会,才隐约看到个自家天花板的轮廓,上头有吊灯,还有老旧的石膏花纹。

天还没亮啊,嗯,还能再睡一会。廖天骄完全忘了自己醒来之前在想什么,又是为了什么醒,那个声音和他说的那些话就像很多人夜半醒来迷迷糊糊间迅速消散的一个影子,很快沉入了廖天骄记忆的深壑之中。

“哈……”廖天骄打了个哈欠,没精打采的眼角边还噙着两滴泪。

“天骄哥,你昨晚没睡好吗,我给你泡杯咖啡吧。”伍小勇很乖巧地立起身来,给自己的头儿张罗饮料。

廖天骄回头看了一眼灭绝师太的办公室,确认她还在和人谈事,于是悄悄地把下巴搁到桌沿上,顺便眯起了眼睛。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廖天骄觉得自己今天就是特别困,早上差点睡过头迟到不说,现在困得简直就像是随时能睡过去一样。

“天骄哥,咖啡。”伍小勇将杯子放到廖天骄桌上,温暖的热气夹杂着咖啡香味传来,闻着让人头脑清醒了一点。廖天骄艰难地睁开眼睛,伸手去勾咖啡杯,就像只偷油的老鼠那样,将咖啡杯一点点拖到自己面前,再一点点小口小口地喝。

“说起来Peter哥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到现在都还没来呢!Lady Wong都生气了,原定十点的会议开不成,打电话也联系不上他。”伍小勇背着茶水间里听来的八卦,“听说搞不好要黄一个大单子呢。”也只有伍小勇这种奉行绅士教育家庭出来的孩子,还管灭绝师太叫Lady。

“他大概是……”廖天骄突然愣了一愣。像是忽然被接通了电源的电视机,电光火石间,很多的记忆猛地涌了出来,廖天骄吃惊地、慢慢地直起身子,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差点……就把昨晚的事情给忘了!

明明当时坐在出租车上的时候还十分震惊,下了车又想着要打电话给Peter,又想着要问黑素贞事情(虽然不知道蛇大爷会不会鸟他啦),又想着打电话回家问爹妈什么婚约的事,所以脑子混乱成了一团,那么后来发生了什么?

嗯?

发生了什么呢?

什么呢?

么呢?

呢?

廖天骄想不起来了,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他觉得自己的记忆好像缺了一块,从下了出租车回家以后到今天早上醒来之间发生了些什么,他居然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好奇怪!

“天骄哥,你昨晚相亲还顺利吗?”伍小勇问。廖天骄平日没什么架子,所以伍小勇也不怕他,两人说是上下属,跟兄弟朋友也差不多。

“咳,别提了。”廖天骄被他这么一提醒,就想起了方晴晚,一想起方晴晚,他的头又开始疼了。伍小勇很识相地闭了嘴。

“天骄哥,你那么出色,一定能找到更好的,下回我也帮你留意一下,我女朋友她们姊妹里好几个都单身呢。”

“哦,那就多……”廖天骄刚想说那就多谢你了,马上又想到了昨晚方晴晚的话,你可千万、千万别再出来相亲了,你都有婚约在身了,出来不是害人吗?

廖天骄把手放到了手机上,找到老家的号码,犹豫着是不是真要拨一个回去问问。不过在按下拨号键前,他又犹豫了。这么做,他爹妈不会把他当精神病吧?会吗?不会吗?一定会的吧!再说,如果他真的早就说定了一门亲事,他爹妈怎么可能不告诉他呢?

“你那位啊,一般人可惹不起!”

方晴晚的话继续回放,能有多惹不起?白富美?官二代?廖天骄摸摸下巴,把手机又放下了。像他们家这种普通人家,就算早就说好了亲事,也不可能高攀得起大户人家,否则他爹妈还不眉开眼笑地告诉他啊?话说回来,他也还没来得及跟家里汇报昨晚跟小方姑娘相亲的结果呢……想到这,廖天骄又郁闷了。

灭绝师太办公室的门突然打开了,他们的BOSS王素芬把客人送走后,对着廖天骄一勾手指:“小廖,你进来一下。”

廖天骄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完了,灭绝师太心情不好,要找人开涮了。果然进去后迎接他的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当然不可能骂廖天骄把销售单子搞没了,而是找了一堆有的没的东西开骂,顺便又给廖天骄布置了一大堆本来可做可不做的新任务。廖天骄垂头丧气地出来,灭绝师太则在里头喊:“Ada,你进来一下。”跟银行喊号似的。

市场部主管Ada和廖天骄擦肩而过,彼此递了个“倒霉”的眼神。灭绝师太心情不好,骂不到Peter,他们就跟着遭池鱼之殃,这混蛋Peter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正想着,通道口的门开了,冷不丁探进来个脑袋。

廖天骄和Ada同时吓了一跳,Ada还惊叫了一下,幸好及时捂住嘴。两人定了定神才明白过来进来的只是Peter,而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灭绝师太也看到了,在里头喊:“Ada你暂时不用来了,Peter你给我过来。”

Peter摇摇晃晃地进灭绝师太的办公室去了,廖天骄觉得他好像走路都在飘。

“Peter这是怎么了,脸白得简直跟个鬼似的。”Ada在旁边轻声说,廖天骄冷不丁打了个哆嗦,又想到了阴间墓园的菲菲小姐。

“不、不知道啊。”

伍小勇在那头喊他:“天骄哥,有你电话,挺急的。”

廖天骄赶紧小跑过去,接起坐席上的电话:“我是廖天骄,请问您是?”

“晨星小区13幢602的户主是吗?”

“啊?哦……是的,我是户主廖天骄。”

“我们这里是晨星小区居委会,请问你现在能回来一趟吗,有居民反应你家里好像有奇怪的动静。”

“奇怪的动静?”

“好像是进了贼吧,现在……哎呀,说不清啊,反正已经有人打了110,你最好回来确认一下情况。”

廖天骄莫名其妙地挂断电话,不得不又硬着头皮冲回去跟灭绝师太请假,Peter正在挨训呢,廖天骄一进去立刻分了一半炮火,灭绝师太又逮着他骂了一顿,才放了廖天骄的行。廖天骄想着今天怎么那么倒霉,无比哀怨地冲下楼,拦了辆出租车回去。

回到小区一看,竟然有很多人围在他家楼下,大家伙都仰着头,也不知道在看什么。廖天骄也跟着仰头一看,好家伙,自己家阳台的铝合金窗这时竟然开着,有个人正蹲在他家窗台上,一只脚在阳台里面,一只脚在外面,抱着窗柱子,吓得哇哇大叫。

“不要过来,怪物!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底下围观群众可热闹了。

“怪物?”

“什么东西啊?”

“这毛贼脑子有病吧。”

“是不是垃圾电视剧看多了啊,业务不熟也敢出来混。”

“你倒是跳啊,嘿,别光嚷嚷!”

“这位先生,请您不要刺激犯人好吗?”

“有人要烤地瓜吗,刚出炉的红心大地瓜……”

廖天骄楼里一个老大爷看到了他,兴致勃勃地抓着他问:“小廖,那个人说什么呢?什么怪物?你家里养了个好东西啊?”

廖天骄无语,大爷,您家里养个怪物能算好东西吗?不是,谁家会养怪物啊?

他随便敷衍了大爷两句,三步并两步爬上楼去,刚好赶上门口俩警察正准备破门而入。廖天骄顿时急了,他心想那毛贼说的怪物多半就是黑素贞了,可是黑素贞只不过是条蛇而已,虽然是条拉风的蛇,而且还智能,也不至于到怪物的地步吧,但是贼在里面,他又不能阻止警察行动。

廖天骄一面飞速思考一面跟警察说明了自己的身份,然后掏出钥匙开门,边开还边喊:“不要怕,我们进来啦!”跟着他以超慢的速度旋开门锁,又以以超慢的速度缓缓地打开了门。

门背后简直像经过了一场小型台风一样,东西摔得满地都是,那个毛贼跨坐在窗台上,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廖天骄环视屋内一圈,根本就没有看到黑素贞的影子,大概是收到讯号藏起来了。他这才松了口气。松了口气后,自己也愣了愣,奇怪,他不是一直都希望黑素贞被人带走,还生怕别人看不见它么,什么时候变成担心它还想着替它打掩护来着?

那毛贼看到人民警察简直像盼到了救世主一样,哭得稀里哗啦地就扑过去了:“可把你们盼来了呜呜呜!这个家里有怪物啊,呜呜,还好我打了110,谢谢你们呜呜……”

原来110还是他自己打的。

两个警察茫然地互看了一眼,然后问廖天骄:“要替你检查一下屋子吗?”

廖天骄赶紧摇手:“不用不用,没事的。”

最后清点了一下财物,贵重的东西都没少,就是摔坏了一些器皿,两个警察又叮嘱了廖天骄几句,押了那毛贼回去了。廖天骄关上门,长长出了口气。

“黑素贞、黑素贞!”廖天骄喊,“黑素贞你在哪呢?”

他正喊着,眼底突然闪过一抹人影。廖天骄心里顿时一惊。怎么回事,难道他家里还有第二个毛贼?情急之下根本没想那么多,廖天骄又一手扫帚一手菜刀地冲了进去,对方一闪身进了他的卧室,廖天骄也赶紧跟上去。

廖天骄卧室的窗不知被谁打开了,此刻风微微吹起窗帘,露出了窗帘后一双人的脚。

“谁……谁啊,快滚出来!”廖天骄紧张得都快晕过去了,两手抖个不停,浑身的汗水都下来了,他现在后悔死了,后悔为什么刚才不让那两个警察再替他查查屋子。

随着廖天骄的话音,从墨绿色丝绒窗帘后面慢慢地探出了一只骨节分明、皮肤白皙、手指修长的美丽的手,光是看着那只手,你就能想象出手的主人会有多么美丽!

廖天骄盯着那只手,眼睛发直了。

总觉得,这一幕,好像有一点点眼熟。

是在什么地方看到过呢?

应该不是很久以前的事。

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

“呵。”窗帘后的人突然笑了一声,廖天骄的脑子顿时“嗡”的一声。啊啊啊啊,记得了记得了,就是这个声音,这个仿佛充满了荷尔蒙的一听就是花花公子的混账声音!

竟然真的有这么个人在他家里?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廖天骄紧张地直咽唾沫:“你快出来,再不出来,我可喊警察了啊!”

也不知是不是威吓起了作用,窗帘慢慢地、一寸一寸地撩起来,从一只手一双脚到小腿、到膝盖、到大腿……那个人穿着古老的好像只有电视剧里的王侯贵族才会穿的黑色厚缎大氅,衣服上用银线绣着日月星辰、流云烟霭的花纹,佩着墨玉佩,上头……

廖天骄无声地张大了嘴巴,然后两眼一翻,笔直地倒下。

廖天骄,又晕了过去。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