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0章 三个人或一个人

九、三个人或一个人(修订)

“哈……”廖天骄又打了个哈欠,伍小勇站起来。

“天骄哥,你昨天又没睡好吗?我给你泡杯咖啡吧。”

廖天骄噙着眼角的泪花哀戚地点了点头,回头看一眼,灭绝师太办公室的门还关着,Peter正在里面挨训并且预计还将挨好一阵子训,于是他放心地将下巴搁到桌面上,眯起了眼睛。

又没睡好!

廖天骄快抓狂了,他是很注重睡眠质量的人,连着两天睡不好,简直让他快崩溃了。前天睡不好是因为他根本不是睡而是被佘七幺吓晕了一晚,昨天睡不好是因为变成了人形的佘七幺大喇喇地将他从**赶了下去,自己占据了整张大床。最讨人厌的是他居然还在睡前很自然地张开双手,对廖天骄说:“过来,为爷更衣咝。”

廖天骄在心里飞刀乱射,恨不得将佘七幺切丝烧成蛇羹,可惜实力差距摆在那里,他只能像个小媳妇一样乖乖地替佘七幺将外衣脱下来,看他穿着雪白的亵衣躺在自己柔软舒适的大**,并且摆了个“大”字形。

“虽然是个小破床,还是勉强可以睡睡的咝。”佘七幺感叹。

“那你以前都睡哪里?”

“也睡这啊,”佘七幺奇怪地看了廖天骄一眼,“不过还是人形更舒服咝。”

廖天骄懵了,想到前天醒来看到的被窝里的黑蛇,原来那根本不是特例啊,只不过那天自己醒得比佘七幺早而已!最后,廖天骄委委屈屈地抱着被子睡了客厅的沙发……

混账佘七幺!该死的佘七幺!

廖天骄用头撞键盘,这日子没法过了!他抬起头,看到伍小勇目瞪口呆地站在他跟前,手里的咖啡都倾斜洒在地上,显然被廖天骄的狂暴状态吓到了。

“呃,Sorry,我自己来吧。”廖天骄尴尬得要命,赶紧擦了地板,接过杯子,起身去茶水间。

这时候是下午,刚好是公司里人人精神不济的一段时间,销售们大多都已经出门拜访客户去了,剩下在公司里工作的人眼睛虽然看着屏幕,但是各个都在头一点一点的,快要睡着,只有茶水间里最热闹。

廖天骄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几个姑娘在叽叽喳喳,听声音应该是Peter的几位美女保镖和财务部、物流部两个女孩子小胡、小林在聊天。

“Peter哥最近的状态很不对啊,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我觉得是身体问题吧,你看他脸色白的,我有轻度贫血都比他气色好呢!”

“唉,他手头晨光和礼泉两个大单偏偏到最后一刻都丢了,今年的销售业绩很难看不说,还跑了两个大客户,对公司的打击可大了!”

“没看灭绝师太最近老骂他吗,我听说,这次年终调整,Peter哥可能会被降职。”

“酒色财气,谁让他平时老在花丛里飞来飞去,我看李庆这次是遭报应得了那种病吧。”

“呸呸,同事一场,你用得着这么毒吗?”

“我有说错吗,他手里玩的女人可不止七、八个,这个你最知道了,对不对啊,Amy姐?”

话音才落,廖天骄就听到“砰”的重重一声,好像有人把什么东西摔碎了。很快,Amy从茶水间里走了出来,脸色很是难看。廖天骄赶紧避到一旁的饮料机那里,装作弯腰买饮料。Amy看到廖天骄,似乎微微惊了一下,随后瞪了他一眼,快步从他跟前走了过去,很讨厌廖天骄似的。

廖天骄茫然极了,心想自己也就是无意中听到女孩子们聊天而已,门又没关,谁经过不得听到啊,怎么Amy一副自己得罪了她的样子。

茶水间里传来了骂声:“哼,有什么了不起啊,谁不知道她以前跟李庆有过一腿,听说还堕过胎呢,装什么贞洁烈妇!”

“小胡,说话积点口德,就像你说的,人在做,天在看,会有报应的。”

“有报应的应该是李庆!”叫小胡的女孩子冷哼了一声,快步走出茶水间,回位置去了。

“哎。”剩下几个人叹息着,也跟着各自散了。

廖天骄心想,都是因为佘七幺在那里捣乱,害他把菲菲和银涧嘉园都暂时搁到了一边,看来应该要想办法提醒Peter一下了。事情就是那么巧,廖天骄才拎了罐咖啡回去,就看到Peter被BOSS释放,垂头丧气地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Peter哥。”廖天骄赶紧喊他,“Peter哥!”

一连喊了好几声,Peter才抬起头来看了廖天骄一眼,这一眼让廖天骄不由得又吓了一跳。不过又过了一晚上而已,Peter的气色比昨天更差了!昨天看到他时还只是脸色苍白罢了,今天却是满脸透着一股灰色的死气,两个黑眼圈又深又大,活像个痨病鬼似的。

“Peter哥,你身体没事吧?”

Peter有气无力地摆摆手,抬腿要走。

“那个,晚上、晚上要是有空的话,我请你吃饭好不好?”廖天骄赶紧喊住Peter,“前天我们不是说好了去吃对面的粤菜馆吗,后来你跟嫂子去了,没吃成。”

Peter扯动嘴角,似乎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挤出了个笑容:“不好意思啊,”他连说话声音都是轻轻的,没有了以前那种张扬得瑟的味道,“今晚约了你嫂子吃饭了。”

“又是菲菲?!”廖天骄大惊,正待要找个合理点的理由劝下来,Peter却摇了摇头。

“不是菲菲,我跟她分手了。”Peter说,“今晚约了小秋。”说完,他就慢慢吞吞地回自己座位上去了,那样子看起来真的跟一只在飘的幽灵似的。

分手了?廖天骄目瞪口呆,那Peter现在这样是怎么回事?那个不知是鬼是妖还是人的菲菲竟然肯跟Peter分手?

廖天骄百思不得其解。

到了下班时分,公司里的人都走光了,廖天骄却还在座位上磨磨蹭蹭处理几笔不急的申请单。他不走,伍小勇也不敢走,傻孩子可怜兮兮地不停给女朋友发消息,大概是约了吃饭却要迟到的缘故,脸色急得不行。廖天骄本来是因为不想看见佘七幺,所以才故意加班,现在这样也没法加下去了。

“妈的!”廖天骄在心里骂了一声,竟然被条蛇搞得有家不能回。他关机,站起身来:“下班了,小勇。”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他就不信自己一定会输给那条蛇!

外头天已经黑了,整座写字楼灯火通明,隔着玻璃幕墙看出去,总觉得外头的世界有种微妙的隔阂和扭曲。廖天骄从电梯里走出来,本来要去坐公车,想了想,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绕到对面商场的地下一层超市去。

佘七幺要吃巧克力威化,佘七幺还要吃麻辣鸭脖!

廖天骄在心里已经把佘七幺切成肉丝做成蛇羹了,现实中还是不得不乖乖去超市买他要的零食。没办法,谁让自己昨天答应人家了呢?男子汉大丈夫,一诺重千金嘛!廖天骄这么安慰自己。

廖天骄在超市里晃了一圈,眼角突然闪过个人影,他“咦”了一声,定睛一看,竟然是Peter和一个女人正站在乳制品柜台前选购。廖天骄的角度刚好能够看到Peter的侧面,却看不到被挡住的女人的样子,只是看她的穿着,好像是那种活泼外向的女大学生。

这个就是小秋?

“Peter哥。”廖天骄喊了一声。

Peter慢慢地转过头来:“小廖……”说话的声音依然有气无力,“这么巧。”

“是啊,我来买点东……”廖天骄走上前,那个女人正好转过头来,两人打了个照面,廖天骄手里的购物篮“哐”地就掉到了地上。

清秀的鹅蛋脸,大大的眼睛,微翘的丰满嘴唇,梳着马尾,看起来很青春活泼,气质和小龙女也好,菲菲也好完全不同,但偏偏依旧是那张熟悉的脸,眉间也依旧有朵精致的小梅花……

“哎呀,你是怎么回事啊?”Peter慢吞吞地弯下腰去,帮廖天骄把篮子和里面的东西捡起来,递回给廖天骄。

“介绍一下,这是你嫂子小秋。”

“小秋?”廖天骄揉了揉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你好啊,我是小秋,秋天的秋!”那个有着小龙女和菲菲长相的女人微微一笑,轻快地挥了挥手。

廖天骄还傻愣在那里,被Peter用胳膊肘捅了一下。

“小秋,这是我同事小廖。”

“抱歉,借他用一下。”廖天骄一把抓住Peter的胳膊,硬是把人拖到一边。隔着外套都能感觉到Peter的胳膊无比冰冷,肉都瘦得几乎快没了,廖天骄觉得自己简直像攥了一根骨头在手里。

“小廖……小廖……你干什么……”Peter气喘吁吁地问,就这么一点点的活动,他的心脏就仿佛受不了了。

“Peter哥,你刚刚说那个是小秋?”廖天骄远远看了那女孩子一眼,对方正在看冰柜里的冰激凌,看起来还真是一副普通女大学生的样子。

“是啊,哥刚认识没多久。”

“那不是菲菲吗?”

“菲菲是另一个,很Sexy的,烟熏妆,你记错了。”Peter诧异,“你们前天晚上不是才见过吗?”

“怎么可能记错啊,我都见了这女的三回了,之前我们在这里的门口不是也看到过吗,那时候她穿个白色的武打片衣服一样的裙子。”

Peter茫然地看着廖天骄:“小廖,你最近是不是太累了,眼神有点不太好啊!喜欢穿古装那个是思涵啊。好了,不跟你瞎聊了,小秋还等着呢,我们要去看电影了,拜。”说完,转身就走。

怎么可能啊?

廖天骄彻底糊涂了,Peter说得一本正经,根本不像是在开玩笑,可是,明明是同样的一张脸,同样的一个人,Peter怎么会说她们有三个名字是三个人呢?

廖天骄看过去,Peter在翻检冰激凌,小秋却转过头来,对上了廖天骄的眼神,女人微微启开朱唇,用唇语说了四个字:“少管闲事。”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