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亲

第11章 家的温暖

十、家的温暖?(修订)

廖天骄心里揣着疑问,拎着大包小包回家。今天因为去了超市,所以顺便买了点菜,廖天骄决定自己回家做饭吃,总是吃外食对身体也不好。

他走到楼下,不知怎么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愣了一下。往常总是黑洞洞的602的窗口此刻亮着灯,佘七幺大概是抱着反正你也已经知道本大爷驾临了的心思,不再以蛇的形状躲躲藏藏,现在是要多嚣张有多嚣张。不过可能也是因为一个人独居久了,作为在冬天夜晚经历一个小时车程艰难跋涉回来的“旅人”,冷不丁看到自己家有盏灯、有个人在等着自己,廖天骄一瞬间竟然觉得心里很温暖,他三步并做两步爬到六楼,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手,敲了敲门。

一开始没有反应,廖天骄又敲了敲,门无声无息地开了。

廖天骄走进去,门背后并没有佘七幺,看来他是使了法术来开门。

“我回来了。”

“嗯咝。”

廖天骄转头一看,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什么该死的温暖都木有了!

佘七幺此刻正侧卧在他的沙发上眯着眼睛、吐着信子享受。也不知道他是使用了什么法术,竟然能把个十来平米的客厅变得跟个小型影院一样大,此刻四个穿着宫装的美丽少女正在客厅中轻歌曼舞,一侧有六名女子在弹奏乐器,在佘七幺身边还有两名长相特别出众的妖艳女子,一个在为佘七幺剥水果,另一个则在给他捶腿。

廖天骄退出门去看了一下,确认门牌号是602,揉了揉眼睛,还是602。廖天骄郁闷地进门关门,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他还以为这尊吵着嚷着要吃麻辣鸭脖、巧克力威化的大神其实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甚至在脑子里已经模模糊糊脑补了一个佘七幺遭人追杀、法力尽失,连个脑袋也变不出来,所以躲在他家避祸的凄惨故事。

廖天骄还以为自己是佘七幺唯一的依靠,现在想想,真是可笑透了!

佘七幺早就看到廖天骄回来,却根本理也不理,光顾着摇头晃脑地欣赏他那些软语轻哝、享受那些软玉温香,还张嘴吃了个美女喂到嘴边的甜荔枝。

廖天骄愤愤地把东西都扔进了冰箱,手放在麻辣鸭脖和巧克力威化上面时,差点就想把那两袋零食扔了,想想好歹也是钱,佘七幺虽然是不会吃这些粗糙东西了,但是他可以吃啊!于是,廖天骄一边用《挫冰进行曲》的调子在心里碎碎唱着“骗子!大骗子!”,一边从购物袋里拿出了一捆青菜,一盒豆腐,一块猪肉。做不了蛇羹,那就做肉丝豆腐羹、炒青菜什么的好了。

他刚要进厨房,却被喊住了。

“人类咝!”

廖天骄眼皮跳了跳,转过身来:“我有名字!”

佘七幺咧开嘴“咝”了一下,那些宫女就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默默地站成了一排,低垂下头颅,不知道要干什么。

佘七幺站起身来,动作优雅地抖了抖自己身上的衣服:“你今天回来晚了咝。”

廖天骄一下子又愣住了,这算是……关心他?

“我的麻辣鸭脖和巧克力威化呢,说话不算话我可不会放过你咝。”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廖天骄去冰箱里把零食翻出来,递给佘七幺。

“这还差不多咝!”佘七幺接过东西,随手就扯开鸭脖包装,扔了三个到空中,仰脖子一接,因为嘴大,根本不用动就全接住了。

“够辣咝咝,就是这个味咝咝!”佘七幺竟然很快吃得一脸满足。

廖天骄突然间觉得,佘七幺这个样子看起来也还蛮……蛮可爱的……

“嗯?不是让你买光明牌的威化巧克力吗,你怎么买了美心牌?这个牌子的东西难吃得要命,只配拿来给你这种愚蠢的弱鸡人类做脑壳而已咝!”

美好的幻象刹那破灭,廖天骄劈手就去夺:“爱吃不吃!”

佘七幺却攥得很牢。

“干嘛咝?”

“你不吃还给我!”

“佘爷就算不吃也不给你咝!”

“他妈的这是我买的!”

“他妈的这是你买来孝敬本大爷的,现在你没权利支配它了咝咝咝咝咝咝咝~~”佘七幺竟然还吐着信子威胁。

两人僵持了一会,廖天骄蓦然觉得跟佘七幺吵架的自己好愚蠢,于是他默默地松开手,拿了桌上的东西进厨房。

“你干嘛咝?”

“做饭,我晚饭还没吃呢!”廖天骄可委屈了,就为了帮佘七幺买到那个光明牌的巧克力威化,他跑了好几家超市,结果都没买到,最后还是听一位老大妈介绍说美心这个牌子也挺好吃才买下来的,结果还被嫌弃……他现在饿得肚子都咕咕叫了!

“你做的饭能吃咝?”佘七幺又放嘲讽大招。

“反正不是给你吃!”廖天骄愤怒地撂下话,打开厨房门,结果却愣了一愣。厨房的餐桌上摆着一桌热气腾腾的菜,他近前一看,冷盘、热菜、汤和米饭都有,鸡鸭鱼肉俱全,而且看样子、闻香味就知道很好吃。

廖天骄机械地又退出来,把门带上,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然后闭了闭眼睛,一把推开门,那桌菜竟然还在那里!

“这是哪里来的喂!”廖天骄冲回来指着厨房问佘七幺,既然不是他做的,一定就是佘七幺搞得了。

“佘爷弄得咯咝。”佘七幺不咸不淡地回答,嘴巴里鸭脖子嚼得“嘎嘣”响。

“你用法术变出来的?”廖天骄不敢相信,他指指那些宫女,“还是她们做的?”廖天骄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就……如果是那些美女做的,他死也不要吃!

佘七幺把蛇脑袋歪了一下:“她们咝?她们只会跳舞唱歌咝,你不知道咝?”

“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她们都是你家的啊咝。”

“我家哪里来这些女人啊!”廖天骄说归这么说,还是忍不住往那群美女那里看了一眼。这么一看,竟然真的觉得有几分眼熟,那些衣服、乐器,还有美女们梳的发髻,“她们是……”

佘七幺把手一挥,客厅刹那恢复了原样,而那些美女们竟然集体变小变小,很快变成了一组摆放在地上的唐彩绘乐舞女陶俑。

廖天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因为这组女陶俑还是他某次去洛阳游玩,在仿古商店买的纪念品。廖天骄在心里默默泪流,会法术真是大杀器啊!

“吃饭吗咝?”佘七幺问,走到厨房里,大大咧咧地往座位上一坐,“佘爷等你很久了咝。”

廖天骄的眼珠子又差点掉出来:“你是……特地等我回来的?”

佘七幺没什么所谓地吐了吐信子:“吃饭咝。”

廖天骄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抵挡不住美食的诱惑,坐了下来。他拿起筷子,将信将疑地搛了块红烧鱼块吃,下一刻,觉得自己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太好吃了!这还烧什么肉丝豆腐羹炒什么青菜啊,这会就算佘七幺让他在地上打滚,他也愿意啊!

廖天骄现在觉得刚刚自己对佘七幺的态度实在太没风度了,甚至他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人家佘七幺不过是用法术自娱自乐一番,虽然对他辛辛苦苦买来的巧克力威化施放了嘲讽技能,但是对于鸭脖子可是进行了褒奖的,而且还做了这么一桌菜等着自己回来吃……

廖天骄的眼角都有点湿润了,除了爹妈,还从来没人对他这么好过!

“佘七幺,谢谢你。”

“谢什么咝咝。”佘七幺一边吃菜一边依然没忘了吃他的麻辣鸭脖子,一边吃一边多咝了声,不过现在廖天骄听出来了,第一个咝是辣出来的,第二个咝才是佘七幺的口头禅。

“这些菜都很好吃。”

“哦,是吗咝?反正肯定比你做得好吃咝。”

廖天骄这次没有生佘七幺的气,他现在脑补的佘七幺是一个表面冷漠毒舌,内心温柔可爱的小清新,老可爱的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变好了,廖天骄主动去拿了两罐啤酒,和佘七幺一人一罐喝了起来。

“你平时需要吃东西吗,以前都没怎么看你吃。”廖天骄给自己盛了一碗泛着金黄油花的竹荪炖鸡汤,慢慢地喝。好鲜,却又不是味精的味道,是真正慢火熬煮出来的食材的鲜香。

“吃不吃都没所谓,不过人类的食物,本大爷还是可以勉为其难吃吃的咝。”

廖天骄想,佘七幺的意思大概是,他喜欢吃人类的东西。

实际接触不过两天,廖天骄的心里已经迅速建立起了一个佘七幺语言翻译器,他现在多少能够读懂点这个家伙的思路了。用吃的骂你,估计就是想吃那东西了,说勉为其难的,大体应该还是比较喜欢的。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傲娇?

自从在某个总是看些奇奇怪怪小说的学妹那里听说了这个词语后,廖天骄还是头一遭觉得这个词语竟然真的能够如此贴切地用在一个男人……哦不,男蛇……公蛇……雄……雄蛇身上。

“你平时都在家里干什么啊?”

“你管得着咝!”

“那你上次说的什么命运是怎么回事?”

佘七幺红色的眼睛瞅了瞅廖天骄:“不要问你不该知道的事,否则咝~~~”廖天骄手上拿着的鸡腿眨眼就只剩一根骨头了。

“明白了吗咝?”

“哦。”廖天骄又觉得有点委屈了,他那么努力地想要跟佘七幺套近乎,结果人家根本不鸟他。

“对了,我今天下班又碰到Peter哥了,他气色差得要命,我还看到他跟那天那个阴森森的菲菲在一起,但是他非说那不是菲菲,是小秋。还有之前我还见过菲菲一次,就是Peter哥跟她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但是Peter哥又非说第一次那个是思涵,我是真的糊涂了,你说到底是我看错了还是Peter哥在耍我啊?”

佘七幺倒是难得地放下筷子想了想。其实不论那个蛇头和吃零食时候的夸张,廖天骄发现佘七幺平时行为举止都十分礼貌优雅,真的像是那种大户人家士绅贵族培育出来的子弟。

如果他能够有张人脸就好了,廖天骄在心里暗暗地想,估计一定很好看。想完,廖天骄自己回味了一下,觉得怎么好像有点不大对啊,佘七幺长什么样子关他什么事啊!

“你那个同事平时私生活不太检点吧。”难得这次佘七幺讲话没有带上那个口头禅,廖天骄知道这表明他这会是在认真地说话。

“是有点,Peter哥人长得帅,口才好也很会哄女孩子,所以女朋友一直在换。”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那个Peter总是要换交囧配对象?”

廖天骄听到“交囧配对象”四个字时,差点一口汤没喷出来,捂住嘴咳嗽了好几下,好容易才把那口汤咽了下去。

为什么?问他,他怎么知道?Peter是阅女无数,他廖天骄到现在可一直是光棍一个!从小到大,廖天骄根本没谈过恋爱,男性意识觉醒以来,与他相伴的永远只有“五姑娘”。如果让他找到个女朋友,他一定疼都来不及,哪里会去考虑蹬了人家,所以怎么可能明白Peter那种人的心思呢?

一想到这,廖天骄又郁卒了。

“回答咝!”佘七幺又不满了,这尊大神控制欲还蛮强的。

“大概是享受那种虚荣感吧,就是没有什么女人追不到之类的?”廖天骄猜测着,男人嘛,花心大概无外乎是喜新厌旧和一种天生的征服欲,只不过有人把征服欲放在了事业上,有人就成天流连花丛,想想其实是蛮无聊的。

“你不也是男人吗,应该能理解吧。”

佘七幺的蛇头昂得高高的:“我们佘家的人一生只找一个交囧配对象,绝不会做那种没品的事!”他停了停又补了句,“何况这世上能配得起佘爷的交囧配对象,哪可能有那么多!”

果然是这样……

佘七幺又问:“你说你见过那个Peter三个交囧配对象,都长一样,但是他认不出来?”

“是啊,明明是一样的脸,你那天也见过的,就在银涧嘉园。”廖天骄试探着又问了一次,他就是觉得那天阻止了菲菲进一步动作的是佘七幺,不过这家伙好像就是不肯承认,这次果然也没有接口。

“对了,那个女的这里有朵梅花,不知道是贴上去的还是画的。”廖天骄指指眉心。

“哦。”

“你说她会不会是什么梅花精之类的?”廖天骄脑洞大开。

佘七幺看了他一眼:“那朵梅花是什么颜色的?”

“红色的。”

“哦。”

廖天骄等了半天,佘七幺都没说下去,忍不住问:“怎样啊?”

“什么怎样咝?”

“是不是梅花精?”

“不知道。”

佘七幺简单地下了结论,吃完最后一块鸭脖子,放下筷子站起身来:“你慢慢吃,吃完不用洗碗,放着就好咝。”

“啊?”

佘七幺回头吐了吐信子:“我去做个面膜咝。”

做面膜……

廖天骄的筷子掉在了地上,他在心里想:“你那个蛇头,到底有哪块面膜能盖得住啦!”

半个小时后,有人敲响了廖天骄家的房门,廖天骄出去开门,外头站着两个看起来应该是餐厅服务员的白衣服的小伙子。

“先生,您好,我们是帝豪大酒店的服务生,是来收盘子碗碟的。先生这是您的外卖账单,一共是四个冷盘八个热菜一份汤一份甜品,菜单总计八百三十七元五毛四,加上外送费和人工服务费,不开票收您八百六十七圆整,谢谢惠顾!”

廖天骄双手颤抖地拿着那张外卖单,对着里屋大吼:“佘七幺你给我滚出来!!!”

插入书签